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到达绿洲后。

绿洲已经搭建好了临时的营帐。

谢千蕴和谢若瞳分别送进了一个营帐。

一路上,谢千蕴一次都没有醒过,一直处于非常虚弱非常虚弱的状态。

谢若瞳醒过几次,因为劳累过度,发了烧,全程也都是迷迷糊糊。

“皇后到底怎么样了?!”萧鹿鸣根本不敢闭眼,一闭上眼睛似乎都是谢千蕴惨烈的模样,他怕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谢千蕴的尸体了。

“娘娘一直生命垂危,微臣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一切还要看娘娘。”军医颤颤的说道,“娘娘要是意志坚强醒过来了,娘娘就会没事儿,要是娘娘一直醒不过来……”

军医不敢说下去了。

萧鹿鸣当然也知道军医的意思。

他脸色难看到底。

看着脸色白得更纸一样的谢千蕴,心里不安到了极致。

紧握着的拳头也是,无处发泄。

“按照现在的情况,她还能坚持多久?”萧鹿鸣问。

“回皇上,如果持续不醒,娘娘或许还有三五日……”

萧鹿鸣大怒。

军医吓得又跪在了地上。

三五日!

三五日,他母后能赶过来吗?!

回绿洲的同时,他就吩咐了人去皇宫接他母后来河北边关,整个大泫国,他母后的医术最高明,如果他母后赶到,或许还有一丝希望。

萧鹿鸣紧握的拳头,又用力了些。

“皇上,娘娘这边有军医照料着,您还是先去休息吧?您身上也有伤,您这样一直陪在娘娘身边,也不是办法……”伍深忍不住说道。

从找到皇上后,皇上就一直在皇后身边不离不弃。

伍深也不知道到底是皇上觉得亏欠了皇后还是其他……

但他没有见过皇上这么,不淡定过。

“皇上,微臣一定会照顾好娘娘,还请皇上先去休息。”军医连忙也恭敬道。

萧鹿鸣也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的透支,他犹豫了一下,“皇后有任何异样,一定要立即通知朕!”

“微臣遵命。”

萧鹿鸣离开。

终究是又看了一眼谢千蕴。

谢千蕴,不是向来顽强吗?!

别给朕死了!

萧鹿鸣回了他的营帐,伍深为他沐浴更衣。

简单吃了点食物,躺下就睡着了。

睡梦中,全部都是他们逃亡的画面。

谢千蕴不顾一切,拼死救他。

“谢千蕴!”

萧鹿鸣突然大叫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

眼前都是,那头饿狼,一口咬掉了谢千蕴脖子的血腥画面。

“皇上。”伍深连忙叫着他。

萧鹿鸣身上额头上全部都是汗。

他转眸看了一眼伍深,直接下了地。

“皇上,皇上您冷静一下。”伍深连忙拦住他。

皇上此刻只穿了寝衣,怎能就这么冲出去。

萧鹿鸣似乎回了神。

“皇上,娘娘还好好的,皇上您冷静一下。”伍深连忙说道。

萧鹿鸣呼吸都变得急促。

刚刚的画面太过真实,真实到就好像,已经发生了一般。

“皇上要是担心娘娘,卑职马上给皇上更衣,去见娘娘。”

萧鹿鸣喉结滚动。

慢慢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也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做了噩梦。

“更衣。”他声音冷冰。

很快,让自己恢复了他的平常。

伍深连忙给皇上穿衣,洗漱。

然后才跟随皇上,走进了皇后的营帐。

营帐内。

谢若瞳也在。

所有人看到萧鹿鸣到来,连忙上前迎接,叩拜,“参见皇上。”

“都无须多礼。”萧鹿鸣弯腰,亲自扶起谢若瞳,“大将军身体可好些了?”

“多谢皇上关心,臣已无大碍。”

“大将军不要太过勉强,以身体为重。”

“是。”谢若瞳恭敬。

萧鹿鸣也没再多说,他转头看向军医,“皇后如何?”

“回皇上,皇后还是昏睡不醒。”军医回答道,“微臣正在给皇后喂药,但皇后身体虚弱,不怎么张嘴,也不太吞咽。”

“朕去看看。”

“是。”

军医连忙跟着萧鹿鸣去了谢千蕴的床榻。

谢千蕴的脸色依旧白得跟纸一样,因为脸上也有被狼咬伤的痕迹,纱布都挡住了她大半边脸。

军医重新拿起汤药,轻轻的放在了谢千蕴的唇边。

喂进去,就顺着谢千蕴的唇角,又流了出来。

如此几次,都这般。

萧鹿鸣实在看不下去了,他拿过军医的汤碗,“朕来。”

“是。”

军医退下。

萧鹿鸣坐在了谢千蕴的旁边,直接喝了一口汤药,然后靠近了谢千蕴的嘴。

此刻营帐中人很多。

所有人都自动回避了。

心里也不由得有些惊讶。

此次皇上和皇后经历一番生死后,明显能够感觉到,皇上对皇后的不同。

皇后有多洁癖的一个人,居然都亲自用嘴给皇后喂药了。

如此。

萧鹿鸣将一碗汤药喂进了谢千蕴的嘴里。

吩咐着军医,“如果皇后不吃药,就来禀告朕。”

“是。”军医连忙答应着。

心里也是微松了口气。

皇后身体本就虚弱到极致,要是再不吃药,根本不知道可以坚持多久,是否可以坚持到太后娘娘的到来。

“对了。”萧鹿鸣似乎突然想起,他转头问着谢若瞳,“吴华皓如何?”

“回皇上,臣找到吴华皓时,已生命垂危,不过因救援及时,现已脱离了危险,也在绿洲修养。只不过……”谢若瞳欲言又止。

“只不过什么?”萧鹿鸣眉头一紧。

“吴华皓在战斗中,伤到了腿。军医说,腿很难恢复了,可能会终身轮椅。”

萧鹿鸣神色微变。

脸色明显,凝重了很多。

吴华皓是有多热爱这片疆土,是有多热忱于带兵打仗。

如果废了双腿……

“朕去看看他。”

“皇上。”谢若瞳叫住他,“还是先不要去打扰吴华皓,他也有他的自尊。多给他一些时日,让他稍微接受了这个事实,我们再去不迟。”

萧鹿鸣点头。

也是理解谢若瞳的用意。

吴华皓也是一个热血少年,突然遭遇如此打击,没有几个人能够承受得住。

此时去看望他,与其让他强忍欢笑伪装自己的懦弱,倒不如让他,冷静的诚实的去接受了这个现实。

“皇上。”谢若瞳又主动开口。

“大将军有话直言便是。”

“现在鞑子的绿洲已被我们占领,如要攻打河北以南的根据地,不会太难,特别是趁着鞑子元气大伤,此刻攻克便是最好的时机。臣希望皇上下令,重新整顿军队,整装待发,直功鞑子根据地,彻底将鞑子赶出河北境内,以绝后患!”谢若瞳请命。

萧鹿鸣其实也有这层考虑。

但现在谢千蕴生死不明,吴华皓一蹶不振。

谢若瞳又劳累过度。

“臣身体尚可,臣愿意再次领兵出征。”谢若瞳恭敬道。

现在打击鞑子是最好时机,如若错过,下次或许又是一场艰难的战役。

而战争太过残酷,每打一场便是死伤无数。

尽可能的减少伤亡,便是他们打胜仗的真正意义。

“大将军此次带领军队在最短的时日攻打下了绿洲,又不顾自己身体来救援朕,如此劳累过度,朕不觉得现在大将军亲自率兵出征,是最好的选择。朕也不希望,大将军因为此次出征如若发生了任何危险,朕无法给皇后交代。”萧鹿鸣直接拒绝了。

“皇上,现在如若不一举拿下鞑子,待鞑子养精蓄锐,他们定然又会发起战争。”

“朕知道。朕的意思并非是不打这场仗了!”萧鹿鸣说道,“仗肯定要打!此次鞑子砍杀我大泫军队如此多人,伤了铁骑军将领吴华皓,还导致朕的皇后生死不明,这个仇,朕定然要让他们血债血偿!朕之所以拒绝大将军亲自出兵,确实是大将军现身体虚弱,不宜出兵。皇后在用命救下朕的时候,只给朕说了一句,她说,让朕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大将军活着。”

谢若瞳眼眶陡然一红。

她完全不敢去想象,在谢千蕴以为自己要死了的前一刻,还在挂念她安危的画面。

她很会心疼。

要是千蕴真的没有熬过这一次……

她该怎么,活下去?!

“朕答应过的事情,便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萧鹿鸣一字一顿。

谢若瞳看皇上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便不再多做反抗。

也知反抗徒劳。

“朕代替大将军,亲自领兵攻打鞑子。”萧鹿鸣决定。

“皇上!”谢若瞳明显是反对。

“朕经过此次战役,便也对战争有了经验。而且此次出征,我大泫军队占领绝对上风,军队数量和地理位置也都是碾压。如此天时地利人和,并不难打。朕刚刚也说过,对鞑子的仇恨,朕定要亲手,血债血偿!”萧鹿鸣坚决。

谢若瞳不敢再多说。

“出征前还需要大将军对军队再做出兵准备。”萧鹿鸣说,“暂定,五日后出发攻打鞑子根据地!”

“是,臣遵命。”

萧鹿鸣吩咐完,又转头看了看谢千蕴。

五日。

你会醒过来吗?!

会醒过来,送朕亲自出征吗?!

……

五日后。

谢千蕴没有醒过来,却也没有如军医所言的熬不过去。

她一直没有好转,一直在昏迷,一直很虚弱的,却一直在坚持。

萧鹿鸣穿着盔甲,走进了谢千蕴的营帐。

马上,他就要离开了。

这一去,至少也会是半个月之久。

信息传回,他母后也已在到了河北边关,只需要两天就能够赶到了绿洲。

军医说,以谢千蕴的毅力,坚持两天等到他母后来,应不成问题。

所以。

他可以放心的去打仗了。

他靠近谢千蕴。

睡了这么久,就真的舍不得睁一下眼睛吗?!

“谢千蕴,等着朕给你把鞑子首领的头颅拿回来。”萧鹿鸣严厉的口吻,命令道。

声音很凶。

眼神却很温柔。

他俯身在谢千蕴的额头上轻轻碰了一下。

萧鹿鸣起身离开。

不敢回头。

怕会拖住了他离开的脚步。

此次出征,便是要还大泫一个太平!

……

安泞两日后到了绿洲。

和她一起来的还有宋砚青。

宋砚青一听说谢千蕴出事儿,完全坐不住,连忙请命要跟着太后一起来边关。

萧谨行当然是理解宋砚青的心情,答应了。

如若不是他要监国,他也会一起来边关。

他们到达后,大泫国的军队已经在萧鹿鸣的带领下出了兵。

而谢千蕴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宋砚青看到自己女儿那一刻,眼泪就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就是谢若瞳怎么劝都劝不住。

看到宋砚青哭成个泪人似的,谢若瞳也有些控制不住了。

本来千蕴受伤她就一直憋着,宋砚青一来就完全让她破防了。

真的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安泞也是无语。

她是理解他们爱女心切,会难受崩溃。

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堂堂宋大丞相能不能矜持一点点。

她都还没有宣布谢千蕴没得救了!

不过。

安泞把脉,脸色明显沉了下去。

谢千蕴的伤势确实不轻。

当然,没有她曾经遭遇狼群袭击那次的恐怖,那次如不是她身体特殊体质,神仙也救不了,更不可能坚持这么久,还可以活着。

“太后娘娘,皇后如何?”宋砚青看安泞沉默了半响,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看着安泞沉重的脸色,他甚至都怕去听了回答。

“伤得确实很重,但凡狼再多咬一口,可能你们现在就见不到千蕴了。”

宋砚青听着,差点没有直接倒了下去。

谢若瞳连忙扶住宋砚青。

他倒是别来边关算了。

“放心,能救活。”安泞补充。

宋砚青松了一口大气。

那一刻眼泪却又流得更猛了。

太后也不待这么吓人的。

“哀家现在要准备手术,需要无菌的环境,在这里稍微简陋了些,但按照哀家的吩咐,也可以搭建而成。手术后,很快会清醒过来。”安泞说道。

“谢太后娘娘,谢太后娘娘。”宋砚青感激涕零。

从未这般幸运的觉得,自己遇到了太后。

遇到了,从未来世界来的人。

否则他女儿怕是无救了。

“不过……”安泞又说道。

宋砚青又紧张了。

真的但凡半点风吹草动都能把他惊吓到。

搞得谢若瞳都没办法让自己淡定下来。

她真的很想一脚把宋砚青给踢回浔城。

“哀家刚刚看了一下千蕴的脸上和身上被撕咬的痕迹,即便没有生命危险,她脸上身上都会留下特别难看的伤疤。换句话说就是,千蕴被毁容了。”安泞直言。

宋砚青和谢若瞳异口同声,难得意见一致,“命最重要。”

安泞点头。

而且也不是不能祛疤。

只是可能需要些时日。

至少得先把身体养好了,再想着祛疤的事情。

“先准备手术吧。”安泞吩咐。

“是。”

安泞还是让自己休息了两个时辰,才给谢千蕴动的手术。

一场手术下来,虽时辰有些长,毕竟伤口太多,要缝合的地方也太多,甚至还有些需要归位的伤口,密密麻麻,但好在手术顺利。

不出意外。

今晚输水用药后,明日就能够醒过来。

宋砚青就寸步不离的守在谢千蕴的床榻前,谢若瞳都叫不走他。

他就这么守了一晚上。

第二天清晨。

谢千蕴睁开了眼睛。

只觉得,全身都好痛。

痛得她都有点,忍不下去了。

头还晕得很。

好久都看不清楚,眼前的画面。

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

是到了阴曹地府吗?!

看着也不像啊。

她眼珠子转了转。

然后看到了,靠在她床头睡着的她爹。

满脸疲倦,身体好像也消瘦了些,胡渣都有了。

她爹不是向来最注重形象吗?!

她很长一段时日,一度以为,萧鹿鸣的一丝不苟,就是被她爹给教坏的。

“爹。”谢千蕴开口。

声音哑到她自己都觉得难听死了。

她也不知道她爹为何来了这里,她又在什么地方,她只觉得她爹这么睡着会很难受,她想要让她爹去床上休息。

她发出了声音。

宋砚青仿若是被惊吓醒的。

他身体都弹跳了一下,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他女儿圆溜溜的眼睛正看着他。

宋砚青激动到,半天说不出来话。

醒了?!

他女儿真的醒了。

太后娘娘真的是华佗再世,观世音菩萨。

受伤那么严重,昏睡了那么多天,太后娘娘一出手,他女儿就奇迹般地活了过来。

“爹。”谢千蕴又忍不住叫了他一声。

总觉得她爹现在的模样,像是中邪了。

“在,爹在!”宋砚青终于发出了声音。

他想要去拉千蕴的手,却看着她双手都被缠成了粽子。

他怕碰到了她的伤口。

他只是拼命地点头,口中一直在说,“爹在的,在的……”

然后眼泪就流了出来。

哭得毫不掩饰。

谢千蕴有些无语了。

她爹那么大一人了,怎么能说哭就哭。

丢不丢人。

重点是,她现在全身都痛死了都没哭,他哭啥?!

“我娘呢?”谢千蕴问。

宋砚青似乎才反应过来,“我让她去休息了,你要见你娘吗?”

“嗯。”谢千蕴点头。

她昏过去那一刻,只记得有人来救她了。

而后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想确认她娘是不是平安无事儿的。

“赶紧,叫大将军过来。”宋砚青连忙吩咐,又说道,“顺便请太后娘娘也过来一趟。”

“母后也来了?”谢千蕴诧异。

“来了,和我一起来的。要不是太后娘娘,爹都不知道你能不能……”说着,宋砚青又忍不住眼泪直流。

谢千蕴算是知道为什么,她娘会那么嫌弃她爹了。

有时候是真的挺遭人嫌的。

不一会儿。

安泞和谢若瞳就出现在了谢千蕴的营帐。

谢千蕴看着安泞,想要起身行礼。

“千蕴你别动,刚做了手术,身上到处都是伤口,别崩开了。”安泞连忙阻止。

“谢谢母后。”谢千蕴道谢。

刚刚也是听她爹说了来龙去脉。

也知道萧鹿鸣亲自带兵去打鞑子根据地了。

萧鹿鸣的决定倒是让她有些诧异。

经历了这场生死,她都以为萧鹿鸣以后怕是再也不会御驾亲征了,艰苦不说,是真的几次从鬼门关里面回来。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安泞把脉着谢千蕴,问道。

果然还是年轻,底子也好。

昨日手术,今日醒来后,身体明显恢复迅速。

好在昨日手术时仔细做了检查,并没有伤到器官。

外伤,哪怕伤得再重,也不过是时日多少,就能恢复。

“就是觉得疼。”谢千蕴诚实地说道,“头也有些重。”

“疼是因为麻药过了,伤口那么多,缝了那么多么多针,肯定疼。等一会儿给你吃点止痛药,能够稍微缓解。”安泞安慰道,“至于头重,应该就是睡太久了。等身体稍微好些可以下地了,就好了。”

“谢谢母后。”谢千蕴由衷的感谢,还很感动。

刚刚她爹说了,母后为了能够早点赶到边关,日夜兼程,没下榻过驿站一次,困了就在马车上睡一下,精神好点就自己骑马,完全没有耽搁的拼命赶来救她。

------题外话------

明天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