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经过了漫长而繁琐的封后大典后,谢千蕴终于跟着萧鹿鸣进了内殿。

百官朝拜的时候,她看到她父母在殿堂前,眼神中充满了担心。

不是担心她在皇宫过得不好,不是舍不得她,就是怕她出错。

她其实也紧张,定下她当皇后后,礼部还专程来她家给她上了礼仪课,总之是一塌糊涂,气得礼部尚书好几次甩手走人,她父母说不完的好话才一次次的把人给请了回来。

好在,一切都顺利完成了。

谢千蕴绷着的一颗心也稍微放松了下来。

不得不说,她都快要饿死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吃点东西。

她就偷偷的看着坐在她左边的萧鹿鸣。

六年没见,小皇帝长得越发的英俊非凡,气宇轩昂了。

脸上的轮廓也不似当年那般柔和而变得棱角分明,五官也变得成熟许多。

如此模样,她都不好意思叫他小皇帝了。

萧鹿鸣感觉到谢千蕴在打量他,眼眸也往她那边看了一眼。

两个人四目相对。

谢千蕴连忙转移了视线。

小皇帝眼神还是那么犀利。

萧鹿鸣抿了抿唇,没说话。

两个人就这么尴尬的坐着,等着吉时到。

须臾。

宫中资深的老嬷嬷上前,恭敬道,“皇上,皇后娘娘,吉时已到,该举行洞房仪式了。”

萧鹿鸣微点头。

老嬷嬷恭敬退后,大声道,“撒帐!此寓意皇上和皇后早生贵子,福寿无疆。”

宫人向床帐内抛撒钱币和糖果。

萧鹿鸣掀起裙裾接钱币和糖果。

谢千蕴没动静。

萧鹿鸣一个眼神看过去。

谢千蕴无奈。

她又不想生贵子。

不情不愿的,还是掀起裙裾去接钱币和糖果。

“同牢!”老嬷嬷又开口道,“此寓意皇上和皇后娘娘同食同住,长长久久。”

萧鹿鸣从床榻上起身。

谢千蕴连忙跟着起了身。

就怕被萧鹿鸣瞪。

他眼神可吓人可吓人的。

两个人坐在铺着红色喜布的桌子前,上面放着一头小乳猪。

小乳猪散发着诱人的香味,馋得谢千蕴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她看着萧鹿鸣拿起了筷子。

她连忙也拿起了放在手边的筷子,实在是抵不住美食的诱惑,大口大口的就吃了起来。

真的要饿死了。

心里还在琢磨,这洞房仪式还挺人性化的。

是知道新人忙了一天没得吃,所以专门准备了小乳猪让他们进食吗?!

谢千蕴豪迈的吃法,让旁边的宫人都惊呆了。

只需要一口,一口就行了。

这皇后娘娘是要把一只猪都吃下去了。

就在宫人有些为难要不要委婉的提醒一下皇后娘娘时,萧鹿鸣给了他们一个眼神,示意随她,等她吃够。

谢千蕴本不是一个心细的人。

也没发现就她在吃,萧鹿鸣早就放下了筷子。

直到自己真的有了饱腹感,才满足的抬个头,看见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她看了被她吃了一大半的小乳猪,也颤颤的笑了笑。

她向来,食欲比一般女子,甚至比男子还强。

她入宫前她爹还提醒她让她在宫中少吃点,别惹人笑话。

结果第一天就没管住嘴。

“吃够了吗?”萧鹿鸣问。

“吃够了。”谢千蕴连忙回答。

“擦一下嘴。”

宫人连忙递上了手帕。

谢千蕴匆匆忙忙的擦拭着自己油光光的小嘴。

擦完之后就打算把手帕还给宫人。

“给我。”萧鹿鸣命令。

“什么?”谢千蕴一脸懵逼。

萧鹿鸣直接从谢千蕴手上拿过手帕。

谢千蕴皱眉。

心想着,你要擦嘴不会自己让宫人给你一张新的吗?

何况你的嘴看上去也不脏啊?!

谢千蕴各种纳闷的时候,只看到萧鹿鸣突然靠近了她的脸颊。

她瞪大眼睛。

下一刻就看到他骨节分明的左手固定住她的腮帮子,右手拿起手帕,帮她擦拭着脸蛋。

突然两个人就这么近距离了。

谢千蕴莫名开始紧张。

眼眸就这么直直的看着萧鹿鸣,看着他近距离下有型的剑眉,狭长的眼线,浓密而上翘的睫毛,坚挺的鼻梁,以及那形状完美的薄唇。

谢千蕴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

萧鹿鸣认真的擦拭干净了之后,把手帕递给了宫人,吩咐道,“继续。”

“……是、是。”

宫人都被眼前这一幕给震惊了。

没想到皇上这么喜欢皇后娘娘的。

居然还给皇后娘娘亲自擦拭嘴角。

事实上,萧鹿鸣只是有强迫症,见不得谢千蕴脸上脏兮兮的样子。

“请皇上和皇后娘娘坐回床榻。”

两个人又回到了床榻边。

“请皇上和皇后娘娘饮下合卺酒。”老嬷嬷依旧声音洪亮道,“寓意着从今日起,皇上和皇后娘娘正式合二为一,长厢厮守。”

宫人送上两个酒杯。

谢千蕴端起酒杯。

此刻吃了肉,倒真的想要喝点酒解腻。

她豪迈的对着萧鹿鸣,主动和萧鹿鸣碰了一杯,酒杯之间想起了清脆的声音,“我先干……不,不,臣妾先干为敬。”

说着,就一饮而下了。

一喝下去,喉咙处微有些火辣。

带劲儿。

喝完之后,就觉得好像,不太对。

所有人又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关键是萧鹿鸣端着酒杯,一直没喝。

不是这样喝吗?!

礼部那些糟老头子只教了她封后大典上的礼节,还未教到洞房花烛夜,就来不及要举行册封仪式了。

她总觉得礼部尚书那老头子,对她非常非常不满。

仔细一想,萧鹿鸣是礼部尚书的亲外孙,应该是非常不满像她那样的粗鲁野丫头嫁给了他的宝贝外孙子吧?!

所以故意让她在小皇帝面前出糗!

“皇后娘娘,合卺酒是需要交杯喝。”老嬷嬷提醒。

“交杯?怎么交杯?”谢千蕴一脸懵逼。

“就是和皇上手臂交叉。”老嬷嬷说道。

“哦。那不好意思,重新来吧,重新给我倒一杯,反正我酒量好。”谢千蕴连忙说道。

老嬷嬷连忙让宫人给她重新倒了一杯。

这次谢千蕴学聪明了。

她举着杯子没动,让小皇帝先动。

这样就不会出错了吧?!

正想着,就看到萧鹿鸣主动挽过了她的手臂,然后头靠近,去喝自己手上那杯酒。

谢千蕴连忙跟着学。

猛地把头也低了过去。

“哐!”

一道碰撞的声音,突然重重的响起。

“皇上,娘娘……”

宫人都被惊吓到了。

只看到皇后娘娘的额头猛的一下撞到了皇上的额头上,皇上似乎被撞得,整个人都僵硬了。

“朕没事儿!”萧鹿鸣手一扬。

宫人不敢再靠近。

谢千蕴也被撞得脑瓜子嗡嗡嗡的。

这小皇帝的头怎这么硬。

“把仪式做完。”萧鹿鸣吩咐。

然后又对着谢千蕴说道,“你先喝酒。”

是怕两个人又撞到了一起。

“哦。”

谢千蕴连忙又重新靠过去,一口喝光了自己的酒杯里面的酒。

而后,萧鹿鸣才也低头过去,喝下合卺酒。

终于礼成。

所有宫人就都退下了。

偌大的寝殿内,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突然就尴尬了。

谢千蕴还是有些紧张。

虽然一万个不愿意,但最终走到这一步她也算是认命了。

可真的和萧鹿鸣这么两个人待在一起,又觉得别扭了。

关键是他们真的不熟啊。

就是一面之缘。

再次见面就是现在,两个人在一个屋子内,互相都无言以对。

“辛苦了一天,入睡吧。”萧鹿鸣突然开口。

“哦,好。”谢千蕴连忙答应着。

她蹲下身体去脱鞋。

脱完鞋之后,看着萧鹿鸣也脱掉了鞋子。

“我们一起睡吗?”谢千蕴问。

问出来之后,就觉得自己真是蠢。

都成亲了当然一起睡。

“今晚一起睡。”萧鹿鸣回答,“今晚过后,看皇后的心情。”

“哦。”

谢千蕴也就没多说了。

她脱了鞋子先爬上了床,上了床之后又问道,“你睡里面还是外面。”

“朕睡外面。”

“哦。”谢千蕴就又爬进去了些。

爬进去之后,就开始脱衣服。

萧鹿鸣看了她一眼,垂下了眼眸。

脱了好一会儿。

萧鹿鸣转眸又看过去。

刚刚身上穿了多少,现在身上还穿了多少,压根一件都没有脱掉。

谢千蕴也脱得有些冒火了,“这些都是什么衣服,怎么脱不下来。”

萧鹿鸣抿唇。

他还等着谢千蕴给他脱衣。

果然是奢望了。

“你过来一点。”萧鹿鸣开口。

谢千蕴抬头看了一眼萧鹿鸣,然后挪动着小屁股坐了过去。

萧鹿鸣伸手给她脱衣。

修长的手指,又干净又灵活。

不一会儿,谢千蕴身上复杂的衣服就全部都脱了下来,就剩下了身上金黄色的寝衣。

脱掉衣服后,谢千蕴也舒服的动了动身体。

简直跟打仗时的盔甲差不了多少,特别是头上那顶凤凰桂冠,没压死她。

她脱下衣服后,就打算睡觉了。

“皇后。”萧鹿鸣叫着她。

“啊?”谢千蕴看着萧鹿鸣。

“给朕宽衣。”

“你也脱不下来啊?”谢千蕴还以为他能自己脱。

刚刚不是帮她脱得挺顺畅的吗?!

谢千蕴连忙又从被窝里面爬出来。

基于礼尚往来,她当然也不拒绝。

她认真研究着萧鹿鸣身上的龙袍。

“先解开纽扣。”萧鹿鸣提醒。

谢千蕴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萧鹿鸣胸口前的纽扣了。

她动手解开。

解开后一抬头。

“哐!”的一声。

头顶直接撞到了萧鹿鸣的下巴上。

“啊!”谢千蕴不由得叫了一声。

萧鹿鸣痛得直接闭上了眼。

脸上带着些不耐烦,又忍耐了下去。

“对不起啊,你痛不痛?”谢千蕴揉着自己的头顶,问着萧鹿鸣。

“继续宽衣。”

对萧鹿鸣而言,现在只想早点结束今天的洞房夜。

“哦。”

谢千蕴在萧鹿鸣的指挥下,给他脱下了衣服。

身上穿着和她一样的,金黄色寝衣。

两个人的衣服一模一样,倒突然觉得有些亲昵。

“睡吧。”萧鹿鸣招呼着谢千蕴。

谢千蕴连忙钻进了被子里。

萧鹿鸣也躺进了被子里。

被子下的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睡着觉。

“皇后。”萧鹿鸣开口。

“嗯?”谢千蕴都有些迷迷糊糊了。

吃饱喝足,累了一天,困死了。

萧鹿鸣自然也听到了她的呢喃之声,也能够感觉到她的睡意很浓。

“没人教你,洞房之夜要做什么吗?”萧鹿鸣问。

“没来得及教。”谢千蕴翻了个身,屁股对着萧鹿鸣。

与此同时,床褥还被她抢了一半走。

萧鹿鸣此刻勉强能够盖住自己的身体。

“刚学完册封大典的礼节,就到时日成亲了,你外公对我可不满了。”谢千蕴迷迷糊糊地说道,“昨晚入睡时,我娘好像给了我一本书让我睡觉前看,我不喜欢看书就没看。”

“……”所以,确实一无所知。

萧鹿鸣喉结滚动。

“我睡了,你也早点睡。”谢千蕴又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然后没多久,就传来了谢千蕴均匀的呼吸声。

萧鹿鸣抿了抿唇瓣,缓缓闭上了眼睛。

一晚上睡得,比萧鹿鸣想的还要不舒服。

谢千蕴睡觉太不老实了。

偌大一张龙床,她能旋转一个圈。

时不时萧鹿鸣身上就没有了被子,时不时就被谢千蕴一脚踢中身体的某个部位,时不时连谢千蕴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起床找人看到她挂在床沿上,倒也是惊奇,大半个身子都在外面就是不会掉下去。

翌日。

萧鹿鸣起床上早朝。

谢千蕴还四仰八叉的睡得很沉,压根没想过要起床给他更衣甚至送他出门。

萧鹿鸣忍了忍,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那张白布上,涂抹了几下。

才叫着公公进来给他更衣。

公公也是回头看了好几眼屏风里面的娘娘,心里默默地叹气。

早朝上。

萧鹿鸣打了无数个哈欠,精神明显不济。

大臣们也都知道皇上昨日大婚,晚上定然辛苦。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不再多进谏。

早早的就结束了早朝。

宋砚青和一帮大臣从大殿往宫外走去。

“宋丞相,皇上和皇后娘娘如此恩爱,恭喜恭喜。”一个大臣连忙恭贺。

“是啊宋丞相,向来皇上都不迷恋女色,这还是头一回如此被消耗了龙体……”

“宋丞相,皇后娘娘如此讨得皇上开心,你怎么还满面愁容?”

宋砚青回头看了一眼大臣们。

他可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儿。

他自己的女儿他太清楚她几斤几两重了?入宫第一天能把皇上讨好?皇上又不是冤种?定然是什么其他,让皇上今日上早朝精神不济。

他就盼着谢千蕴别把皇宫搞得个鸡飞狗跳,他就谢天谢地了。

万万不敢,多一丝期许!

……

萧鹿鸣上完早朝回来。

谢千蕴换了一个姿势还在睡。

身边很多宫女在旁边候着,一个个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一会儿还要去给太上皇和太后娘娘请安,到现在皇后娘娘还不醒,她们都壮着胆子去叫了几次了,皇后娘娘都说还睡会儿,还睡会儿,这是要睡到哪个时辰,万一皇上回来……

结果皇上就回来了。

宫人吓得连忙跪在了地上,“参见皇上。”

声音故意还有些大。

就是为了提醒皇后娘娘。

萧鹿鸣看了一眼宫人,透过纱幔看了一眼还睡得死沉死沉的谢千蕴。

“皇后还没起来?”

“娘娘昨晚辛苦了,现在还在睡觉。”

“辛苦?”萧鹿鸣倒是冷笑了一下。

她好意思说自己辛苦了。

辛苦满床打滚吗?!

“把她叫起来了,要去父皇母后那里叩拜了。”

“是,陛下。”

宫人连忙规规矩矩的去叫皇后。

萧鹿鸣此刻已经走出来内殿,坐在外面的大殿上,喝着茶水等她。

谢千蕴迷迷糊糊的被人叫起来。

她还想多睡一会儿。

昨天为了那个册封仪式,她可能就睡了一两个时辰。

好不容易想要补补,这才几时又要叫她起床。

“娘娘,皇上在外面等您,你还要去给太上皇和太后娘娘敬早茶。”

“哦。”谢千蕴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

她爹千叮万嘱让她一定要遵守宫中的礼仪。

就怕她一个不小心惹怒了小皇帝,然后她家就被抄了。

她怎么都觉得,她爸岁数越大就越来越怕死了。

她打着哈欠,终于让自己梳妆整洁。

她走出内殿。

萧鹿鸣转眸看过去。

看着谢千蕴穿着皇后华服,一身雍容富贵,珠光宝气。

她的脸略显幼嫩,还算白皙的皮肤,此刻透着一丝红润,整个人看上去血色饱满气色润泽,五官倒也是遗传了谢将军和宋丞相的所有优点,静止的情况下,也算是姿色动人。

“啊!”谢千蕴突然叫了一声。

旁边的宫人连忙扶着她。

俨然是她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衣角,差点摔了下去。

萧鹿鸣收回视线,叹了口气。

他直接放下了茶杯,大步走在了前面。

谢千蕴看着萧鹿鸣的身影,连忙跟了上去。

走那么快?!

以为自己大长腿了不起啊。

谢千蕴连忙跟在了萧鹿鸣的身后。

到了凤栖殿。

萧鹿鸣突然停了停脚步。

然后伸出了手。

谢千蕴纳闷的看着出现在她面前的那只又白又长又干净又好看的手,不明所以。

萧鹿鸣抿唇。

他主动去牵起谢千蕴。

谢千蕴心口微动。

这货突然牵她做什么?!

刚刚走起路来跟飞似的,丝毫不顾她穿得繁琐走路都走不利索的跟着他追,现在倒还大发慈悲了。

谢千蕴当然也没拒绝。

她爹说了,不能违背皇命,要被砍头的,要被牵连家族的……

最后给她总结了一句话:皇上做任何事情都没有错。如果错了,请参照如上。

谢千蕴和萧鹿鸣手牵着手走进大殿。

大殿上太上皇和太后娘娘已经坐在高位上,俨然是等他们的到来。

看着萧鹿鸣牵着谢千蕴,安泞的脸上明显温和了些。

鹿鸣和千蕴的婚事儿,确实是鹿鸣主动提出来的。

以安泞对鹿鸣的了解,鹿鸣是不可能喜欢像千蕴这种有些过于活脱过于不受拘束的女子,他更喜欢内外兼修,才华横溢又知书达礼的名门闺秀,像安琪那样。

而鹿鸣提起娶千蕴,她也很清楚鹿鸣到底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

倒也不算是对宋砚青和谢若瞳的不放心。

只是人到了一定高处,就是要把权力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人之常情。

加之。

在鹿鸣心目中,他已失去了至爱,也就不需要苦苦去追求什么爱情,倒不如专心搞事业。

当然,鹿鸣这人向来有责任心。

他知道她和若瞳的关系,在决定娶千蕴之前,就给她承诺会待千蕴很好,绝不让她受了委屈。

安泞思索再三,答应了。

一是她真心喜欢千蕴,能够当她儿媳妇她当然求之不得,加上和若瞳的关系,这才叫真正的亲上加亲。二是这么久安琪出嫁,鹿鸣也都是一个人孤零零,虽后宫嫔妃不少,但他似乎也都兴致不高,让千蕴来给鹿鸣一尘不变的生活增添点色彩,也不见得是坏事儿。

如此两全其美的事情,安泞也就帮着鹿鸣让谢千蕴进宫当了皇后。

现在看着鹿鸣对千蕴的体贴,心中不免也放心了些。

其实只要是鹿鸣亲口答应的事情,也不需要去怀疑。

------题外话------

嘿嘿嘿,明天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