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6章 出兵:谢千蕴和萧鹿鸣的冷战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晚上,便是星辰浩瀚。

萧鹿鸣也不知道为何,却突然有些失眠。

大抵是,战事将近。

他走在营地内,若有所思。

伍深跟在他的身后,也是有些好奇为何皇上这般的心神不宁。

就是从皇后离开营帐后,皇上就好像站立不安。

然后终于,走出了营帐缓解自己的情绪。

伍深跟在皇上也没多久,他从小就一直被他父亲训练着,在御前侍卫的比试中获得了第一名,他父亲才放心把他放在皇上身边,成为了他的贴身侍卫。

所以伍深现在还不太了解皇上的情绪,也揣摩不透皇上的心思。

就单纯的觉得,皇上这般,应该和皇后有关。

不知为何,刚开始觉得皇后对皇上挺好的,越到军营就会越发现,皇后对皇上其实只是尊重,并没有所谓的男女之情。

他琢磨着像他这种五大三粗的人都能够感觉到,皇上应该也可以感觉得到吧?!

特别是……听到了皇后娘娘这一番话。

他们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个草堆前,看到了坐在草堆上的两个人。

然后就听到了皇后低沉幽暗的声音说着,她曾经是想要嫁给小侯爷的。

伍深在皇上的身后,是看不到皇上的神色的。

何况哪怕满天星辰,天终究也是暗的。

但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觉得皇上此刻,火冒三丈,随时可能,蓄势爆发。

伍深就这么紧张的等啊等。

等着火山爆发的那一刻。

皇上转身,直接走了。

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坐在草堆上喝着酒望着天的两个人也没有注意到他们来过。

伍深看着皇上的背影,就是好像通过背影都能够看到他皇上黑透的一张脸。

总觉得每次皇后把皇上惹到极致。

皇上最后都会选择,隐忍。

然后自己消化。

所以皇上对皇后,并非那般无动于衷吧?!

翌日。

军事商议。

萧鹿鸣坐在高位上,所有人恭敬的站在两侧。

吴华皓打了一个哈欠。

实在是昨晚喝完酒之后回去,也不知道哪个时辰了。

总觉得自己刚躺下睡着,就被人叫了起来,然后来到了营帐内。

吴华皓正张大着嘴认真的打着哈欠。

那一刻就看到一个凌厉的眼神一下扫在了他的脸上。

吓得他一个激灵。

他连忙闭上了嘴,毕恭毕敬。

“吴将军看上去似有些精神不济。”萧鹿鸣当着所有人的面,没留情面,“去练兵场跑十圈清醒了再回来!”

“……”吴华皓不相信的看着萧鹿鸣。

他就打了个哈欠而已。

昨晚上饮酒过度,今天哪还有精神跑步?

他恨不得能够回去再睡个回笼觉。

“怎么?”萧鹿鸣眉头一扬。

吴华皓哪里敢反抗。

他连忙跪在了递上,“是,臣遵命。”

然后连忙跑出了营帐内。

心里怎么都觉得,皇上今天似乎在针对他。

他哪里惹到他了!

“伍深。”萧鹿鸣命令。

“卑职在。”

“去数着,一圈都不能少。并告诉吴将军,所有人等着他商议军事,别耽搁了大家的时辰。”萧鹿鸣冷声道。

“是。”

伍深也离开了营帐。

心想着得罪了谁都不能得罪了皇上。

皇上……记仇!

……

吴华皓跑了整整十圈,差点把没有把自己跑背气。

特别是伍深还在旁边不停地说,皇上还等着他商议军事,他也怕耽搁了时辰,耽搁了要事儿,也就拼了命的不停的奔跑,好不容易跑完,就马不停蹄的回到了营帐内,上气不接下气,脸上身上都是汗。

萧鹿鸣睨了一眼吴华皓,看着他极其难受的样子,心里算是舒坦了。

他开口道,“今日召集大家来,主要是部署接下来和鞑子的一个作战策略。”

所有人毕恭毕敬。

“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目前已对军队进行了沙漠作战的演练和能力提升,取得明显的成效,现在和鞑子作战,在军队力量上,不会有太大的差距,何况我们的规模比对方更大,增加了我们此次战役的胜算。但终究,鞑子先一步抢占了绿洲,可以随时补给的资源,在作战的持续性上,我们并不占优势,所以之前的计划是,直捣黄龙,不去攻克防备森严的绿洲,突击鞑子根据地。”萧鹿鸣严肃地说道,“然而如此一来,皇后提出了一个疑问,如我们直接攻打鞑子根据地,难免鞑子在绿洲的队伍会进行支援,一旦充分支援,我们很难突袭成功。”

谢千蕴本也有些精神不济,在说道关键地方的时候,整个人精力就全部集中了起来。

所有人便也都是如此,很认真的看着萧鹿鸣,期待的等待着他的谋略。

“朕放弃了,攻克鞑子根据地,直捣黄龙的计划。”萧鹿鸣一字一顿。

话一出,在场的将领还是有些哗然。

谢千蕴也有些不明白了,她忍不住说道,“皇上,臣妾觉得你之前的计划甚好,我们现捣毁鞑子根据地,给他们一个防不胜防,占据了他们的重要地盘,鞑子就会慌乱成一盘散沙,我们再攻打鞑子,击退他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朕没有想到,如何避免鞑子在绿洲的军事力量支援。”

谢千蕴抿唇。

她其实也没想到。

所以,也不能去责备萧鹿鸣。

毕竟这个世间就是有些事情不可逆转。

比如生老病死。

“所以朕对这场战役进行了重新规划和部署。”萧鹿鸣沉着稳定的说道,“我们还是先打绿洲,拿下绿洲,再夺鞑子根据地,然后将鞑子彻底赶出河北地带。”

“皇上的意思便是按照,我们最开始的部署吗?”军师开口道,“现在我方军队有了一定沙漠作战能力,攻下绿洲也不是不可能。”

“但不能硬碰硬,硬碰硬不说胜算多大,死伤肯定是最惨烈的!真正意义的胜仗,是必须要控制最小的伤亡。”萧鹿鸣看着所有人,说道,“我们攻打绿洲最大的困难在于鞑子在绿洲的军事力量强大,所以我们必须要消弱了鞑子在绿洲的战斗力,而消弱他们最好的方法就是,声东击西。”

所有人都听得无比认真。

萧鹿鸣继续道,“吴华皓率领的铁骑军还是行兵至鞑子根据地,而一旦我们行兵,就如皇后担心所言,鞑子定然会派出在绿洲的军队进行支援,而他们一旦支援,绿洲地带的军事力量就会薄弱,这个时候就是我们后方军队,拿下绿洲的最佳时机。”

所有人立刻恍然。

所以皇上是将计就计。

没办法避免对方的支援,就利用对方的支援,然后找到他们的给予回击。

果然是,妙哉!

然而。

军事有些担忧地说道,“皇上的安排不可厚非,但臣有两个疑虑。”

“军师直言便是。”

“一来,铁骑军去鞑子的根据地,就相当于作为了诱饵,铁骑军如何能够做到全身而退?一旦他们被鞑子的两路军队夹击,便是凶多吉少。二来,鞑子是不是真的会上了我们当,万一被鞑子识破,不出兵支援,我们的计谋就功亏一篑。”

“军师的担心,朕也想过,所以需要一个准确的配合。”萧鹿鸣自然是考虑周全,“铁骑军去做诱饵,就是为了引起鞑子根据地和绿洲地带军队的注意,根据地的军队只会守不会轻易出兵,因为他们兵力有限,得守护根据地。而绿洲军队会出兵夹击,所以我们需要在绿洲军队出兵夹击铁骑军时,让绿洲军队又回来支援绿洲,但这个时候,必须要保证我方军队已经攻下了绿洲,才会在绿洲军队赶回来时,已无济于事。也就是说,攻打绿洲军队的队伍一定要快准狠,不能有一丝纰漏。”

“朕已和大将军商议,由大将军亲自领兵攻打绿洲。”萧鹿鸣一字一顿。

谢若瞳连忙领命,“臣定当竭尽全力,万死不辞!”

谢千蕴转眸看了一眼她母亲。

虽知道这场战役很关键,很棘手,但让她母亲亲自带兵出征,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至于军师关心的第二个点,朕也已想好如何杜绝。”萧鹿鸣说得很清楚,“鞑子相不相信我们会直捣黄龙,就看带兵打仗的人是谁!如果是朕还有皇后一起带领铁骑直捣黄龙,鞑子还不会相信,朕是想要先拿下他们根据地吗?”

“皇上不可!”一个将领连忙恭敬道,“皇上怎能亲自上阵。而且诱饵本就危险,万一鞑子的绿洲支援队伍直接放弃了绿洲,一心针对皇上和皇后,皇上和皇后便是处于极其危险的地步!万万不可。”

“朕也和大将军做好了商议,如鞑子目标是朕,以铁骑军的能力,和鞑子厮杀个几日变不成问题,只要大将军率领的队伍能够及时拿下绿洲,再通过绿洲一举往河北以南进行支援,朕和皇后便没有太大危险。”萧鹿鸣口吻很坚定。

将领还想说什么。

萧鹿鸣直接一个手势让他不再多言,他说道,“所以此次最关键的点就在大将军!只要大将军的军队能够在我们规划的时日内拿下绿洲,此举战役便会,所向披靡!”

也就代表着,萧鹿鸣把自己的命都交给了谢若瞳。

谢若瞳自然知道压力很大。

但不可厚非,这是唯一能够绝对取胜的方法。

谢若瞳咬牙,她恭敬道,“臣绝不辜负皇上的厚望。”

萧鹿鸣微点头。

“此次战役便按照朕的部署,朕要求五日内铁骑军必须秘密出征,而后大将军按照部署领率大部队行军出征。”

“臣遵命。”

深知皇上心意已决,所以将领只得领命。

商议完。

所有人先恭送了萧鹿鸣离开。

他走后,其他人才陆陆续续的走出了营帐。

谢若瞳走到谢千蕴身边,“千蕴,还有华皓,你跟我来一下。”

“哦。”谢千蕴应了一声。

吴华皓也毕恭毕敬。

两个人走进了谢若瞳的营帐。

谢若瞳严肃道,“皇上此次跟随你们出征,你们可知你们身上的重任。”

“大将军放心,臣一定誓死保护好皇上。”吴华皓连忙承诺。

谢千蕴却咬紧了牙关,没说话。

“千蕴。”谢若瞳眼眸一紧。

“你和皇上早就商议好了吗?”谢千蕴问。

“我和皇上确实一直在商议战略。”

“皇上为何要把这么重的重担压在你的身上!”谢千蕴终究没忍住内心的情绪。

谢若瞳眼眸微紧。

“你但凡出了半点失误,就是大泫国的千古罪人!”

“我是大将军,所有军队的责任,都应该由我来承担,而不是这次战役。”谢若瞳义正言辞。

“可是萧鹿鸣把他的命和我的命都压在了你的手上,给你了多大的心理压力。你一旦没成功,我和萧鹿鸣但凡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愧对了大泫国,愧对了你自己,还愧对了我爹,但凡我们两个人有一个人出了事儿,你都不会让自己活着!萧鹿鸣就是在逼着你,必须成功。”

萧鹿鸣简直比她想的还要老谋深算。

她琢磨着萧鹿鸣让她跟着他一起率领铁骑兵就是拿她的命也在威胁她娘,不得有失!

“打仗便就是要打胜仗!”

“但胜负乃兵家常事!谁能够保证,战无不胜?!萧鹿鸣的急功近利却是再让你来承担后果!”谢千蕴越说越气。

她太清楚萧鹿鸣的性格了。

他这个死要面子的人,肯定不能够接受自己的第一场战役会以失败告终,所以占到了必胜的方式,但这种方式,却给了太多人压力,完全是要逼死人的节奏。

“千蕴,我们作为臣子,只能服从不能反抗。何况我并不觉得皇上在急功近利。是,皇上确实给了我压力,让我不能有半点失误,但也不可厚非,这是能够减少伤亡取得绝对胜利的最好方式,并不应该被我们所质疑。如这个大将军不是我,是其他人,你还会否认皇上的计谋吗?!”

谢千蕴咬唇,被她娘说得哑口无言。

“千蕴,你还是太意气用事了。在军中,对待所有人都该是一视同仁,不应该区分你我他,不应该因为我是你娘,你就一心只为我考虑。”

“好,我认同皇上的策略。但是,我来带兵可以吗?”谢千蕴不想妥协,“铁骑军由萧鹿鸣和吴华皓去率领,我代替你,带领军队直攻绿洲,你在后方负责指挥。出了什么问题,我来承担!”

“千蕴!”谢若瞳厉声,“皇上让我率领军队亲自出兵自然是对我的信任……”

“我去求萧鹿鸣。”谢千蕴坚决。

“皇上交给吴华皓一个人,我并不放心。”谢若瞳直言,“有你在,我会放心更多,在攻打绿洲时,也能一心一意不会分心。”

谢千蕴咬紧唇瓣。

“千蕴,娘叫你来,不是让你来质疑这次的安排,娘让你来是让你答应娘,一定要誓死保护好皇上。在皇宫,你和皇上是夫妻,需要相濡以沫。但在战场,他便是君,你便是臣。你必须要用命去保护他。说得再直白一点,你没死,皇上绝对不能死!”

谢千蕴看着她娘,眼眶有些红润。

生在将门,真的有太多的生不由己。

连命,也不是自己的。

“千蕴。”谢若瞳看谢千蕴迟迟没有答应,口吻又严厉了些,“当初你来军营,娘给你说的那些,你都忘了吗?!”

谢千蕴当然不会忘记。

不会忘记她娘亲的谨言:一朝入伍,军魂入骨。军令如山,天下为主!

谢千蕴看着她母亲眼里的期待,她说道,“如过我死了,但是皇上没死,娘要好好活着。”

谢若瞳心口一痛。

她垂放在一边的手指,都不由得紧了紧。

眼底有了那么一丝的雾水,又被她强压了下去。

她说,“好。”

“娘也要照顾好自己,不能不顾一切。”

“娘答应你。你也要答应娘,照顾好自己,保护好皇上。”

“是。”谢千蕴终于妥协。

谢若瞳又叮嘱了几句,谢千蕴和吴华皓才从营帐中走了出来。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谢千蕴心情很沉重。

吴华皓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谢千蕴,不得不说,此次战役确实把所有的压力都压在了大将军的身上,确实是但凡有点出错,都是千古罪人,可以说她这么多年的美誉都抵不过,这次的一战。

当然他也不觉得皇上有任何错,皇上都能够以身试险让战争的胜算达到极致,不得不承认皇上的英明。

唯一能归咎的大概就只是,战争的残忍。

而战争之所以有战争,就是为了和平而战。

所以不得不经历残忍。

吴华皓深呼吸一口气,终于还是开口道,“娘娘,其实你也不要太担心,你应该相信大将军的能力,既然大将军能够答应皇上,且认同皇上的计谋,就说明大将军也是胸有成竹。”

谢千蕴转头看着吴华皓。

眼神,很不友好。

吴华皓抿了抿唇,小声抗议,“虽然你是娘娘,但你也是我的副将,在军中,你不应该这么瞪我!”

谢千蕴翻了个白眼。

“安啦安啦。”吴华皓拍了拍谢千蕴的肩膀,保证道,“只要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和皇上出事儿的。”

谢千蕴深呼吸一口气。

没办法反抗的事情,只能接受。

……

五日后。

萧鹿鸣,谢千蕴还有吴华皓带领着铁骑军队,先行出征。

按照部署规划的路线图,他们需要绕过绿洲直达鞑子根据地,却又要不经意间被鞑子所发现他们的预谋。

沙漠中行军,比在草原狂野甚至山谷更困难。

最主要就是食粮和水源。

当然,经过长时间在沙漠中的演练,士兵有了在沙漠中的生存能力,也能够有效的在沙漠中找到水源和绿草。

但归根结底,还是难。

谢千蕴骑着战马,一路上都没有主动和萧鹿鸣说一个字。

萧鹿鸣这么傲娇的人,当然也不可能主动开口。

行军了三日,两个人的关系更像是,陌生人。

吴华皓在旁边倒是,尴尬得很。

总觉得不动声色的两个人,随时都可能打起来。

让吴华皓倒是有些惊奇的是,皇上在沙漠中的适应能力。

他和谢千蕴也是经过好长时间的训练才能够在沙漠中自由穿梭,保存足够的体力,难不成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皇上也演练了在沙漠中的生存能力,出征前他和谢千蕴还担心皇上走到半路就会走不下去。

果然,又是他们多虑了。

皇上多谨慎的一个人,一旦他部署的事情,他当然不会拖了那个后退。

只是皇上和皇后这般冷战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