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3章 萧鹿鸣身体不适,千蕴照顾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大泫国,轩景七年。

萧鹿鸣御驾亲征。

宫门口,文武百官齐齐跪地送行。

太上皇太后以及一众嫔妃,也依依不舍。

谢千蕴和萧鹿鸣均穿着出征盔甲,英姿勃勃,干净利落。

“娘娘,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杜温柔眼眶都哭肿了。

娘娘才进宫半年不到,怎么就要去边关打仗了?!

虽然有娘娘在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可一旦娘娘走,后宫还有什么乐趣。

“娘娘,你可千万要照顾好自己……”柳乐也是哭哭啼啼。

从消息传出她会陪同萧鹿鸣一起出征后,后宫的嫔妃就每日到她寝宫来哭个不停,搞得她都以为她这次出门打仗会凶多吉少。

“行了行了,本宫会照顾好自己的。”谢千蕴安慰道,“你们在宫中等着本宫回来就行。虽然皇上不认同你们打拳,但本宫觉得,强身健体没毛病,本宫希望本宫回来的时候,能看到你们都一身武艺。”

“……”娘娘你还是别回来了。

“本宫走了。”谢千蕴看着萧鹿鸣也已经和文武百官交代外,转身走过去。

“娘娘。”杜温柔一把抱住谢千蕴。

那个不舍。

就跟生死离别一样。

其他人看杜温柔抱着谢千蕴,也连忙过去抱住她。

谢千蕴真是受不了这些女人了。

真正是水做的吗?!

搞得她都有点伤感了。

萧鹿鸣一转眸,就看到他的嫔妃抱着谢千蕴哭得死去活来。

有那一瞬间他都在怀疑,到底谁才是皇帝!

“皇后!”

萧鹿鸣冷声叫着她。

谢千蕴推开缠人的嫔妃,“好了,别哭哭啼啼了,本宫回来的时候给你们带边关的烤鸡。”

“……”上次你和小侯爷吃了才吐得个半死不活。

谢千蕴潇洒转身,走向了脸黑得跟炭一样的萧鹿鸣。

萧鹿鸣睨了一眼谢千蕴,翻身骑上了战马,甚是潇洒不羁!

谢千蕴跟随其后,也骑上了身后的那匹战马。

气势恢宏的一行军队,在文武百官的注目下,浩浩荡荡离开。

安泞终究还是有些不舍。

尽管,支持鹿鸣的决定。

她叹了口气,带着无奈。

“放心吧。”萧谨行偷偷的拉紧了安泞的手,“鹿鸣会照顾好自己。”

安泞的头轻轻靠在了萧谨行的肩膀上。

任何时候,萧谨行都是成为她最坚实的后盾,让她很有安全感。

……

前往边关,路途遥远。

到达第一个驿站,萧鹿鸣下马之后,一走进房间就忍不住吐了出来。

从未骑马这么长时辰,没想到马匹的颠簸,比他想的难受太多。

他吐了好一会儿。

贴身侍卫伍深一直伺候着他。

“皇上,要不要传太医?”伍深紧张的问道。

皇上出行,自然要太医随行。

“不用,朕休息一下即可。”萧鹿鸣逞强地说道。

怎能让人知道,他骑马把自己骑吐了。

特别是要是让谢千蕴知道了,他都可以想象,谢千蕴看不起他的表情了。

“可是皇上……”

“给朕沐浴,朕要就寝了。”

“可是皇上还没有吃晚膳。”

“朕不想吃。”

伍深也不敢多言,只得按照皇上吩咐,伺候他上床睡觉。

房门外。

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伍深服侍完皇上就寝,打开房门就看到皇后在门口,连忙行礼道,“卑职参见娘娘。”

“皇上呢?”谢千蕴看着房间中已经暗黑的烛光。

这么早就入睡了?

“皇上一路劳累奔波,便已躺下休息了。”

“他吃饭了吗?”

“没吃,皇上说没胃口。”

“不吃饭怎么行?明天还要赶路,他身体支撑得住吗?”谢千蕴无语。

“皇上不想吃,卑职也没办法。”

谢千蕴犹豫了一下,直接就要走进房间。

“娘娘,皇上身体不适才呕吐了,好不容易才躺下,让皇上多休息一下吧。”

“吐了?”

“是。”

“吐了不吃药吗?”谢千蕴更是不明白萧鹿鸣了。

“……皇上说睡一觉就好。”伍深诚实的回答道。

谢千蕴算是明白了。

这小皇帝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那让他先睡吧,明天一早起来,务必要让皇上吃东西,如果不吃就来找本宫。”

“是。”伍深恭敬。

谢千蕴转身离开。

想了想还是去了太医那里,让太医还是熬制了止吐的药物,以防明天备用。

第二天一早。

用过早餐后,大部队又准备行军上路了。

萧鹿鸣正欲骑上战马那一刻。

“皇上陪臣妾坐马车吧。”谢千蕴直言道。

萧鹿鸣皱眉。

谢千蕴说道,“路途遥远,马车里面有软垫,会稍微舒适一些。”

“朕……”萧鹿鸣还未拒绝。

谢千蕴已经伸手拉着他的手,走向了马车。

萧鹿鸣看了一眼谢千蕴的手。

谢千蕴的手不大,但因为常年习武,手心中有些茧子,而且抓着他手的时候,他觉得很有力量感。

这和安琪那柔软而细嫩的肌肤触感,完全不同。

萧鹿鸣被谢千蕴牵着坐进了马车。

马车内不仅有软榻,还有软被,坐上去明显舒适了很多。

谢千蕴也能看得出来萧鹿鸣脸上隐忍的舒适感。

这小皇帝出了皇宫,还是这么放不开。

又是一天的长途跋涉。

虽然马车确实舒适很多,但长时间地摇晃,还是让萧鹿鸣的胃里面又有了不适感。

几次想要让马车停下来呕吐,又努力让自己隐忍了下去。

好不容易终于又到了驿站。

一走进房间内,萧鹿鸣就忍不住吐了出来。

把今天吃的膳食都吐光了。

萧鹿鸣的脸色也憔悴了很多。

从未出过皇宫,到真的没想到,赶路都能这么疲累。

然而跟他一起坐在马车上的谢千蕴,他甚至觉得她的精力旺盛到,还能载歌载舞。

萧鹿鸣胃里面稍微得到缓解,转身就想让伍深伺候他休息。

然后就看到了谢千蕴站在他的身后,直勾勾的看着他。

萧鹿鸣抿唇。

突然身子都站直了,就好像刚刚他的呕吐和难受,都没有发生过。

谢千蕴当没看到,她递给了萧鹿鸣一碗汤药,“喝了吧,太医说止吐的。”

“朕没事儿……”

“臣妾第一次出行骑这么久马也吐了。”谢千蕴说道。

萧鹿鸣看着谢千蕴。

“不适应马背的颠簸,每个人刚开始都会有生理上的反应。不是说皇上的身体不好,跟身体无关,就是个适应过程。”谢千蕴淡淡的说着。

好像也不是在安慰萧鹿鸣,就是阐明一个事实。

这般的方式,倒真的让萧鹿鸣好像坦然了很多。

原来。

只是正常情况。

任何人都会发生。

“皇上先喝药,喝完之后在床上休息一会儿,晚上一定要吃晚膳,不吃的话,明天会更难受。”谢千蕴催促。

萧鹿鸣接过那碗汤药。

喝下那一刻,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

太苦了。

萧鹿鸣在皇宫被精心照料,几乎没有生病的时候,都快忘了,药汤可以苦到这个地步。

看着萧鹿鸣的表情。

谢千蕴忍不住笑了一下。

原来小皇帝也怕苦。

她还以为,他那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性格,天塌下了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好不容易喝完,就看到谢千蕴在笑。

分明在嘲笑。

萧鹿鸣黑脸。

谢千蕴连忙严肃,说道,“皇上先躺下睡一会儿,晚点一定要起来吃点东西。”

萧鹿鸣没搭理。

谢千蕴又给伍深叮嘱了一句。

伍深连忙答应着。

谢千蕴才离开。

离开后,伍深一边伺候着萧鹿鸣上床休息,一边说道,“皇上,娘娘真的很关心您。昨日娘娘也来房间问过皇上了,还叮嘱了卑职很多事情。今日的马车也是娘娘准备的,汤药也是娘娘准备的……”

“说完了吗?”萧鹿鸣打断伍深。

“卑职告退。”伍深不敢多说了。

出皇宫的时候,公公就千叮万嘱让他一定要在这次的亲征中,多帮皇上和皇后促进感情,特别让他多提醒提醒皇后别气了皇上。

伍深怎么觉得,皇后对皇上真的很用心,分明是皇上对皇后,爱答不理。

伍深规规矩矩地站在屏风外,守着皇上睡觉。

萧鹿鸣躺在床上,分明一身疲累得不行,却突然有点辗转难眠……

伍深的话就这么一直在他耳边……莫名其妙的不停重复。

再一天。

萧鹿鸣和谢千蕴一起上了马车。

刚坐在软榻上。

谢千蕴就拿出来两块生姜片,“皇上,你含在嘴里,有效止吐。”

萧鹿鸣似信非信。

“民间土方,你试试。”谢千蕴说道,“反正死马当活马医……”

“朕是死马?!”

“你不是你不是,皇上是威龙。”谢千蕴连忙改口。

这货真的是,半点幽默感都没有。

萧鹿鸣一把将谢千蕴手上的姜片拿了过去,含进嘴里。

一含进嘴里,脸上的表情就变了。

生姜片的味道有些腥辣,一含进去嘴里自然就不舒服。

萧鹿鸣连忙就要吐出来。

“唔!”萧鹿鸣瞪大了眼睛。

他盯着谢千蕴。

谢千蕴蛮横的把他的嘴堵住了。

就是不让他吐出来。

“皇上你坚持一会儿,适用了这个味道就好了,你相信臣妾,真的可以有效止吐,臣妾之前呕吐的时候,臣妾娘亲便就是这般让臣妾止吐的。”谢千蕴有些激动的说道。

萧鹿鸣的脸色依旧难堪得很。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估摸着此刻谢千蕴都死千百次了。

“皇上你答应臣妾,臣妾就放开皇上。”谢千蕴硬着头皮说道。

萧鹿鸣喉结滚动。

缓缓点了点头。

谢千蕴看萧鹿鸣点了头,才放开了萧鹿鸣的嘴,一边还说道,“皇上是九五之尊,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萧鹿鸣脸色冰冷。

本想要谢千蕴一放开他的嘴就吐出来,结果因为谢千蕴一句话,只是死死地咬住姜片。

谢千蕴看萧鹿鸣咬紧了姜片,连忙表扬道,“就是这样紧咬住。”

“……”她看不出来他是在生气吗?!

两个人好不容易安静了些。

也不知道是不是气急攻心,分散了注意力,萧鹿鸣今日的呕吐现象确实比前两日好很多。

胃里面只是有些稍微的难受,但没有到要呕吐出来的感觉。

吃过午膳后,谢千蕴又给了萧鹿鸣两片生姜,萧鹿鸣这次什么都没说,含在了嘴里。

谢千蕴忍不住笑。

萧鹿鸣就真的是,死要面子。

不过吃过午膳后就直接赶路,在马车颠簸下,萧鹿鸣又有了些,胃里的不适。

不管他怎么咬紧了生姜都还是有那么一点想要呕吐的冲动。

“你躺下来。”谢千蕴指了指自己的大腿,突然说道。

也是看出来了萧鹿鸣的身体反应。

萧鹿鸣警惕的看着她。

“臣妾能对皇上做什么,臣妾这么怕皇上。”谢千蕴解释。

萧鹿鸣冷眼。

谢千蕴什么不敢做?!

那一刻却还是听从了谢千蕴的话,头躺在了谢千蕴的腿上。

胃里面的不舒服让他没那么多心情和谢千蕴斗嘴。

一躺下。

谢千蕴的手指,就放在了他的太阳穴上,说道,“你闭着眼睛放松一下,臣妾帮你揉揉太阳穴,会舒服些。”

萧鹿鸣看了一眼谢千蕴。

缓缓,闭上了眼睛。

谢千蕴就难得温柔的给萧鹿鸣揉着太阳穴,一边又说道,“臣妾的娘亲以前也是这么给臣妾缓解呕吐的。虽然娘亲总是不太待见臣妾,说臣妾不守规矩老是闯祸,但臣妾其实知道,娘亲是爱臣妾的。所以臣妾真的不放心娘亲一人在边关作战。不管如何,谢谢你答应了臣妾来边关,你放心,臣妾一定会誓死保护好皇上的。”

萧鹿鸣轻抿着唇瓣。

所以谢千蕴难得对他这么上心,就是为了感谢他让她来了边关?!

“朕不需要你保护,你自己去打你的仗。”萧鹿鸣淡漠地说道。

谢千蕴也不生气。

反正自从萧鹿鸣答应了她来边关后,她看萧鹿鸣哪哪都好。

连带着人好像都英俊了不少。

在谢千蕴的“悉心”照顾下,萧鹿鸣第一次在下榻驿站后,没有再呕吐,甚至只是休息了一下,喝了点茶水,便可以用晚膳了,胃口不错,还吃了不少。

如此接下来几天的行程,萧鹿鸣便也都是一边含着生姜片,一边被谢千蕴轻柔着太阳穴,倒再也没有了,呕吐的反应。

还有两天的路程。

谢千蕴和萧鹿鸣依旧在马车上。

萧鹿鸣突然听到了,细微的鼾声。

萧鹿鸣睁开眼睛。

一睁开就看到谢千蕴居然坐着睡着了,脑袋随着马车而晃动,模样有些好笑。

而她虽然睡着了,手却还在不由自主的帮他按压着太阳穴。

就好像是潜意识的动作。

萧鹿鸣心口微动。

这一路,从上了马车之后,谢千蕴几乎从未停歇过的帮他按压太阳穴,他其实也看到她也会偶尔揉揉发酸的手指,甚至有一次下马车,因为他躺在她腿上太久,腿麻木了,差点没有直接从马车上滚下去。

然而谢千蕴从头到尾都没有抱怨过一句,也没有停下过一次。

萧鹿鸣缓缓地从谢千蕴的大腿上起身。

谢千蕴身体似乎是动了动。

萧鹿鸣连忙眼疾手快的将谢千蕴扶住。

谢千蕴顺势靠在了萧鹿鸣的胸膛上,还蹭了蹭,似乎是想要找一个比较舒服的位置。

萧鹿鸣喉结不停地滚动。

好一会儿,就又传来了谢千蕴,均匀的呼吸声。

萧鹿鸣一动没动。

眼眸缓缓垂下,看着靠在他胸口上的谢千蕴。

她脸蛋很小。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皇宫养了一段时间,脸上的皮肤明显细嫩白皙光滑了许多,此刻自然撅起的小嘴唇,还有些过分的红润。

萧鹿鸣直接把视线转移了。

然后就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看着马车顶发呆。

谢千蕴一觉醒来。

她打了个哈欠。

昨晚上和吴华皓商议着军事商议得很晚。

今天明显有些精神不济。

她睁开眼睛就觉得眼前有些不对劲。

下一刻才反应过来,她居然躺在萧鹿鸣的胸口处在睡觉。

她就说她怎么一直在做梦,梦到雷鼓鸣动。

她几次都以为在打仗呢?!

结果是……萧鹿鸣的心跳声。

他心跳声这么大的吗?!

这人心脏不会有问题吧?!

谢千蕴脑瓜子里面想了很多。

“醒了还不起来?!”头顶上突然想起了萧鹿鸣冷冰的声音。

谢千蕴觉得,萧鹿鸣的身体可真的比他的脸,暖和太多了。

他离开萧鹿鸣的胸口,问道,“皇上可还有呕吐的感觉?”

萧鹿鸣微愣。

一路上心思不在这,差点都忘了他身体的不适。

谢千蕴看萧鹿鸣的表情就知道,他无恙了。

“臣妾就说了,皇上多适应就没事儿了。”谢千蕴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萧鹿鸣皱眉。

谢千蕴在他面前,倒是半点都不收敛。

她掀开帷帐看了看,“吴华皓,我们走到哪里了?”

“回娘娘。”吴华皓骑着马一直在马车旁边,“今晚休息的话,明日傍晚能到军营。如果今晚持续赶路,明天一早便可到了军营。”

“那便不休息,直接上路吧。让士兵们席地而坐,吃点干粮再走。”

“好。”

谢千蕴放下帷帐,“皇上现在没有呕吐反应了,赶路应该没问题吧?”

萧鹿鸣没搭理。

一般沉默就是默许。

小皇帝除了脾气不好,还惜字如金。

谢千蕴也不在意。

她起身直接下了马车。

萧鹿鸣皱眉。

谢千蕴这三脚猫,一瞬都停不下来吗?

军队刚停下她人就消失了。

留下萧鹿鸣一个人在马车,莫名觉得烦躁。

“皇上。”伍深走进马车。

萧鹿鸣睨了一眼伍深。

“您吃点干粮。”伍深恭敬。

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皇上。

他不过就是来送吃的。

萧鹿鸣看了一眼饼子,接了过来。

饼子有些硬,也没什么味。

和皇宫,甚至驿站的食物比起来,相差甚远。

萧鹿鸣吃得食不知味,还咬得牙痛。

“皇后呢?”萧鹿鸣问。

“娘娘和小侯爷一起,去军队中和士兵吃干粮去了。”

“……”萧鹿鸣嚼着干饼,越发的觉得,无味了。

“要不要卑职去叫娘娘回来……”伍深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用。”萧鹿鸣直接拒绝。

他从小在皇宫就习惯了,一个人用膳。

不需要人陪。

须臾。

谢千蕴回到了马车上。

一回来就觉得萧鹿鸣脸都拉长了。

想了想,谢千蕴说道,“皇上是不是吃不习惯干饼?”

萧鹿鸣没说话。

“臣妾就知道皇上吃不惯,所以刚好我看到路边有野果子,就给皇上摘了几个,给你解解渴清清凉。”谢千蕴摊开自己的衣兜,里面放着几个绿色的果子。

萧鹿鸣眼眸微动。

眼底闪过一丝惊愕。

所以,谢千蕴是专程给他摘果子去了吗?!

“能吃吗?”萧鹿鸣不动声色,口吻中还有些傲娇。

“当然。”谢千蕴拿出来一个,在身上擦了擦,自己就咬了一口。

咬完之后,就递给萧鹿鸣。

示意她都吃了,没有毒。

萧鹿鸣有些嫌弃的还是接了过来,然后在谢千蕴没有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口。

果酸的味道,很脆,吃完之后又有一股回甜。

味道,还不错。

萧鹿鸣心里似乎有了些,情绪波澜。

------题外话------

明天见。

感觉两个人的感情在升温升温了哦!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