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你怎么能拿走我的许愿袋!”安呦呦有些激动,“你拿走了,愿望还怎么成真!”

安吉轻笑。他说,“不拿走,又怎么知道,你就是你。”

安呦呦咬牙,这个狡猾的男人。

她一把抢走自己的许愿袋。

许愿袋里面的许愿条上面写着:愿我所爱之人,安乐吉祥!——安呦呦。

早知道就不署名了。

但她怕不署名,神仙也不知道她是谁,她所爱之人都是哪些?!

气死了。

“你什么时候去拿的?”安呦呦忍着怒气问道。

“被你轻薄后的那天晚上。”安吉回答。

“谁轻薄谁?!”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

“互相。”

“……”安呦呦哑口无言。

谁说安吉沉闷内敛,不善言谈的?!

“既然从北渊回来就知道我是阿离了,为何却要装作不知道?!”安呦呦突然想起,火大。

亏她还一直在安吉面前伪装。

一想到安吉什么都知道,她就觉得自己很傻。

这人也太腹黑了!

“我也很好奇,为何你要瞒着我,为何你会伪装成阿离的模样来我身边?!”安吉直言。

所以这货,等着她自己坦白?!

这人真是小气得很。

“为什么呢?”安吉逼问。

仿若倒现在也不知道,这个答案。

安呦呦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就感受到安吉深深的目光一直看着她,也没有催促她回答,却俨然也没有打算放过她。

安呦呦抿了抿唇瓣,说得坦然,“我哥不让我亲自到北渊去帮你,他怕我遭受到危险。我只能易容混出皇宫,然后跟着太医来北渊。到了北渊,为了行事方便,就这么一直易容下去了。我这个人向来都是做好事不留名。你看当年我救你回来,我让你报恩了吗?!”

“做好事不留名?”安吉喃喃,他犀利的眼神看着她,“可你为什么要在皇上不允许你的情况下,易容都要来北渊救我?!”

安呦呦心口一怔。

安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咄咄逼人了。

“为何?”安吉逼问。

“医者仁心……”

“是怕我死吗?”安吉直接打断安呦呦的话。

安呦呦咬紧了唇瓣。

对。

她怕他死。

怕他突然就死了,而她会很伤心。

“安呦呦。”安吉的声音,低沉磁性,又带着一丝隐忍的激动,“你是不是,很早以前就喜欢我了?”

安呦呦瞪大眼睛看着安吉。

这货,一点都不矜持啊!

“因为喜欢我才会冒着危险来北渊给我治病,因为喜欢我才会易容伪装成别人的模样靠近我身边,你一直以为我喜欢的人是高朝阳,所以不敢表露自己的感情,甚至不愿意去破坏了我的感情是吗?!”安吉问她,深深地问她。

说出来那一刻,眼眶似乎泛着红润。

即便在暗黑的夜晚看不清楚。

他在想,要是他没有发现安呦呦就是阿离,他就察觉不到他对安呦呦的感情,也就不会揣测到安呦呦对他的感情。那么,安呦呦是不是会把她对他的喜欢一直埋在心里,这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来,她只会看着他离开,和别的女子相亲相爱……

安吉心口,犹如刀割般疼痛。

满眼的心疼。

心疼这个傻姑娘,把什么都埋在了心里。

“你不是说你喜欢高朝阳吗?”安呦呦很直白地说道,“既然你们是相互喜欢,我当然不能作为第三者了……啊!”

安呦呦心口一颤。

那一刻只感觉到安吉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就怕失去了她一般,仿若都要把她揉进了身体里。

不知道安吉为什么会突然失控?!

安吉只是在后怕,后怕万一自己真的就这么离开了,因为看到安呦呦对他的无所谓,对他和对其他人一样的态度,对他没有任何情感的波动,最终选择也将这段感情掩埋,各自回到各自的国家各自生活。

一想到这种可能,心就像漏空了一半。

他将安呦呦抱得越来越紧。

以后,再也不会放手。

安呦呦靠在安吉的怀抱里,听着他胸口处铿锵有力的心跳声,莫名觉得安心,莫名荡漾着幸福。

她终于可以体会她父皇和母后之间的感情。

之间那种,至死不渝的感情。

这一刻的拥抱,她想到了永恒。

两人一直这般紧紧相拥。

似乎谁都不愿意放开。

就像那晚酒醉之后一样,突然无法控制的情感就那么一发不可收拾……

夜色越来越晚。

皇宫内一片寂静。

唯有彼此,疯狂的心跳声。

“安吉。”安呦呦终究还是主动开了口。

哪怕不想离开他温暖的怀抱。

但也不能一直这般熊抱着。

“我在。”安吉的声音,低沉,又压抑。

“你放开我。”安呦呦开口。

安吉本能的却把她抱得更紧。

舍不得。

舍不得放开她。

“你总不能这么一直抱着我,一会儿天都要亮了。”安呦呦有些无奈。

安吉咽口水,喉结滚动。

缓缓,还是放开了安呦呦。

那么温暖的安呦呦,放开后突然觉得,身体空了一半。

他要极度忍耐,才不会又失控的再次将安呦呦抱进怀里。

“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安呦呦催促。

“呦呦。”安吉叫着她。

声音中满是暧昧的调调。

安呦呦隐忍着心跳的加速,看着他。

看着在夜色下的安吉,俊得更加动人心扉。

“你还没有回答我,愿不愿意跟我回北渊?”安吉问。

坦诚了彼此的感情之后,更重要的是,在一起。

永远的在一起。

安呦呦咬唇。

从未想过安吉是喜欢她的,也从未想过她会和安吉在一起,所以没有想过她跟着安吉去北渊,会如何?!

她甚至不敢保证,她父皇和母后会真的让她跟着去了北渊。

北渊和大泫终究是两个国家。

哪怕邻国,两座都城也是离了千山万水。

她不知道她父皇和母后会不会支持她。

如果不支持她,她会忍心反抗她父皇母后吗?!

安呦呦叹了口气。

突然觉得谈场恋爱也不容易。

刚开始觉得对方不喜欢自己,现在好不容易等到对方喜欢了,却又开始担心父母会不会同意。

“你不愿意吗?”安吉看安呦呦叹气,整个人明显就紧张了起来。

他手连忙抓紧了安呦呦的手。

就怕她会拒绝。

“不是我不愿意,是我父皇母后还有我哥……”安呦呦有些惆怅,“我担心他们不让我跟着你走。”

经过安呦呦这么一说,安吉也突然反应过来。

他还真的是被爱情迷昏了头,完全忘记了去思考其他。

仔细一想,安呦呦这般被万千宠爱,太上皇和太后娘娘都视安呦呦如珍宝,怎会轻易让她嫁去那么远的地方。

他曾还听到鹿鸣说过,说太上皇还有意给呦呦招上门女婿,俨然是不愿意她离开他们身边。

“我去给太上皇和太后娘娘求情。”安吉当机立断。

“不不不。”安呦呦连忙拒绝,“我哥现在的事情已经让我父皇和母后焦头烂耳了,我们现在再去烦他们,我于心不忍。”

安吉也知道安呦呦的考虑。

安呦呦看上去大大咧咧对谁都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她其实最重感情,也最为他人考虑。

否则也不会在没有争取的情况下,就直接放弃了他。

“先等我哥的事情过去了再说。”

“可是我过几日就要离开大泫了。”

“那你就先回去啊。”安呦呦说得坦然。

“……你不会舍不得我吗?”安吉有些失落。

哪怕是知道安呦呦的考虑,也还是有些被冷漠的不是滋味。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安呦呦安慰。

“可我想要和你朝朝暮暮。”安吉声音有些低。

分明很多动情的话说不出口,却又在安呦呦面前控制不住。

安呦呦笑得很灿烂,“过段时日,等我说服了父皇母后,我就来北渊找你。”

“要多久?”安吉问。

“半年,一年?”安呦呦盘算着。

安吉脸色都变了。

俨然是接受不了这么长时间见不到安呦呦。

“我也还小不是,我才十五岁,刚到嫁娶的年龄,也没那么急。”安呦呦嘀咕。

“可是我十八了。”安吉有些激动。

“十八也挺年轻啊。你看我父皇都三十八了,不还是老当益壮吗?说不定没多久我就又有弟弟妹妹了。”

“……你要我等二十年吗?”安吉整个人都不好了。

安呦呦忍不住大笑。

她回握着安吉的手,“当然不会,一年半载就够了。”

一年半载,应该可以说服她父皇母后了。

“不过安吉。”安呦呦表情认真。

“嗯。”

“你答应我,回到北渊后,不能和其他女子牵扯不清,不能发生任何关系。”安呦呦很严肃,“你是皇上,这次回去大臣肯定会给你塞很多女人给你,你都要给我拒绝了,你要是敢沾花惹草,我这辈子都不会去北渊找你……”

“我这辈子只会有安呦呦一个妻子,绝不纳妾。”安吉承诺,“北渊国的皇帝,没有后宫。”

安呦呦喜笑颜开,“等我来找你。”

安吉点头。

“那你赶紧回去睡觉了。”安呦呦又催促。

安吉依依不舍地看着安呦呦。

真的释放了感情后,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但现在确实已经很晚了。

呦呦也需要睡觉。

安吉咬牙,转身离开。

刚走了几步。

“安吉!”安呦呦突然又叫住他。

安吉回头。

安呦呦突然又扑进了安吉的怀里。

安吉心口微动。

下一刻,就感觉到安呦呦踮起了脚尖,搂着他的脖子,一个吻印在了他的唇瓣上。

安吉心跳明显加速。

呼吸也变得急促。

眼眸中明显闪烁着异常的情愫,一点点燃烧。

安呦呦偷亲成功,迅速逃离。

再不跑,她怕被安吉摁在墙头……

安吉看着安呦呦逃也似的背影。

身体分明紧绷到了极致。

此刻拳头都握紧了,分明是在克制。

他深呼吸,很勉强才压下,身体的冲动……

……

翌日。

萧谨于从牢狱中放了出来,但被责令不准入宫。

而安琪也被禁足,不准离开皇宫,俨然是不让两个人见面。

萧谨于自然不愿,在丽太妃以死相逼下,只能妥协,却每日以酒消愁,颓废不堪。

第三日,萧谨于和高朝阳进行了和离,高朝阳带着和离书,跟着安吉回北渊国。

安吉离开时,萧鹿鸣依旧亲自到皇宫门口相送。

此次离去,再次相聚便真的不知何时。

两个人望着彼此,都有些不舍。

但男人之前便也没有那么煽情。

萧鹿鸣轻轻的拍了拍安吉的肩膀,说道,“一路顺风。”

安吉双手抱拳,“皇上保重。”

萧鹿鸣点头。

安吉翻身,直接骑上了骏马,英姿勃勃。

他坐在高高的马背上,回头看着自己生活了九年的皇宫,心里终究有些情绪在波动。

他眼眸微动。

看到了皇宫内一个台阶上站着的安呦呦。

说好不来送他。

怕彼此都会控制不住。

她却还是来了。

他却还是回头,去找她。

两个人远远相望。

彼此眼中带泪。

安呦呦转身先离开了。

她怕她不走,安吉都舍不得离开了。

但安吉贵为一国之君,早该回到他的国家。

他还要肩负起江山社稷的重担!

安吉看着安呦呦离开,拽紧了缰绳,下一瞬,他骑着骏马,头也不回的离开!

萧鹿鸣目送着安吉远去。

心中断然有些不舍。

但人世间原本就是,分分合合。

“皇上,北渊皇帝已经走远了,皇上还是回宫吧。”公公在旁边提醒。

萧鹿鸣收回视线。

“摆驾乾坤殿。”

“去潇湘殿。”萧鹿鸣吩咐。

公公有些愣怔。

“朕去陪陪安琪。”

“是。”公公连忙又改口道,“摆驾潇湘殿!”

萧鹿鸣坐着步辇,直接去了潇湘殿。

宫人看着皇上驾到,连忙要通报,被萧鹿鸣拦下了。

他直接走进殿堂内,看着安琪坐在砚台前,在写着笔墨。

萧鹿鸣走过去。

安琪并未发现,还在认真的抒写。

安琪的字笔酣墨饱,从小便是极好,他在宋丞相下学习时,也屡屡听到宋丞相毫不吝啬的夸奖安琪的笔墨。

同样也跟着宋丞相学习的安呦呦,她的字却跟鬼画符差不了多少。

萧鹿鸣一直安静的站在萧安琪的身边,看着她全神贯注的抒写,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有人。

写了好久,安琪放下了毛笔。

放在那一刻,一抬头就看到了萧鹿鸣。

明显,惊吓了一跳。

不知何时鹿鸣在她身边,不知道他是否看到她写得字。

“朕这么吓人吗?”萧鹿鸣问她。

口吻不温不热。

“没有,只是不知道你来了,突然身边有个人,才会有一丝惊吓。”安琪故作镇静。

此刻也自若地拿起自己写的那张信件,打算收起来。

那一刻,一只修长的大手,直接将信件拿了过去。

安琪心口微颤。

“给小皇叔的?”萧鹿鸣淡然的看着里面的内容。

刚刚其实就看到了,站在旁边,看着安琪对萧谨于的相思之苦。

所以在他不知道的时日里,安琪和萧谨于之间,已这般你侬我侬了吗?!

安琪紧张的看着鹿鸣。

看着他一尘不变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仿若他眼前的这份信件,什么内容都没有。

事实上到底都写了什么,她太清楚不过。

鹿鸣从小就成熟,从小,就不会在脸上看到他的喜怒哀乐。

她真的不知道此刻的鹿鸣到底是不是在生气,是不是在很生气。

好久。

时辰仿若都停止了一般。

气氛僵硬到极致。

“朕饿了,传膳。”萧鹿鸣突然吩咐。

公公连忙让人去通报传膳。

萧鹿鸣坐在了旁边的圆桌上。

手上的那封信件就这么一直在他手上,什么都没有对安琪说,也没有把信件还给她。

从小她虽然一直陪在鹿鸣身边,但她很多时候其实是揣测不透鹿鸣的心思。

就比如此刻。

她不知道他到底,情绪在哪里。

安琪坐在了鹿鸣的旁边。

御膳房很快送来了山珍海味,摆满了一个桌子。

“吃吧。”萧鹿鸣招呼安琪。

安琪隐忍着,拿起碗筷陪着鹿鸣吃了起来。

“以后朕会经常来你的宫殿用膳。”萧鹿鸣说道。

安琪拿着碗筷的手微抖。

萧鹿鸣看在眼里,却并未有任何反应。

两个人依旧安静的吃着膳食。

鹿鸣给安琪夹了一块肉放进她的碗里。

安琪抬眸看着鹿鸣,缓缓道,“谢谢。”

“朕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但朕会努力去了解。”

“鹿鸣……”安琪开口。

“朕不想听到你对朕的拒绝。”萧鹿鸣直接打断了安琪,“你只需要接受,朕对你的好便是。”

安琪轻咬着唇瓣。

她不知道怎么才可以让鹿鸣真的放下她。

她吃着饭菜,食不知味。

萧鹿鸣自然也发现了,但却选择了漠视。

用完膳之后。

萧鹿鸣离开了潇湘殿,终究也没有把信件还给安琪。

走出宫殿。

萧鹿鸣顿了顿脚步。

公公在身后连忙上前,“皇上还有什么吩咐吗?”

萧鹿鸣拿出那封安琪写下的书信,“撕了。”

“……”公公连忙接过。

皇上这是不敢……撕吗?!

“传朕口谕!今日起,不准潇湘殿任何人给宫外传书,一旦发现,格杀勿论!”

“是。”

萧鹿鸣大步离开。

安琪恭送鹿鸣离开后,又回到砚台上迅速给萧谨于写信,写完之后让宫人连忙送出去。

她是听闻说萧谨于这段时日一直在以酒消愁,她很担心他的身体。

那日,便是母后和鹿鸣酒醉后第二日,来单独找过她。

母后说,鹿鸣现在暂时接受不了,她和谨于的感情,所以会有一段时日的过渡期,让他们坚持过去,鹿鸣自然会放手。

她对母后当然是深信不疑,但谨于却不知,她必须要告诉他。

然而刚写完信,差宫人送出皇宫时,却被宫人禀告说皇上下令不准传书到宫外。

安琪急得眼眶都红了。

她想了想去找安呦呦。

安呦呦此刻在寝宫也有些魂不守舍。

安吉一走,总觉得心都被掏空了。

一向都很能吃的安呦呦,却食不知味了。

看着安琪来,也依旧无精打采,“安琪姐姐怎么过来了?我哥不是在你那边用膳吗?!”

“呦呦,鹿鸣不准我传信给谨于。”安琪没人倾述,只能找呦呦。

安呦呦想了想,给出了意见,“那安琪姐姐就暂时,不要联系小皇叔。”

安琪有些诧异。

她没想到呦呦会直接站在了鹿鸣那边。

“我哥现在想要和你好好相处,你就给我哥一个机会,让他好好对你,也算是了却他的心愿。如果你真的对小皇叔至死不渝,我哥怎么对你也不会让你感动,也不可能移情别恋。时日一长,我哥自然就会放手了。”

安呦呦把一切看得明明白白。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