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萧鹿鸣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了绿洲。

谢千蕴本也要起来相送,毕竟是皇上出行,礼数还是有的。

萧鹿鸣直接拒绝了,让她继续睡。

然后她就真的睡着了。

醒来之后萧鹿鸣早就走远了。

萧鹿鸣走后一个月,萧谨行来到了绿洲,来到了安泞身边。

谢千蕴有时候还是很羡慕太上皇和太后的感情,两个人偶尔也会斗斗嘴,但那种从内散发出来的对彼此的在意和爱,根本掩饰都掩饰不住。

在绿洲的第三个月。

谢千蕴的身体完全康复,除了身上留下了丑陋的伤疤。

吴华皓那个时候也在安泞的医治下,开始学着站立。

但因为吴华皓有些太过急功近利,每次都会摔成个狗吃屎。

脸上几乎天天挂彩。

谢千蕴一直在他身边陪着他,鼓励他。

那日。

吴华皓如往常一般,学着站立。

谢千蕴在旁边牵着他的手,在给他支撑的力量。

吴华皓费了好大的劲儿,终于站了起来。

站起来那一刻,挺大一彪虎汉子眼眶都红了,“千蕴,千蕴,我站起来了!”

谢千蕴也很惊奇。

吴华皓这人天生自带狗屎运吧?!

上次被鞑子追杀,整个人都埋进沙里面了,居然没死。

现在母后说至少要一年半载才有可能站起来。

吴华皓就花了三个月,真的站立起了。

尽管,身体还是有些不稳,也不能走路。

“我就知道我不可能是残废,老天怎么舍得我这样的英才就这么在轮椅上过一辈子!”吴华皓激动万分,又开始大言不惭。

谢千蕴无语。

也不知道刚开始学着站立,一站起来就倒下一站起来就倒下,然后哭成狗的男人是谁?!

现在开始得瑟了。

“我想走两步。”吴华皓突然要求。

“你能站就不错了,还走两步!”谢千蕴不由得打击他,“赶紧坐下来,别逞强了。”

“不行,我就要走两步。”吴华皓很坚决,还很固执。

“你怎么不飞呢?”谢千蕴无语,“你知道什么叫揠苗助长吗?!”

“你就让我试试吧。”吴华皓求情,“让我感受感受,走路的滋味。”

谢千蕴抵不过吴华皓的再三请求,只得又过去扶着吴华皓,帮他试着走路。

吴华皓深呼吸一口气,他努力的寻找腿部的感觉,其实现在腿并没有太多的知觉,努力了很多次,都抬不起腿。

整个人已经满头大汗了。

“你不要急,你现在的恢复进度已经非常非常快了。”谢千蕴也能够感觉到吴华皓的气馁。

她其实也能够理解。

“我再试试。”吴华皓不屈不饶。

谢千蕴无奈。

其实,说是吴华皓运气好,也不过是他过人的毅力。

太后每天让他康健2个时辰就够了,他却每天至少康健4个时辰。

无时无刻的不在努力。

这样的人,定然比一般人,更快成功。

突然。

吴华皓抬起了脚。

谢千蕴瞪大了眼睛。

这才刚能够站立,却真的,能够胎教了。

吴华皓一直在努力。

他保持冷静,告诉自己不慌张,找感觉。

然后一点点,把抬起的脚往前前伸了出去,又重重的脚落了下去。

如此,就真的迈出了一步。

谢千蕴和吴华皓都突然,安静了。

是被震惊到说不出话。

下一刻。

“我成功了千蕴,我成功了!”吴华皓激动到,有些语无伦次。

谢千蕴也因为吴华皓的成功而异常激动。

两个人欢呼的抱在了一起。

是真的为吴华皓感到高兴。

本来以为会终身残疾。

这次3个月而已,3个月居然可以走了!

两个人相拥后,又彼此放开。

吴华皓说道,“我要再试试。”

谢千蕴也不再阻拦了。

是真的觉得,吴华皓有着无限潜力。

她就扶着吴华皓,一步步的走着。

走了整整十步。

每一步很慢,但真的走了出来。

吴华皓越发的亢奋了,“千蕴,你放开我,我想自己走。”

谢千蕴就放开了他。

是真的觉得,吴华皓无限可能。

说不定明天不仅能走,还能跑,后天就直接可以飞了。

她小心翼翼的放开了吴华皓。

吴华皓稳定着自己的身体。

如果靠自己可以走了,那他就真的,再也不是残废了。

吴华皓努力让自己冷静。

又缓缓地,抬起了脚步。

谢千蕴在旁边也是紧张不已。

看着吴华皓往前迈了一步。

刚迈过去,身体陡然不稳。

吴华皓眼看就又要摔个狗吃屎了。

谢千蕴连忙过去将吴华皓扶住。

奈何吴华皓挺大一个人,这段时日因为一直在养身体还长胖了不少,扑在她身上重得跟坨铁似的,直接将她扑倒在了地上。

两个人“哐”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谢千蕴给吴华皓当了肉垫子,痛得她呲牙咧嘴。

然而她都还没哭,就感觉到了她脸上,噼里啪啦的眼泪不停的往她脸上砸。

她抬眸就看到吴华皓,又哭成了狗。

“我说,到底是你痛还是我痛……”谢千蕴被吴华皓压在身下,真的是无语透了。

“千蕴,我真的可以走了,我不是残废。”吴华皓哽咽地说道。

“是是是,你最棒了。”谢千蕴附和。

她现在只想起来。

吴华皓真的是重死了。

“我可以走了,呜呜呜呜……”吴华皓哭得,很卖力。

“你能不能起来后再哭?!”谢千蕴受不了了。

虽然理解他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

但她真痛。

全身都痛!

“千蕴。”吴华皓眼泪婆娑,突然停止了哭泣,然后紧紧地看着她。

看着她在他身下,被他压得脸都憋红了。

“嗯。”谢千蕴应了一声。

“谢谢你。”吴华皓由衷的说道。

如果不是谢千蕴一直在旁边鼓励他,不管他摔倒了多少次都一直在旁边不停的给他打气,并无条件的相信他,他肯定不可能这么快就能走了,他肯定没有这么大的信心。

他能够这么快好起来,都是谢千蕴的功劳。

都是她的不离不弃。

“千蕴。”吴华皓又叫着她。

谢千蕴对视着吴华皓。

突然觉得,他被泪洗涤过的眼泪,都变得清澈了起来。

此时的吴华皓似乎和平时不同。

平时多少有些,傻傻气气的,现在这一刻莫名认真。

眼神也变得,深邃起来。

整个人突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严肃感,突然好像有那么点英俊了。

如此模样的吴华皓,让谢千蕴都变得有些莫名紧张了。

她直直的看着吴华皓。

看着他近距离的脸。

其实吴华皓长得是好看的。

毕竟和臻公主和驸马爷都好看,两个人生的孩子,又能丑到哪里去?!

只是平时的吴华皓太过欢脱,只让人觉得他蠢呼呼的好玩,此刻突然一本正经的模样,着实让人有点……陌生。

此时的两个人,心跳好像都快了些。

连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

这样的感觉,让谢千蕴其实有些,害怕。

总觉得接下来好像要发生,他们之间不可以发生的事情……

那一刻。

谢千蕴就看到了吴华皓的脸,靠她越来越近。

他眼底的情感和平时完全不同。

他们之间的感觉,和平时好像也安全不同了……

“吴华皓……”谢千蕴刚开口。

“你们在做什么!”

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耳边响起。

谢千蕴和吴华皓都被突如其来的恐怖声音吓了一跳。

那一刻的吴华皓似乎才从自己的意识中回过神来。

刚刚突然的冲动,就好像,魔怔了一般。

此刻真的反应过来他刚刚差点做了什么,也吓了一跳。

他连忙要起身。

却又因为慌张,加上脚上确实无力,刚抬起来,就有猛地压在了谢千蕴的身上,痛得谢千蕴脸都扭曲了。

萧鹿鸣就这么怒火冲天的看着两个人如此暧昧不清的举动,如果刚刚,刚刚他稍微来晚了一点点,他们是不是就要……

脸色简直难看到了极限。

萧鹿鸣直接上前,猛地一脚把吴华皓踹开了。

“啊!”吴华皓叫了一声。

谢千蕴看着滚在地上的吴华皓,想要过去看一眼。

刚刚萧鹿鸣那一脚绝对不轻。

然而刚有此举动,身体就被萧鹿鸣又蛮力直接拉扯了起来,然后拽着她,甚至是拖着他,愤怒离开了。

伍深看了一眼在地上痛得卷成一团的吴华皓。

也不敢上前去搀扶,谁让小侯爷胆子这么大,连皇后娘娘都敢亲。

也不怪皇上这么生气。

马不停蹄的从浔城赶到绿洲,满心欢喜的来接皇后娘娘回去,结果一来就撞到了这么劲爆的画面,稍微不理智一点,就要血溅当场了!

伍深连忙跟了上去。

萧鹿鸣把谢千蕴的手拽得很紧。

力气还越来越大。

谢千蕴多能忍痛的一个人,都被萧鹿鸣拽得忍不下去了。

她是觉得再这样被萧鹿鸣拽下去,她骨头都得碎。

“你放开我!”谢千蕴甩手。

越是甩手。

萧鹿鸣越是用力。

“萧鹿鸣你放开我!”谢千蕴直呼其名。

也是气大。

这人离开了三个月,一来就这么虐待她。

她真的都要痛死了。

萧鹿鸣似乎也感觉到了谢千蕴的努力,脸色又沉了很多。

她还好意思生气。

还好意思的吼他。

和其他男人如此牵扯不清,她居然半点悔过之心都没有?!

萧鹿鸣越想越生气。

手上的力气,真的是要把谢千蕴的手都要捏碎了。

谢千蕴受不了了。

她眼眸一紧,脚一个用力,直接一脚踹在了萧鹿鸣的手臂上。

萧鹿鸣手臂一痛。

本能的放开了谢千蕴的手。

眼底的怒火,都要烧起来了。

谢千蕴居然打他。

刚刚和吴华皓亲亲我我,此刻居然动手打他?!

“你到底要做什么?”谢千蕴也是火冒三丈。

“朕要做什么?!”萧鹿鸣握紧的拳头,骨头都在咯咯作响,“你刚刚和吴华皓在做什么?!”

谢千蕴心口微怔。

想到刚刚和吴华皓……

她不由得抿了一下唇瓣。

在想,刚刚吴华皓要是真的亲了下来,她会作何反应?!

应该是一掌把他击飞吧。

萧鹿鸣看着谢千蕴回味的模样,看着她似乎是意犹未尽,整个人真的都要炸裂了!

所以是他打扰到他们好事儿了是吗?!

要他不出现他们,他们……还是说,在他不在的这三个月,谢千蕴和吴华皓之间……

“谢千蕴!”萧鹿鸣怒吼一声。

那一声简直是地动山摇。

吓得谢千蕴都一个激灵。

萧鹿鸣生气的时候,是真的,很凶很恐怖。

“朕离开时是不是给你说过,让你和吴华皓保持距离!你刚刚让朕都看到了什么!”萧鹿鸣质问。

有一种,下一刻就要掐死她的冲动。

谢千蕴被萧鹿鸣这么一说,有点站不住脚了。

不管如何,她确实没有听萧鹿鸣的话,和吴华皓保持距离。

不管如何,刚刚吴华皓确实有那个冲动想要亲她。

她也不知道为何就这么好死不死的被萧鹿鸣给撞见了。

要他没有突然来,她应该会把吴华皓揍一顿,揍到他没有非分之想了为止。

然而现在被萧鹿鸣给看到了,她觉得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给朕说话!”萧鹿鸣看谢千蕴不开口,整个人更加狂躁了。

不说是不是就是代表了默认。

默认了她和吴华皓之间,有了感情!

“臣妾怎么说,皇上也都不会相信。”谢千蕴开口。

在那样的画面下,要她说她和吴华皓啥都没有,别说外人了,她自己都觉得在狡辩。

萧鹿鸣拳头又紧了些。

俨然在克制自己的情绪。

“但臣妾,没有做对不起皇上的事情。”谢千蕴又补充。

觉得还是要说一下。

信不信就看萧鹿鸣自己吧。

她说道,“臣妾只是觉得,吴华皓是为了皇上才会双腿残疾,又想着他也是大泫国的英勇将才,当然,和吴华皓在边关多年,一起出生入死也有了情谊,便想要帮助吴华皓重新站起来。今日吴华皓第一次尝试独自走路,不小心跌倒,臣妾只是去扶他。”

萧鹿鸣脸色依旧很难看。

盯着谢千蕴,至少没有再爆发情绪。

“皇上为何,突然来了绿洲?”谢千蕴决定转移话题。

再说下去,小皇帝肯定脸色好不了。

“朕说过,你养伤好了之后,朕来接你回宫。”萧鹿鸣冷声道。

谢千蕴是真不想回去。

在绿洲自由自在,和她父母离得也近。

现在她父母虽然驻守在河北以南,但也会经常来绿洲看她,顺便和太上皇、太后聚聚。

好吧,事实上是为了和太上皇、太后聚聚,然后顺便看她。

不管如何。

她都很满足现在的状态。

这就,要回宫了。

萧鹿鸣自然也发现了谢千蕴脸上的情绪。

眼眸又冷了几分。

谢千蕴就这么不想跟着他回去吗?!

“那我们什么时候走?”谢千蕴终究还是认命了。

她想回去的时候,还是去拜见一下她的父母。

“朕不能离宫太久,明日便要启程回去。”

“这么快?”谢千蕴激动。

萧鹿鸣脸色一沉。

“臣妾只是想要,去见见臣妾父母,告知他们一声。”谢千蕴解释。

萧鹿鸣脸色缓和了些。

他说,“那就多给你十日。”

谢千蕴瞪大眼睛。

以为自己听错了。

萧鹿鸣何时这么好说话了?!

而且多耽搁十日,朝廷上真的没有问题吗?!

回去之后,萧鹿鸣不知会被多少老匹夫给参本。

“顺便,朕也去劝劝宋丞相该回朝了。”萧鹿鸣补充。

“……”她觉得,她父亲真的会打死她!

翌日。

谢千蕴就和萧鹿鸣一起出发穿过沙漠去河北以南的军营驻扎地。

宋砚青和谢若瞳自然是提前收到了消息,一早就候在那里接驾。

他们下榻到河北变成的一栋宅子内。

并未去军营地休憩。

不得不说,军营地再好,吃穿用度也不方便。

皇上不是来打仗,当然下榻的地方就是越舒适越好。

一到大宅子内,就准备好了饭菜。

四个人坐在一起用膳。

“爹,娘,我要回皇宫了。”谢千蕴主动开口。

“这么长时日了,是该回去了。”宋砚青说道。

还觉得理所当然。

谢千蕴看着自己父亲,真正的是亲爹。

根本完全不顾女儿的感受。

明知道她不喜欢皇宫那地方,连一句挽留都没有。

“这么长时日了,爹是不是也该回去了?”谢千蕴说。

宋砚青拿着碗筷的手都抖了一下。

一个眼神杀过来。

谢千蕴当没有看到,还笑得很阴险。

不是要互相残杀吗?!

来啊来啊,谁怕谁!

“岳父大人和岳母大人为了朝廷向来聚少离多,朝廷上也算太平,岳父大人可多在边关和岳母大人多待些时日,不用急着回朝。”萧鹿鸣突然大度的说道。

谢千蕴瞪大眼睛看着萧鹿鸣。

前两天你分明不是这样说的?!

你这样,我父母怎么看我?!

小皇帝能不能再狗一些!

宋砚青一听皇上这么说,心情瞬间大好,“谢皇上体恤。”

感谢之余,又故意瞪了谢千蕴几眼。

搞得她真的里外不是人。

谢千蕴忍着气吃了饭。

吃完饭后,她爹就安排他们上床休息。

这一路在沙漠奔波,确实还是累。

谢千蕴趴在木桶里面,在女侍的伺候下,闭着眼睛享受。

“后背稍微用力点。”谢千蕴吩咐,“一身都酸死了。”

按摩着她后背的力度稍微重了些。

谢千蕴很满意,“对,就是这样。”

然后继续享受。

好一会儿。

“皇后还有哪里酸软,需要朕帮你按摩的?”

身后突然的声响,吓了谢千蕴一大跳。

她猛地回头,看着萧鹿鸣此刻已经换上了寝衣,站在她的木桶外面。

她又忍不住看了看周围。

她的女侍呢?!

“被朕叫下去了。”萧鹿鸣俨然看出了她的心思。

“……”谢千蕴深呼吸。

保持淡定。

她和皇上是夫妻,被看也没什么。

只是萧鹿鸣每次都这么神出鬼没的,真的很吓人。

“皇上这么快就沐浴完了吗?”谢千蕴问。

两个人分明是一起沐浴的。

他都穿好衣服了,她还在木桶里面泡着。

“朕没皇后这么会享受。”萧鹿鸣说,声音还有些低沉,“不知皇后还要享受多久?”

“臣妾马上起来了。”

说着就要起身。

又觉得,现在光溜溜的起来不太合适。

不管身体多丑,但……女子的矜持还是有的。

“皇上要不回避……啊!”

谢千蕴直接被萧鹿鸣从木桶里面捞出来了。

谢千蕴惊吓。

这人怎么总是这么出其不意。

她不由得搂紧了萧鹿鸣的脖子。

萧鹿鸣把她抱起,直接走出了屏风,然后将她丢在了大床上。

谢千蕴连忙爬进了被窝,挡住自己春光外泄的身子,“皇上,臣妾还没有穿衣服。”

“皇后就不用,多此一举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