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 呦呦的幸福,鹿鸣封后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从大泫国到北渊国,在北渊国举行了繁琐的皇后册封大典,最后终于,送入了洞房。

安呦呦算是精力比较旺盛的人,此刻也都是有气无力。

但一想到还有洞房……

安呦呦就又有点,心跳加速了。

她头上盖着红色盖头,看不到安吉今日的模样,只看到他修长的手指,紧握着她的手。

两个人手心间仿若都有了,湿汗。

“吉时到,请皇上掀盖头。”宫人大声道。

安吉看着眼前的安呦呦。

尽管是亲自去大泫国接回北渊国的,可终究此刻看到穿着一身嫁衣坐在他旁边的安呦呦,还是会心跳加速,还是会觉得不真实,还是不敢相信,他真的把安呦呦娶到了。

他颤抖着双手,掀开了安呦呦的盖头。

盖头下,绝艳的女子,肤白貌美,娇羞可人。

那一刻甚至让安吉,窒息。

他屏住呼吸看着安呦呦,生怕出口大气,安呦呦就不在了。

安呦呦也这么看着安吉,看着他今日也穿着喜庆的红色衣袍,上面刺绣着栩栩如生的金龙,俊朗的脸颊,唇红齿白,此刻带着紧张的神色,恍若连呼吸都不会了。

“安吉,你别憋死自己了。”安呦呦忍不住笑。

这一笑,让原本暧昧紧张燥热的气氛,似乎瞬间缓解了下来。

安吉深呼吸了一口气,不停的让自己放松心情。

登基大典时面对文武百官那么多人都没这么紧张过。

“皇上,该喝交杯酒了。”宫人提醒。

宫人恭敬的送上了酒杯。

安吉和安呦呦一人端起一杯酒。

两个人看着彼此,手臂交错,两个人的眼神都可以拉丝了……

两道红润的唇瓣靠近自己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宫人接过酒杯。

然后自觉的退下了。

内殿,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入眼都是喜庆红,床铺,蚊帐,蜡烛,还有彼此身上的红色婚服。

彼此的心跳,又在一点点加速。

两个人坐在床榻边,安静。

安呦呦转头看着安吉。

看着他紧张到,手指都在颤抖。

到底,洞房该谁紧张?!

搞得好像她要吃了他似的。

“春宵一刻不是值千金吗?”安呦呦问。

安吉猛地才回过神来。

他回头看着安呦呦。

两个人四目相对。

安吉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又紧张了。

他说,“呦呦,你太美了。”

所以。

太漂亮了也有错。

“我……”安吉喉结滚动,“我怕伤到你。”

“谁伤到谁还说不定。”安呦呦逗笑。

安吉瞪大眼睛。

“来吧,上床。”安呦呦很积极的脱了红鞋。

安吉脸猛地就红了。

大概也没想到安呦呦会这么主动。

被她这么一主动,他就更紧张了。

心跳更快了。

安呦呦已经爬上了床,“你还不上来?”

“你,不累吗?”安吉低沉的嗓音问道。

“累啊。”安呦呦动了动身子。

这么多天,骨头都要散架了。

“但是,洞房比较重要。”

“……”安吉喉结又在上下波动了。

“你不会是,不想洞房吧?!”

“不是。”安吉连忙否认。

他都要想疯了。

只是。

突然到这一刻,紧张到不知所措。

“难道你不会?”安呦呦很认真的看着安吉。

安吉被安呦呦说得脸都绿了。

“你们宫里面没有那种册子吗?”安呦呦很认真的问道,“就是那种房事的那些……”

安呦呦的嘴被安吉捂住了。

安呦呦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安吉。

看着安吉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

一个大男人,比她还要害羞。

“我会。”安吉说,声音低沉而沙哑,“你不要再说了……”

他怕控制不住!

安呦呦眼眸动了动。

觉得此刻空气,又热了些。

安吉缓缓的把手从安呦呦的唇瓣上离开。

手心间仿若也都灼热一片。

“那上来吧。”安呦呦拍了拍床榻。

安吉还是脱掉了红靴,上了床。

“把蚊帐放下来。”安呦呦指使。

安吉连忙把蚊帐放了下来。

红色的蚊帐配上红色的床单,加上两个穿着红的衣服,在红色的烛光下……

安呦呦主动靠近了安吉。

她怕她不主动,安吉能够和她这么耗一晚上。

古人都说了。

春宵一刻值千金。

不能浪费。

安吉看着安呦呦,双手握紧。

安呦呦把安吉扑倒在了床上。

安吉看着安呦呦,看着她妩媚动人的模样……

极限了。

他对她的忍耐,终于控制不住了。

红色的大床上,一夜无眠……

天亮。

安呦呦睡着了。

满脸的倦容。

安吉却怎么都睡不着。

他搂抱着安呦呦,到此刻都还觉得,一切仿若是梦。

只有梦里面才会这般幸福。

他不由得把安呦呦又抱紧了些。

终究支撑不住身体的倦意,和她相拥而眠。

再次醒来。

也不知什么时辰了。

安呦呦动了动身体,就感觉到被人紧紧的抱住。

这种陌生的感觉,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她成亲了,她和安吉,洞房了……还极度不可描述。

她都在怀疑,安吉的腼腆和木讷,是不是故意装的。

“醒了吗?”身后突然传来,安吉的声音。

安呦呦吓了一跳,“你醒了怎么不说话?!”

“我怕吵醒你啊。”安吉一脸无辜。

安呦呦突然有点,无言以对。

“要起床吗?”安吉问。

“不想动。”安呦呦觉得自己全身都没力。

“那再睡会儿。”

“嗯。”安呦呦靠近安吉的身体,脸埋在他的胸口处。

听到他剧烈的心跳声,和昨晚一样……

安呦呦脸有些红。

下一刻突然想到什么,“安吉,昨晚上那是什么玩意儿啊?”

安吉想了想才反应过来。

他脸红的说道,“是在大泫国临走前,你母后给我的。”

安呦呦皱眉。

“避孕用的。”安吉解释。

“……为什么要避孕?我们不能有孩子吗?”安呦呦明显不爽了。

“你才十六岁,不急。”

“女子十六七岁生孩子不正常吗?”安呦呦无语。

“那日,岳父大人和我在宫殿内喝酒,告诉了我一个你的秘密。”

“什么秘密?”安呦呦纳闷。

“他说你有特殊的身体体质,是遗产岳母大人。”

“哦。”安呦呦应了一声。

虽然她父皇母后确实让她不要对外张扬,但她也不觉得是什么很了不起的事情。

也就没太在意。

不过有这体质确实是好事儿。

不管受了多重的伤,也就是几日就恢复了。

还不容易死。

“岳父大人说,你一旦生了小孩,特殊体质就会遗传给自己的孩子,然后你的特殊体质就会消失。”安吉解释。

安呦呦也听她母后说过。

她母后说,要不是当初还有这特质护身,她早死了几百次了。

每次这么说的时候,她都觉得她父皇在旁边怎么都抬不起头。

“所以我父皇不让我给你生孩子?”安呦呦有些生气。

“不是。”安吉连忙解释,“岳父大人说,生孩子是传承,不应该被阻止。他只是把这件事情告诉我,他说我有知道事实真相的权利。”

安呦呦轻咬着唇瓣。

她父皇从来不会做伤害她的事情。

只是会尽可能的多给她一些保护。

“我问岳父大人,当年让岳母大人生下孩子,让岳母大人失去了特殊体质,他后悔过吗?”

“你可能不知道。”安呦呦说,“我母后是瞒着我父皇生下我和我哥的。”

“岳父大人告诉我了。然后他说,如果早知道,他或许会阻止,至少不会这么快让你母后生孩子。但生下来后,他却也一点都不后悔,因为他说,岳母大人为孩子牺牲,他可以为岳母大人牺牲。意思是,如果岳母大人遇到危险,他会用他的命去保护她。”

“我父皇对我母后真的太好了。”安呦呦感叹。

或许是曾经对母后的亏欠。

或许是真的爱得太深。

哪怕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她都还觉得他父皇对母后,患得患失。

母后一旦不在他眼皮子底下,他就会心不在焉,心神不宁。

“呦呦。”安吉很认真的看着她,眼眸中带着坚定,“我不是做不到,用命保护你,我只是不想那么快就让你的特殊体质消失了,我想如果当年你父皇知道,也一定不会那么快让你母后生在你和你哥,而他没得选择,但我还有选择,我想过几年,过几年我们再要孩子也不迟。”

安呦呦被安吉说服了。

她倒是不在乎,但是安吉会在乎。

他会愧疚因为他的原因,她失去了在他看来,人生很重要的东西。

“好。”安呦呦一口答应,“那我们玩两年再要。正好也过过我们的人二人世界,免得生个拖油瓶来打扰我们的甜蜜。”

安吉温和一笑。

不得不承认,他也想过几年的,二人生活。

“对了。”安呦呦突然又想到一件事情。

“怎么了?”

“我怎么没见到高朝阳。”其实安呦呦老早就想问了。

上次跟着她父皇母后来北渊国就没见到高朝阳,这次大婚,来来往往这么多人,也是没见到高朝阳。

当然她不是特意要去留意高朝阳,但既然是安吉喜欢过的女子,她也想知道她具体的去向。

“朝阳,我没带她回皇宫。”安吉回答。

“嗯?”安呦呦诧异。

“当初带着她从大泫国回来后,就没让她回皇宫了。一来,皇宫已改朝换代,她的身份终究不适宜再待在皇宫,会引人非议,她自己也很清楚,无名无份,在皇宫过着,反而遭人闲话。

二来,朝阳的母妃终究是你我的原因,皇宫人多口杂,虽然我命令任何人不得提及朝阳母妃去世的缘由,但难免有人管不住嘴,万一朝阳知晓后,产生了仇恨,我不想有任何威胁到你性命的事情发生。

所以,我让她去了彩云地区,那里是刺绣的起源地,她从小喜爱刺绣相关,便也是有了她自己的归属。”

安吉解释,又对着安呦呦很认真的说道,“我不能保证我能不能做到岳父大人和岳母大人对你的事无巨细,我只能保证,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

安呦呦眼眶红润。

这辈子,她何其幸运。

遇到了那么爱她的父母,亲人。

遇到了那么爱她的安吉。

她唯一能做的,似乎只有一直幸福下去。

不辜负天下不辜负,任何人!

……

安呦呦去了北渊国。

总觉得她一走,大泫国都不热闹了。

萧鹿鸣站在城墙上,看着这辽阔繁华的浔城,眼底蓦然有些黯然神伤。

当初安琪出嫁时,他心里自然是隐忍的,却好似也没有呦呦这一走,让他怅然若失。

其实回了皇宫,呦呦陪在他身边的时日也不算多,但她在大泫的时候,总觉得想见就可以见,然而现在去了北渊,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够见一次。

这种滋味,还真的不好受。

要不是嫁给的是安吉……或许,他都会出面去阻止了,这所谓的“和亲”!

“皇上。”公公在旁边恭敬的叫着他。

心里也是心疼皇上。

这么多年总是一个人在皇宫管理着朝政,和文武百官斗智斗勇。

仔细一想,他也不过还是个少年。

然而现在少年的玩伴,安琪公主、呦呦公主相继离开。

皇上难免心伤。

这段时日皇上经常来城墙上,看着大泫国的大好江山,一站就是几个时辰。

他在想,皇上是不是也想离开皇宫,去外面走走……

记忆中,皇上几乎就没有离开过这里。

“大臣们说,皇上已满十六,该补充后宫了。”公公禀告道,“现在户部尚书在前殿等您,给您奏报选秀事宜。”

萧鹿鸣收回了视线。

他回头看着公公。

公公低垂着头,安安分分。

“你觉得朕应该选秀吗?”

“皇上,您是一国之君,自然要有三宫六院,这是为大泫国开枝散叶。”公公连忙回答。

“可是我父皇也没有三宫六院。”

公公被萧鹿鸣说得哑然。

太上皇虽有后宫,却从未踏入后宫一步。

这么多年便也只有太后一人。

可终究,太上皇所为并不能值得借鉴。

现太上皇和太后娘娘膝下只有两子两女,其中一个还是养女。所以真正意义上,只诞下了三个孩子。运气好的是,三个孩子中就择选出了如此优秀的皇上,让大泫国可以传承下去,可这种事情必定也是少数。

历年来,皇室都需要子嗣,越多越好。因为不能把皇位真的压在一个皇子身上,太多不确定的因素都可能发生从而影响皇位的继承,比如身体,智谋,志向等等,一旦缺少子嗣,很可能就此断送了血脉。

断送血脉,乃千古罪人。

但公公不敢说。

一说,便是得罪了太上皇。

他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萧鹿鸣自然也很清楚其中道理。

他对后宫确实没兴趣。

他以为,他后宫唯一只有安琪。

但现在,安琪离开了皇宫。

他不知道到底应该和其他历代皇帝那样三宫六院雨露均沾,还是如他父皇一样,觅一真爱,从此一生一世一双人。

萧鹿鸣突然笑了一下。

笑容中,带着自嘲,又带着些落魄。

他想他或许是觅不到真爱的。

这么多年,他唯一喜欢过的人,也只有安琪。

想要再重新喜欢一个人,何其之难!

而他其实也清楚。

真正一个好皇帝,不只是管理好朝政,治理好国家,也要延续血脉。

萧鹿鸣转身,下了城墙。

公公看不透万岁爷的心思。

但他希望,通过这次选秀进宫的小主们,能够让皇上至少不那么,孤独。

……

大泫国,轩景六年。

封后大典,气势恢宏。

宫中的迎亲队伍如长龙一般,向前望不到头,向后望不到尾,街道两边到处都是观赏的百姓,津津乐道,热闹非凡。

谢千蕴坐在轿子上,穿着凤冠霞帔,不停地扭动着什么,全身都不自在。

谁能够想到,她前脚还在边关领兵打仗,刚镇压下一座城池的动乱,后脚就收到了一道圣旨,让她回去当皇后。

从接旨到现在坐上花轿,她都还觉得,这一切是不是假的?!

她对小皇帝的印象还是她十岁生辰宴,她一屁股坐在了他的头上,把他撞出了鼻血。接着就是他和安琪公主以及靖王的修罗场,也是那次遭受了他们的殃及鱼池,她被她母亲带去边关,一去就是六年,她想他父亲了,都是父亲来边关见她,都不让她回浔城。

她还以为她会一辈子待在边关,却没想到一道圣旨让她直接回去了。

这一回去,以后还不能去边关了。

这不是逗人玩吗?!

这么多年没有回去了,她连朋友都没有?!

关键是,还要当什么皇后。

小皇帝不是喜欢安琪公主吗?

当然她也有听说,安琪公主最后还是嫁给了靖王。

小皇帝以惨败告终。

可终究,小皇帝后宫佳丽三千,每年都在给他选秀她都是知道的。

那么多秀女随便册封一个当皇后不行吗?!

她这五大三粗的,也不是当皇后的料啊?!

她都不知道小皇帝怎么想的,也不知道她父母是怎么想的。

她自然不想去当了那个皇后,所以也和她父母争执了一番。

后来她才知道,小皇帝之所以要让她当皇后,只是为了收回权力。

她父亲是宰相,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她母亲是镇守一方的大将军,军权在握。

她父母但凡有那么一点心思,小皇帝的位置就不会那么稳当。

为了平衡他的权利,只能让她进宫,说是当皇后,事实上就是作人质,逼迫她父母不敢轻举妄动。

其实她父母哪有那方面的想法,但人心隔肚皮,谁也不敢真的相信了谁。

不只是小皇帝不敢完全信任了她父母,她父母也不敢完全信任了小皇帝。

所以她父母最终答应她入宫,除了皇命难违,也是在为他们自己考虑。

随着他们权利越来越大,在朝野上的流言蜚语也越来越多,她父亲也怕被小皇帝抄了他们家,所以让她去皇宫内,随时留意小皇帝的心思,但凡小皇帝有任何风吹草动一定要提前给他们报信,他们好提前撤。

她就纳闷了,他们撤了,她怎么办?!

小皇帝要真的抄了他们家,她又在皇宫,不只有死路一条吗?!

她父亲告诉她,她唯一的出路就是,讨得皇上喜欢,皇上要是真心喜欢了她,皇上就舍不得处死她了?!

所以。

爱会消失的是吗?!

她已经不再是他们的小宝贝了是吗?!

谢千蕴坐在轿子上,心情极度复杂。

她还不明白,她既然是个工具人,为什么一定要当皇后。

当个什么嫔妃,贵人,才人,甚至宫女,路人甲乙丙丁不好吗?!

皇后是她能当的吗?

她只会舞刀弄枪,当皇上的御前侍卫还差不多。

可奈何。

小皇帝顾及她父母面子,她父母又不敢拒绝了小皇帝的好意。

她就被这么硬生生的,逼上了梁山!

------题外话------

所以接下来就是鹿鸣和千蕴了,大家期待吗?!

明天见。

这段时间晚更是因为神兽都归笼了,我实在是,难以分身乏术啊!

我尽量不拖延更新时间。

么么哒。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