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1章 边关告急,御驾亲征?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好喝吗?”谢千蕴一脸期待的看着萧鹿鸣。

“嗯。”萧鹿鸣应了一声。

脸上并未表现出来太多的情绪波动。

谢千蕴也不知道萧鹿鸣是不是在应付她。

反正也不重要。

她今天来的目的是,“皇上。这段时日听公公说,你每日操劳政务,很是辛苦。今晚上臣妾特意吩咐御膳房准备了皇上喜欢的膳食,臣妾想要和皇上喝一杯,为皇上缓解身心的疲惫。”

萧鹿鸣睨着谢千蕴。

突然这般来讨好他?事出反常必有妖。

谢千蕴连忙解释道,“前些日臣妾不是说要帮助皇上忘记安琪公主吗?还请皇上给臣妾一个机会,让臣妾能够为皇上分忧解难。”

萧鹿鸣又低头喝了一口茶,“嗯。”

淡淡的应了一声。

显得有些不情愿。

但至少答应了。

谢千蕴立刻喜笑颜开,“那晚上臣妾等皇上来景秀宫,皇上一定要来哦。”

萧鹿鸣微点头。

谢千蕴心情大好,她连忙起身离开,离开时又不忘叮嘱一下公公,“你记得提醒皇上。”

“奴才遵命。”公公倒是乐意得很。

谢千蕴离开。

萧鹿鸣放下了茶杯。

嘴角的弧度,明显上扬。

公公看皇上高兴,心情也很好。

下一刻突然感觉到凌厉的目光。

公公心惊,颤颤看着皇上。

“给朕斟茶。”萧鹿鸣吩咐。

公公连忙答应着,毕恭毕敬拿起刚刚皇后的茶壶,给皇上斟茶。

皇上对皇后,分明不是表现出来的那么,无动于衷。

……

晚上。

一切准备就绪。

就等皇上到来了。

谢千蕴深呼吸一口气,看了看时辰,正想差人去提醒一下皇上,就听到门口有人大声传报,“皇上驾到!”

谢千蕴连忙带着宫人去迎接,“臣妾参见皇上。”

“起来吧。”萧鹿鸣一脸平静。

此刻当然也注意到,景秀宫的不同。

明显整个宫殿都单独,装饰了一番,看上去喜庆了些。

他走进大殿。

大殿上已经摆放好了宴席,山珍海味很是丰富,看得出来,很用心。

萧鹿鸣坐在了主席位上。

谢千蕴坐在了萧鹿鸣的旁边,然后非常殷勤的给萧鹿鸣倒酒。

萧鹿鸣也没有拒绝。

倒好酒之后,谢千蕴就拿起酒杯,主动敬酒,“皇上,臣妾敬你一杯。”

萧鹿鸣拿起酒杯。

谢千蕴先是一饮而尽。

萧鹿鸣也喝了下去。

谢千蕴又殷勤的给萧鹿鸣夹菜。

萧鹿鸣看了一眼谢千蕴。

今晚倒是,积极得很。

萧鹿鸣看上去依旧没什么情绪波动,但却没有拒绝谢千蕴的所有好意。

也就在谢千蕴的殷勤下,吃了不少膳食,又喝了不少酒。

萧鹿鸣的酒量,不好也不坏。

此刻喝了些许,脸有些红润,头有些晕,但没有到,真的醉的地步。

处于,微醺的状态。

谢千蕴看萧鹿鸣差不多了。

给了宫人一个眼神。

宫人心领神会,连忙通知了后面等待的嫔妃。

今晚就是为了,勾引皇上。

为了保证万无一失,谢千蕴先让萧鹿鸣喝点酒,酒精能够让人,更兴奋,感情也会更丰富。

到萧鹿鸣达到一定状态。

此刻再让娇滴滴的嫔妃们出场,效果自然是事半功倍。

于此。

安静的大殿上,突然响起了,美妙的音乐声。

紧接着,就看到一个妙龄女子,抱着琵琶半遮面的走了出来,一身白衣,仙气飘飘,身姿柔美,五官精致,在如此氛围下,美丽脱俗过目难忘。

萧鹿鸣眼眸微动。

倒是没有想到,谢千蕴居然还给他准备了节目。

在他的认知里面,谢千蕴是不懂情调的。

他还以为,谢千蕴今晚的伎俩就是想要把他灌醉,然后趁机让他,留宿景秀宫。

却比他想的,更多了些心意。

萧鹿鸣倒也没有拒绝。

看着面前的女子,微有些眼熟,因穿着的妆容改变,并没有认出来。

琵琶女子坐落在宴会上一角。

紧接着,三个穿着红色艳服的女子,走了出来。

她们身姿灵动,舞姿柔软,明艳动人吸人眼球。

再接着,又走出来两个女子,一身青衣一身蓝衣,女子吹着竖笛,飘渺的笛声,犹如天籁,怡人心脾。

最后,又走出两名女子。

她们打扮成偏偏女公子的模样,手中拿着折扇,一边走出来,一边吟诵着诗词。

配合着绝美的舞蹈和动听的乐声,甚有一番意境。

伺候在萧鹿鸣身边的公公,都被这个舞台给惊艳到了。

一直不觉得皇后有这番才华,有这份审美,总觉得皇后只会舞刀弄枪,粗旷野丫头一个,这一刻真正的是佩服。

皇后总是出其不意的,给人惊喜。

萧鹿鸣此刻也是嘴角上扬。

大概是没想到,谢千蕴对他会这般,用心。

谢千蕴没主动,他却开始自己喝起酒来,不难看出,他心情不错。

好一会儿。

演出结束。

谢千蕴拍手叫好。

之前彩排过几次,因为时间紧急所以总会有些出错,这次完完全全是完美演出。

她都被这些嫔妃些,吸引了。

要她是男子,她定然拒绝不了这等诱惑。

她不由得转头看向萧鹿鸣。

看着萧鹿鸣依旧慢条斯理的模样,真看不出来他有没有热血沸腾。

“皇上,你觉得如何?”谢千蕴问他。

“嗯。”萧鹿鸣点了点头,又补充了一句,“还不错。”

“那你更喜欢谁的演出?”谢千蕴又问。

萧鹿鸣微皱了皱眉头。

刚刚的演出没仔细看她们任何一个人,只觉得整体的氛围感,很好。

此刻看到谢千蕴期待的眼神。

他随口说了句,“青衣女子。”

青衣。

谢千蕴抬头看了一眼,乐贵人。

萧鹿鸣的审美果然和其他人不同。

一般人应该都会盯着红衣跳舞的两名女子吧,他却看上了最不起眼的吹笛女子其中之一。

不管了,反正萧鹿鸣喜欢就好。

她连忙拿起酒杯,又主动敬酒,“皇上以后应该多放松一下,虽政务繁忙,但也要注意自己的身子。臣妾以后会尽量,多给皇上准备些节目让皇上放松心情。”

萧鹿鸣应着。

谢千蕴也基本上了解了萧鹿鸣的秉性。

反正是看不到他太过高兴的表情的。

只要不拒绝,基本上这货就算是满意的。

晚宴吃的时辰有些长。

吃完之后。

谢千蕴起身相送,“皇上,时辰不早了,明日你还要上早朝,不如就早些回去了吧。”

萧鹿鸣脸色,明显变化。

他看着谢千蕴,看着她笑得一脸真诚。

旁边的公公,也整个人不好了。

今晚皇后难道不是想要把皇上留住吗?!

他分明看到皇后不停的在和皇上喝酒,不就是希望皇上喝醉了,留宿景秀宫?

此刻居然主动赶走皇上。

何况现在也不算太晚。

到底是太看得起娘娘了。

娘娘哪能这么容易开窍。

公公鼓起勇气,说道,“今日皇上饮酒过度,要不皇上就留宿在景秀……”

“摆驾!”

萧鹿鸣一声令下,转身大步离开。

公公叹气。

皇上也真的是,太傲娇了。

就不能稍微,稍微给皇后娘娘,服那么一丝软吗?!

谢千蕴看着萧鹿鸣离开的背影,仿若是觉得萧鹿鸣有些生气。

分明一个晚上都是好好的。

这人,真是阴晴不定的。

谢千蕴也没太放在心上,连忙到后殿对着柳乐说道,“你赶紧回去准备,沐个浴,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换上本宫给你准备的侍寝服,就去皇上的寝宫。”

“是,可是……”柳乐明显紧张,“皇上会不会不接受臣妾?”

“怎么会不接受,他亲口说的,对你最满意。”谢千蕴很肯定地说道,“你别紧张,按照之前宫里嬷嬷教你的那些伺候皇上就行了。”

“是。”柳乐还是紧张不已。

“姐妹,能不能拿下皇上,今晚就靠你了。”谢千蕴拍了拍柳乐的肩膀。

柳乐坚定的点头。

其他嫔妃虽有些嫉妒皇上看上了柳乐,但想起皇后所言,说只要皇上宠幸了后宫一人,就会宠幸后宫所有人,毕竟开了荤哪还愿意一直吃素,也就释然了很多,还非常积极的鼓励着柳乐。

柳乐带着忐忑的心情,沐浴后又换了一身青色透明的衣衫,战战兢兢地去了皇上的寝宫。

萧鹿鸣刚沐浴完。

一走出来,就看到一个青衣女子,跪在了他的寝宫内。

衣衫,甚是撩人……

萧鹿鸣眼眸一紧,“你怎么在这里?!”

“皇上,是皇后让臣妾来伺候皇上入寝的。”柳乐连忙回答。

萧鹿鸣脸色一下就难看了。

“说皇上看上了臣妾。”柳乐硬着头皮的说道。

“朕什么时候说过看上你了。”萧鹿鸣咬牙切齿。

“今晚在景秀宫,皇上亲口告诉皇后,您喜欢青衣女子,臣妾便是那青衣女子。”

萧鹿鸣此刻终于明白了,所有的来龙去脉。

所以今晚的一切,不是谢千蕴想要讨好他,是谢千蕴在挑选她认为他会喜欢的嫔妃,来讨好他。

仔细一回想,今晚舞台上表演的,全部都是他只见过一面或者两面的嫔妃们,谢千蕴问他喜欢谁时,就是在想着今晚把谁塞到他的床上,他还以为,还以为……

萧鹿鸣一张脸黑得跟炭一样。

柳乐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也是感觉到了皇上的怒气。

她就知道皇上才不会这么容易被拿下。

她来的时候,其实也是视死如归。

想着身上肩负着这么姐妹还有皇后娘娘的期待,就硬着头皮来了。

此刻也不知道会被皇上怎么对待,身体都在发抖。

“退下!”萧鹿鸣突然吼了一声。

柳乐差点没有吓晕了过去。

好半响才反应过来是让她离开,那一刻如释负重,根本不敢停留,“臣妾告退。”

然后迅速地离开。

萧鹿鸣看着柳乐逃也似的背影。

真的是压抑了又压抑,才让内心欲予爆发的脾气,控制了下去。

……

柳乐没有回自己的寝宫,而是去了景秀宫。

谢千蕴心情很好的哼着小歌,在宫人的伺候下,擦拭着面霜身体乳。

据说这些都是太后娘娘给的。

以前在边关打仗,倒从未保养过自己的身体,这段时日进了皇宫,擦上保养品,总觉得皮肤好像都变得白皙细嫩了许多。

突然觉得做娘娘好像也不错。

她满意的看着镜子中香喷喷的自己,准备上床入睡。

“娘娘。”

一个哭兮兮的声音突然传了进来。

谢千蕴一转头,就看到了委屈吧啦的柳乐,眼眶都红透了。

“娘娘,臣妾被皇上赶了出来。”话一说出来,就止不住的哭泣了。

谢千蕴无语了。

这小皇帝怎能这么难伺候。

不是他自己说的,最喜欢柳乐吗?!

人给他送了过去,他居然还不领情了。

这翻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

“娘娘,臣妾就说了皇上不好拿下。”柳乐委屈到不行,“以后臣妾还怎么面对皇上。”

“有啥不能面对的。”谢千蕴毫不在意的说道,“本宫还和皇上睡在过一张床,皇上碰都没有碰本宫一下,本宫不更尴尬,现在见着皇上还不是一样吗?”

柳乐有些惊愕。

她看着谢千蕴,不相信的问道,“你和皇上成亲洞房那晚,你们没有……”

“没有。”谢千蕴说道,“有了,还需要姐们妹这么辛苦了吗?嬷嬷说,皇上就是因为没有尝过鲜,才会一直不尝鲜,一旦尝试了,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柳乐也知道这个道理。

可是,可是她被赶出来了啊。

“你也别灰心,皇上那人本来就不好对付,是他自己心里有问题。再说了,这么多嫔妃皇上至少选了你,就证明你是优秀的。”谢千蕴安慰。

柳乐心里好受了些。

“不早了回去休息吧。”谢千蕴招呼着。

“是,那臣妾告退。”

谢千蕴点头。

看着柳乐的背影,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除了安琪,真的谁都不行?!

难不成还真的要给萧鹿鸣搞一个赝品?

她反正是不想当这个赝品。

要不。

让嫔妃们再试试?!

当个皇后,真不容易。

……

而后一段时日。

萧鹿鸣也没再出现过景秀宫。

谢千蕴自然也没有主动去打扰他,琢磨着那次安排嫔妃去他的寝宫,怕是还记恨在心。

去了就是自找罪受。

安琪倒是来皇宫频繁得很,依旧来教她怎么才能够讨好得了皇上。

谢千蕴每次都认真的学着。

学完之后,就立马让其他嫔妃跟着效仿。

大不了,她就把整个后宫的嫔妃都变成,翻版萧安琪。

如此还算太平的皇宫。

吴华皓突然来景秀宫了。

不是被禁足不准进皇宫吗?!

他翻墙进来的?

吴华皓看谢千蕴的表情就知道她又在想什么了,他解释道,“臣是被皇上允许入宫的。”

“萧鹿鸣良心发现了?”

“臣是要离开浔城,去边关了。”吴华皓说道。

“这么快?!”谢千蕴显然有些不舍的,她又忍不住问道,“你成亲了吗?这么迅速的吗?关键是我都没听说你成亲了你就成了?”

“哪有这么快!”吴华皓无语地说道,“臣还没成亲呢,都还没有和哪家姑娘说好,就接到了大将军的军令,臣现在要去边关复命……”

“我娘的军令?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谢千蕴一下就紧张了起来。

很久之前,大泫国就一直在扩张河北地区的领土,毕竟河北地带一直动荡不安,对大泫国也是威胁,只能一直领兵而上,将领土扩至河北之外,将向来不安分的鞑子,赶出更远地带。

突然她娘让吴华皓回去,事态绝对不会简单。

“鞑子突然入侵,袭击了我们一支军队,砍杀了我放两千余军力,鞑子又迅速离开,没能追击!大将军让臣回去带领精锐军队去开路,袭击鞑子主军营。”吴华皓回答。

“你从没有自己一个人带过军队打仗。”谢千蕴明显不放心。

她娘就不觉得这样的安排不妥吗?!

但仔细一想,当初的冲锋军都是她带领的,吴华皓做为她的副将,两个人一起配合,倒也是所向披靡,现在她离开了军营,也只有吴华皓了。

“总有第一次。”吴华皓反而很释然,甚至还有些斗志昂扬,“今日臣来,就是和娘娘告别的。娘娘等着臣的捷报。”

谢千蕴抿唇。

终究是不放心,可不放心也无能为力。

她现在也不能跟着吴华皓去边关……

等等。

谢千蕴心口微动。

她怎么不能跟着吴华皓去边关?

谁说皇后就一定不能去打仗了。

打了胜仗回来再当皇后不一样吗?!

当机立断。

谢千蕴连忙起身离开。

“皇后,你去哪里?”吴华皓都被谢千蕴的模样吓到了。

突然就离开,就好像遇到了天大的事情一般。

“请求皇上让本宫去边关。”

“……”吴华皓愣了好一会儿。

也就只有谢千蕴能够这般,无所畏惧!

他连忙跟在了谢千蕴身后,走进了乾坤殿。

萧鹿鸣看着两个人,眉头紧锁。

对于上次谢千蕴让嫔妃来侍寝的事情,他一直耿耿于怀。

所以此刻看到谢千蕴自然也没有好脸色。

谢千蕴直接跪在了地上,“皇上,臣妾请命去边关带兵打仗,誓要赶出鞑子入侵大泫。”

萧鹿鸣握着毛笔的手一紧。

他还以为谢千蕴对那日让嫔妃侍寝的事情,有所悔改。

却没想到,开口第一句话是要和吴华皓去边关。

他就不应该同意让吴华皓进宫。

“皇上,鞑子这些年频繁挑衅我大泫,如此便也是让河北地带的百姓民不聊生。此次我娘亲有意要彻底将鞑子赶出河北以外,需前锋开道,然而吴华皓从未真正领兵打仗过,向来都是和臣妾一起配合,为能更好的打赢胜仗,解救百姓于危难之中,还请皇上成全臣妾和吴华皓一起出征!”

谢千蕴口气坚定。

萧鹿鸣冷冷的看着谢千蕴的一脸坚决。

“你娘亲的战报中,并没有请求朕让你去边关打仗,只让吴华皓早日去边关复命……”

“我娘亲哪能有那个资格让皇后出征打仗。”谢千蕴直接打断了萧鹿鸣的话。

萧鹿鸣冷眸。

谢千蕴是在讽刺他吗?!

“反正臣妾在皇宫,皇上看着臣妾也心烦,臣妾也总是给皇上添乱惹皇上不开心,倒不如皇上就让臣妾去打仗吧。”谢千蕴口气软了些,变得有些死皮赖脸。

“皇后贵为一国之后,怎能随便出征打仗?!”萧鹿鸣冷漠拒绝。

“太上皇和太后娘娘也经常御驾亲征!”谢千蕴反驳,“还战无不胜。”

萧鹿鸣冷眼看着谢千蕴。

谢千蕴斗着胆子说道,“皇上这些年一直在皇宫内指点江山,从未真正见过战场,臣妾觉得皇上也应该学学您父皇,御驾亲征一次,方可更懂战争残酷,更能治国安邦!”

------题外话------

明日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