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大殿上。

萧鹿鸣脸色阴冷,谢千蕴一脸视死如归。

两个人僵持着。

吴华皓都真的是被谢千蕴给吓死了。

她在军营不怕大将军就算了,毕竟大将军还是她亲娘,顶多被揍一顿也不能被砍了头,这皇上伴君如伴虎,万一一个气不过,这不是把自己往阎王殿里面送吗?!

如窒息一般的安静。

谢千蕴看萧鹿鸣迟迟没有说话,她又大声说道,态度坚硬,“皇上,您不御驾亲征没有关系,但请允许臣妾跟随吴华皓一起前去边关击退鞑子!”

“皇后和吴华皓给朕先退下,皇后要不要去边关的事情,朕会再做斟酌!”萧鹿鸣冷声道。

谢千蕴还想说什么。

“娘娘,皇上政务繁忙,考虑的事宜繁多,还请娘娘不要打扰了皇上。皇上考虑好了之后,自然会给娘娘一个准确的答复。”公公连忙说道。

就怕这小祖宗不屈不饶,而皇上最爱面子,让他下不了台,后果不堪设想。

“是啊,娘娘,还是容皇上再考虑考虑,毕竟皇后亲征关系重大。”吴华皓在公公的眼神下,也连忙劝说道。

谢千蕴咬了咬小嘴。

也理解萧鹿鸣在至高权位上,下面看着他的人那么多,做出任何决定确实需要三思熟虑,也就妥协了。

她恭敬道,“那臣妾不打扰皇上了。”

谢千蕴起身,就干脆地离开了。

倒是一个,干净利落的人,半点都不,拖泥带水。

谢千蕴离开后。

萧鹿鸣也无心再批阅奏折。

收到谢若瞳的战报,边关现在的战争局面,确实已不再像之前那些年可以高枕无忧,无人敢侵犯大泫的地步。因着近好些年,大泫都没有真正的出兵打仗过,鞑子为了抢占大泫的辽阔资源,又开始在河北地区蠢蠢欲动,频频作祟。

不把鞑子赶出河北之外,大泫国不能真正安稳。

萧鹿鸣何尝不想,将河北一带彻底收复,可战争也确实如谢千蕴说的那般,残忍不堪。

战线越长,时日越久,越是惨绝人寰。

“你觉得,朕应该答应皇后吗?”萧鹿鸣突然问公公。

公公微愣。

随即恭敬道,“娘娘有一颗想要为国安民之心,奴才觉得,皇上应该给予支持。”

萧鹿鸣喉结滚动。

“皇后娘娘从小出入军营,在军营中也是屡创战绩。此次如果能够和小侯爷一起,辅助大将军,驱赶鞑子定然会事半功倍。当然皇上您有您的考虑,奴才只是觉得,如皇后亲征,应当会更加鼓舞军心,也会更得民心。”公公很是中肯的建议。

“朕说的不是,朕允不允许皇后去边关。朕想说,朕应不应该同父皇一样,御驾亲征!”萧鹿鸣一字一顿。

公公微讶。

所以皇上的意思是,他已同意了皇后去边关,现在犹豫的只是,他要不要亲自去边关打仗。

公公不敢回答了。

毕竟皇上是一国之君,非到必须,当然不能让皇上去以身冒险。

但皇后娘娘其实说得也很对。

皇上不御驾亲征一次,又怎能够真正了解战争。

而军事力量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存在,唯有皇上亲身体验后,方可更好治国安邦。

……

谢千蕴离开大殿,有些郁郁寡欢。

以她对萧鹿鸣的了解,那个一板一眼,绝不会跳出条条款款的人,定然很难同意她去边关打仗。

但她真不放心吴华皓一个人带兵出征,加上她母亲年岁也不小了,真的爆发大规模战役,她怕她母亲身体吃不消。

如此焦虑之下。

“吴华皓,你什么时候走?”谢千蕴突然问道。

“明天。今晚要陪同家人吃团圆饭。”吴华皓连忙回答。

“本宫和你一起走。”

“你要做什么?”吴华皓吓得腿都软了。

谢千蕴该不会是想要,溜出皇宫吧?!

这这这带皇后出逃算不算大罪?!

他家会不会被满门抄斩。

萧鹿鸣虽不是个昏君,但他性格古板,原则性极强,冒犯到他,会不会真的不念亲情!

“娘娘你可别乱来。”吴华皓想到这种可能,连忙劝退她,“你考虑考虑臣,臣死了没关系,反正臣也是要把自己的身躯献给国家的,但臣的亲人是无罪的!”

谢千蕴翻白眼,“你个贪生怕死的!”

骂是骂。

但不得不说,吴华皓还是提醒了她,刚刚是她有些过于冲动,她这一走倒是走了,琢磨着好多人会跟着遭殃,心理上也过意不去。

“要不娘娘再等等皇上的决定,臣觉得皇上是动摇的。只是皇上考虑事情确实比较多比较全面,不可能立马就答应了娘娘。”吴华皓劝说道。

谢千蕴若有所思。

“重要的是,娘娘要相信臣,臣虽然没有娘娘这般英勇善战,但是臣也在军营这么多年,定然可以肩负起大将军交给臣的使命,娘娘只需要等着臣的捷报归来!”

“我知道了。”谢千蕴突然大声说道。

“你知道臣很厉害了是不是……”吴华皓被认可,多少有些高兴。

“我知道要找谁了!找太上皇和皇后娘娘,只要说通了他们,皇上就没办法拒绝我的请求了。”

然后,就大步离开了。

吴华皓看着谢千蕴的背影。

无奈的叹了口气。

当然他理解谢千蕴为何这般积极要去边关,鞑子这次来袭凶猛,否则大将军也不会急着让他回去,再则,大将军确实已年龄不小,虽然谢千蕴在军营总是和大将军做对,总是被大将军军法伺候,但真正有什么事情,谢千蕴比谁都在意大将军,定然是放心不下大将军一个人在军营。

但愿谢千蕴能够成功吧。

毕竟,他也不想否认,他当然更希望能够和谢千蕴一起,并肩作战!

……

凤栖殿。

谢千蕴走进大殿,跪在地上,“臣妾参加父皇,母后。”

“今儿个怎么有空到凤栖殿来。”安泞一边说道,一边亲自扶起谢千蕴。

谢千蕴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父皇,母后,臣妾有一事儿相求。”

谢千蕴向来也不是一个会拐弯抹角的人,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有事儿,也站起来再说。”安泞温和道,“母后能帮你的,怎么都可以帮你,不能帮你的,你跪死在母后面前,也帮不了你。”

“哦。”谢千蕴也就乖乖的起了身。

安泞笑了一下。

谢千蕴到皇宫这么久,还是这么直率干净。

她让谢千蕴坐在椅子上,隧问道,“什么事情,需要母后出马?”

这段时日谢千蕴在皇宫“作天作地”,免不了也被鹿鸣处罚,还从未来她这边告个状。

谢千蕴的性格向来是敢做敢当。

“母后,现在边关告急,河北地区鞑子入侵,战争一触即发。”谢千蕴直言道,“现臣妾娘亲给皇上写了战报,让吴华皓立刻回边关复命。母后应该也很清楚我娘亲的性格,如不是这场战役棘手,母后断然不会影响了吴华皓的姻缘,让他立刻回去。”

安泞脸色明显也凝重了些。

很久以来便没有关心过国家大事儿,向来都是在和萧谨行过得逍遥,朝廷的事务全部都交给鹿鸣在管理。

这次能够在皇宫这么长时日,也是因为鹿鸣才和千蕴成亲,有些放不下千蕴。毕竟鹿鸣是皇上,但凡受委屈,一定是千蕴,所以留在皇宫多照看千蕴。

此刻听说边关告急,因亲生经历过打仗,知道战争的残酷,自然也会忧心忡忡。

“臣妾一直在军营之中,作为我娘亲的副手,也一直带领着一支前锋精兵,和吴华皓向来是并肩作战。此次让吴华皓一人去冲锋陷阵,臣妾不放心,加之我娘亲年龄不小,大规模的战役臣妾担心她身体不消,想要跟随吴华皓一起去边关支援,击退鞑子,还请母后能够成全臣妾。”谢千蕴越说越激动。

就怕安泞也拒绝她。

安泞眉头紧锁,问道,“鹿鸣拒绝你了吗?”

“没拒绝,但也没有给臣妾一个明确的回复。臣妾其实知道皇上的考虑,但臣妾确实放心不下边关战役,让臣妾在皇宫待着也是行尸走肉,还请母后为臣妾给皇上求求情,让臣妾去边关打仗。”

安泞点头,也理解千蕴的心情。

何况若瞳确实年龄不小了,这么多年一直在边关,她也放心不下。

千蕴要是能去,就是在给若瞳增加猛将。

“交给母后,母后为你劝说。但是千蕴,不管如何,打仗都很危险,你现在是皇后,哪怕真的去打仗,也要顾全自己的生命安危。”安泞叮嘱。

“母后放心,臣妾定然会照顾好自己,绝不让母后担心。”

“那你先回寝宫等消息。”

“谢母后。”谢千蕴叩谢。

是真的太喜欢她这个婆婆了。

简直太明事理了。

就不明白这么好性格的婆婆,怎么会有那么拧巴的儿子。

仔细一想。

萧鹿鸣像极了,太上皇。

琢磨着当年的太上皇,应该也不是一个好拿捏的主。

太后是有多厉害,才把太上皇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简直,佩服。

……

谢千蕴走了之后。

安泞就琢磨着去乾坤殿。

“千蕴要去边关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萧谨行喝着茶下着棋,俨然就是一副老头子的退休生活。

别提有多,悠哉乐哉。

“我不插手,我就去听听鹿鸣的想法。他如果考虑得周全,我不会去阻止他的决定。”在大是大非面前,安泞比谁都顾全大局。

萧谨行也就没再多说了。

安泞离开前,又回头看了一眼萧谨行,“国家都打仗了,你还喝茶!喝什么茶,给我锻炼去!万一,你给我出门打仗去!”

“……”萧谨行拿着那杯喝了一半的茶,突然就不香了。

这打仗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也冲他冒火。

何况,大泫国能够安稳了这么多年,根本就是极限了。

再说了。

时不时的打仗,才能够让国防军事力量更强大。

这有什么不好的?!

安泞也不知道萧谨行脑瓜子里面在想些什么,毕竟古代人的思想和现代人自然完全不同。

有些东西真的是根深蒂固,后天改变不了。

她走进乾坤殿。

萧鹿鸣看着安泞到来,连忙起身,“儿臣参见母后。”

“听说边关告急?”安泞开门见山。

“是,鞑子突袭,砍杀了我军2000余人扬长而去。谢将军让吴华皓立即回去复命。”

“刚刚千蕴来找哀家了,让哀家同意她去边关打仗。”

萧鹿鸣眼眸微动。

“哀家只是想要问你,你有何打算?”安泞直言道。

“儿臣不反对皇后去边关。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何况是皇后,她有心保家卫国,朕自然允诺。”萧鹿鸣回答。

安泞还是有些诧异。

倒是没想到鹿鸣这般好说话了。

她也觉得,以鹿鸣的性格,应该是会有些迟疑的。

“皇后是去请求母后来说服儿臣吗?”萧鹿鸣问。

“嗯。”安泞点头,自然也不隐瞒了鹿鸣。

“皇后不信任朕。”萧鹿鸣说得淡漠。

“千蕴不信任你,自然是你没有给千蕴信任的感觉。”安泞评价。

那一刻也有那么一丝的感觉,觉得鹿鸣好像,有点在意千蕴对他的感觉。

不是错觉吧?!

但愿不是错觉。

萧鹿鸣抿了抿唇,对于他和谢千蕴的事情,他不愿多说。

他话锋一转,“母后,既然您来了,儿臣便把儿臣心里的想法说与您听。”

“你说。”安泞看着鹿鸣。

“父皇在位时,父皇御驾亲征过两次,便都是大获全胜,得军心得民心。从儿臣出生开始到皇宫,便就一直在皇宫,此次边关告急,国家有难,儿臣虽从来没有过带兵打仗的经验,但也熟读过不少军书,钻研过无数战役,儿臣也想效仿父皇亲征。不知母后,意下如何?”

安泞惊讶。

真正是没想到,鹿鸣居然会有想法亲自出征。

亲自出征历代皇帝或多或少都有过,但出征打仗毕竟是上战场,多少都有危险,而且鹿鸣真的在皇宫太多年,别说打仗,出宫门都少得可怜,一门心思全部都在处理朝政事务上,和文武百官斗智斗勇,治国安邦。

突然说要去打仗?先不提鹿鸣的纸上谈兵到底在真正的战役上有没有用,她甚至担心鹿鸣根本适应不了,宫外的生活。

“母后是觉得,儿臣不行吗?”萧鹿鸣看着安泞的表情,问道。

“不是,只是有些太过突然。母后在想,你这次御驾亲征,朝中事务交给谁来管理?以前你父皇出征便都是和臻公主和侯爷吴叙凡监国,你这一走……”

“父皇不刚好在宫中吗?”萧鹿鸣直言。

安泞突然,哑口无言。

意思是,让萧谨行重新治国。

萧谨行这都离开朝廷多少年了?!

他还会吗?!

当年萧谨行可是直接就把大泫国的江山社稷压在了鹿鸣的身上,撒手不顾。

逍遥了这么多年,总算报应来了。

“母后觉得,可行吗?”萧鹿鸣又问。

安泞抿了抿唇,“鹿鸣,你是一国之君,你有你的判断和决策。只要是你深思熟虑且已认定的事情,作为母后,当然会给予大力的持。”

“谢母后。”萧鹿鸣难得,笑了。

他其实很担心他母后会因为打仗危险而拒绝他的亲征,可事实上,他母后真的很开明,很有大局观。

毕竟在国家大爱面前,任何感情都不足一提。

……

萧鹿鸣要御驾亲征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大泫国。

文武百官中当然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都被萧鹿鸣力挽狂澜,全部镇压了下去。

谢千蕴得知萧鹿鸣不仅答应了她出征,还真的听从她的建议,要御驾亲征?!

萧鹿鸣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吓得她一个激灵。

当然。

她的建议也不是口无遮拦随便乱说。

她真心觉得皇上在皇宫太久,应该多出门见识见识更大的世间,开开眼界,对他治国安邦更有好处。

然而她这么认为,不代表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萧安琪就极力反对萧鹿鸣御驾亲征。

在她看来,皇上只需要在皇宫中指点江山即可,打仗的事情,就应该是将军该去做的事情,深入民众体恤民心,也应该是大臣官员该做的事情,皇上只需要管理好将军和众臣便可。

谢千蕴就这么看着萧安琪很是激动的劝阻萧鹿鸣。

她其实也不想在这里当电灯泡,谁让鹿鸣来景秀宫来找她谈出征的一些安排,然后萧安琪就来了。

一来就一直在义正言辞。

谢千蕴在旁边也就默默地听着。

萧鹿鸣也没有怎么去阻止萧安琪说话,虽没有答应萧安琪的建议,但态度是极其的好。

并不时的在安慰,他不会有事儿,此次出征不会有危险。

萧安琪是口水都说干了也没有说动萧鹿鸣,转头把目标看向了正在一边嗑瓜子的谢千蕴。

谢千蕴感觉到萧安琪的视线,手上嗑瓜子的动作立马停了下来。

她连忙毕恭毕敬,就是看上去乖巧得不行。

“皇后,皇上要御驾亲征,你怎么不劝劝皇上,边关那么危险,万一皇上出了什么事儿,大泫国该如何是好?!你贵为皇后,应该站在大泫江山上考虑,而不是让皇上还陪同你去冒险。”萧安琪带着责备的语气,很是严厉。

谢千蕴咬了咬小嘴唇,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萧安琪。

毕竟她不太赞同萧安琪的观点,但萧安琪又是皇上最喜欢的人,她也不敢得罪。

只能,尴尬不语。

“还有,这么久了,臣妾教皇上娘娘的一些礼仪,娘娘都学到哪里去了?!你要吃瓜子可以让宫人给你嗑好瓜肉再吃就行,你堂堂皇后娘娘嗑瓜子嗑得到处都是,成何体统!”

“……”她连瓜子都不能以自己磕了?!

谢千蕴连忙让宫人把瓜子拿了下去。

对萧安琪就是尊敬到不行。

想着反正她也要出宫打仗了,萧安琪也不能再来“折磨”她了。

她现在看谁,都顺眼。

“长姐,朕要去边关的事情,和皇后无关,是朕的决定。朕也已说过了,朕不会有事儿,长姐不用太过担心。”萧鹿鸣再次说道。

萧安琪抿了抿唇。

鹿鸣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她当然也不能再多说了。

只是,刚刚鹿鸣是在帮谢千蕴说话吗?

“长姐如没有其他事情,便先回去吧,朕还要和皇后商议出征的事情。”萧鹿鸣又开口道。

萧安琪看着萧鹿鸣。

明天他们便要出征,这一离开不知多久才会回来。

鹿鸣不会想要,多和她相处一会儿吗?

“娘娘,皇上第一次出征,还请娘娘一定要以皇上的安危为主。”萧安琪按压住内心的异样情绪,叮嘱。

“公主放心,本宫一定会保护好皇上的。”谢千蕴保证。

毕竟,出了这个宫门,皇上就是君,她就是臣。

臣自然要誓死保护好君主。

“皇上保重自己,臣妾告退。”萧安琪行礼。

萧鹿鸣应了一声。

萧安琪离开。

萧鹿鸣看着她的背影,眼眸中明显有情绪波动。

谢千蕴琢磨着,既然这么不舍,为何这么快就把萧安琪赶走?

萧鹿鸣有时候自律到,简直叫自虐。

------题外话------

明天见。

爱你们么么哒。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