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萧鹿鸣紧紧的看着安琪。

看着她眼底的坚决。

他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感情,终究在这一刻,分崩离析。

他一步步走向安琪。

安琪紧张的看着鹿鸣的靠近,看着他的步伐,稳健而大步的冲她走来,好像已不顾她的生死。

她满身警惕,握着匕首的手也在颤抖着用力,仿若已经划破了她脖子上的肌肤,鲜血浸染了出来。

萧鹿鸣把安琪的一切都看在眼里。

看着她白皙的脖子上,鲜血刺目。

他的脚步停在了安琪的面前。

安琪本能的往后退了一大步。

她眼眶红透。

这么久心里的憋屈也终于在那一刻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鹿鸣,我从未想过,从小对你的真心付出,到头来却变成了,你逼死我的一切。”安琪眼底有了恨意,一点点,仿若灼烧了她的眼眸,让她眼眶红润了一片。

鹿鸣笑了一下。

笑容很轻。

带着讽刺,带着悲哀。

原来在安琪心目中,他已是这样的人。

“我的命本来是你母后给的,没有她我便不会有今天的安琪,我早就死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这个世间本就没有了我。”安琪决裂说道,“现在,我把这条命还给你!”

话音落。

安琪闭上眼睛,手上一个用力。

那把匕首就要割破了她的喉咙。

却在那一刻,她明显感觉到了她的匕首被人狠狠的抓住了,无论她怎么用力,也无法再伤到她的身体。

她睁开眼睛看着鹿鸣。

看着鹿鸣冷硬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

她眼眸垂下。

一滴滴鲜红的血从鹿鸣的手心中滴落了下来。

鹿鸣居然徒手抓住了她的匕首,锋利的匕首割破了他的手心,满手都是血。

安琪有那么一瞬的惊吓。

下一刻。

她满身的冷漠,“鹿鸣,你能阻住我这一次,不能阻止我一辈子!我死都不可能和你在一起,我死都不会,嫁给你!”

萧鹿鸣握着匕首的力气,仿若越来越大。

血也从他的手心间流得越来越多。

宫人在旁边全都吓到了。

想要上前去阻拦又没有人敢有这么大的胆子。

除了萧鹿鸣身边贴身的大太监,惊慌失措的说道,“万岁爷,你手在流血,你赶紧放了匕首,伤了你的龙体如何是好……”

萧鹿鸣当没有听到。

他依旧用力,抓着那把匕首,一点点从安琪的脖子上,离开。

安琪想要反抗。

但萧鹿鸣的力气太大了。

她根本反抗不了。

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那锋利的匕首,被鹿鸣桎梏着,动弹不得。

“鹿鸣你放手!”安琪崩溃的叫着他。

一方面真的不想再被萧鹿鸣逼迫了,不能和萧谨于在一起,她宁愿死,也不想再这么纠缠不清,她受够了。

另一方面,鹿鸣毕竟是皇上,他是九五至尊,怎能轻易受伤!

“你放手。”萧鹿鸣声音低沉,语调平稳。

就好像,现在的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他甚至没有感觉到痛。

“鹿鸣,我不喜欢你,真的不喜欢……”安琪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我现在真的很后悔,后悔当初对你那么好,我不应该同情你,不应该觉得你一个人在皇宫会孤独,我应该和父皇母后还有呦呦一起离开去宫外!这样的话,你就不会喜欢我了,我们之间也不会变成这样了……”

“我恨你!”安琪一字一顿,把内心的情绪,毫不掩饰的表达了出来。

恨他?!

原来安琪,恨他!

萧鹿鸣又笑了。

大概觉得自己真的是个笑话。

安呦呦急促的脚步冲了进来。

刚刚收到宫人的报信,说她哥和安琪姐姐打了起来,现在血溅潇湘殿。

她魂儿差点没有吓掉。

此刻一走进大殿就听到安琪姐姐对她哥说“恨他”!

心里猛然也是一个哆嗦。

她是不是早告诉过安琪姐姐,不要去刺激她哥,一国之君不能冒犯,伴君如伴虎!

看到她哥血腥恐怖的模样,她真的有一种,她哥会杀了安琪的错觉。

看着眼前这一幕,也瞬间明白他们都发生了什么。

大抵是安琪以死相逼,而他哥在阻止。

她看着他哥满手的血,又看着安琪哭得崩溃的模样。

“安琪姐姐,你放手。”安呦呦连忙说道。

现在的关键点就是,安琪放下匕首。

安琪和他哥都能得救。

安琪看着安呦呦,泪水似乎流得更猛了。

莫大的委屈让她真的差点崩溃。

安呦呦也没有耽搁,上前直接拽住了安琪的手,用尽全力将她的手指一点点掰开。

安琪咬紧了唇瓣,在安呦呦的坚持下,终极妥协了。

真的放下手臂那一刻。

安琪整个人也倒了下去。

“安琪姐姐!”安呦呦眼疾手快的将安琪扶住。

大抵是伤心过度才会突然晕阙。

安呦呦简单把脉之后,让宫人扶着安琪回了内殿休息。

她现在更关心的是他哥的手。

万一真的割伤了,他可是还要批阅奏折,统治天下的!

她连忙吩咐人去她的寝宫拿了医药箱过来,用力的拽着她哥坐在了旁边的软榻上,“哥,你放手。”

鹿鸣眼眸看着安呦呦。

看着她眼底的担心,带着急切和焦虑。

“我帮你看看你手怎么样?”安呦呦劝说。

鹿鸣并无所动。

今日大抵是被伤到了,真的被安琪伤到了。

她此刻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

毕竟安琪真的宁愿死,也不愿意和他哥再多相处。

到底安琪姐姐还是,连亲情都不顾了。

“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得损伤。”安呦呦说,“难不成你真的要让我去请父皇母后来吗?!”

萧鹿鸣咽了一下口水,才放开了匕首。

匕首落在地上。

萧鹿鸣的手心间,又长又深的一条伤口,狰狞无比。

安呦呦心里不由得一疼。

这么重的伤。

安琪姐姐就真的,无动于衷吗?!

如果真的会有一丝隐忍,也不会一直紧握着匕首,逼迫他哥一直不放开。

他哥这般,为了救下安琪。

而安琪这般,却是让她哥,伤得更重。

安呦呦忍着内心的情绪,帮她哥消毒,处理着伤口。

应该,很痛吧?!

可她哥却哼都没有哼一声。

“呦呦,你觉得朕阴险吗?”萧鹿鸣突然开口。

安呦呦手指微颤。

她此刻刚给他手心消完毒,正给他上麻药准备缝针。

“朕对安琪,是不是太卑鄙了?”没有得到安呦呦的回答,鹿鸣又问道。

“嗯。”安呦呦应了一声。

“果然。”萧鹿鸣惨淡的笑了一下。

所有人都觉得他很残忍。

残忍的去拆散一对,原本相爱的人。

“但……”安呦呦抬眸看了一眼她哥,“安琪姐姐配不上你。”

萧鹿鸣心口微动。

安呦呦说的确实是内心所想。

她哥拆散安琪和小皇叔确实不应该,但安琪在对待她哥的爱时,太过自私了。

她以前一直觉得,安琪姐姐和她哥很配。

两个人在皇宫相依为命,安琪姐姐的性格又温软,善解人意,陪在他哥身边,能够为他分忧解难。

但现在她觉得,安琪不适合。

安琪没有那份胸襟,没有可以容下天下的肚量。

并不适合当皇后。

“哥,成全了安琪姐姐和小皇叔吧。”安呦呦一边给萧鹿鸣处理伤口,一边说道,“别委屈了自己。”

萧鹿鸣没有回答。

但安呦呦就是可以肯定,她哥会放手了。

她哥其实并没有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么冷漠。

只是喜欢了很多很多年,让他突然拱手相让,他做不到。

任何人都做不到。

人非圣贤,谁又能真正活得,人间清醒。

大殿上,两兄妹再不多说。

有些事情,点到为止即可。

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从来没有真正,走偏过。

……

萧鹿鸣离开了潇湘殿。

安呦呦去了后殿看安琪。

安琪已经醒了过来,趴在床上不停地哭泣。

不知道在痛苦依旧和自己相爱的人无法在一起,还是在伤心她和今天鹿鸣的不愉快。

“安琪姐姐。”安呦呦叫着她。

安琪泪眼婆娑的看着安呦呦,真的是崩溃了,“呦呦,我真的受够了,我真的不想再和鹿鸣这般纠缠不清,我真的累了……”

安呦呦抿唇。

本来很多话想要说。

比如为何不听她的劝说,一定要去刺激了她哥。

比如为何不能念在他们之间的兄妹之情,对她哥多一点宽容。

比如为何不给她哥多一点时日。

或许,或许她哥这几天就会答应。

但终究,事情已经发生了,责备也无济于事,只会伤了彼此的感情。

终归而言,她一直以来也都是把安琪当亲姐姐对待。

安琪难过,她也不忍心让她更难过。

“别哭了。”安呦呦安慰,“今日你和我哥这般,你们之间应该不会再有后续了。”

安琪看着安呦呦,有些不敢相信,她摇着头,“鹿鸣真的会放手吗?我现在真的越来越看不懂鹿鸣了,我以前一直以为我说什么鹿鸣都会听,但现在我觉得我在他面前很无力,我不知道鹿鸣到底心里怎么想的?”

“你不是不知道,而是你现在已经没有用心在他的身上。”安呦呦直言。

安琪微愣。

她看着安呦呦,能够感觉到安呦呦口吻中的一丝,情绪。

她咬了咬唇瓣,“呦呦,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对鹿鸣过分了?”

安呦呦沉默。

沉默,就是默认。

“你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感受吗?喜欢一个人,就想和他永远在一起,根本接受不了任何人来破坏这段感情。”安琪有些激动的解释。

“我知道。”安呦呦回答,“我和安吉也是如此。我很清楚我对他的喜欢有多少,但我并没有急着跟着他去北渊,因为我知道父皇和母后不会接受我的这段感情。”

安琪看着安呦呦,第一次觉得,这个从小就不着边际,调皮捣蛋,总是需要她去照顾保护的呦呦,好像突然就长大了。

“我现在想的是如何让父皇母后接受我去北渊,如何平衡父皇母后和安吉之间的关系,如何不让真正爱我的父皇母后伤心亦或者心寒至极,而不是断然地去用最极端的方式逼着他们接受我的感情!我很清楚,如果我以死相逼,父皇母后也只能随了我愿!可我做不出来。”安呦呦看着安琪,“因为亲情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无私的存在,不应该仗着他们对我的爱,而去以怨报德。”

安琪被安呦呦一番话说得,有些难堪。

她自然知道安呦呦这一番话是对她今日的所作所为的不认同,甚至是,责备。

但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鹿鸣和父皇母后不同。

鹿鸣对她的感情只是他自私。

“呦呦,你还是站在了鹿鸣那边。”安琪开口,“你们毕竟是亲兄妹……”

安呦呦怔怔的看着安琪。

有些不相信安琪说得出这样的话!

她从来没有把安琪当过外人,从未有过。

在知道安琪和小皇叔有感情后,她想得最多的也是安琪而非她哥。

只是安琪今日做的事情,确实不够妥当,才会站在公正的立场上,说了几句。

“安琪姐姐,你知道为什么你会不信任我哥,不相信他会主动成全你和小皇叔吗?甚至不相信,我们一家人都会帮你。否则,你今日不会做到这般极端的地步。”安呦呦说,“你内心深处,一直没真正把自己当成,我们一家人。”

安琪咬唇。

她没有不把他们当成一家人。

她甚至一直都感恩,母后将她带回来给了她现在的一切,她当年留在皇宫陪鹿鸣,就是想要为这个家付出,她如果没有真正融入这个家,她为何要做到这个地步?!

“你只是在报恩。”安呦呦说。

仿若看透了安琪的心思。

“但我们全家,确实把你当成了真正的家人。”安呦呦说完,从床榻上站了起来,“也希望你真正把我们当成一家人。我不打扰安琪姐姐休息了。”

安呦呦离开了。

也是觉得,在大家情绪都不好的情况下,最好不要多说。

很容易把矛盾更激化。

呦呦离开后,安琪的眼眶又红了。

虽然呦呦的话总是带着隐忍,却还是伤到了她。

她和鹿鸣之间的事情,她本是受害者,呦呦却还是站在了鹿鸣那边。

心里终究会有些不是滋味。

她对呦呦从小便都是真心付出,却没想到最后,呦呦却已经不理解她了。

“公主。”

宫人战战兢兢的跪在了她的面前。

安琪抿唇,调整自己的情绪,“什么事儿?”

“皇上今日来找您,您让奴婢躺在你的床上,皇上刚开始以为奴婢是您,所以对奴婢说了很多话。”宫人实在忍不下去,还是想要把实情告诉公主。

“说什么了?”安琪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不用想也知道,鹿鸣都会说什么。

还不是那些,对她情深意切的话。

她根本不需要鹿鸣对她的感情。

“皇上说,他成全您和靖王殿下。”

“……”安琪脸色巨变。

她不相信的看着自己的贴身宫女。

以为自己听错了。

宫女跟在她身边多年,自然一眼看出,连忙又说了一遍,“皇上真正切切说了,要成全您和靖王殿下。”

安琪紧抿着唇瓣。

鹿鸣真的放手了?!

这么快就放手了。

而她真的误会了鹿鸣,甚至误会了呦呦吗?!

心里的愧疚和那一丝羞耻,让她脸部似乎都变得扭曲。

与此同时。

“圣旨到!”

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道传报声。

安琪连忙在宫人的搀扶下下了地。

她走向前殿去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安琪公主,朕之皇姐,身份贵重,自幼聪慧灵敏。今公主十七,适婚嫁之时。朕承圣母皇太后懿旨,于诸侯臣中择佳婿与皇姐成婚。靖王萧谨于人品贵重、仪表堂堂、且未有家室,与公主婚配堪称天设地造,朕心甚悦。为成佳人之美,兹将安琪公主嫁于靖王萧谨于,于八月十五中秋完婚。布告中外,咸使闻之。钦此,皇帝制曰。”

安琪听着圣旨,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

“公主殿下,还不领旨。”公公提醒。

他也是一直跟在皇上身边,也很清楚皇上和公主以及靖王之间的情感。

此刻皇上终于放手,公主却仿若没有意料中的欢喜。

萧安琪回神。

她跪在地上,大声道,“安琪接旨,谢主隆恩。”

公公把圣旨给了安琪,说道,“如此的圣旨,皇上也已经差人送去了靖王府,今日靖王也会收到皇上的赐婚,且皇上也已让礼部准备了公主的婚礼。距离中秋只有半月了,恭喜公主。”

“谢谢公公。”安琪感谢。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误会了鹿鸣和呦呦让她心里过意不去,还是幸福来得太突然让她有些始料不及。

真正如愿以偿,她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高兴。

……

安琪公主要嫁给靖王的事情很快传遍了整个大泫国。

一直以来,黎民百姓都以为安琪公主迟迟待嫁闺中,是因为在等皇上年满十六娶她为后。

断然没有想到,安琪公主最后居然嫁给了靖王。

不过有情人终成眷属,也算是一段佳话。

民间的祝福很多。

皇宫内也因为有喜事儿而热闹非凡。

八月十五大婚之日。

安琪公主以长公主最高的礼仪,嫁娶。

她一大早起床,去拜别了萧谨行和安泞。

安泞终究还是有些不舍,毕竟是看着安琪长大的。

想到当年抱她回来,也才不过是个小婴儿。

更何况,安琪才十七。

在她心目中,就不应该是成亲的年龄。

但入乡随俗。

她也就接受了。

安泞不舍的摸了摸安琪的手,“不管如何,父皇和母后一直都在,不管你是否嫁人,我们都是一家人,想家了就回来,皇宫不会为你设置门禁,文州也随时欢迎你来。”

“谢谢父皇,谢谢母后。”安琪跪在地上。

也被父皇和母后对她的好,感动得眼泪盈眶。

“别耽搁了时辰,早些出门吧。”安泞温和道。

“是。”安琪恭敬地离开。

离开后,又去了乾坤殿。

按照规矩是要给皇上叩拜的。

自从那日皇上赐婚后,她便再也没有见到皇上。

心里对他的愧疚也无以当面说出来。

此刻看着坐在龙椅上,高不可攀的鹿鸣,突然就感觉到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鹿鸣。”安琪终究忍不住,“你伤口还疼吗?”

“已痊愈了,谢长姐关心。”鹿鸣口吻,不温不热。

安琪心里却有些难受。

以前鹿鸣都叫她“安琪”,现在却以“长姐”称呼,看似亲近了,却仿若隔了十万八千里。

“是我当初太过冲动,对不起……”

“今日长姐大婚,是你的大喜之日,不愉快的事情便不要再谈了。时辰差不多了,长姐上路吧。”鹿鸣淡然道。

丝毫感觉不到他的情绪。

没有伤心没有难过也没有高兴,就是平平淡淡,今日她的大婚,也和平常日子无异。

是对她已彻底的没有感情了吗?!

哪怕亲情,也没有了?!

------题外话------

明天见咯!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