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景秀宫。

安泞走了之后,后殿就只有萧鹿鸣和谢千蕴了。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谢千蕴忍不住还是笑了。

萧鹿鸣脸都绿了。

她还好意思笑?!

闹了这么大个乌龙,惊动了整个皇宫,她还笑得出来。

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要是他,早就钻地缝了。

“皇上,你眼睛还没好呢。”谢千蕴指着他淤青的右眼,问道。

萧鹿鸣似乎此刻才反应过来,他脸上还挂了彩。

那他这一路走到景秀宫,景秀宫又这么多人在,刚他母后还在……

萧鹿鸣脸色更难看了。

公公在旁边都胆战心惊的的把头给埋了下去。

皇后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非要往坑里面跳,还在坑里窜来窜去。

“话说皇上,你怎么知道臣妾没有怀孕呢?”谢千蕴似乎是突然想到什么,连忙问道。

也是半点都不在意萧鹿鸣压抑的怒火。

“……”萧鹿鸣拳头紧握,他闭着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的说道,“让宫里的老嬷嬷给皇后好好上一堂,夫妻之课!”

丢下一句话,萧鹿鸣拂袖而去。

怕自己再这里多待一瞬,都会控制不自己去掐死了谢千蕴!

谢千蕴看着皇上愤怒的背影,莫名其妙。

这小皇帝怎么这么喜欢生气。

难怪老那么快!

谢千蕴身体的不适,吃了太医的药,休息了一天,就又生龙活虎了。

然后老嬷嬷给她非常露骨的上了一堂男女之课,她才恍然,原来她和萧鹿鸣睡了那晚上,就真的只是单纯的睡了个觉,根本不算洞房。

难怪那日萧鹿鸣得知她有身孕脸色这么难看了。

话说萧鹿鸣为何不和她洞房?!

看不起她吗?!

多半是看不起。

谢千蕴一向对这些事情都看得很开,没太影响到她的心情。

更何况。

过了几日,吴华皓从边关回来,到皇宫来看她了。

吴华皓长得又高又壮,和刚开始来边关时她见到的小白书生的模样完全不同,现在男子气概十足。

她觉得吴华皓的本性应该是喜欢舞刀弄枪的,不过当年吴华皓的父母为了把吴华皓嫁给呦呦公主,所以想要培养个翩翩公子出来,哪里知道呦呦公主心有所属,这货据说还伤心了挺长一段时间。

不过吴华皓跟她一样,大大咧咧没心没肺。

这些年好像都忘了他喜欢过呦呦公主这件事儿。

今儿个来见她,她也是相当的激动。

连忙让宫人摆了好酒好菜,两个人就吃了起来。

吴华皓神神秘秘的拿出来一个包袱,“皇后,你猜臣给你带来什么来了?”

“什么?”谢千蕴一脸好奇。

“嘿嘿嘿。”吴华皓打开包袱,俨然看到了里面躺着一支被宣纸裹着的烧鸡。

谢千蕴整个人都惊讶了,“你从边关给我带只鸡回来?”

“你不是老喜欢吃烧鸡喝酒吗?上次在边关为了这只烧鸡,还被你娘罚了十大军棍。”吴华皓揭穿。

“那这么远你都不嫌麻烦吗?”

“有什么麻烦的,又不重。”吴华皓把烧鸡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热情的招呼着,“吃吧,娘娘。”

谢千蕴其实也有点馋。

皇宫里面的饮食虽然都是山珍海味,但总觉得一点都不接地气,仔细一想就是少了些风土人情味,吃多了就腻了。

谢千蕴直接扯下来一个鸡腿,一口咬了下去。

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让她突然有些莫名感伤了起来。

怀恋在边关,自由自在恣意妄为的日子。

“好吃吗?”吴华皓满脸期待。

“好吃是好吃。”谢千蕴咽了一口下去,“我怎么觉得好像有味了。”

“有什么味?”吴华皓自己扯了一块鸡肉下来,嚼了几口,“就是这个味啊!正宗的边关烧土鸡,如假包换。”

谢千蕴抿了抿唇,也不管了,就和吴华皓两个人你一大口我一大口的吃了起来。

配上白酒,又仿若感受到了,边关的一望无际,海阔天空!

吃着吃着。

谢千蕴胃里面有些翻滚了。

她“呕”了一下。

吴华皓带着不屑,“这才回来当娘娘几日,喝酒就这么不能喝了。”

“呕。”谢千蕴又干呕了一下。

秋吟在旁边连忙上前,“娘娘,娘娘您怎么了,该不会……”

“你闭嘴!”谢千蕴大声呵斥着秋吟。

别骗她说什么怀孕了。

她现在知道怎么才会怀孕了,不是在床上睡一晚就行。

“奴婢只是想说,娘娘是不是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吃坏肚子了?”秋吟一脸委屈。

眼眸看了一眼那烧鸡。

怎么都觉得那鸡有问题。

谢千蕴也看了过去。

她抬头看着吴华皓。

吴华皓突然也“呕”了一下。

显然是有些反胃了。

两个人互相看了彼此一眼。

“吴华皓,你故意拿坏了的烧鸡给我吃?!”谢千蕴骂。

“……呕。”吴华皓也有了身体反应,“我怎么知道坏了,我不是也吃了吗?呕……”

“你皮糙肉厚的,吃了也死不了……呕……”两个人一边吵架一边干呕。

秋吟在旁边都看不下去了。

关键是。

明知道烧鸡有问题,两个人却还在吃。

一边吃一边“呕”。

她就不明白,这只鸡和他们这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非要吃干吃净不可。

“吴华皓,你是不是想要用烧鸡毒死我,然后好继承我少将军的称谓……呕……”谢千蕴质问。

“我对少将军才没兴趣……呕……”吴华皓狠狠地说道,“我以后是要当大将军的……呕……”

“你当大将军,你连我都打不过……”

“可你现在在皇宫当娘娘,别说打仗了,打个架都没人陪你打!”

“你……呕……”

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

乾坤殿。

萧鹿鸣皱紧了眉头。

公公也是毕恭毕敬。

一旦遇到皇后的事情,一般皇上都没有好脸色。

“皇后和吴华皓在皇宫内喝酒?”萧鹿鸣冷冷冰冰的声音,反问。

“是。”公公小声道。

这段时日皇上下令让人注意景秀宫的一举一动,大概也是怕皇后又出了什么纰漏,所以但凡景秀宫有半点异常,都要给皇上禀报。

萧鹿鸣直接放下了奏折,起身就走。

公公连忙跟上。

这么久了,也只有皇后娘娘能够让皇上不管任何时候放下了手上的事情,去见她。

一行人到达景秀宫。

公公想要通报。

萧鹿鸣阻止了。

他直接走进去,院落中就听到了,谢千蕴和吴华皓毫不掩饰的声音。

他顺着声音走过去。

庭院内,谢千蕴非常不规矩的坐着,一只脚还放在了凳子上。

吴华皓也好不到哪里去。

两个人看上去还很亲近。

只是……

这什么画面。

两个人一边吃东西一边说话还一边呕吐。

这是有多看不惯对方,才会看到对方的脸吐成这副模样。

萧鹿鸣冷冰着一张脸。

公公也被这场景给震惊到反应不过来。

这皇后到底有多让人出其不意。

每天见到她仿若都能够变个花样出来,让人目瞪口呆。

“咳、咳!”萧鹿鸣突然咳嗽了一声。

两个人才转头看了过去。

看到萧鹿鸣那一刻,吴华皓连忙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努力压制自己不呕吐。

谢千蕴也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就跟做错了事儿的孩子一般,有点不知所措。

她也就不明白了,萧鹿鸣这么丁点大的一个人,威迫感怎么会这么强。

她连忙带着吴华皓走到萧鹿鸣面前,“臣妾参见皇上……呕。”

“臣参皇上……呕。”

萧鹿鸣眉头紧皱。

看着两个人刻意压制呕吐的模样,“大白天的,谁让你们喝酒的!”

“皇上,皇上没说臣妾不能喝酒啊……呕……”谢千蕴努力控制。

“现在起不准喝了。”萧鹿鸣命令。

这是喝了多少,喝得都要吐了。

“是。”谢千蕴规规矩矩的答应着。

“吴华皓什么时候回来的?”萧鹿鸣把视线看向了吴华皓。

吴华皓隐忍着胃里面的不适,回答着,“昨日半夜赶回来的,今日进宫看望太妃外祖母,顺道给娘娘送了个边关的烧鸡来。”

“什么时候再去边关?”

“父亲母亲让臣回来,是想要给臣把终身大事儿定下来,所以可能会耽搁些时日,等成亲后,就会去边关复命。”吴华皓回答。

萧鹿鸣点头。

吴华皓年龄也确实不小了,该考虑成家之事儿。

“皇上。”谢千蕴憋得脸都红了,“您一天政务繁忙,要不您先走吧?”

萧鹿鸣本来还算缓和的脸色,此刻又瞬间难堪了些。

谢千蕴居然赶他离开。

公公在旁边也瞪大了眼睛。

皇后就真的半点不会讨好了皇上吗?!

没看到皇上和小侯爷聊得正好,这个时候但凡眼力劲儿好点,都要邀请了皇上一起用膳饮酒。

“朕今日不忙。”萧鹿鸣一字一顿。

“那皇上多去其他嫔妃处走动走动,母后那日才说了,让皇上要繁衍子嗣。”

萧鹿鸣冷冷地盯着谢千蕴,“你倒是大度得很?”

“皇上不是说了,皇后是后宫之主,要宽宏大量,贤良淑德,公平公正……呕……”谢千蕴终于忍不住呕了一下,“皇上您还是赶紧走吧!”

“朕今日偏不走了。”萧鹿鸣一脸冷漠。

“娘娘,皇上好不容易来一趟娘娘的后宫,娘娘应当多陪陪皇上。”公公连忙在旁边敲边鼓。

不停的给谢千蕴使眼色。

谢千蕴也不是不知道这太监在想什么,但她怕萧鹿鸣再不走,她就要吐萧鹿鸣一身了。

她忍到极限了。

“朕也想尝尝,皇后寝宫的膳食……”

话未说完。

谢千蕴猛的一下,终于吐了出来。

虽吐在地上,却也似乎沾了一点在萧鹿鸣的脚边。

吴华皓本来还在扭曲的忍耐着,结果看谢千蕴吐了出来,他终于也控制不住,哗啦啦的吐了一地。

两个人就这么当着萧鹿鸣的面吐得昏天暗地。

公公都被恶心到了。

更别说,皇上了。

皇上此刻脸都白了。

真的是杀了谢千蕴的心都有了。

谢千蕴吐出来之后。

胃里面舒服多了。

她用手帕连忙擦了擦嘴,抬头看着皇上,“皇上不是要用膳吗?臣妾陪您用膳……”

萧鹿鸣已经转身离开了。

头也不回。

“啧!”谢千蕴不屑的笑了一下。

非要挑战她。

这不自己受罪吗?!

像萧鹿鸣这种一板一眼又见不得半点不干净的人,怕是两天吃不下饭了。

她转头对着吴华皓,“继续喝。”

吴华皓擦了擦嘴,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转身就跟着谢千蕴又喝了起来。

萧鹿鸣走出景秀宫,就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一想到谢千蕴和吴华皓……

“呕!”萧鹿鸣忍不住的反胃,“传朕口谕,今日起,没有朕的允许,吴华皓不得随便入宫!”

“奴才遵旨。”公公连忙答应着。

也真的是心疼皇上。

在皇后面前,皇上好像一次都没有讨到过好!

……

吴华皓被小皇帝给禁足不能进皇宫了。

谢千蕴本以为吴华皓回来后她能开心几日,这小皇帝的报复心太强了。

她在皇宫无所事事了好些日。

和后宫嫔妃们也玩得没意思了,那群贪生怕死的女人!

好在,终于到了中秋,皇宫内要摆家宴。

可以热热闹闹一番。

那也是谢千蕴和萧鹿鸣成亲后,她第一次见到了萧安琪。

萧安琪和萧谨于一起来的,还抱着一个三岁大的奶娃子,长得很像安琪,颇为俊朗。

那晚上很多人都来了。

包括谢千蕴的父母也被邀请参加。

谢千蕴作为皇后,自然是和萧鹿鸣坐在一起。

她保持着她的端庄大方。

毕竟萧鹿鸣时不时在她耳边威胁她,让她不能在家宴上没了规矩。

不只是萧鹿鸣提点着她,她分明还看到她爹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时时刻刻在威迫她,就怕她当众出糗。

搞得她,连菜都不敢多吃。

就一个劲儿的假笑。

早知道,她就不期待这所谓的家宴了。

谢千蕴眼眸微动,感觉到了一个目光。

看过去,就看到萧安琪似乎是在打量她。

此刻她怀里的奶娃子在安泞的怀里,安泞很稀罕的在逗着孩子。

谢千蕴和萧安琪两个人四目相对。

萧安琪温柔的笑了笑。

谢千蕴愣了一下,连忙也笑了笑表示友好。

那一刻,就看到萧鹿鸣突然夹了一块肉放在谢千蕴的嘴边。

谢千蕴眼珠子差点没有瞪出来。

这货撞鬼了都?对她这般好?

她都在怀疑这肉里面是不是有毒了?!

“朕看皇后今日吃得少,你多吃点,进皇宫这段时日都瘦了。”萧鹿鸣说,口气温和。

她没瘦啊?!

一天吃了就睡睡了就吃,哪里可能瘦。

但在萧鹿鸣“温柔”的威胁下,她张嘴咽下了那块,她觉得她吃了可能会死的肉。

吃下之后。

萧鹿鸣还亲自拿起手帕给谢千蕴的嘴角擦拭了一下。

弄得谢千蕴都不会咀嚼了。

下一刻甚至还看到萧鹿鸣用他刚刚给她擦过嘴角的手帕,直接擦拭着自己的嘴。

他不是特别爱干净吗?!

居然用她用过的手帕擦嘴?

谢千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更觉得今日的家宴,如坐针毡了。

萧安琪自然把萧鹿鸣和谢千蕴的互动看在了眼里。

她嘴角笑了笑。

一直很愧疚之前鹿鸣对她的感情,而且也听说了这么多年,鹿鸣虽然有了后宫,但却从未宠幸过任何嫔妃,现在娶了谢千蕴做皇后,她也是带着担心,毕竟谢千蕴不会是鹿鸣喜欢的女子,好在现在看这两个人,感情很好。

其他人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萧鹿鸣和谢千蕴的互动。

安泞忍不住笑了一下。

萧鹿鸣这么多年,在感情上还是这般幼稚。

好不容易。

家宴终于结束了。

谢千蕴想要离开,却被萧鹿鸣给拉住了。

两个人就一直手牵着手从宴会上走着。

没走几步。

“鹿鸣。”

身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女性嗓音。

谢千蕴和萧鹿鸣都回过头,看着萧安琪对着他们盈盈而笑。

萧安琪大步走上前。

“鹿鸣,这是我亲手做的月饼,专程给你们拿了一些来,你们可不要嫌弃为姐手艺不好。”安琪把一个精致的木盒递给萧鹿鸣。

萧鹿鸣接过,应了一声。

“你们成亲这么久,除了第一日千蕴封后大典,我便都没有能来和千蕴见见面好好聊聊。”萧安琪看着谢千蕴,“千蕴,中秋后王府中便没这么多烦杂事儿了,有空我便来找你玩。”

“好啊。”谢千蕴一口答应。

显得还很高兴。

她现在在皇宫最喜欢听到的一句话就是“来找她玩”,她一天无聊到都要发霉了。

“不早了,谨于还在等我,我先走了。”萧安琪冲着他们微微一笑。

然后转身离开。

萧鹿鸣看着萧安琪的背影。

眼底的神色明显不同,喉结处也在上下翻滚。

对萧鹿鸣而言,萧安琪终究是他的,意难平吧!

不过也不怪萧鹿鸣对萧安琪念念不忘。

萧安琪这般温柔似水秀外慧中的女子,便也是大多数男子的梦中情人。

谢千蕴眼眸微动,突然踮脚搂住萧鹿鸣的脖子。

萧鹿鸣有些惊讶。

下一刻就看到谢千蕴主动亲吻上了他的唇瓣。

萧鹿鸣瞪大了眼睛。

公公在旁边也被皇后的举动惊吓到了。

立马转移了视线。

脸都红了,但心里是真欣慰啊。

娘娘终于开窍了。

终于终于知道主动讨好皇上了。

他都想要感谢天感谢地了。

萧安琪一转身,就看到了萧鹿鸣和谢千蕴的亲昵,在中秋圆月下,白月光洒在他们身上,唯美如画。

萧安琪抿了一下唇瓣。

一直以为谢千蕴都不会是鹿鸣喜欢的女子,记忆中的谢千蕴也是那种,舞刀弄枪半点没有一丝窈窕淑女的模样,却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此刻柔和的月光下,谢千蕴在萧鹿鸣身边,也是娇小动人。

萧安琪转身离开了。

本来是还想给鹿鸣说一声,月饼不能久放最好今晚回去就吃了。

此刻看到两个人的亲昵,自然也说不出口了。

她转身大步离开。

谢千蕴看萧安琪走了,才放开了萧鹿鸣的嘴。

萧鹿鸣仿若才反应了过来,用手擦了一下唇瓣,“皇后这么久了还没学会规矩吗?大庭广众之下,成何体统!”

“皇上不是想要让安琪公主觉得您和臣妾感情很好吗?喂饭擦嘴这太低级了,安琪公主都是过来人了,哪能受你这般忽悠,还得上嘴才行。”谢千蕴说得理所当然。

萧鹿鸣微愣。

倒是没想到,谢千蕴居然看出来了他今日的心思。

还以为这女人,什么都不懂。

“好在皇上差人让臣妾学习了男女之事儿,否则臣妾还不知道男女之间表达感情是需要亲嘴的。”说着,谢千蕴还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唇瓣。

看得萧鹿鸣脸一下就爆红了。

好在月色下,完全看不出来。

“你什么感觉?”谢千蕴突然问。

“没感觉。”萧鹿鸣冷漠。

“没感觉?”谢千蕴显然不信,“我琢磨着我稍微晚点离开你嘴唇,你都伸S头了……”

“谢千蕴!”

“嬷嬷说,如果伸S头就是情不自禁的喜欢……”

“你给朕闭嘴!”萧鹿鸣捂住谢千蕴的嘴。

谢千蕴眨巴着眼睛看着萧鹿鸣。

他又在气什么,这不都是他让嬷嬷教她的吗?!

她学会了,他又不爽了?!

------题外话------

哈哈哈,你们说鹿鸣是不是有点心动了?

明天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