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克星千蕴,商议军事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经过将近半月的赶路。

萧鹿鸣御驾亲临的军队终于抵达了河北边关驻扎军营处。

谢若瞳带领主要将领,到军营门口迎接。

那时天刚亮,红彤彤的朝阳刚好冒出在地平线上。

谢千蕴有些激动,也没有关萧鹿鸣,直接就先下了马车。

然后不顾一切的直接扑进了她母亲的怀里,“娘亲。”

谢若瞳眼底带着温软,脸色却在下一刻迅速严峻。

他连忙推开谢千蕴。

然后行礼,“臣参见皇后娘娘。”

谢千蕴憋嘴。

自从当上了皇后,她就觉得她和她父母的关系疏远了很多。

谢若瞳也没在意自己女儿的情绪波动。

此刻自然是注意到从马车上被伍深搀扶下来的萧鹿鸣。

她连忙迎上,“臣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谢若瞳身后的所有将领,全部都跟着她跪在了地上。

“大将军在边关多年,辛苦了,快快请起。”萧鹿鸣弯腰,亲自扶起谢若瞳。

谢若瞳起身。

一起身,面对着萧鹿鸣那张脸,神色一下就顿住了。

谢千蕴自然也注意到了她娘亲的脸色变化。

她转头看向萧鹿鸣。

一看也被惊吓了一个大跳。

萧鹿鸣的脸上何时,起满了都是红色疙瘩。

看上去还颇为,滑稽。

萧鹿鸣也明显察觉到了他们的异样,微皱了皱眉头,“朕脸上脏了吗?”

“皇上,您脸上怎会起了这么多疹子?”谢若瞳紧张的问道。

“疹子?”萧鹿鸣摸了摸自己的脸。

手指明显颤抖了一下。

是觉得脸上有些不瘙痒,因为一路颠簸有了困意,也没太在意。

此刻这么一碰到疙瘩,也有些被惊吓道。

“赶紧传太医!”谢若瞳连忙吩咐,又说道,“皇上先去营帐休息。”

萧鹿鸣被一众人拥簇着,重新坐上了马车,去了他富贵堂皇的营帐内。

太医也已经匆匆的赶了过来。

一边把脉,一边有观察着皇上的脸,又看了看他身子的情况。

好半响才说道,“皇上应该是吃了什么,有了过敏的反应。”

“过敏?”谢若瞳问,“怎会突然过敏?”

“皇上昨日、今日可都吃了什么?”太医询问。

“昨日赶路,边吃了干饼,今日才到军营也还未进食。”萧鹿鸣想了想说道,随机眼眸陡然一紧,“我吃了一颗皇后过给的野果子。”

“那便是野果子吃了过敏,脸上才会起了疹子。”太医回答道。

萧鹿鸣一个眼神看过去。

谢千蕴心口一颤。

她连忙解释,“臣妾也不知道皇上不能吃野果子,臣妾也吃了,臣妾也没事儿,还是皇上太养尊处优……”

“千蕴!”谢若瞳冷声叫住她。

谢千蕴咬着唇瓣不敢说话了。

“皇上乃万金之躯,怎能和你一样什么都给皇上吃!”谢若瞳教训。

谢千蕴低着头,也不敢反驳。

让小皇帝过敏了,确实是她的错。

也不得不感叹,萧鹿鸣果然太娇气了。

“皇上,大将军放心,皇上的过敏并不严重。”太医看皇后被骂,连忙开口解围道,“微臣熬两幅中药,皇上服用之后,最迟明日就会康复。只是这一日,可能会有些瘙痒难耐,还请皇上不要用手挠,挠坏了可能会留下疤痕,也会导致毒素蔓延,让过敏更严重。”

萧鹿鸣沉着脸。

他现在脸上就痒到不行。

“赶紧去熬药。”萧鹿鸣吩咐。

“是。”

太医退下。

“大将军军事繁重,便也无须在朕身边守着,你去忙你的。”萧鹿鸣对谢若瞳说道。

“皇上路途奔波,先好生休息,臣先行告退。”

谢若瞳离开。

谢千蕴连忙也想离开,“皇上,臣妾也先退下。”

“谢千蕴!”在所有人走了之后,萧鹿鸣终于忍不住冒火了。

谢千蕴觉得自己定了个钢盔。

“把铜镜给朕拿过来!”萧鹿鸣吩咐。

“皇上还是算了吧……”谢千蕴好心建议。

像萧鹿鸣这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她怕他接受不了。

萧鹿鸣眼眸一紧。

谢千蕴任命的去拿了铜镜。

“皇上你做好心理准备。”谢千蕴提醒。

萧鹿鸣脸色更难看了。

谢千蕴把铜镜放在萧鹿鸣的面前。

萧鹿鸣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火气直接冲到了头发丝。

他原本白皙英俊的一张脸上全部红色疹子,看上去无比夸张,甚至连他完美的五官都被遮掩了。

一想到他刚刚面对了那么多将领……

萧鹿鸣脸色难看到极致的盯着谢千蕴。

谢千蕴抿了抿唇,小声嘀咕道,“臣妾都说了,让皇上不要看……”

“所以朕就该掩耳盗铃?!”

“……”谢千蕴反正是说不过萧鹿鸣。

“你就是朕的克星!”萧鹿民咬牙切齿。

谢千蕴抿唇。

到底谁是谁的克星。

要不是你一句话,我也不用去皇宫当什么娘娘了。

她都还没撒气呢!

“把铜镜拿走。”萧鹿鸣又命令。

谢千蕴连忙放在了一边。

想了想又藏了起来。

免得小皇帝看到后,又大发雷霆。

“过来!”萧鹿鸣叫着谢千蕴。

谢千蕴规规矩矩的过去。

“朕痒。”萧鹿鸣说。

“太医说不能挠。”谢千蕴连忙说道。

要真的挠花了这张脸,她都觉得可惜。

“朕知道,所以让你想办法给朕止痒。”萧鹿鸣直言。

“……”她能有什么办法?

这不是为难她吗?

“谢千蕴!”萧鹿鸣声音又严厉了些。

大概也是被痒得没办法了。

谢千蕴深呼吸。

她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毕竟这祸是自己闯出来的。

她认真想,“那臣妾去弄点凉水帮你止止痒。”

“快去!”

谢千蕴连忙吩咐人去打了一盆凉水来,用毛巾帮他轻轻的擦拭红色疙瘩部位。

“下面点。”萧鹿鸣吩咐。

谢千蕴连忙冷敷下面的部位,“这里吗?”

“左边。”

谢千蕴照做。

“右边。”

谢千蕴一直伺候。

直到太医送药来。

一旦有人来,萧鹿鸣就迅速恢复了他皇上的高贵模样,仿若脸也不痒了。

只要一走。

就立马吩咐着谢千蕴给他止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萧鹿鸣终于睡着了。

在马车上颠簸肯定是睡不好的。

谢千蕴看萧鹿鸣睡着后,松了口气。

此刻也是手软到不行。

这皇上真不是一般人能伺候好的。

谢千蕴打了个哈欠,也是困了。

想了想,就直接爬上了萧鹿鸣的床榻,躺在了萧鹿鸣的旁边睡了过去。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一起睡了。

重要的是,她怕现在走出这个营帐就会被她母亲叫去狠狠责备。

毕竟她确实让皇上“受伤”了。

一觉醒来。

谢千蕴睁开了眼睛。

也不知道哪个时辰了。

就觉得饿得慌。

她左右看了看,萧鹿鸣都已经不在床上了。

她起身。

还未下地。

“皇后醒了?”萧鹿鸣的声音,还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谢千蕴看着坐在软榻上正在用膳的萧鹿鸣。

她连忙下床走过去。

饿的都想要直接用手抓了。

伍深连忙递过来一副碗筷。

谢千蕴也不管那么多,就直接吃了起来,还有些狼吞虎咽。

萧鹿鸣看着谢千蕴。

谢千蕴吃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了饱腹感,才注意到萧鹿鸣直勾勾的眼神,非常不友好。

“皇上不吃了吗?”谢千蕴问。

萧鹿鸣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

明显是在克制。

他脸部痒得难受,好不容易因为困意睡着便感觉不到了瘙痒,却被某人一脚直接给踹醒了。

他可能睡了不到半个时辰。

醒了之后自然也没有了困意,特别是在谢千蕴毫无规矩的睡姿下,偌大一张床榻都没办法再入睡。

他不得不让伍深伺候他起床。

他起床后,谢千蕴睡得更香了。

居然打起了鼾。

整个营帐内就都是谢千蕴的鼾声,此起彼伏。

萧鹿鸣想要看一会儿军书分散一下注意力,缓解一下他脸部的瘙痒都不行。

耳边就都是谢千蕴的声音,连绵不绝。

好久。

军营中送来了膳食。

他刚坐下。

谢千蕴就醒了。

还真是属狗,鼻子比谁都灵。

看着她的狼吞虎咽,萧鹿鸣的脸色又黑透了。

他都还没吃,几乎就要被她一扫而空了。

伍深在旁边看着也是……各种心惊胆战。

就怕皇上下一刻就要大发雷霆了。

然而今天一上午过去,皇上忍得脸部都扭曲了,也没见皇上真的对皇后把脾气发出来。

此刻也是。

皇上向来最注重礼节,此刻皇后的不修边幅,皇上居然忍耐着,重新拿起筷子,优雅高贵的吃了起来。

和皇后的吃相对比起来。

简直天壤之别。

谢千蕴似乎也觉得自己太过豪迈了。

在皇宫还能装装,而且皇宫中每天都闲得发慌,也从没被饿着,大多时候吃都是为了活着。

她擦了擦嘴角,变得斯文了很多。

萧鹿鸣的脸色仿若才缓和了些。

两个人用完膳食。

“朕脸上的疹子好些了没有?”萧鹿鸣问。

“好多了皇上。”谢千蕴很认真的审视着。

疙瘩都消了下去了,就是还有点泛红。

萧鹿鸣也没觉得那么痒了。

他吩咐道,“让大将军准备一下,朕要了解一下现在的战争局势以及接下来的战争策略。”

“是。”伍深连忙答应着。

须臾。

谢若瞳就亲自过来邀请萧鹿鸣去军务营帐之中。

谢若瞳禀报道,“鞑子的主要阵地在河北沙漠以南的地方,中间有一个沙漠将我们两方隔开。本以为是井水不犯河水,却没想到沙漠以东的有一片绿洲,鞑子上次的偷袭便是穿过这片绿洲突袭了我方军营之地,砍杀了我军2000余人后,又按照原路线回去,而现在这片绿洲也被鞑子所占领,我们的军队想要过去,就要穿过沙漠,然而军队在沙漠中行军困难,我们军队也没有在沙漠中打仗的经验,很难突破重围。”

萧鹿鸣默默的听着。

谢千蕴说着她的策略,“所以,臣紧急召集吴华皓回来,便是想要他带着5000铁骑,越过这片沙漠,先捣坏鞑子占领的绿洲,加上我们后方军队支援,一举夺下绿洲,从而将鞑子撵回漠北以南。而一旦我们占领了绿洲,再次行军去河北以南将鞑子彻底赶出河北地带,便是一气呵成的事情!”

萧鹿鸣点头,也认同谢若瞳的观点。

先拿下绿洲再行军彻底驱赶鞑子远离河北地带。

然而。

萧鹿鸣问道,“绿洲现在的被鞑子占领,他们的一个军事情况,打探清楚了吗?”

“还在打探中,只知道鞑子把大部分军力都集中在了绿洲,军事戒备很严格,他们也很清楚,绿洲是这次成败的关键,因为只有绿洲能够给他们在沙漠中赖以生存的条件。”谢若瞳回答。

“既然这么重要,那么在绿洲地带鞑子的军事力量确实不容小觑。”萧鹿鸣评价道。

“是。”谢若瞳点头,“可即便如此,也必须要拿下绿洲,否则,我们便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鞑子偷袭完了我们之后,可以迅速撤离,如我们一旦追击,就是落入穷寇之地,指挥徒增死伤。”

“朕的意思是,绿洲既然这般重要,鞑子的军事力量如不出意外,应该大部分都集中在了绿洲之地,也就是说,他们真正河北以南的主军营军事力量就会非常薄弱,与其去攻打他们早有防备的绿洲军事之地,倒不如直接拿下河北以南的主营地,那里必定是他们的根据地,一旦被我军占有,鞑子相当于就被我们包围在了绿洲地带。绿洲哪怕物资再丰富,也不过只是一片绿洲,资源终究会用尽。只要断了军粮,鞑子就没有了反抗之力。”

谢若瞳有些惊讶。

谢千蕴和其他将领也被萧鹿鸣突然的策略所震惊。

不是说小皇帝从未打过仗吗?!

而且这些年大泫国真的是国泰民安,极少又外敌侵犯。

河北的战争追根揭底其实是大泫的主动出兵,当然也是鞑子的蠢蠢欲动,为了疆土更加完整只得将河北地带完全收复。总归而言就是,萧鹿鸣从未接触过战争。

却在第一时间给予了最独到的见解。

“皇上的意思是,我们直接出兵去攻打河北以南的鞑子主营地?”谢若瞳问道。

“大将军意下如何?”萧鹿鸣反问。

谢若瞳是赞同。

但也要征求军师和其他将领的意见。

军师连忙说道,“臣觉得,皇上所言甚是。与其攻打军事力量较强的绿洲,倒不如直捣黄龙,直接按下了鞑子的根据地,占领了他的地盘,让他根本无处翻身!如此一来,鞑子就是因小失大了!”

“可现在有个问题。”谢若瞳考虑到,“我们要去打鞑子的主营地,就要穿过这片沙漠。臣刚刚说过,我方军队没有在沙漠中行军的经验,怕很难成功到达河北以南,且还保持着战斗能力。”

“还有个问题。”谢千蕴插嘴,“即便我和吴华皓带着铁骑到了鞑子的主营地,一旦我们打了起来,难免绿洲地带的军队主力军不会回来支援,如若他们回来支援,我们便是被两面夹击。当然,我还是认同皇上的观点,直捣黄龙,先拿下河北以南,再控制绿洲地带。只是在行军前,我们要把所有不定性因素全部想周全。”

萧鹿鸣看了一眼谢千蕴。

平时看她大大咧咧,完全不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

到没想到在战场上,能够这般冷静睿智的去认真思考,并非莽夫。

“沙漠行军必须要克服,毕竟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一片沙漠,如果我们不克服这片沙漠,我们不管怎么打,都是被动应战,还没办法追击,只能让鞑子一次次得逞,久而久之,自然会影响到军队志气。”萧鹿鸣直言。

谢若瞳沉默,也知皇上说得有道理。

但真的要让士兵适用沙漠,并非一朝一夕。

“朕知道大将军的担忧,但打仗不是打一场,也不是打一天。打仗本就是一个持久战,任何时候开始练习军队的能力都不晚,晚的只是,一直觉得有困难而不去克服。朕觉得,从今日开始,大将军就应该迅速训练军队在沙漠中的作战能力。一天没有成功,我们就一天不出兵打仗。”萧鹿鸣当机立断,“至于鞑子的入侵,我们只需要准备一支抵御能力优秀的军队,做好防守就行。只要鞑子攻不下来,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训练我们的军队!”

“是。”谢若瞳领命。

之前也是因为鞑子的入侵让她有些急功近利。

想要迅速打击鞑子,彻底将他们击退不敢再犯大泫一步。

此刻听皇上一说,才让自己放宽了心态。

打仗其实切勿,意气用事。

也是这些年常年军事力量的强大,在大泫国发生过的小规模战役便都是大获全胜,让她在面对一次失利时,稍微有些心浮气躁。

“至于刚刚皇后所言,朕再想想如何规避绿洲军事力量的支援。当务之急就是训练我军在沙漠里的作战能力,最主要的是刚刚大将军口中的那5000铁骑,既然作为冲锋主力军,挑选的也是军队中最优秀的士兵,他们的作战能力就会直接影响到整个军队的作战能力,不容有失。”

“是,臣一定加紧训练。”谢若瞳领命,有禀报道,“皇上,5000铁骑之前一直在皇后的麾下,现这铁骑是交给皇后继续带领,还是由吴华皓胜任。”

“臣妾想要自己带领,吴华皓作为臣妾的副将,我们如以前一样,携手并肩。”谢千蕴连忙领命。

“由吴华皓领兵。”萧鹿鸣直接拒绝了谢千蕴的请求。

谢千蕴脸色一下就变了。

谢若瞳自然也能够看出来她女儿的心思。

从小便想要领兵打仗,哪能看着别人打仗。

“皇后以后终究要回到皇宫,带兵打仗的事情还是得交给吴华皓。”萧鹿鸣说出他的理由。

“那是以后。现在臣妾来都来了边关,就是为了来打仗的。何况吴华皓从来没有自己带兵出征过,这次的战役又这般棘手,臣妾也放心不下让吴华皓一人前去。”谢千蕴很坚决。

“凡事都有第一次。不是这次就是下次,总归由吴华皓单独领兵出征的时候……”

“皇上……”

“朕最多允许,皇后作为副将,配合吴华皓出兵。”萧鹿鸣一字一顿。

谢千蕴愣了一下。

其他人也都愣了一下。

吴华皓也是有些受宠若惊。

让皇后来给他打配合……

想想还有些小兴奋。

平时都是他被皇后呼来喝去,他也想要体验一把把皇后呼来喝去的感觉。

“皇上考虑周全,臣支持皇上的决定。”谢若瞳连忙说道。

是真心认同。

皇上说得没错,千蕴终究要回去当皇后,吴华皓终究要锻炼出来。

此次让千蕴作辅,一方面保证了军队战斗力,一方面又让两个人各就各位,简直是一举两得。

难怪宋砚青一直在她耳边鼓吹小皇帝,果真是智谋过人,能力非凡。

仔细一想,萧谨行那只老狐狸的儿子,确实也不可能差到哪里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