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7章 谢千蕴又被联名上书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乾坤殿。

萧鹿鸣坐在大殿上,脸拉得比驴都长。

大殿上的所有宫人全部都战战兢兢,连大气都不敢出。

案板上还放在那盘散发着诱人味道的羊肉串。

公公是不敢吃的。

他现在甚至都不敢开口让皇上吃。

就怕马屁拍在了马腿上。

也不知道皇后娘娘怎么那么没有眼力劲儿,没看出来皇上刚刚的口是心非的。

皇上贵为一国之君,当然有他的颜面,怎能轻易被讨好。

皇后娘娘却半点没有给皇上台阶下。

如此僵持到窒息的空间。

“拿走!”萧鹿鸣突然发话。

公公吓了一跳,连忙恭敬道,“是。”

然后端着面前的羊肉串离开。

萧鹿鸣喉结明显滚动了一下。

唇瓣似乎也抿了抿,下一刻直接转移了视线,把注意力放在了政务上。

公公连忙按着羊肉串走出大殿,走出后就再也按耐不住了。

这香味谁受得了。

皇上不吃,他当然舍不得扔了。

公公狼吞虎咽,差点没有噎死。

好不容易吃完,差人把盘子和竹签拿走,连忙回到大殿上。

萧鹿鸣抬头看了一眼公公。

公公一本正经。

“好吃吗?”萧鹿鸣问。

公公一怔,瞬间脸都白了。

“擦一下嘴!”萧鹿鸣命令。

脸色阴沉得越发的吓人了。

公公连忙擦了擦嘴,满嘴的油渍,尴尬到了极致。

他颤颤的说道,“万岁爷,真的很好吃……”

“给朕闭嘴!”

公公不敢说了。

萧鹿鸣拿着笔墨的手都气得颤抖。

好不好吃,他清楚得很!

……

那日宴请了所有嫔妃吃了全羊宴之后,谢千蕴消停了几日。

倒也不是她想要消停。

萧鹿鸣那货让人送了很多经书让她抄,说什么马上要祭祖了,让她多抄一些有用。

谢千蕴边抄边觉得萧鹿鸣在公报私仇。

这么多经书,抄得她头皮都发麻了。

关键是萧鹿鸣还不允许任何人帮她。

她足足抄了五日,才把经书给抄完。

抄完后,她一刻都没有停留,连忙去了乾坤殿交给萧鹿鸣。

萧鹿鸣皱眉看着谢千蕴,看着她一脸殷勤的笑。

谢千蕴看上去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但不得不说,有样学样,比一般人领悟能力高,学成更快。

萧鹿鸣一脸欣慰的拿起谢千蕴的经书看,那一刻脸色一下就沉了下去,看着跟鬼画符一样的字,怒火中烧。

刚刚他对谢千蕴的表扬,当他什么都没说。

宋丞相的闺女居然写了这么一手烂字,传出去简直就是有辱了宋丞相的名声!

谢千蕴自然也能够感觉到萧鹿鸣的怒气。

她也不想啊。

从小就不爱习字,也没好好练过。

抄这些经书,还是她写得最好的了!

“重抄!”萧鹿鸣把经书一放,冷声命令。

“皇上让臣妾重抄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皇上让臣妾重抄一百遍也还是这样。臣妾倒没什么,反正臣妾闲得无事抄抄经书修生养性也可以,臣妾只是怕皇上每看一次气一次,龙体为安。”谢千蕴一脸好心地说道。

萧鹿鸣脸色更加的铁青了。

他紧抿着唇瓣,缓缓才说道,“皇后提醒得是,以皇后现在的水平,写一百遍也是如此。”

谢千蕴笑得一脸灿烂。

以为萧鹿鸣就此放过她了。

开开心心的准备行礼离开。

“所以从今日开始,皇后不用抄经书了,皇后就每天练字。每天朕会给一个字给皇后练,皇后写满十张宣纸,每日拿给朕过目。”萧鹿鸣冷声。

“……”她能不能爆粗口。

不。

她爹不让她爆。

公公在旁边看着皇后被欺负的模样,都忍不住想要笑。

皇上何等人物,还治不了一个野丫头。

“朕还有公务要忙,皇后退下吧。”萧鹿鸣吩咐。

谢千蕴行礼,“臣妾告退。”

然后气呼呼地离开了。

萧鹿鸣看着谢千蕴的背影,嘴角似乎,上扬了一下。

公公瞪大了眼睛。

他没走眼吧?!

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皇上,居然露出了,得意地笑!

……

谢千蕴每天被责令写十篇字。

第一天萧鹿鸣让她写“礼”字。

是让她知礼数懂礼节是吗?!

谢千蕴越写越冒火,写了一半,她猛地放下了笔墨。

宫人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

“娘娘,怎么了?”秋吟连忙关心地问道。

“不写了,再写下去,我都要吐了!”谢千蕴发脾气。

“可是娘娘,皇上那边……”

“他只说每日给他过目,又没说哪个时辰,亥时之前不都是今日吗?还早着呢!”

“……”秋吟也是无言以对。

“受不了了,出门逛逛。”

“是。”

谢千蕴带着一帮宫人走在后花园散步。

远远看着杜温柔在前面走着。

杜温柔看到谢千蕴也是激动不已,连忙就跟着小跑步的走了过来,“臣妾参见娘娘。”

“起来吧。”

“娘娘这段时日在忙什么,都没有召见妹妹们。”杜温柔问道。

每天等皇后,比等皇上还积极。

毕竟也没等到过皇上。

而皇后只要召见她们,毕竟是有好玩的。

“还不是那小皇帝……不不不,万岁爷,每天让本宫练字,本宫哪有时日来找你们玩。”谢千蕴也是气愤不已。

“那娘娘好好练字,练好了讨得皇上开心,妹妹们就又可以来见皇后娘娘了。”杜温柔讨好。

“其他姐妹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花园逛。”

“刚刚几个姐妹已经逛完回去了,这几日入秋了,天凉了些。姐妹们怕感染了风寒,所以不敢停留。”

“这点温度就怕感染了风寒?”谢千蕴皱眉,“也太弱不禁风了。”

“女子本就虚弱些……”

“谁说的。”谢千蕴才不接受那什么女子不如男,“大泫国的将军难道不是女子?”

“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谢大将军自然和臣妾这些普通女子不同。”杜温柔连忙讨好,就怕自己说错了话。

“不行,我得想办法让姐妹们强身健体才行。这深宫之中这么熬人,不养好身体怎么行。”谢千蕴嘀嘀咕咕,又在筹划什么了。

须臾。

“你去把所有姐妹叫到本宫的宫殿来,本宫有事情要说。”谢千蕴吩咐。

“是。”杜温柔高兴不已。

终于又被皇后娘娘召见了。

谢千蕴也回到了寝宫,回去后就开始翻箱倒柜。

“娘娘您找什么,您给奴婢说,奴婢来帮您找。”秋吟在旁边急忙地说道。

谢千蕴没听。

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

秋吟看了半天才看出来,这应该是娘娘的练武服。

娘娘这又是要做什么?!

“给本宫更衣。”谢千蕴兴致冲冲的说道。

“是。”

秋吟胆战心惊的给谢千蕴换上了衣服。

换好后,甚是英姿飒爽。

总觉得这样的皇后才是她本来的样子。

“娘娘,你好俊。”秋吟忍不住说道。

“本宫穿上盔甲更俊。”谢千蕴得意的一笑,“嫔妃都来了没?”

“应该已经在前殿等娘娘了。”

谢千蕴大步走了出去。

几个嫔妃还在兴高采烈,看到皇后娘娘穿了这一身出来,还是有些惊讶,“娘娘,您这是又要做什么?!”

“今日柔妃说大家身体弱,本宫作为后宫之主,有义务让你们身体都强壮起来,从明日起,本宫每日教大家练一个时辰的拳。”

“什么?”嫔妃们吓得脸都白了。

她们从小琴棋书画,向来文静斯文,从未舞刀弄枪过,女子便也不应这般粗鲁。

“强身健体,比什么都好!”谢千蕴也不给她们拒绝的机会,“你们赶紧回去换衣服,换轻便的,和本宫这个差不多的,要没有的,立刻让司衣堂去做,账记到本宫的头上。最迟明日,本宫就要教你们打拳了!”

“……是。”嫔妃们也不敢拒绝。

虽然大多是不愿,但想着在皇宫内本无聊,自从娘娘来之后,确实增添了不少乐趣,也就欣然接受了。

但也不知道练拳有多累!

嫔妃离开后。

谢千蕴就自己在院子里面练了一会儿拳,又想了些简单的招式准备明天教嫔妃们。

这般打定主意,谢千蕴又觉得皇宫有意思了。

练了大半个下午。

“娘娘。”秋吟不得不小心翼翼地上前提醒她。

“怎么了?”谢千蕴擦着汗渍。

脸蛋红扑扑的,心情甚好。

“您还有字没有练完……”

“……”我滴个娘!

她完全忘了。

谢千蕴连忙跟着秋吟回去换了衣裳坐下来开始写字。

好多天没有练拳过了,这一下练得仿若有些猛,现在拿毛笔字都是发抖的。

“娘娘,您这字……”

“要不你帮我写。”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秋吟吓得连忙跪在了地上。

谢千蕴翻白眼,“胆子真小。”

秋吟不敢说话。

心想着娘娘你胆子大,你就不写啊?!

谢千蕴好不容易写完了十大篇,整个人感觉都要虚脱了。

她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早黑透了。

“现在哪个时辰了?”谢千蕴一边揉着自己的肩膀一边问道。

“回娘娘,已经亥时了。”

居然真的写到了这个点。

谢千蕴半点都不敢耽搁,连忙从软榻上爬起来,“赶紧赶紧,去皇上的寝宫,今日不交给皇上,本宫明日没好日子过。”

“娘娘您慢点。”秋吟连忙跟上。

这娘娘的好精神,不是一般人根本就是跟不上的节奏。

谢千蕴直接冲进了萧鹿鸣的寝宫。

寝宫中一片安静,俨然萧鹿鸣已经睡下了。

公公看着皇后娘娘火急火燎的来,连忙上前拦住,“娘娘,皇上已经入寝了,娘娘有什么事情,明日再来禀报皇上……”

“不行,明日就晚了。”谢千蕴根本不听劝,直接就冲了进去。

“娘娘……”公公又不敢拦着,只能慌慌张张的跟在后面。

萧鹿鸣自然是容易惊醒的。

谢千蕴一来,他就被吵醒了。

脸上明显也有些不悦。

他睡眠向来不好。

一觉睡下去如中途被吵醒,很难再入睡。

“有事儿?”萧鹿鸣坐在龙床上,一身金色寝衣,哪怕放下了发髻,头发批至两肩,此刻刚醒来,也是一脸威严。

谢千蕴连忙行礼道,“皇上,你不是让臣妾每日给你教十张宣纸的笔墨吗?臣妾写完了,特意来给皇上过目。”

萧鹿鸣脸黑透。

他还真以为,谢千蕴有什么大事儿。

“皇上请笑纳。”谢千蕴恭敬的把自己写的笔墨递给萧鹿鸣。

萧鹿鸣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宣纸,一把拿了过去。

“臣妾就不打扰皇上就寝了,臣妾告退。”

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

萧鹿鸣忍了又忍,他低头看着谢千蕴的笔墨,原本暴怒的心情,此刻更是雪上加霜。

这都是写的什么鬼!

比经书还要不如。

公公自然也看到了,还发现皇上拿着宣纸的手都压抑得发抖。

还说娘娘不是皇上的对手。

这不,皇上差点没有被娘娘气死!

……

翌日。

谢千蕴教嫔妃打拳。

以前在军营的时候也教过自己的属下打拳,断然没有这般的,怨声载道。

打个马步,也能摔一片。

出个拳都能把手搞脱臼。

谢千蕴也算是见识了,女子弱起来到底有多弱。

不过她才不轻言放弃。

锻炼身体本来就要,循序渐进。

第一天的一个时辰回去后,嫔妃们就直接躺在了床上,动弹不得。

如此坚持了三天。

嫔妃们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嫔妃们一来就哭,试图博得谢千蕴的同情。

谢千蕴可是带兵打仗之人,怎可能被这种苦肉计给忽悠,坚持继续强身健体。

终于。

嫔妃们没办法只能回家告状了。

所以那日早朝。

吏部尚书杜文章就义正言辞的进谏,“皇上,微臣将小女送进皇宫,得皇上宠爱封柔妃娘娘,娘娘便一心想要伺候皇上,为皇室开枝散叶,断不是拿来给皇后练靶子的,皇后这般残暴怎做好后宫之主!”

“皇上,瑜妃娘娘亦然也是如此。但现瑜妃娘娘因为腰部受损只能在卧床不起,还请皇上为瑜妃娘娘做主。”

“还请皇上做主!”

大殿上,跪了一地的大臣。

宋砚青在旁边真的是尴尬得,脚趾拇都能够抠出个将军府了。

他就知道谢千蕴进了皇宫不得消停。

从古至今。

还没有皇后被人这般参过。

从古至今还没有几岁小娃就被参过。

都被他女儿给占齐了!

“微臣深知皇上宠爱皇后,皇上和皇后感情深厚也是我大泫子民的福气,但皇上毕竟为一国之君,为了皇室子嗣延绵不断,还请皇上雨露均沾。”

也是参了皇上未能好好宠幸后宫。

萧鹿鸣最烦大臣说后宫之事,本也有两年不再提及,此刻倒是因为谢千蕴,又被这帮老匹夫给抓到了把柄。

他严肃道,“皇后强迫嫔妃练拳之事儿,朕会亲自处理,定然给众卿家一个交代。”

“皇上……”

“今日朕身体略有不适,如没其他事情,退朝!”

直接就起身离开了。

大臣也知道皇上不喜说后宫之事儿,一说就借口离开。

大臣无奈,只得跪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萧鹿鸣离开后。

所有大臣才从地上起身。

无数视线就落在了宋砚青的身上。

宋砚青真的是头都抬不起来。

他堂堂一品大臣,百官之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因为谢千蕴,不知道被丢了多少颜面了。

他低着头,怒气冲冲的走出大殿,直接走向了后宫。

自从太上皇允许他唯一一个外男可以自由出入后宫后,就一直延续至今。

近些年他虽然少来皇宫,但不得不说,如此自然是方便甚多。

就如此刻,他单枪匹马就杀进了景秀宫。

谢千蕴刚让嫔妃们回去,自己此刻正坐在软榻上被人伺候着喝茶吃点心。

想着一会儿还要写字,心里还是有些不悦。

一抬头看到她爹突然出现在了她的寝宫,一瞬间的高兴之后,陡然发现了危险。

她连忙从软榻上起身,看着她爹都要杀了她的模样,“爹,你冷静点,我现在是皇后,你要是让我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家可是要满门抄斩的!”

“满门抄斩就满门抄斩,有你这样的女儿,我倒不如死了一了百了!”宋砚青气得口无遮拦。

一想到刚刚在大殿上的尴尬……

他顺手拿起旁边的戒尺,就往谢千蕴身上打去。

“爹爹爹,你冷静点。”

谢千蕴吓得满屋子跑。

宫人也被吓得想要去阻拦又不敢真的阻拦,整个宫殿内都是鸡飞狗跳的。

简直不堪入目。

萧鹿鸣走进来时,就看到宋丞相,如此一个温文尔雅,博学多才的白玉书生,居然此刻都被气得失了分寸,毫无形象。

他抿了抿唇。

倒也没有阻止。

要是可以,他也想拿着戒尺追着谢千蕴满屋子跑。

但他是皇上,皇上有皇上的仪态和尊严,不能半点失礼。

“皇,皇皇上来了!”一个宫人看到了萧鹿鸣,突然大声说道。

谢千蕴也看到了门口处的萧鹿鸣。

她毫不犹豫,连忙就往萧鹿鸣那边跑过去。

萧鹿鸣皱眉。

公公也在旁边惊吓了。

就怕莽撞的皇后娘娘,一不小心撞伤了皇上。

谢千蕴迅速躲在萧鹿鸣的身后,“皇上救我!”

小手紧紧的抓住萧鹿鸣的衣服。

萧鹿鸣眼眸微动,没有说话。

宋砚青才注意到,萧鹿鸣。

他此刻气喘不匀。

从小但凡要用家法的时候,都是谢若瞳来,他压根打不到谢千蕴一下。

宋砚青连忙跪在地上,“臣以下犯上,还请皇上责罚。”

萧鹿鸣看着宋丞相头发淋乱,额头冒汗。

还真没见过他这般模样。

也只有谢千蕴能够逼疯了宋丞相。

“岳父大人也是教女心切,朕理解您的一番用苦良心。”萧鹿鸣说道,“但岳父大人年岁已高,还不要太过动气,伤了自己身体不好。”

“谢皇上的关心。”宋砚青恭敬。

“岳父大人快快请起。”

宋砚青起身,此刻也稍微冷静了些。

“皇上。皇后娘娘如此不守宫中规矩,还请皇上定要严惩,不能乱了宫中规矩,有失了皇上的风范。”宋砚青请求。

谢千蕴瞪大了眼睛。

她不是她爹亲生的吧?!

她不是她爹唯一的孩子吧?!

“岳父大人放心,朕自有分寸。”

“那微臣便不打扰皇上了,微臣告退。”

“岳父大人慢走。”

宋砚青离开。

离开时,又忍不住回头瞪了一眼谢千蕴。

谢千蕴吓得身体一哆嗦,连忙又抓紧了萧鹿鸣。

萧鹿鸣嘴角似乎浅笑了一下。

他还以为谢千蕴天不怕地不怕。

这几日更是得寸进尺的,每晚都在他入寝之后,才送来她的笔墨。

他甚至都养成了,不看她笔墨完全睡不着的习惯。

“还不放开朕!”萧鹿鸣冷声。

谢千蕴连忙放开了萧鹿鸣,然后看似冷静的整理着自己着装和形态。

其实心里早就慌成了狗。

琢磨着她爹都要杀了她这么凶,她肯定又是闯了大祸。

萧鹿鸣定然也不会放过她了!

------题外话------

明天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