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萧鹿鸣凯旋后。

谢若瞳就带兵去了河北以南,将边关扩到了鞑子占领的根据地,再一次延伸了,大泫国的国土。

宋砚青自然是跟着谢若瞳一起去的。

自从谢千蕴没了生命危险之后,宋砚青的注意力就不在谢千蕴的身上了,每天都跟在谢若瞳屁股后面转。

谢千蕴不得不感叹,亲爹果然是亲爹。

与此同时,萧谨行那边传来了命令,让萧鹿鸣打了胜仗就不要再耽搁,立即回朝。

萧鹿鸣自然不能违背了他父皇,明日即将启程。

而谢千蕴和吴华皓因为身负重伤,需要在绿洲休养一段时日,不会离开。

安泞自然也不会走。

而安泞不走,萧谨行当然会来。

这就是为什么,萧鹿鸣必须要马上回去的原因。

就是个循环。

谢千蕴听说萧鹿鸣要走那一刻,她还挺兴奋的。

这两日她便也没有见到萧鹿鸣,自从那天把萧鹿鸣吓到后,他就没来过她的营帐。

当然她也没有出去。

也不想出去碰到了萧鹿鸣。

今天听说萧鹿鸣要走,她忍不住坐着轮椅想要去外面溜达一圈。

想着一旦萧鹿鸣一走,她也就不用整天把自己关在营帐内了。

她直接去找了吴华皓。

这两日谢千蕴没有来找吴华皓,吴华皓也有些不太开心。

以为是,谢千蕴和皇上在一起玩,就把他给忘了。

现在看到谢千蕴来,想要故作生气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以为皇上一回来,你就不记得我了。”吴华皓还是有些酸酸的。

“我是那种人吗?何况,皇上回不回来,对我又没什么影响。”

“怎么没有影响?你都两天没来找我了。”

“我是为了不让皇上看到我这么丑的样子。你不知道,第一天皇上回来看到我的那一刻,吓得直接就从我营帐中就跑了,这两天也没来看我。我是怕我出来走动,撞到了皇上。”谢千蕴解释。

“皇上这么嫌弃你这张脸吗?”

“那可不是?!”谢千蕴点头。

说起来也还是有些气。

小皇帝真是,太无情了。

就算真的接受不了她的相貌,至少让伍深什么来问候她一番也好。

这样弄得她,真的是很尴尬。

“你可是为了他才伤成这样……”

“算了,谁让我们是臣他是君,为他死都是理所应当,更别说什么受点伤了。”谢千蕴倒是洒脱,“不过明天他就要走了,我也就不用在忌讳他了。”

“嗯。”吴华皓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腿怎么样了?有没有好转一点?母后来给你看过没?能不能站起来?”谢千蕴一口气问了很多。

“太后来过几次了,没说一定可以站起来,但她说她会尽力。”吴华皓说道,“也让我不要抱太大希望,我的腿伤和当年太上皇的不同,太上皇是因为中毒,并未伤到筋骨,而我是被活生生折断的,能够保留下一双腿不截肢算是幸运,想要重新站起来不容易。她还说哪怕真的重新站了起来,要再骑上马背打仗,也不太可能。总之让我做好一切最坏的心理准备。”

谢千蕴听着,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吴华皓这么一个大好青年,怎能就这么在轮椅上过完余生。

“没关系,我现在也想通了,能够还活着其实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吴华皓反而安慰着谢千蕴,“何况,太后虽然让我做好最坏的打算,但也没说一定就不能站起来,一定就不能打仗了,我相信只要我不放弃,总有一天我能够成功。”

“人定胜天。”谢千蕴鼓励,也是被吴华皓的坚强所触动,“我陪着你,帮你一起恢复。”

“嗯。”吴华皓点头。

点头那一刻又想到什么。

他说,“如果有一天我站起来了,你就嫁给我。”

谢千蕴看着吴华皓。

吴华皓脸通红,对视着谢千蕴的视线明显有些不好意思,但他眼神却也没有半点迟疑,他一字一顿保证道,“皇上嫌弃你,我一辈子不会嫌弃你。”

谢千蕴有点被感动了。

对比起萧鹿鸣的态度,吴华皓确实让她感觉到了温暖。

她笑了笑,说道,“等你站起来那天再说吧。”

不想给吴华皓承诺。

是因为她一旦承诺,以吴华皓的性格,一定会比她更加信守承诺。

但她并不觉得,作为皇后还能够二嫁。

哪怕她这辈子和萧鹿鸣都不会有感情,她也不可能离开得了皇宫。

而她此刻,也说不出拒绝的话。

毕竟还是要给吴华皓信心,让他有更大的动力,去恢复他的双腿。

两个人聊着天。

根本没有注意到,营帐门口处,一个身影,来了又走了。

伍深跟在皇上身后,完完全全能够感觉到皇上的怒火中烧。

回来第一日,皇上直奔皇后营帐,离开时,皇上眼底对皇后的心疼,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皇上回到营帐后,他仿若都觉得,皇上的眼眶是红的。

但皇上毕竟是九五至尊,当然也不可能真的哭出来。

皇上沐浴后就躺下休息了。

因长久的奔波劳累,皇上一觉醒来便是深更半夜。

简单吃了些膳食后,就从营帐出来,又来到了皇后的营帐。

但徘徊了至少半个时辰,最终选择了离开。

第二日,大将军前来和皇上商议驻扎河北之南的事情,一商议便是一天,皇上根本抽不出时辰去见皇后。

等真的忙完后,又是深夜了。

皇后的营帐早就熄灯就寝了。

皇上也不想大晚上去打扰了皇后休息。

到第三日,皇上就收到了太上皇的旨意,让他即刻回朝。

伍深都能够看得出来皇上的不情不愿,但毕竟是太上皇的命令,皇上不得不从,便决定明日启程。

明日启程,自然会稍做安排。

等安排完了之后,便终于有空去了皇后的营帐。

距离明天离开,就只有半日。

皇上是知道皇后会暂留在绿洲养伤,所以皇上应该也想和皇后,好好道别。

结果皇上去营帐见皇后,就听闻说皇后去了小侯爷的营帐。

伍深就跟着皇上又到了小侯爷的营帐。

一去就听到了小侯爷大言不惭的说要娶皇后,关键是皇后没有拒绝。

他差点都以为皇上要直接冲进去揍小侯爷了。

结果皇上居然直接甩手离开了。

分明窝着一肚子气,却就是没有发泄出来。

对皇后,皇上似乎一直在隐忍。

但他其实很想说,皇上倒不如不要隐忍。

毕竟,您不说,没有人知道您到底在想什么?

娘娘又没有,读心术!

……

谢千蕴是吃了晚膳后,才从吴华皓的营帐离开。

一回到自己的营帐,就觉得营帐内的气氛有些不同。

总感觉阴嗖嗖的。

那一刻就看到了坐在她营帐内,满脸阴沉的萧鹿鸣。

明天不是要启程吗?

不应该早点休息明天好上路。

怎么在这里?!

谢千蕴心里有些疑惑,但也没有说出来。

毕竟萧鹿鸣要做什么,她也管不了。

只能,硬着头皮进去。

一进去,才忽然想到,她脸上的伤疤。

连忙用手捂住。

她都开始怀疑,萧鹿鸣脸色不好,是不是因为她的脸丑到了他。

萧鹿鸣看着谢千蕴的举动,脸色明显更难看了。

下午在吴华皓营帐中,对着吴华皓有说有笑,丝毫没在意自己脸上的伤疤,现在看到他却这般见外?!

亏他之前还怕伤到她的自尊,忍了又忍的不来见她。

结果没想到,她转身就和其他男人,喜笑颜开。

哪里有半点因为自己毁容而,不好意思见人的!

“皇上,你怎么来了臣妾这里,你不是明天就要回皇宫了吗?”谢千蕴捂着脸问道。

“你还知道朕明天就要走了?!”萧鹿鸣冷冷的反问。

谢千蕴轻抿了一下唇瓣。

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他了。

他不想见到她,她都刻意在回避他了啊?!

“把手放下来!”萧鹿鸣命令。

看到谢千蕴这么不让他见到的模样,心里就莫名来气。

“臣妾脸太丑了,不敢见皇上。”

“那你怎么敢去见吴华皓的?!”

“他胆子大。”

“朕胆子小吗?”萧鹿鸣越说越气。

真的都想掐死谢千蕴了。

伍深在旁边真的是又好笑又好怕。

平时皇上挺严肃的。

每次和皇后在一起,就怎么都觉得皇上还有些……幼稚。

两个人吵架,也跟小孩子斗嘴差不多。

“赶紧给朕放下来!”萧鹿鸣声音又大了些。

谢千蕴没办法,只得放下了。

然后脸上丑陋的伤疤,就这么出现在了萧鹿鸣的眼前。

萧鹿鸣眼眸微动。

不得不承认。

不管何时见到,还是会觉得,触目惊心。

谢千蕴也能够感觉到萧鹿鸣的情绪波动。

也怪他自己,非要找罪受。

“吃过晚膳了吗?”萧鹿鸣问。

口气似乎温和了些。

“吃过了。”谢千蕴回答。

话一出。

谢千蕴似乎又感觉到了萧鹿鸣的怒气。

他眼眸紧紧地看着她。

谢千蕴被萧鹿鸣看得全身不自在,她又补充了一句,“刚刚和吴华皓一起吃的。”

以为是他不相信。

伍深在旁边都真的是要崩溃了。

他这么一个粗汉子都想帮皇上和皇后谈情说爱了。

怎么两个人能心灵不相通到如此地步?!

伍深偷偷的看了一眼皇上。

看着皇上可能真的会被皇后气死。

他隐忍着青筋暴露。

好半响才再次开口道,“朕没有吃。”

“那皇上赶紧回去用膳吧。”谢千蕴很是积极热情好心地说道。

“谢千蕴!”萧鹿鸣咬牙切齿。

谢千蕴心口微颤。

萧鹿鸣的怒气简直是毫不掩饰。

她也没做什么惹他的事情。

“朕现在命你和朕一起用膳!”萧鹿鸣一字一顿。

“……”谢千蕴看着萧鹿鸣。

不就是一起吃饭吗?

有必要生这么大气?!

伍深在旁边也是,无可奈何到了极致。

皇上早些说出自己的目的不就好了,非要让皇后有发挥的空间,这不是自找罪受吗?!

萧鹿鸣和谢千蕴坐在饭桌前用晚膳。

谢千蕴刚刚吃太多了,现在根本吃不下。

但看萧鹿鸣脸色一直不好,她又不敢说,只能陪着,小口小口的吃着。

琢磨着,萧鹿鸣这次不会嫌弃她用膳粗鲁了吧?!

她都这般斯文了。

“怎么不吃?”萧鹿鸣突然冷声问她。

“臣妾吃了的啊。”谢千蕴反驳。

“你一口只能吃一颗米吗?”

“皇上不是说要注意礼节,不能狼吞虎咽吗?”

“朕现在命你大口吃饭!”萧鹿鸣暴怒的说道。

“……”这小皇帝还真是,不好伺候。

谢千蕴没办法,只得认命的大口吃了起来。

差点没有涨死她。

好不容易陪着萧鹿鸣吃了晚膳,以为他会离开后。

他却突然吩咐伍深,“给朕沐浴,朕要就寝了。”

“是。”伍深连忙答应着。

然后吩咐着士兵送了热水进来。

谢千蕴就这么看着萧鹿鸣非常自若地在她的营帐内更衣沐浴,实在是忍不住的问道,“皇上,您的营帐好像不在这里?”

“朕今晚就在这里就寝。”

“……”谢千蕴震惊了。

小皇帝是中邪了吗?!

他和她一起睡,看着她这张脸不怕晚上做噩梦吗?!

谢千蕴也不敢拒绝。

萧鹿鸣跟个刺猬似的,全身上下都碰不得。

沐浴后。

萧鹿鸣就在伍深的伺候下,上了床。

谢千蕴还在旁边,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还不睡?”萧鹿鸣问谢千蕴。

“臣妾还没洗漱。”

“赶紧!”萧鹿鸣催促。

谢千蕴抿了抿唇。

所以萧鹿鸣今晚和她一起睡,是认真的?!

她让身边的女侍帮她清洗着身体。

因为身上还有很多伤口,又还在长肉,沐浴容易感染,所以每天都是把身体擦拭一遍。

擦拭了之后,又要重新上药。

之前还能够躺在床上上药。

此刻因为萧鹿鸣睡着,她就只能坐在轮椅上让女侍帮她。

每次上药都会有些痛。

谢千蕴忍耐着,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痛吗?”

耳边,突然响起一道男性嗓音。

吓了谢千蕴一大跳。

她转头就看到萧鹿鸣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这里。

床榻和沐浴间,分明隔了一道屏风的。

萧鹿鸣突然走了出来……

谢千蕴几乎是本能的,伸手拿起旁边的衣裳,挡住了自己几乎完全赤裸的身体。

她身上的伤并不比她脸上的好,甚至更加的狰狞恐怖。

第一次女侍帮她擦药的时候,都吓得脸色发白,手指不停颤抖。

她也不想让萧鹿鸣看到。

“你先出去。”萧鹿鸣突然吩咐女侍。

女侍看着皇后,不知所措。

“皇上,臣妾还要上药。”谢千蕴直言。

“下去!”

萧鹿鸣声音又冷了些。

女侍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反抗。

谢千蕴也不想连累其他人受惩罚,使了眼神让女侍下去。

女侍毕恭毕敬地离开。

离开后,萧鹿鸣直接走到了谢千蕴的跟前。

谢千蕴不由得抱紧了衣裳,说道,“皇上,臣妾要穿衣服了……”

话未说完。

萧鹿鸣直接一把拽开了谢千蕴抱着的衣裳。

谢千蕴抿唇。

突然一丝不挂……倒真没有什么羞涩可言,她满身的伤疤,满身的坑坑洼洼,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真谈不上美感。

看着只会让人,惊悚。

她眼眸微动,突然看到萧鹿鸣修长的手指,拿起了旁边的膏药,一点点开始帮她涂抹身体上的伤疤。

伤疤很多。

萧鹿鸣涂抹得很仔细,没有半点遗漏。

谢千蕴也不知道此刻什么心情。

只感觉到他指腹间的热度和清凉的药膏不停地在她身体上划过。

她看着蹲在他面前的萧鹿鸣,看着英俊的脸上,浓密修长的睫毛,睫毛下那双深邃的眼眸,满眼的专注。

好久。

萧鹿鸣确定给谢千蕴的伤疤都涂抹上了膏药之后,才拿过旁边她干净的衣衫,亲手帮她穿衣。

这是……

在做梦吧?!

小皇帝居然亲自伺候她。

她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但就是发生了。

“伸手!”萧鹿鸣皱眉。

谢千蕴连忙回神。

果然,不是做梦。

小皇帝还是一如既往的凶。

可又是错觉吗?!

她怎么又陡然觉得,他给她穿衣服的时候又那般温柔。

生怕,碰到了她的伤口。

好一会儿。

萧鹿鸣给谢千蕴穿好了衣裳,然后起身,将她从轮椅上横抱了起来。

谢千蕴心口一颤。

连忙抱紧了萧鹿鸣的脖子。

是真怕他把她摔在地上。

然而她此刻的主动,却仿若在主动亲昵。

萧鹿鸣抿紧着的唇瓣,在那一刻明显缓和了些。

折腾了大半个时辰。

两个人终于都躺在了床榻上。

谢千蕴就一直在不确信,萧鹿鸣今晚是真的要和她一起睡?!

他们也不是没一起睡过。

大婚当晚,还有出征的时候。

她也没有觉得很不自在,可萧鹿鸣不是嫌弃她吗?!

突然又良心发现了。

“皇后。”安静中,萧鹿鸣突然开口。

谢千蕴连忙回神,恭敬道,“臣妾在。”

“明日朕启程回宫,你身负重伤,母后说你需要在绿洲多养几个月。”

“哦。”谢千蕴应了一声。

她当然知道。

母后专程来告诉了她,说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宜远途,需要在绿洲静养。

她其实很乐意。

“朕回去后,可能很难会再次来绿洲,但母后会一直留在这里照顾你。”萧鹿鸣又说道。

“好。”谢千蕴也不知道萧鹿鸣突然交代这些做什么。

她就附和就是。

“你好好养伤,养好了之后,朕就接你回皇宫。”

谢千蕴抿唇。

她就知道,萧鹿鸣不可能废了她。

当初娶她就是因为她的家世,现在她家世还在,而且她又因他毁容了,于情于理,萧鹿鸣更不会抛弃她了。

她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一生叹气,明显萧鹿鸣听到了。

他脸色一下就沉了下去,冷声道,“你不愿回皇宫吗?”

“不是。”谢千蕴撒谎,“就是怕臣妾这张脸回去,吓到你后宫那些娇滴滴的嫔妃。”

“皇后无需担忧,朕自会安排。”

“哦。”

谢千蕴一直附和。

反正你是皇上,谁又不敢违背你。

“吴华皓也会留在绿洲。”萧鹿鸣突然又说道。

“臣妾知道。”谢千蕴回答道。

吴华皓的伤并不比她轻。

自然要和她一起养病。

“你是皇后,他是臣子。你们之间要保持距离。”萧鹿鸣很严肃。

“……”

“回宫后,朕就会立马让人给吴华皓寻一门亲事儿。”萧鹿鸣说道,“待他身体养好之后,朕会亲自给他赐婚。”

“那你得找一门好的姑娘。”谢千蕴很认真地说道。

“自然。”萧鹿鸣一口答应。

眼眸似乎,看了一眼谢千蕴。

看着她并未有太多大的反应,脸色似乎才缓和了些。

“早些睡吧。”萧鹿鸣吩咐。

“皇上也是。”

谢千蕴说完之后,就费力地翻了身,背对着萧鹿鸣睡觉了。

萧鹿鸣看着谢千蕴的后背,他修长的手臂想要将她揽入怀中,又想起她身上的伤痕累累。

终究是忍了忍,将手收了回去。

------题外话------

不好意思。

因为小神兽在家,或多或少会遇到点临时事情。

明天尽量早点更新。

爱你们,么么哒。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