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2章 鹿鸣凯旋而归,相见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谢千蕴那日醒后,身体一天天的明显在好转。

在床上养了第五日后,她终于坐上了临时坐的简易轮椅,下了床。

下床后,她让属下推着她直接去了吴华皓的营帐。

吴华皓双腿残疾的时候,她在养伤的时候就听说了,她知道吴华皓一定会很难以接受这样的打击,换成任何人都接受不了,她也不知道她去能够安慰他什么,但她想要见见他。

营帐内,吴华皓躺在床上,脸上的胡渣很明显,眼眸直直的看着上空,眼神无光。

记忆中的吴华皓还是那个,阳光帅气热血沸腾的少年,现在却突然觉得,他的世界没有了人光彩,暗淡而孤寂。

“你们先下去。”谢千蕴吩咐属下。

所有人恭敬的退出了营帐。

谢千蕴有些费力的自己推着轮椅走向了床榻的吴华皓。

没怎么用过轮椅这玩意儿,还真的没想的那么好用。

她停在了吴华皓的床榻边上,看着他。

看着他还是转过了头,看着自己。

眼底,有些闪烁。

谢千蕴笑了一下,“没想到我被狼咬得面目全非居然还活着是吧?”

吴华皓喉结明显滚动。

虽一直躺在这张床上,但偶尔也会问起,她的情况。

知道她很危急,也知道她在太后娘娘的医术下,活了下来。

此刻看到她,还是让他心里有些触动。

谢千蕴的脸上,很大一块伤疤,在右脸上,还未完全痊愈,带着狰狞的血红色,触目惊心。

不只是脸上。

她露在外面的脖子上,还有手上,也都是呕吐不平的伤痕。

吴华皓眼眶陡然有些红润。

一直隐忍一直隐忍,在知道自己双腿残疾无法再站起来那一刻,真的比他死了还要难受,但他一直没哭,没有掉一滴眼泪,他是男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是铁骑军的将领,流血不流泪!

然而现在,在看到谢千蕴如此模样,如此模样却对着他笑得灿烂而纯粹,让他真的忍不住,泪如泉涌。

不只在心疼谢千蕴,还是在心疼自己,还是因为彼此有着同样的遭遇而感到悲哀,他已记不得自己多久没有哭过,这一刻却哭得像个鬼一样,无法控制。

谢千蕴也没有嘲笑吴华皓。

她就在旁边静静的陪着他,眼眶仿若红了,又忍了下去。

其实在她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时,也和吴华皓一样。

说不出来到底有多悲伤,但眼泪就是控制不,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当时把她娘和爹都吓坏了。

毕竟从小到大,她怎么被他们惩罚,受了多重的伤,也都没这么哭过。

但好在,谢千蕴情绪收得很快。

很快就接受了,自己被毁容的事实。

也接受了那么难看的自己。

她现在反而放不下的是吴华皓。

她怕他更接受不了。

毕竟,哪怕她面目全非,但她生活可以自理,她还能够带兵打仗,还能够驰骋沙场,保家卫国。

但是吴华皓呢?!

他的梦想,就会终止于此。

吴华皓哭了很久。

哭到最后都要背气了一般。

谢千蕴刚开始真的是非常耐心的陪他哭,到后来实在受不了了。

一个大男人,哭一时半会儿就算了。

这一哭哭了至少两个时辰。

怕是天都要被他哭塌了。

“你够了么?”谢千蕴忍不住,吼他。

吴华皓泪眼婆娑的看着他。

满嘴胡渣,一副粗旷汉子的模样,此刻居然有了那么一丝委屈的娇羞感。

谢千蕴也是无语了。

“我难受。”吴华皓哽咽地说道。

越哭越难受。

越难受越想哭。

然后就一直停不下来了。

他现在总算是理解为什么女人那么喜欢哭了。

因为哭,真的很发泄。

之前一直忍着,他真的太难受了。

现在不顾一切的哭出来,就好像,真的轻松了很多。

“别难受了,我带你出门走走。”谢千蕴说道。

也是知道吴华皓从知道自己双腿残疾后,不仅不怎么让人靠近,就这么一直躺在床榻上,躺了半个月了。

再这么躺下去,好人都能躺废。

“我不能走了……”话一出,好不容易情绪稳定点,又崩塌了。

“轮椅!”谢千蕴无语,“没看我都是坐的轮椅吗?我身上好多地方被狼咬得肉都没了,现在都还在好好长肉,母后说我至少一个月不能下地行走。”

“你只需要一个月,而我是一辈子……”吴华皓越说越伤心。

“别废话了,赶紧。”谢千蕴凶巴巴。

吴华皓眼巴巴看着她。

就知道谢千蕴对他的温柔,不会超过半天。

他好不容易从床上坐起来。

一坐起来,头昏目眩。

他连忙抓着身边伺候他的侍卫,“慢点慢点,我头晕死了。”

谢千蕴忍不住笑了一下。

此刻知道照顾自己了?!

刚刚看着他那一刻,还以为是个活死人躺在床上。

好不容易。

吴华皓终于坐上了轮椅。

坐上轮椅后,也是停歇了好久,才让侍卫推着他和谢千蕴一起,走出了营帐。

营帐外,蓝天白云,清晰的空气,扑面而来。

吴华皓觉得自己好久没有呼吸道,这么新鲜的空气了。

有那么一瞬,他觉得他自己好像,重获新生了。

两个人被各自的贴身侍卫推着在绿洲营地内,走动。

“心情好点没?”谢千蕴问吴华皓。

“没有。”吴华皓嘴硬的说道。

“那告诉你一件让你心情好点的事情。”

吴华皓看着谢千蕴。

“我听说,当年太上皇也是双腿残疾。”谢千蕴一字一顿。

“然后呢?”吴华皓一脸懵逼。

“你蠢啊,现在太上皇不是活蹦乱跳的吗?”谢千蕴没好气地说道。

“……”居然敢用“活蹦乱跳”来形容太上皇。

谢千蕴的胆子真肥。

“我问我过娘亲了,她说当年太上皇的腿,是太后娘娘医好的。”谢千蕴很是直白的告诉吴华皓。

吴华皓当然听懂了谢千蕴的意思。

意思是太后有可能,医治好他的双腿?!

他突然想到在他颓废的那半个月内,太后娘娘好像确实来看过他,但他每天都昏昏沉沉的,只是模糊有些印象,乃不成,他真的还有救。

谢千蕴看着吴华皓那毫不掩饰的兴奋,又泼了盆冷水,“但人各不同,万一你运气没太上皇那般好呢?!所以也别抱太大希望。”

“……”谢千蕴就不能不打击他吗?!

“总之,有希望就好。”谢千蕴又安慰。

“哦。”吴华皓也不敢抱太大希望。

就是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两个人停在了一处适合看落日的地方。

看着远处,那一片苍茫的沙漠,一望无际。

“皇上御驾亲征了吗?”吴华皓问。

“出征十来天。不出意外,应该快回来了。”谢千蕴回答,“前方传来战报,说是一切顺利,目前已攻打到了鞑子根据地,所到之处,所向披靡。”

“皇上比我想的英勇,我以为经过此次战役,皇上不会再御驾亲征。”吴华皓由衷的说道。

“我也以为。在得知他亲自率领大泫军去攻打鞑子根据地的时候,我都吓了一跳。我一直以为是我娘去。”谢千蕴附和着。

吴华皓点了点头。

突然又想到什么,“你被毁容成这样了,你觉得皇上会不会嫌弃你?”

“当然。”谢千蕴毫不犹豫地说道,“他那个追求极致的人,我现在变成这个鬼样子,他肯定嫌弃得很。”

“你不难过吗?”吴华皓诧异。

是觉得谢千蕴真的太淡定了。

“我巴不得他休了我。”谢千蕴坚定地说道,“我要是不做皇后了,我就能够继续留在边关,过我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回去关在那个笼子里面,每天都磕头行礼,烦死了。”

“……你不喜欢皇上吗?”吴华皓小心翼翼的问。

“喜欢有用吗?喜欢他也不代表他会喜欢我,好在不喜欢。”谢千蕴轻轻的伸了伸懒腰。

不敢太用劲儿。

太后说她连打喷嚏都得稳着点,否则伤口就崩裂了。

“我现在担心的是,皇上根本就不会休了我。你想想,我拼死救了他,他肯定还是会有些感恩是吧?定然也就做不出来,废了我的事情。我琢磨着我想要当大将军的梦,就只有白日做梦了。”谢千蕴还是有些惆怅。

算了,人这一辈子,又有多少是真的如愿的。

这次能够陪同她母亲出征攻打鞑子军,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那如果……”吴华皓突然有些结巴。

整个人也变得有些紧张。

脸仿若都红了。

“如果皇上真的要嫌弃你,要废了你,我可以娶你。”吴华皓鼓起勇气,终于说了出来。

谢千蕴转眸看着吴华皓。

吴华皓被谢千蕴看得,浑身不自在。

“你这么看我做什么?你那么丑,谁还敢要你!”吴华皓大声说道,也是再掩饰自己的尴尬。

“我丑,总比你是个瘸子好!”谢千蕴也是,毫不顾虑的怼了回去。

“我瘸子……我不是还有希望可以医治的吗?!再说了,我又没有伤到关键部位。”吴华皓脸越来越红,声音越来越小,又突然很大声地说道,“再说了,你之前不是说要嫁给我吗?!”

“你以为皇上的女人,他不要了其他人就能要了!”谢千蕴翻白眼,“从古至今,皇上不要的女人,任何人也都不能要。蠢不蠢?!”

“我可以去求我母亲啊,我母亲是皇上的亲姑母,又是太上皇最疼爱的妹妹,大泫国的长公主,她说话,皇上也不会完全不听。”吴华皓有些激动。

“别想了。”谢千蕴一口拒绝,“虽然我们兄弟情深,你又很讲义气,但这种事情就不委屈你了。你还是趁着这次受伤回去,好好在你母亲的安排下娶妻生子吧。”

“我……”吴华皓还想说什么。

“阿嚏!”谢千蕴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你冷吗?”吴华皓紧张的问道。

“好像是有点冷了。”谢千蕴揉了揉小鼻子。

此刻太阳都要落山了。

沙漠地带,早晚温差本来就大。

“回去了。”谢千蕴招呼着吴华皓。

又让侍卫推着她回去。

吴华皓就这么看着谢千蕴的背影,低声喃喃,“我说的是,是真的。”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离开。

离开后。

从一个营帐后面,走出来三个人。

分别是安泞,谢若瞳和宋砚青。

他们也在营地散步,也走到了夕阳最美好的地方。

也在忆曾经的年少轻狂,然后就看到了谢千蕴和吴华皓的到来。

自然也听到他们的对话。

谢千蕴的性格真的很好,三言两语就让吴华皓振作了起来。

也没有因为自己脸上丑陋的伤疤而自暴自弃,反而很阳光很积极。

这样的女子,又有几个人不喜欢?

吴华皓会喜欢,也再所难免。

“宋砚青。”安泞开口。

“臣在。”

“回去之后,给吴华皓寻一门亲事。”

“……”宋砚青懵逼了。

吴华皓又不是他儿子,他帮他寻什么亲事儿。

“若瞳。”

“臣在。”

“鹿鸣什么时候能回来?”

“最新收到的战报,目前已彻底占领了鞑子的根据地,鞑子已逃离河北地带,不出意外,明日就能返程。如不耽搁,绿洲离鞑子根据地只有五天的路程。”

“让鹿鸣不许耽搁了”

“……是。”

安泞吩咐之后,转身走了。

宋砚青和谢若瞳面面相觑。

太后这是怕,自己儿媳妇被人抢走了?!

倒是。

宋砚青低声说道,“我突然有些后悔把千蕴送进宫了。”

谢若瞳转头看着宋砚青。

“我觉得,吴华皓也挺好的。”

谢若瞳瞪了一眼宋砚青。

然后大步,追上了安泞。

……

接下来的几日。

谢千蕴每天都会去找吴华皓,两个人就坐着轮椅在绿洲地带游逛。

彼此的身体也在渐渐恢复。

又过了五日。

听闻萧鹿鸣打了胜仗要回来了。

所有人都去接驾了。

谢千蕴和吴华皓没去。

借由身体不适,各自都躺回在了自己的床上。

两个人其实也不是不能去接驾,就是,拉不下那个面子。

毕竟当着那么多将士的面,他们一个毁容一个腿瘸,怎么都有些,不想见人。

营帐外。

谢千蕴恍若听到了一些动静。

没一会儿,就看到了还穿着盔甲的萧鹿鸣走了进来。

他看上好像比之前又黑了很多,身体也消瘦了些。

但整个人确实意气风发。

打了胜仗回来,走路的姿势都不一样。

谢千蕴却在看了一眼之后,连忙把自己捂进了被子里。

萧鹿鸣眉头微皱。

本还扬着的嘴角,此刻明显沉了下去。

谢千蕴看到他居然躲他?!

亏他,如此马不停蹄。

他站在谢千蕴的床榻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缩在被子里面的娇小人儿。

出征第三天,就收到了绿洲传来的消息,说他母后已经让谢千蕴平安脱险了。

得到这个消息后,他才真的放下了心中的顾虑,带着气势磅礴的大军,直逼鞑子,以一敌百!

打完胜仗之后未做片刻休息,便直接回来见她。

没来迎接他凯旋就算了,此刻见到他居然还躲了起来。

“谢千蕴!”萧鹿鸣声音有些冷。

谢千蕴就知道,不管她怎么对萧鹿鸣,萧鹿鸣对她依旧是凶巴巴。

“皇上,臣妾身体虚弱,不宜见人。何况,皇上打仗辛苦,又一路奔波,臣妾希望皇上早些回您的营帐好好休息。”谢千蕴捂在被子里面说道。

萧鹿鸣脸色明显黑透了。

伍深在旁边太能够感受到皇上的怒火了。

这一路皇上虽然从未说,但却一心挂念着皇后的安慰。

回到营地后,完全不顾自己疲惫的身子,直接就往皇后的营帐而来,甚至于,脚步都是飞快,他都差点追不上。

要知道皇上赶了那么远的路,不可能做到,健步如飞的。

想来就是对皇后的思念,才会让他在身体极限下,还能激发更大潜能。

可现在。

皇后居然不领情,看都不看皇上一眼就让皇上离开。

皇上的心,怕是都碎成了渣。

他觉得此刻,皇后就应该不顾一切的,扑进皇上的怀抱,然后……

他们就该自动回避了。

皇后果然是,不按常理出牌。

“朕不想说第二次,把被子打开。”萧鹿鸣命令。

以皇上以往的傲娇,甩手就走了。

此刻却站得笔直,半点没有要走的意思。

哪怕口气很重。

“皇上,臣妾……”

“是要让朕亲自动手?”萧鹿鸣威胁。

谢千蕴其实也知道自己躲不过。

总得见到萧鹿鸣。

她刚刚捂被子的反应也真的是本能反应。

仔细一想,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想让萧鹿鸣见着这样的自己。

怕他嫌弃?!

早料到他会嫌弃了。

谢千蕴深呼吸一口气。

她认命的把被子掀开了,然后从床榻上坐了起来。

动作还有些粗鲁。

萧鹿鸣皱眉。

这身体才好了多点,就开始生龙活虎了?!

都不会安分一点吗?

正欲说她两句。

眼眸陡然一顿。

明显是看到了,谢千蕴扬起的那张小脸,脸蛋上那道几乎毁了她半边脸的伤疤,唐突的在她脸上,触目惊心。

萧鹿鸣眼底的情绪明显变了。

从震惊到恐怖到心疼到很心疼。

他垂下眼眸。

手指微紧。

甚至不敢再多看一眼。

看着,心仿若都被揪痛了一般。

让他甚至难以呼吸。

伍深在皇上身边,自然也看到了。

他知道皇后娘娘受伤很严重,能够活着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亦或者是太后娘娘超凡的医术,但却没想到,活下来的皇后娘娘居然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脸居然被毁成了这个样子。

任何女子怕是都接受不了,自己这般面目全非。

他这个粗旷的大男人看着都觉得,胆战心惊,不忍直视。

“皇上还是早些去休息吧。”谢千蕴当然也注意到了萧鹿鸣的神色变化。

就看了几眼。

萧鹿鸣就不敢看她了。

也不能怪他。

她第一眼看到自己的样子时,也被吓到了。

萧鹿鸣从小在宫中长大,围在他身边的男女老少哪个不是英俊美丽的,他几乎没怎么见过长相丑陋的人,更何况,她还面目全非。

萧鹿鸣喉结不停滚动。

明显能够感觉到,他压抑的情绪。

“臣妾也要多休息。”谢千蕴说完,重新躺进了被子里。

萧鹿鸣转眸,又看着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谢千蕴。

想要伸手,手又在半空顿住。

任何女子都会在乎自己的容貌,谢千蕴被如此毁容……

她也会不想让人看到是吗?!

就如近日他拉见她,她却要躲在被子里面,不让他见到。

他抿唇。

终究放下了手,转身离开了。

被我下的谢千蕴感觉到了萧鹿鸣离开的脚步。

是失落吗?!

还是有点吧。

毕竟她可是救他才会如此的。

就不能稍微,伪装一下吗?

谢千蕴叹了口气。

好在她心大,也不会太在意。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