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萧鹿鸣最终丢下谢千蕴,拂袖而去。

谢千蕴看着萧鹿鸣离开的背影,简直是莫名其个妙。

这小皇帝真正的不好伺候。

第二天。

谢千蕴一脸生无可恋的练字。

练着练着,萧安琪来了。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萧安琪很是礼节的行礼道。

谢千蕴看着萧安琪温婉又柔美的样子,真正是认同萧鹿鸣的审美的。

哪个男子不喜欢这么楚楚动人的女子。

可惜,她不是。

她连忙起身,“安琪公主无须多礼,过来坐。”

萧安琪温柔一笑,坐在了谢千蕴的旁边。

她看着谢千蕴案几上的字,微皱了皱眉头。

这字写得,连当年的呦呦都不如。

谢千蕴自然也发现了安琪的视线,她无奈的说道,“皇上让本宫每天练字。”

“鹿鸣会喜欢,字写得更规矩的女子。”萧安琪说道,“娘娘练好了,定然也就能够讨得皇上喜欢了。”

“皇上才不会喜欢本宫。”谢千蕴嘟嘴,喃喃。

口吻中是有些抱怨。

但绝不是抱怨皇上不喜欢她,是抱怨皇上让她练字。

然而听到萧安琪的耳里,就理解成了,谢千蕴是想要得到皇上的宠爱。

萧安琪还是有些诧异。

之前听闻谢千蕴是不想嫁给鹿鸣的,她的志向更想要当将军,镇守四方。

但转念一想。

鹿鸣这般优秀,又怎会没有女子会喜欢。

“娘娘,只要你用心对鹿鸣,鹿鸣怎可能不会喜欢娘娘,娘娘生得这般可爱。”萧安琪安慰。

谢千蕴当然知道自己长得挺好。

主要是她父母长得好,遗传得好。

可萧鹿鸣是看脸的人吗?!

他才不是。

他不只看脸,他内外兼修。

像她这样性格的人,萧鹿鸣才瞧不上。

“也没关系。”谢千蕴不在乎地说道,“反正进宫也没想过要得到皇上的喜欢,皇上也不需要喜欢任何人,他治理好国家就行了。”

萧安琪皱眉。

谢千蕴这是在说气话,还是真是如此想。

“娘娘怎能有这样的想法。鹿鸣虽贵为一国之君,肩负国家重任应当以国事为重。可圣人也是人,也会有七情六欲,怎能说皇上不需要人喜欢,皇上的感情也需要得到寄托和释放。娘娘应该让自己变得更好从而得到皇上的喜欢,而不是因为皇上现在对你不够喜欢,就破罐子破摔,不去提升自己。娘娘嫁给皇上为后,定要以皇上为天,皇上喜欢娘娘什么样子,娘娘就应该为皇上变成什么样子。”萧安琪有些严厉的声音,还有些激动。

谢千蕴听得目瞪口呆。

也是没想到,这般温软的萧安琪会说出这般铿锵有力的话。

但她怎么都觉得。

这样的观点不对。

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毕竟女子嘛,自然要以夫君为天,何况她的夫君还是皇上,地位自然更加了得。

“娘娘,恕臣妾有些激动,有冒犯到娘娘的地方,还请娘娘大人大量不予计较。”萧安琪说完之后,又给谢千蕴行了个礼,“臣妾只是希望娘娘和皇上感情可以更好。”

“哦。”谢千蕴应了一声。

说不上来生气。

就是觉得,有点被打了一巴掌又给了她一颗糖的感觉。

“娘娘,鹿鸣喜欢什么样的女子,臣妾大概知晓一二。如娘娘不嫌弃,臣妾可倾囊相授。”萧安琪很认真地说道。

“本宫可不可以不要?”谢千蕴小心翼翼地问道。

萧安琪脸色明显就变了,“娘娘就不能上进一点吗?为了皇上,娘娘就不能委屈一下自己吗?”

她为什么要去委屈自己?!

她和萧鹿鸣成亲,本就是政治婚姻,各自安好不就行了,非要一定有感情吗?!

“要不这样。”谢千蕴突然灵机一动,“本宫去挑选一个嫔妃,然后跟着安琪公主学习怎么讨得皇上喜欢。反正都是皇上的的女人,皇上要把感情寄托和是放在谁的身上,不都一样吗?”

萧安琪瞪大眼睛看着谢千蕴。

根本不相信谢千蕴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天底下谁不想要讨好皇上的欢心,特别是皇上的女人,她居然还要拱手相让?!

“本宫保证去挑选一个,公主满意的如何?”谢千蕴一脸期待。

“臣妾只教皇后一人。”萧安琪一口拒绝,“其他嫔妃,不值得本宫倾囊相授。”

意思就是。

其他嫔妃的身份地位,没资格她去亲自教授。

谢千蕴不悦。

本来还觉得萧安琪性格超好,人温柔似水,怎么有时候这般不通情理。

“意思就是不能拒绝了?”

“还请娘娘接受臣妾的好意,理解臣妾的用心良苦。”萧安琪很坚定。

谢千蕴叹气。

当初被她父母逼着进宫,就注定了她这辈子只能认命。

“那就有劳公主了。”谢千蕴答应。

萧安琪欣慰的一笑。

随即说道,“择日不如撞日,今日起,臣妾就开始给娘娘上课吧。”

“好。”

反正早死晚死,都是如此。

何况自从要进宫当皇后以来,多少人来教过她。

她还不都是应付过去了。

她想的就是,学好了把人打发走了就是。

“那便从娘娘的形态礼仪开始。”萧安琪说道。

又是形态礼仪。

这皇宫中的人,到底是有多喜欢这些繁文缛节。

谢千蕴跟着萧安琪学了起来。

一颦一笑。

一言一行。

一举一动。

无不模仿着萧安琪的一切。

谢千蕴也是看明白了。

所谓的教学,也就是把自己变成了萧安琪一样就行。

……

乾坤殿。

萧鹿鸣批奏折批得明显的心不在焉。

公公自然也发现了。

一听到说安琪公主去了景秀宫,皇上就魂不守舍。

这么多年,皇上对安琪公主还是放不下吗?!

公公也不敢多言。

只规规矩矩的在皇上身边伺候着。

“去景秀宫。”

萧鹿鸣终于还是放下了奏折,命令道。

公公连忙跟上。

景秀宫内。

萧安琪正在教谢千蕴茶道。

她说道,“皇上因经常熬夜处理政务,便有喝茶的习惯。娘娘学会了,便可亲自给皇上斟茶。”

谢千蕴应着。

心想她也不喜欢喝茶。

还要伺候别人喝。

她和她父母到底多大仇多大怨,非要把她送进这里面来受苦受难。

谢千蕴心里不满,却也认真的学着。

毕竟,不学好,就没办法把人“撵”走。

萧安琪教了谢千蕴一个上午,倒也发现了谢千蕴学习能力,几乎都是一学就会,一说就能记住。

这倒是让萧安琪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但终究,她心里面也只是想要让谢千蕴能够真的得到鹿鸣的喜欢,如此一来她心里对鹿鸣的愧疚,也就少了很多。

“斟茶。”萧安琪叫着谢千蕴。

谢千蕴学东西是挺快,但她很容易烦躁。

对自己不喜欢的事物做久了就会不耐烦。

这斟茶她都倒了十几次了。

再倒下去她真的都要吐了。

她忍住心里如蚂蚁在咬一般的毛躁,起身给萧安琪斟茶。

终究还是因为内心的排斥,让她没那么认真。

所以一不小心把茶杯给斟满了溢了出来。

滚烫的水就溢出了茶杯的边缘。

刚好萧安琪的手放在茶杯边,一下就烫到了萧安琪。

“啊!”

萧安琪忍不住轻叫了一声。

谢千蕴也吓了一跳,连忙放下茶杯就要去查看萧安琪的手指情况。

与此同时,一个人影在她面前迅速走过去,一把拉住了萧安琪的手,“怎么样?!哪里烫到了?!”

萧安琪此刻被谢千蕴烫得手指都红了。

但也只是碰到了一点。

并没有伤得太严重。

然而萧鹿鸣紧张的神情,让谢千蕴以为,萧安琪的手指都被她烫断了。

看萧鹿鸣这么紧张,谢千蕴就没那么激动的,坐回在软榻上,等着萧鹿鸣照顾萧安琪。

萧鹿鸣连忙让人传了太医。

用立刻命人端了凉水来,给萧安琪冰敷手指。

等到太医赶来,萧安琪的手指就还有一点点红润。

谢千蕴在旁边有些好笑。

琢磨着太医稍微晚一点点来,这红润都消失了。

而她的笑容,恰好被萧鹿鸣看到了。

萧鹿鸣一个眼神。

谢千蕴忍住笑,低垂着头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

谢千蕴没什么特别大的能耐。

但认错的速度,无人能及。

“皇上,臣妾没事儿。”萧安琪连忙说道,“你别怪罪娘娘。”

萧鹿鸣什么都没说,他回头问着太医,“公主如何?”

“回皇上,娘娘只是轻微的烫伤,不碍事儿。明日便可消去红肿。”

“不需要擦拭什么烫伤膏吗?”

“可以擦拭,但……”太医应该想说没必要,随即改口道,“微臣给公主敷用一次即可。”

萧鹿鸣点头,才似乎松了口气。

太医给萧安琪敷上了烫伤膏,恭敬地离开了。

“长姐怎么突然来了皇宫?”萧鹿鸣恢复了他的严肃。

“昨日不是和娘娘约好了,今天来找娘娘一起玩。”萧安琪微笑着。

自然也不会说出来,她来教谢千蕴一些讨好他的方式方法。

“皇后一天事务繁多,除了管理后宫,还要陪伴朕批阅奏折。长姐如若没什么重要的事儿,还是尽量不要来打扰了皇后。另外父皇母后近日一直都在皇宫,长姐如有空,便多去陪陪父皇母后。”

谢千蕴在旁边简直是感激涕零。

从没觉得小皇帝这么慈悲过。

萧安琪可千万不要再来折磨她了。

“皇上放心,臣妾定然不会打扰到了娘娘,臣妾会选择娘娘有空的时候再来。”萧安琪说道。

虽然是一个温顺的人。

但性格却是固执的。

“皇上刚刚说得对,臣妾进了宫就应该多去陪陪父皇和母后,那臣妾就先行告退了。”萧安琪行礼。

然后扭动着她纤细唯美的身姿,从景秀宫离开。

谢千蕴看着萧安琪的背影,又看着萧鹿鸣直勾勾的眼神。

没想到小皇帝这么钟情。

这么多年了还放不下?!

刚刚让萧安琪不来她寝宫找她,当然不是为了帮她解围,就是怕见到萧安琪情不自禁。

“安琪来找你做什么?”萧鹿鸣突然转眸,问谢千蕴。

“额……”谢千蕴在琢磨怎么回答。

萧鹿鸣皱紧了眉头。

“安琪公主让臣妾学着怎么讨得皇上喜欢。”谢千蕴还是选择了诚实。

她爹说,说谎遭雷劈。

但她爹忘了,皇上永远都是对的,就是天底下最大的谎言。

萧鹿鸣听到谢千蕴的话,脸色一下就变了。

毕竟自己喜欢的女子教其他女子去喜欢他,就充分说明了,这个女子对自己半点感情都没有。

“你学不会!”萧鹿鸣突然斩钉截铁的说道。

“臣妾也是这么给安琪公主说的,但她就是不死心。”谢千蕴很认同的说道,还满脸的无奈。

萧鹿鸣眉头皱紧。

脸色似乎更难看了。

谢千蕴看着萧鹿鸣的模样,不觉得自己有说错话。

他又在生气什么!

“皇上,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一直放不下安琪公主?”谢千蕴突然很认真的想要和他探讨关于他感情的事情。

“朕没有放不下。”萧鹿鸣死鸭子嘴硬的说道,“对朕而言,安琪只是朕的长姐,别无其他。”

“臣妾觉得,是因为你没有坦诚的去接受另外一段感情,也就是说,皇上要真心实意的去重新喜欢一个人,就能够真的把安琪公主放下了。”谢千蕴笃定道。

“朕说了,朕没有放不下……”

“安琪公主说得很多,臣妾作为你的皇后,理应为你分担你的烦恼,理应视你为天。”谢千蕴看着萧鹿鸣,“让你忘掉安琪公主这件事情,就交给臣妾吧。”

萧鹿鸣深呼吸。

和谢千蕴说话,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她是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吗?!

谁稀罕她来帮他忘记安琪!

他不需要任何人帮忙!

谢千蕴也帮不了忙……

眼眸却又不自主的看了一眼正在认真思考的谢千蕴。

视线落在她的唇瓣上。

脸仿若有了些红润。

他拂袖,突然什么都没说,转身直接走了。

公公连忙追上。

心里又是一阵安慰啊!

皇后娘娘这真是开窍了,终于知道去讨好皇上了!

皇上刚开始一直否认,但最后却没有拒绝皇后,这说明什么……说明皇上和皇后,就是有戏了。

公公对皇后倒是越来越期待了。

……

萧鹿鸣走后。

谢千蕴就把所有嫔妃都叫了来,很严肃的说道,“各位姐妹进宫时日也都不短了,却从未得到过皇上的一次宠幸。”

所有嫔妃都自卑地低下了头。

对她们而言,没能得到皇上的宠幸就是她们的不对。

“所以我们要齐心协力,让皇上宠幸了咱们。”谢千蕴很坚定地说道。

“娘娘说是这么说,但真的做起来,谈何容易。”杜温柔有些悲观的说道,“皇上不愿的事情,又有谁能够强迫,臣妾的父亲也在朝中给皇上参本让他要为皇室开枝散叶,最后不也半点作用都没有吗?”

“没作用是因为皇上不喜欢我们。”谢千蕴说,“要皇上喜欢了我们,还需要去强迫吗?”

“可怎么让皇上喜欢上我们?”

“这不就是在商量嘛!”谢千蕴说道。

“皇上喜欢的是安琪公主……”杜温柔脱口而出,一说出来连忙跪在了地上,“娘娘……”

“实话实说,你们怕什么。皇上喜欢安琪的事情,那不是皇宫内守门的狗都知道吗?!”谢千蕴无所谓的模样。

嫔妃也真是佩服皇后的,不拘一格。

“其实安琪公主今日来本宫的寝宫了,教了本宫很多讨好皇上的法子,直白一点就是怎么变成安琪公主那样的女子。本宫是觉得,皇上要真的忘记安琪公主,倒不是想要一个安琪公主的赝品,最主要的还是让皇上真正的喜欢其他人,方能真正忘记安琪公主。”谢千蕴总结。

其他嫔妃也都认同的点头。

“你们先说说你们都有些什么特长。到时候本宫看看能不能搞个什么平台,让你们在皇上面前展示自己。”

“臣妾会抚琴。”

“臣妾擅长跳舞。”

“臣妾会吟诗作对……”

所有嫔妃都非常积极地说着自己出众的一面。

谢千蕴汇总了之后,愉快的打了一个响指,“大家准备一下,五天后,我们给皇上准备一个惊喜。”

“什么惊喜?”

“让他喜欢上我们的惊喜啊!”谢千蕴自信满满,又说道,“本宫先说好,大家都是姐妹,不能有嫉妒心理。现在大家的共同目标都是拿下皇上,谁拿下皇上都是拿下了。绝对不能因为皇上先宠幸了谁没宠幸谁就妒忌成性什么的,我们都是一家人?拿下皇上的姐妹,要当成功臣对待。”

“是,娘娘。”嫔妃们毕恭毕敬。

然后各自回去苦研自己的技艺。

谢千蕴也没有闲着,忙着让司衣堂给各个嫔妃量身定制了衣衫。

五天后。

谢千蕴端了上好的茶水去乾坤殿见萧鹿鸣。

萧安琪这五天来了皇宫三天,逼着谢千蕴学习,谢千蕴也只能学着。

至于用不用,那是她的事情。

当然,偶尔还是可以用的。

比如真的想要讨好萧鹿鸣的时候。

萧鹿鸣看着谢千蕴,眉头皱了皱。

那日之后,也有五日没见了。

听闻萧安琪时不时去景秀宫,他终究还是忍耐了下来,选择了忽视。

看着谢千蕴突然到来,也是一脸,无动于衷。

“臣妾参见皇上。”

“皇后有事儿?”

“臣妾近日都在学习茶道,想来亲自给皇上泡一壶茶。”谢千蕴微笑。

笑容还真的是比平时看上去,温柔了不少。

也不说在她脸上会违和,却终究好像少了些真诚,让人觉得挺假。

萧鹿鸣收回了眼神,继续批阅奏折。

沉默,就是默许了。

公公在旁边看着皇后变得好像知书达礼了些,也有些欣慰。

前几天说了要来讨好皇上,结果这么多天了半点音讯都没有,分明皇上几次问起皇后却又欲言又止。

想来皇上应该也是期待的,只是皇上的自尊心不允许表露出来。

现在总算是盼到皇后亲自上门了。

谢千蕴倒不知道公公在旁边这么多心思。

她坐在了皇上身边,然后熟练的开始泡起茶来。

萧鹿鸣看似在批阅奏折,眼神却又时不时看向谢千蕴。

总觉得她毛手毛脚的,会把自己给烫着。

当然死不会承认他对她的担心,只是不想搞出什么麻烦出来。

谢千蕴泡上了茶,倒了一杯,双手端起来,递给萧鹿鸣,“皇上请喝茶。”

萧鹿鸣伸手,漫不经心的接过了。

茶道倒是学得有模有样。

他浅尝了一口。

并没有抱什么期待。

只是不想打击了谢千蕴的热情。

然而真正喝下去那一刻,脸色明显有了细微变化。

茶香花香氤氲,侵入心脾,味醇而微甘,略有清涩,回味香冽。

萧鹿鸣抬眸看了一眼谢千蕴。

如不是亲眼看到谢千蕴给他泡的茶,他还真不敢相信,这么精湛的茶艺,是出自她之手!

------题外话------

明天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