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2章 成婚: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开春后,安呦呦陪同她父母一起,去了北渊国。

本以为安吉会在皇宫门口,亦或者凤凰城城门口来迎接他们。

却没想到,刚过了漠北边境,就看到安吉带领的一对人马,浩浩荡荡的在那里等候他们了。

又是三个月过去。

仔细一想,他们都有大半年没见了,除了中途安吉临时来了文州3天,那3天两个人还是爱答不理的状态。

“安吉参加姑父,姑母。”安吉主动上前,叩拜。

身后跟着的人马,全都跪在了地上。

如是壮观。

春日的阳光明媚,桃花开得遍山满谷,风和日丽,花瓣散落,好一番春色迷人!

安呦呦看着从地上起身的安吉。

他穿着一袭白衣,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颀长身体挺的笔直,整个人丰神俊朗中又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脸上挂着温润的笑容,眼眸紧紧地看着她。

眼底的情愫,不言而喻。

安呦呦心跳加速。

久别重逢,会止不住的雀跃和感动。

安泞和萧谨行自然也注意到了这小情侣之间的暗送秋波。

心里终究有些不是滋味,就好像自己养了十六年的花,给她浇水施肥,遮风挡雨,细心呵护,好不容易养得如花似玉,这个时候出来一个叫“女婿”的人,连盆带花的端走了。

一行人进入了皇宫。

安吉早就做好了安排,送他们下榻到了寝宫,准备了上好的膳食。

用过膳之后,因赶了大半个月的路程,身体乏累,便都去沐浴休息了。

安呦呦也躺在了床榻上。

分明很累,睡意很浓。

真的躺在那一刻,却又怎么都睡不着了。

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患得患失。

她真的没有想到有一天,她父母会亲自送她来北渊国,会真的同意了她和安吉的婚事,尽管,在这件事情上,她确实对她父母用了八百个心眼,但终究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一想到安吉,心跳又止不住的快速跳动。

爱一个人真的很难掩饰……

安呦呦翻身想要让自己入睡,睡醒了才会有精神。

她还要陪着她父母在北渊国好好游览一番,让他们欣赏欣赏北渊国的壮丽山河。

宫殿外,似乎想起了细微的声响。

安呦呦连忙闭上了眼睛,假装睡着了。

那一刻只感觉到一个人影靠近了自己。

熟悉的感觉,太清楚不过,来者是谁。

安呦呦努力装睡。

心里莫名紧张,又泛着一丝甜蜜。

明知道不合时宜,特别是万一被她父母看到了,定然会有意见,他却还是忍不住要来看她一眼吗?!

安吉看着安呦呦嘴角的弧度,止不住笑了。

他附身,一个吻印在了她上扬的唇瓣上。

安呦呦心有一颤。

安吉居然这么……这么奔放。

居然趁着她睡着了来轻薄她。

她突然在想那次她喝醉了,安吉是不是也趁着她睡着后对她做了各种……不可描述。

心里分明不满,身体却诚实得很。

连唇瓣都不由自主的张开了些……

亲吻后。

安吉离开了大殿。

他一走,安呦呦就猛地睁开了眼睛。

脸上火辣辣的烫,连嘴唇都是红肿的。

安吉这只,没有节制的,小狼狗。

……

到达北渊国之后。

在皇宫休息了几日,安呦呦就陪着萧谨行和安泞一起,在北渊国游玩。

安吉有时候会陪同,亦或者他们旅行到半途会突然来和他们汇合,然后又会因为政务繁忙中途又离开。

如此游玩了一个多月。

他们要打算回大泫国了。

来了这么多日,却没有提及,安呦呦和安吉要成亲的事情。

安吉不敢提,安呦呦也不敢提。

萧谨行和安泞自然也不会主动提。

眼看着明日就要回去了。

安吉多少有点像热锅上的蚂蚁。

而安呦呦来北渊国这一个多月,他们也没有什么单独相处的时辰。

除了那天她刚来北渊国被安吉“偷亲”过,而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做亲密之事儿了,每次但凡有这方面的想法,她爹就会神出鬼没地出现。

突然想到在文州的时候她也这般故意阻止她父母的亲热……

她爹的报复心真强。

用过晚膳后。

安呦呦实在睡不着。

她想了想,不能再坐以待毙了,得让安吉给她父母把话说到明处。

毕竟嫁娶这件事情,还是要男方主动的。

可奈何安吉没有父母,也就没有了父母之命。而在嫁娶礼仪里面,自然是要长辈提及,晚辈才能够有说话的份。

当然最重要的是,安吉一直觉得自己娶了她就是从她父母手上把人抢走了,他父母定然是不安逸的,好几次她看到安吉想要开口就又在她爹的眼神下打了退堂鼓。

倒不觉得安吉懦弱。

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连她身边人的感受,都会在乎。

安呦呦走向安吉的寝宫。

还未走进去,就听到了大殿内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是她爹爹的声音。

她爹怎么会在安吉的寝宫?!

她小心翼翼的进去,让宫人不准通报。

她探出小脑袋,看着殿堂上,她爹和安吉在喝酒。

简直不敢相信,她爹居然会和安吉喝酒。

尽管她爹已妥协她和安吉的事情,但这次来北渊国,她爹看安吉的眼神,分明都能杀人。

现在却,一起喝酒。

她没发出声响,就在旁边静静的听着他们的对话。

“呦呦从小跟着我长大,只要她喜欢的,我都满足,从未让她失望过一次,包括,忍痛把她嫁给你。”萧谨行的声音有些低沉。

亦或者因饮了过量的酒,声音中又带着些,迷糊。

安呦呦很少听到她爹说煽情又感性的话,她总觉得他爹是闷骚,只会在床上单独给她娘亲说……

“谢谢岳父大人成全我和呦呦。”安吉口吻中也似乎有些不清了。

不知道两个人都喝了多少。

此刻连称呼也大胆的改了。

“岳父大人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呦呦,绝对不会让她受到一点伤害。以后岳父大人不能陪在呦呦身边,我会代替岳父大人,继续给呦呦女儿般的疼爱……”

“你代替不了我。”萧谨行口吻坚定。

就是自信的认定,他在安呦呦心目中,无人可替。

分明是在得瑟。

安呦呦那一刻却突然眼眶红透。

她爹的底气来自于,他对她的爱到底有多深。

“小婿定当尽我所有待呦呦好!”安吉再次保证。

“我不是不信你,只是舍不得啊!”萧谨行说着,又喝了一口酒,“等你有女儿那一刻,便知道我此刻的心情。”

“岳父大人少喝一些……”

“我的大白菜都要被拱了,还不能多喝两杯。”

“……小婿陪您。”安吉连忙给自己斟酒,敬萧谨行。

安呦呦悄悄离开了。

她一直担心她爹娘会后悔把她嫁给安吉……

突然觉得还是自己太小家子气了。

比起父母对她的爱,她爱她父母,简直不足一提。

安呦呦走进她娘的寝宫。

“回来……呦呦?”安泞看着安呦呦,有些诧异。

她以为是萧谨行回来了。

今晚上说要去皇宫转转,还要一个人去。

安泞也没拆穿他。

毕竟这次离开北渊国,下次就是把呦呦嫁过来的时候,萧谨行自然不放心,会去给安吉交代一番,她理解他做父亲的心情。

“你怎么来了?”安泞问。

“呜呜呜……”安呦呦突然一包抱住她娘,将脸埋在安泞的胸口上,就止不住的大哭了起来。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安泞担心的问道。

安呦呦不是一个随便哭的女孩。

甚至有时候是故作坚强。

此刻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在哭丧……

安呦呦抱着安泞哭了好一会儿,才吸着鼻子说道,“娘,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好一个丈夫。”

“……”她有一个好丈夫管她什么事儿?!

羡慕嫉妒恨?!

“安吉欺负了你?”安呦呦扬眉。

“不是。”安呦呦连忙摇头。

安泞也觉得,安吉根本不敢。

喜欢安呦呦还来不及,哪敢让她哭。

“那怎么了?”

“我突然觉得我很不孝。”安呦呦擦着眼泪说道。

“嗯?”

“我为了和安吉在一起,就要离开你们……呜呜呜……”安呦呦又伤心欲绝的哭了起来。

就好像生死离别。

安泞大概是猜到了。

估摸着安呦呦是真的舍不得离开她和萧谨行。

安泞口气温和了些,“儿女长到了,都是有自己的生活,追求自己的幸福人之常情,不存在孝顺与否。而且,子女最大的孝顺不是一直陪在父母身边,能够互相陪伴彼此一辈子的只是夫妻,这是夫妻存在的意义。至于子女的意义,便是好好生活,保持积极乐观开朗的性格,追求你的幸福,不让我们担心你生活不好,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孝顺。”

安呦呦又被感动了。

她怎么会有这么明事理的爹娘。

她怎么有幸能够生在这样的家庭!

安呦呦舍不得离开她娘。

就好像,今晚之后,他们就真的要分别了一般。

安呦呦在安泞的寝宫一直赖着不走。

安泞也没有催促,反正她也要等萧谨行。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管两个人谁在外有事儿,都会为彼此留一盏夜灯,都会等彼此回来,一起入睡。

人到了一定岁数就会越来越珍惜,彼此在一起的岁月。

深夜。

萧谨行回来了。

安吉亲自搀扶着他,回到了寝宫。

安呦呦也是第一次见她爹醉得这么厉害。

她爹曾也是一国之君,在外人面前也习惯性的端着架子,有着不容侵犯的权威,然而今晚,真的是路都走不稳的,被安吉扶着回来。

安泞连忙迎上去,闻到萧谨行身上一股酒味。

“这是喝了多少?不知道自己多大岁数了,还这么放纵。”安泞带着责备的口吻。

虽责备,却满脸担心。

这就是爱情吧?!

这么多年都至死不渝的爱情。

“没有喝醉。”萧谨行逞强的说道,“嗝……我还能喝,就是不想喝了。我怕你一个人睡觉会害怕,我就回来了……”

说着,萧谨行还给了安泞一个大大的拥抱。

安泞脸有些红,毕竟当着孩子的面。

“行了行了,我扶你上床,你别乱动,重死了。”安泞抱怨。

说着,就扶着萧谨行进后殿,回头还不忘对着安呦呦说道,“你也早些休息了,安吉看来喝得也不少,让太医给他熬点醒酒汤喝了明日会舒服些。”

“好。”

安泞也没多交代,现在照顾萧谨行要紧。

这么多年还没见他这么醉过,这次看来确实是被,伤到了。

好不容易把萧谨行扶上了床。

萧谨行却突然坐在床榻上,怎么都不躺下。

“你睡下啊。”安泞无语。

多少年没见萧谨行喝醉过了。

这货酒醉后的性格都变了。

“不睡。我睡不着。”萧谨行很严肃地说道。

“你眼睛都睁不开了。”安泞实在是不想揭穿。

主要是睁眼说瞎话太明显了。

“我睡着了,呦呦就被安吉那头猪给拱了。”

“……”安泞有些无语。

她不过是那日随口感叹了一句,他们家养了这么多年的大白菜终于是要被猪拱了。

萧谨行就记住了安吉是猪,他家呦呦是大白菜。

时不时还会念叨几句。

“你要接受呦呦马上要嫁人事实。”安泞劝慰。

“我接受啊。”萧谨行很认真的说道,“我接受她会有喜欢的猪,她会有自己的家庭,她会生一堆猪崽子……可是,我就是舍不得啊……她这么小这么小被我养大……”

萧谨行指着自己的食指大小。

“这么小是蟑螂。”安泞说。

萧谨行看着安泞,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样子。

安泞无语。

上次她酒醉了,他不也这么怼她的吗?!

怎么他能说她就不能说了!

算了。

安泞也不和醉鬼计较,她主动拉着萧谨行的手,温和道,“我知道你舍不得,其实我又何尝舍得。但孩子长大了都有他们自己的生活。而我们的生活,永远都只是我们,我和你。”

萧谨行醉眼模糊。

安泞也不知道他听清楚没有。

她说道,“睡吧,不早了,明日还要启程回去。”

萧谨行一把将安泞抱住。

安泞心口一怔。

就是不管多少年,这货抱她,她都还会,心跳加速。

这大概就是嫁给了爱情,才会有的感受。

“我们再生一个吧。”萧谨行突然说。

“……”突然觉得,不要这爱情也罢。

“再生个女儿,和呦呦一模一样的女儿……”

这萧老头还真的是,不舍得很啊!

……

安呦呦看着她爹娘离开的背影。

看着这么多年他们还是恩爱如初……羡慕又感动。

突然很庆幸,她爹娘的感情那么好,他们可以彼此陪伴,可以彼此温暖。

“呦呦。”

安吉在身后,叫着她。

安呦呦转身。

安吉此刻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

“走吧,我送你回寝宫。”安呦呦说道。

“嗯。”安吉点头。

然后起身。

脚刚踏一步,整个人就要倒了。

安呦呦连忙一把抱住安吉。

安吉眼神迷离不清,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安呦呦。

安呦呦也是无语。

安吉和她爹到底喝了多少。

安吉到底又是怎么在如此醉的情况下,将她爹毫发无伤的送了回来。

“我好像,喝多了。”安吉喃喃。

自信点,把“好像”去掉。

“对不起呦呦,让你见笑了……嗝……”安吉打了一个酒嗝。

安呦呦当然知道为什么安吉会喝这么多。

他只是想要通过酒来告诉她爹,他对她的感情。

“走吧。”安呦呦扶着安吉。

安吉尽可能的不让自己把重量都压在了安呦呦的身上,他怕她撑不住她。

好不容易,安呦呦终于把安吉扶在了床榻上。

刚让他躺下。

安吉拽着她的手没放,安呦呦猛的一下,栽进了安吉的怀抱里,跟着他一起,睡在了他的床上。

“安吉,你放开我……”安呦呦惊吓。

虽然也有过许多亲昵,但她还是不能接受,婚前行为。

“别动。”安吉的声音明显低沉了些,“我就是抱抱你,明天你就要走了……”

安呦呦心口微怔。

是啊。

明天又要离开了。

好不舍。

真的会很不舍……

“呦呦。”安吉将安呦呦抱得越来越紧,“我会对你很好很好,一辈子只对你一个人好……”

“嗯。”安呦呦点头。

她相信安吉。

“呦呦。”

“嗯?”

“我喜欢你。”

“嗯。”安呦呦应着。

“呦呦。”安吉又叫她。

“嗯?”

“我好喜欢你。”

“……”她知道了。

“呦呦。”

“你睡吧。”

“突然觉得自己好幸福,不敢睡,怕是一场梦。”

“不是梦,很快我们就会成亲了,就会,一辈子都不会分开了。”安呦呦说。

也会,充满期待。

“呦呦……”安吉抱她越来越紧,“在我家满门抄斩的时候,我曾一度以为,我是这世间,最悲惨的人。哪怕好不容易活了下来,也满身的仇恨满身的戾气。真的是你让我觉得,活着真好,活着真的很好很好……”

“安吉,以后我们就是亲人了,我会一直陪着你,你再也不会孤单了。”

“呦呦。”安吉紧紧的抱着她。

那晚上。

安吉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她的名字。

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

第二日。

安呦呦跟着安泞和萧谨行出发回大泫国。

安吉送他们到宫门口,又送他们出了凤凰城,又送他们到了漠北边界……

安泞打趣着安呦呦,“再这样送下去,要不让安吉直接跟我们回大泫国吧。”

安呦呦被安泞说得脸红。

终究,安吉理智的和呦呦道了别。

毕竟不过数月,他就可以真的迎娶了呦呦,他们就再也不用,分离了。

……

初夏。

大泫国呦呦公主出嫁,嫁于北渊国皇帝,杜之邈。

两国和亲,皆大欢喜,普天同庆。

北渊国皇帝亲自带着迎庆队伍到大泫国迎娶呦呦公主,这是在男尊女卑的时代,从未有过的先例。

从来都是公主独自踏上和亲的路,亦或者为了表示尊重,也只会派遣使者来迎亲,不可能皇上亲临。

北渊国皇帝亲自迎娶,便是给了呦呦公主最大的体面,后来也成为了民间的一段佳话。

安呦呦坐在红色的轿椅上,她终究忍不住掀开了帏裳,看着宫门口目送她的亲人。

看着她爹,她娘,她哥,她弟,还有已出嫁的安琪姐姐,小皇叔,皇姑姑皇姑父等等……

真正到了这一天,才真真切切感受到,她嫁人了,她要离开她生活了很多年很多年的家,她要离开陪伴他一起长大的亲人,之后就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大人……

她眼眶红透。

朝着她的亲人挥手。

所有人也都对她挥手。

满是不舍的离别,带着满满的祝福……

“呦呦。”

旁边骑着骏马的安吉,轻轻的叫着她。

安呦呦转眸。

“我爱你。”

安呦呦嘴角轻扬。

一滴眼泪滑落。

千言万语,最后就化为了这一句。

感谢你为了我放下了你的亲人,感谢你为我离开了你的家园,感谢你愿意陪在我身边……

从此。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题外话------

好咧,明天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