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0章 历经生死,生死未卜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夜晚的沙漠,安静又烂漫。

风吹佛,周伟的芦苇随风摇摆,响起飒飒的声音。

谢千蕴窝在萧鹿鸣的怀抱里。

实在是太冷了,两个人依偎着明显温暖了很多。

不只是错觉吗?!

总觉得萧鹿鸣的心跳好像,过于太快。

但她有些困了。

思绪也开始变得缥缈。

这一天一夜的逃亡,终于让她支撑不住了,睡着了……

模糊中好像听到萧鹿鸣叫了她一声。

又好似是做梦。

她睡得,很熟。

萧鹿鸣抿唇,就这么感受着怀抱里面的人,均匀的呼吸。

他知道她很累。

这一路很辛苦。

为了救她,差点搭上了她自己的命。

但……

萧鹿鸣重重的叹口气。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和她说,她却,一个字都没有听到。

萧鹿鸣无奈的看着自己怀里的谢千蕴,看着她靠在他身上睡得很熟。

月光下,她的小脸还是脏兮兮的,嘴角微微嘟起,随着均匀的呼吸,胸口处上下起伏。

萧鹿鸣好不容易平稳的心跳,又在莫名加速。

他手指不由得,抚摸上了她的脸颊。

轻轻的为她擦拭着,她脸上的沙尘。

无意的,碰到了她的唇瓣。

柔软的唇瓣。

经过这些日的奔波和逃亡,她唇瓣的颜色变得有些淡,淡到,想要帮她,染一下色泽。

萧鹿鸣喉结上下滚动。

身体僵硬。

僵硬着,缓缓俯身了下去。

他一点点靠近了谢千蕴的嘴唇。

那一刻的紧张,超出了他的想象……

唇瓣还未靠近。

周围,突然异样。

一股逼人而阴森的气息,扑面而来。

萧鹿鸣感觉到了。

熟睡中的谢千蕴也感觉到了。

她猛地睁开了眼睛。

两个人迅速从地上站了起来,看清楚了,在他们面前不远处的,几十头饿狼,此刻狼的眼睛中,散发着绿色的光芒。

俨然是把他们当成了,食物。

谢千蕴心口一颤,背脊一凉。

她紧握着拳头。

和面前虎视眈眈的饿狼,对峙。

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饿狼就会向他们,充斥而来。

“皇上。”谢千蕴平稳着呼吸,声音也很小很小。

萧鹿鸣在她身边。

此刻也是全身警惕,额头上已有,虚汗冒出。

本以为只需等待救援就能平安回去,却没想到,沙漠上也会有凶残的猛兽。

“我身上有一把匕首,你先拿着。”谢千蕴不动声色的,缓慢把那把匕首递给萧鹿鸣。

萧鹿鸣眼眸微动。

她知道谢千蕴身上就只有这一个防身武器。

她给了他,她用什么来抵御狼群。

“皇上保护好自己,如果有机会就先离开,我尽可能的,给你作掩护。“谢千蕴再次说道,声音终究有些急促。

是明显发现了,面前几十头狼的蠢蠢欲动。

“谢千蕴。”萧鹿鸣的声音很轻,却依旧能够感觉到他的怒火。

“皇上注意保护好自己!”谢千蕴声音明显急促又大了些。

因为此刻,一群饿狼已经从他们直接冲了过来。

谢千蕴迅速将萧鹿鸣掩护在了身后。

然后一脚踢飞了,第一个冲向他们的狼。

紧接着,无数狼蜂拥而至。

谢千蕴徒手和狼群打了起来。

萧鹿鸣有匕首,可以勉强用匕首,防止狼群的靠近。

狼不知道多少。

被他们打死了好些,却还有更多,前仆后继。

跑,肯定是跑不赢它们的。

只能,拼死搏斗。

谢千蕴身上有了些伤。

被狼咬伤了一些,都是血。

萧鹿鸣身上也有,但比起谢千蕴轻微了很多。

因为谢千蕴基本上不会让狼真正的靠近了萧鹿鸣。

她会将他狠狠地保护在自己的身后,不让狼群伤害到他。

突然,一匹野狼直接从沙滩上跳了起来,从上而下,直接往他们身上扑去。

谢千蕴此刻正抵挡着面前几头饿狼,并没有注意到那头狼,直接扑在了萧鹿鸣的身上。

狼的爆发力太强。

萧鹿鸣直接被饿狼扑在了地上,饿狼长大了嘴,露出了它尖锐锋利的牙齿,直接就要往萧鹿鸣的脸上咬去。

此刻被狼狠狠压在身下的萧鹿鸣,想要翻身根本使不出来力气,重要的是,狼的速度太快。

哪怕他做出反抗,狼的牙齿也会一口咬下来。

千钧一发之际。

一只手臂,直接伸到了萧鹿鸣的眼前。

狼的牙齿,就这么狠狠的咬在了那只手臂上。

“啊!”谢千蕴忍不住叫了一声。

就一下,下一刻有用尽了身体的内力,直接将那头饿狼弹飞了。

与此同时,谢千蕴一把将萧鹿鸣从地上拽了起来,然后将他再次狠狠地护在了身后。

根本没得任何停留,和面前无数的狼群,疯狂残杀。

萧鹿鸣此刻也不能分神。

周围的狼群实在太多。

可哪怕只看了一眼,也看到了谢千蕴刚刚被狼一口咬下的手臂,似乎都是白骨森森。

夜色更深。

两个人和几十头野狼,打到精疲力尽。

野狼似乎也对萧鹿鸣和谢千蕴有了些畏惧。

毕竟死了十多头同伴,它们只剩下了一半,然而面前的两个人还没有倒下。

它们也被眼前人所震慑住。

此刻双方都停了下来,依旧是虎视眈眈的看着彼此。

狼也没有离开。

好不容易看到了猎物,也不想就此离去。

如此间歇。

谢千蕴喘着粗气。

萧鹿鸣也喘着粗气。

“皇上,狼群是有狼王的,我们在这样打下去,终究体力有限,不一定可以抗御得了剩下的狼群。等狼群再次发动攻击时,我去对付狼王。一旦我对付狼王,狼群又可能会回头来保护狼王,你就趁着这个时机,赶紧离开。”谢千蕴又急又快的说道。

“不行!”萧鹿鸣一口拒绝。

“不能两个人都死在这里。”谢千蕴说道,“而你是皇上,你一定要活着。”

“谢千蕴……”

“我娘说过,在皇宫我们是夫妻,需要携手同行,但出了皇宫,你就是君,我就是臣。臣为君死,理所应当。君若为臣而死,臣就是千古罪人!臣不想玷污了我父亲母亲的名节,还请皇上一定要活着!”谢千蕴说得坚决。

她可以死。

但是萧鹿鸣一定不能死。

萧鹿鸣眼眶在泛红。

隐忍着的情绪在明显崩塌,却又在疯狂的控制。

“如臣妾不能免于一死,还请皇上无论如何一定要让我娘活下去。”

谢千蕴话音刚落。

狼群再次发动第二次攻击。

谢千蕴运用轻功,直接从地上腾飞而起。

萧鹿鸣伸手拉了她一下。

不想让她离开,不想让她离开自己。

手指却只是碰到了她的衣角。

她整个人已经迅速的离开,干净利索到,根本没有任何犹豫,没有对死亡的一丝恐惧。

谢千蕴迅速到了狼群最后头的那只狼王身边,对着狼王一脚踹了过去。

狼王身体一侧,躲过了,但显然也被谢千蕴给惊吓到。

他对着天空大声吼了一声。

这一声,让所有分散的野狼全部都掉头,往他这边而来。

萧鹿鸣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在夜色下,那个小小的身影,瞬间被狼群所包围。

眼前,陡然模糊。

耳边响起谢千蕴的话,她说,“还请皇上一定要活着!”

萧鹿鸣拳头紧握。

身体颤抖得厉害。

他是君。

他是皇上。

他肩负着大泫国的江山社稷。

他的死,会连累更多的人。

谢千蕴一定会死,她说过,她绝对不会让他死在他的前面。

此次带兵的大将军谢若瞳会死。

哪怕他父皇不会处死谢若瞳,她也会以死谢罪。

宋砚青也一定跟随谢若瞳而去。

谢将军一家都会,因为他的死而惨遭灭门!

还有伍深。

不知她是否还活着。

但他死了,伍深定然也只有死。

以及那么多保护他的特种兵。

还有此次出兵的将领,大多数都会被问责。

或者处死,或者流放,或者革职。

萧鹿鸣转身离开了。

往背离狼群的方向,迅速离去。

对不起,千蕴。

生在帝王之家,太多责任太多无奈。

朕唯一能够允诺与你:如若你死,朕再不立后!

苍茫的夜色之下。

十几头狼一起攻击谢千蕴。

谢千蕴身体几次极限,却有几次让自己坚持。

她不能就这么轻易死了。

哪怕全身已被狼咬到鲜血淋淋,血肉模糊。

但她就是不倒下。

就是还可以拼命战斗。

或许。

她娘就来了。

或许下一刻,就有人来救她了。

只要她坚持。

可……

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

终究是会倒下。

她只是不知道萧鹿鸣走远了没有?!

皇上只要还活着。

她死得也不是那么遗憾。

她完成了她对她娘的承诺。

只希望,她娘不要,违背了他的诺言。

谢千蕴眼前模糊不清。

脸上身上已不知道是血还是汗,亦或者包含着眼泪。

但她真的,不行了。

颤抖的身体,站也站不起来了。

她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眼前还能够看到,明亮的圆月,在空中高高的挂起。

再然后,就感觉到了无数的狼身挡住了她的视线,她被它们彻底的碾压了下去……

绝望的闭上眼睛那一刻。

身上的狼群,突然倒下。

无数支利箭向它们疯狂射来。

狼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也看到了身后突然骑着骏马涌现的人群。

狼王狼吼一声。

仅剩下的不足十头狼群,踩着谢千蕴的身体,迅速逃离。

狼群走了。

谢千蕴也彻底,昏死了过去。

身上的血,染红了满地的黄沙。

伍深从马背上疯狂跳了下来。

身后跟着的几名特种兵也迅速往跟在了他的身后。

他们在沙尘暴中分散。

伍深也一直在寻找皇上和娘娘,后来和几名特种兵相遇,再然后碰到了大将军的支援队伍。

不敢停留。

准备好充足的资源迅速上路寻找皇上和娘娘的身影。

此刻伍深满脸惊恐,看着谢千蕴躺在血泊之中,生死不明,“娘娘!”

全身上下似乎都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

血一直在流。

呼吸几乎感觉不到了。

“快!发信号通知大将军,找到娘娘了!”伍深大声说道。

他此刻都不敢去碰谢千蕴。

不是拘泥于男女授受不清,也不是君臣之别,而是他不知道他碰她哪里,才不会碰到她白骨森森的身体,他只能给她点了止血穴,然后在她面前,不知所措。

很快。

谢若瞳骑着战马疯狂赶了过来。

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谢千蕴,眼眶陡然红透。

眼前蓦然一黑。

身体猛地往后仰了一下。

“大将军。”身边的副将连忙将她扶住。

谢若瞳稳定着身体。

就这么看着自己女儿,看着她一动不动,血肉模糊。

全身上下,似乎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

有些地方,甚至白骨森森。

“死了吗?”谢若瞳问。

问出来那一刻,声音都在颤抖。

却又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平静得吓人。

“没有的大将军,娘娘还活着,现在还活着,只是……”伍深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只是不知道,能活多久!

现在这样,能坚持多久?!

“迅速让军医赶来。”谢若瞳冷静的吩咐。

“是。”伍深连忙说道,“卑职已经让人去接军医了。”

“皇上呢?”谢若瞳问。

隐忍着的身体,一直在颤抖。

“并未发现皇上的下落,不知道皇上适合娘娘一起,还是……”

“把千蕴交给其他人,你跟着我迅速再去找皇上。”谢若瞳当机立断。

“大将军。”伍深不敢置信。

娘娘都要死了。

大将军却还是要将她,置之不顾吗?!

“找到皇上要紧!”

谢若瞳已经重新爬上了马背。

伍深看着大将军的背影。

看着她在夜色下,英姿飒爽的身姿。

不是错觉。

大将军骑马离开那一刻。

伍深清清楚楚看到她的眼泪从她脸上,不停滑落。

谁不怕自己女儿死去?!

只是,身不由己,使命在身。

她要为大泫国的江山负责,她要为她带领的50万大军负责。

一旦皇上出事儿。

整个大泫王朝便免不了一场,血雨腥风!

身在将门之家,从来没有自己。

伍深深深的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娘娘,追上了大将军的步伐。

漫漫夜色之下。

几经辗转,终于在一个山丘下,发现了倒在地上的皇上。

他身上也是伤,都是血。

此刻体力耗尽,晕了过去。

“皇上!”

伍深大声叫着他。

激动无比。

此刻连忙发出了信号。

萧鹿鸣皱了皱眉头。

并没有完全清醒。

伍深连忙拿出水壶,给皇上喂了一口。

萧鹿鸣被突如其来的水呛了一下。

终于把自己呛醒了。

和谢千蕴分开后,他就一直疯狂的往前跑。

他怕自己会停下来。

他怕自己会转身。

所以,他不顾一切的一直跑,一直跑到自己精疲力劲,跑到自己直接倒下。

“皇上。”伍深紧张的看着他。

萧鹿鸣睁开了眼睛。

他看到伍深。

很快,又看到了踏马而来的谢若瞳。

谢若瞳从马背迅速下来,直接跪在了萧鹿鸣的面前,“臣救驾来迟,请皇上处罚!”

“看到谢千蕴了吗?”萧鹿鸣急切地问道。

“见到了。”

“她如何?”萧鹿鸣紧张,肉眼可见。

“军医正在前往医治,还不知结果……”谢若瞳说着。

声音变得有些,哽咽。

眼底的眼泪也在疯狂涌出。

眼前全部都是,谢千蕴惨不忍睹的模样。

她低垂下头。

那一刻就看到萧鹿鸣迅速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迅速上马。

“带朕去见谢千蕴!”

“是。”伍深连忙答应着。

他起身去扶起大将军。

是明显能够感觉到大将军隐忍的身体,在摇摇欲坠。

从打仗开始,大将军就一直在不停的消耗自己身体,没有让自己好好休息过。

她在规定的时日完成了来救援,却因鞑子突然的对铁骑军的战略变化而错失,在寻找皇上和娘娘的过程中,两天一夜,甚至没有合一眼,不停的在辽阔的大沙漠上,疯狂搜寻。

此刻终于找到,却不能安心。

皇上看上去还好,但是皇后……

谢若瞳稳定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你去陪在皇上身边。”

“是。”伍深也不耽搁。

连忙翻身上了马。

然后迅速,追赶着皇上的步伐,往娘娘那边而去。

到达目的地。

军医已经赶到,满脸愁容的检查着谢千蕴的伤势。

萧鹿鸣看清楚此刻的谢千蕴时,心口仿若被铁锤狠狠地撞击了一般,痛得他无法呼吸。

他蹲下去,蹲在谢千蕴的身边。

不敢伸手。

因为,哪里都是伤。

哪里都会痛。

“怎么样?”萧鹿鸣隐忍着手指的颤抖,问道。

“回皇上。娘娘伤势过于严重,失血过多,此刻一直昏迷不醒,呼吸虚弱。微臣只能先给娘娘简单处理一下伤口,避免持续感染,随后微臣再给娘娘喂几颗救命丹保命,但……”

“但什么?”萧鹿鸣声音有些大。

军医战战兢兢的回答,“微臣不能保证,娘娘能够真的活下来……”

“皇后活不了,你就跟着皇后去陪葬!”萧鹿鸣呵斥。

“微臣惶恐。”军医吓得瑟瑟发抖。

“快给朕治好皇后快点!”

“是。”

军医连忙又处理着谢千蕴身上的伤口。

伤口真的太多了,太深了。

血淋淋的画面,军医处理起来,手都在不停的颤抖。

颤抖个不停。

“怎么处理?!”萧鹿鸣直接蹲下了身体。

军医诧异。

“朕问你,怎么处理伤口,朕帮你一起处理!”萧鹿鸣暴躁。

这么多年,皇上从小便是沉稳冷静,从未见过他这般疯狂的模样。

“回、回皇上,先在伤口上消毒,然后上药,包扎。”

萧鹿鸣连忙掀开了谢千蕴受伤的身体。

所有人自然都不敢多看,全部都回避了。

军医是女子。

自从太后行医后,女子学医便在大泫国成为了一种趋势。

现在几乎一半的郎中,都是女子。

萧鹿鸣掀开衣服那一刻。

眼底的泪,完全是止不住的涌出。

他突然想起出兵时,谢千蕴说,战争残忍,让他做好准备。

此刻谢千蕴身上的伤,真的残忍到了极致。

甚至让他产生了生理上的不适。

但他强忍着自己看下去,强迫着自己一点点帮谢千蕴处理伤口。

处理完伤口后,才用了简易的马车,将谢千蕴抬了上去,拉着她往最近的绿洲而去。

绿洲已被大泫军队占领。

谢若瞳拿下绿洲之后,就率领军队去支援铁骑军。

然后追击到了鞑子军的大部队,真正赶到的时候,铁骑军已全军覆没。

他们砍杀了鞑子上万人。

剩余的鞑子军被迫逃离,往河北以南的根据地去。

谢若瞳没再追击,而是迅速进行搜救,在无数的尸体中寻找皇上皇后的身影,最后在沙堆里面把穿着皇上盔甲的吴华皓挖了出来,然后迅速让人送去了绿洲,不知生死。

确定没有皇上和皇后的尸体,谢若瞳才带着兵马,在沙漠中搜救。

她转眸看着躺在马车上一动不动的谢千蕴。

以前总是嫌弃千蕴不懂规矩,吵吵闹闹,半点都不安分。

现在却那么渴望她可以站起来,哪怕起来和她吵架也可以……

谢若瞳眼前一黑。

“大将军!”

副将眼疾手快的迅速跳下了马。

因为此刻谢若瞳已经直接从马背上,摔了下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