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安泞被萧谨行喂下了整整一碗汤药。

苦中带甜。

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萧谨行这狗,都一把岁数了居然还这么会。

安泞气喘不匀,眼眸中带着氤氲,唇瓣微微肿起。

“酒醒了吗?”萧谨行沙哑的声音,依旧充满磁性。

“我本来就没有喝醉。”安泞逞强。

在萧谨行面前这么多年,就没服软过,尽管,萧谨行有一百种方式可以让她连连求饶。

“那意思是精神还很好了?”萧谨行扬眉。

安泞瞬间防备。

这货一旦这幅表情的时候,绝对非奸即盗。

安泞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萧谨行的身体向她靠了过来……

“你等等。”安泞双手抵触着他的胸口。

萧谨行性感的嘴角上扬。

一副,危险的模样。

“我有事情要和你说。”安泞满脸认真。

不能被萧谨行这厮给蛊惑了。

这厮没有节制!

“嗯?”从喉咙深处发出一道,低沉又性感的嗓音。

“我今天和鹿鸣谈了心。”安泞找话说。

“然后呢?”

“他已经长大了。”说起鹿鸣,安泞还是有些难受,“已有了自己的判断和自己的想法,我突然觉得,他离我越来越远了。”

“孩子都会长大。”萧谨行淡然。

“他这么小这么小……”安泞指着自己的食指指尖,“这么小的时候我带着他长大,总觉得不管过了多久,不管我们是否分开,他都会是那个,小小的鹿鸣。”

“这么小,怕是蟑螂。”萧谨行直言。

安泞一个凌厉的眼神。

萧谨行抿唇。

“鹿鸣说,他希望他自己去处理他和安琪的事情。我其实也知道感情的事情不能第三个人插手,我去和他谈心也不过是传达我的观点,没想过一定要强迫他,但他真的拒绝我的那一刻,我还是有些难受,才陡然发现,孩子们真的都长大了,而我们变老了……”

“你是在焦虑你的年龄吗?”

“萧谨行你能不能严肃一点。”

“你一点都不老。”萧谨行很认真地说道,“反而,越来越好。”

“我在说正事儿。”

“我说的也是正事儿。”

萧谨行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她依旧细嫩的脸部皮肤,没有一丝皱纹,没有一点毛孔,此刻喝了酒,脸上的血色更是红润饱满,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她大概是不知道,她对他的吸引力到底有多大。

“要不要给慕安追生一个妹妹?”萧谨行手指缠绕着她的发丝,问她。

“不……唔。”安泞瞪大眼睛看着萧谨行。

“反抗无效。”

“那你……问锤子!”

夜色弥漫。

皇宫内,安呦呦有些睡不着觉。

听闻今晚她母后去陪她哥吃饭了,还听闻他们喝了酒。

她母后的酒量她是知道的,但她从未真正看她哥饮过酒,平时宫宴也都是应付,也没有人敢灌了皇上的酒。

终究有些放心不下。

安呦呦起身,直接去了乾坤殿。

琢磨着喝醉了,她得给她哥弄点醒酒药。

至于她母后那边,反正有她父皇在,半点都不用担心。

她刚走到乾坤殿门口。

迎面和一个人影相遇。

安呦呦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么晚了在这里还能够见到安吉。

一瞬间的安静。

安呦呦自若地说道,“你也来看我哥的吗?”

“听闻皇上酒醉厉害,便过来看看。”

“酒醉厉害吗?”安呦呦紧张。

“嗯,已召唤了几名太医去内殿。”

安呦呦连忙大步走进了去。

一走进去就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呕吐声。

公公在旁边急得跺脚。

太医也在旁边,满头大汗。

喝了醒酒汤,居然还是没用。

圣上还是呕吐个不停。

“呦呦公主,你终于来了。”公公看着安呦呦,就像抓到了救命的稻草。

“我哥怎这么恼火?”安呦呦不悦。

“也是太后娘娘……”公公自然不敢多说。

安呦呦也是无语。

她母后这人,真没把她哥当亲生的是吧?!

哪有人这般灌自己儿子酒的。

她连忙上前,看着宫人给她哥清理着嘴角的污渍,又帮他擦拭着红得过分的脸。

安呦呦拿起鹿鸣的手腕,把脉。

脉搏紊乱,俨然是饮酒严重过度。

“拿笔墨过来。”安呦呦吩咐。

“是,公主。”

公公连忙准备了笔墨。

安呦呦迅速写下了一个醒酒药方,“立刻派人熬制,不得耽搁。”

“是。”

太医连忙拿着药方去熬药。

安呦呦又不放心的回到床榻上,看着他哥呼吸困难,眉头紧锁。

“皇上如何?”安吉在她身后,询问。

“饮酒过度,喝完汤药应该就没事儿了。”安呦呦回答。

“嗯。”安吉点头。

“夜深了,要不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照顾着就行了。”安呦呦自若地说道。

安吉抿了抿唇,“你是不是,不想见到我。”

安呦呦微愣。

她没想到安吉突然会说出这种话。

“没有。”安呦呦勉强一笑,“就是觉得很晚了,你也要休息。”

“过段时日,我就要回北渊了。”

“我知道。”安呦呦微笑。

很淡然很淡定很淡漠。

“你……”安吉到嘴边的话却又咽了下去。

安呦呦也没有追问。

哪怕看得出来安吉的欲言又止,却也没有想过要深究。

对她而言。

不过萍水相逢,早晚会在彼此的记忆里,烟消云散。

突然的安静,突然就尴尬了。

安呦呦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安吉的相处就变得异常的别扭。

或许还是,心理作用。

她回头把视线落在了她哥的身上,不想再过分纠结。

而安吉却也并没有离开,就站在她身后,一直沉默。

半个时辰后,太医把熬好的汤药送了过来。

安呦呦喂鹿鸣喝了药。

喝完药之后,鹿鸣心里明显舒服了好些。

酒仿若也醒了大半。

此刻倒是突然也没了瞌睡,让人搀扶着他坐了起来。

“你说你到底哪里想不通要去和母后拼酒。她的酒量,是你能够去挑衅的吗?!”安呦呦没好气地说道。

“是朕自己想喝,和母后没有关系。”鹿鸣辩解。

“母后一喝起酒来就收不住,我太清楚了。”安呦呦愤愤不平。

“现在舒服多了。”萧鹿鸣维护安泞,此刻也看到了安吉,把话题转移了,“安吉也在。”

“听闻皇上酒醉不适,便过来看看皇上。”

“正好你来了,朕把朕的想法告知你们。”鹿鸣严肃。

安吉抿唇,应着。

安呦呦也一脸认真。

“明日朕会把小皇叔从牢里面放出来。而后,朕允许小皇叔和高朝阳和离。”萧鹿鸣说道。

安呦呦心口微紧。

也不得不说,只要她母后出马,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谢皇上恩典。”安吉跪谢。

安呦呦看了一眼安吉,没说话。

“但朕不会就此对安琪放手,所以朕不会答应,安琪和小皇叔的亲事儿。”萧鹿鸣一字一顿。

安呦呦看着她哥。

“呦呦你也不用再劝朕了。”萧鹿鸣直言道,“朕只是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如果最后安琪依旧选择小皇叔,朕甘愿退出。”

能够做到这个份上,她哥已经够大度了。

以她哥的身份,他想要谁不能要?!

哪怕她父皇母后阻止又能如何,现在的一国之君,就是萧鹿鸣。

“不早了,你们回去早些歇息吧。”萧鹿鸣把话说完,催促他们离开。

“那你也早点休息,明天要是不能起床,就不要逼着自己上早朝了,身体要紧。”

“嗯。”萧鹿鸣应了一声。

安呦呦起身离开,安吉也跟在了安呦呦的身后。

皇宫内,昏暗的灯笼,稀疏的星辰,静谧的夜。

两个人一前一后。

安呦呦回自己的寝宫。

安吉一直跟在她的身后。

安呦呦几次想要开口让他先回去,却又几次都咽了下去。

免得安吉说她不想见他。

她难得解释。

也不想,狡辩。

走到宫殿门口。

安呦呦回头看着安吉,“我到了,你早些回去吧。”

“你喜欢吴华皓吗?”安吉突然问。

安呦呦微愣。

没想到安吉会说起她的事情。

“你会嫁给他吗?”安呦呦还未回答,安吉又问。

“不会。”安呦呦很坚定。

安吉手指微动,眼底仿若闪过一丝喜悦。

在黑暗的夜色下,却又并不明显。

“我母后不允许我和吴华皓成亲。”安呦呦说明原因。

安吉看着安呦呦的眼神,明显怔住。

“我母后说,近亲不能成亲。”安呦呦解释。

“只是因为你母后的原因吗?”安吉问。

幽幽的问她。

安呦呦想了想,“对。”

安吉抿唇。

安呦呦又说道,“吴华皓对我很好,从小欺负他也没见他报复过我。要不是我母后强烈阻止,说不定我和吴华皓还能处处。毕竟从小一起长大,多少都会有些感情。”

“是吗?”安吉看着安呦呦,“你对每个人都这样吗?”

“嗯?”

“都很好。”安吉说。

“别人对我好,我当然要对别人好。这不应该是相互的吗?你和我哥之间的感情不也是如此吗?”

“你对我,也是如此吗?”安吉问。

安呦呦皱眉。

觉得今晚的安吉似乎有些,和平时不同。

“我对你应该没这么好。”安呦呦也不隐瞒。

安吉脸沉。

“毕竟你对我也不是特别好。当年我救你回来也没见你对我有多感激,我这个人其实很记仇的。”

“既然这么记仇,为何还要跟着我去北渊?”安吉问。

安呦呦心口一惊。

她瞪大眼睛看着安吉。

“你还真是忘了在北渊国酒醉前的那一晚,阿、离。”安吉的声音,仿若带着怒气。

安呦呦瞳孔地震。

所以那晚上她到底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让安吉发现了,她是阿离。

难不成她亲口承认了,还是……

轻薄了安吉?!

安呦呦脑袋里面迅速转动。

当时都没有想起来,现在过了这么久了,她更想不起来了。

“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安吉问。

安呦呦带着戒备。

突然觉得此刻的安吉有些危险。

“不用。”

安呦呦往后退了一步。

因为此刻的安吉直接逼近了她。

安呦呦整个人靠在了宫殿外的墙壁上,想要逃走那一刻。

安吉伸手,将她直接桎梏在了他的身下,无路可走。

安呦呦紧紧地盯着安吉,“你今晚也喝酒了吗?!”

是觉得今晚的安吉,尤其得不正常。

“没有。”安吉回答,“但我此刻,可以比喝了酒更疯狂。”

“你到底怎么了?”安呦呦真的被此刻的安吉吓到了。

受什么刺激了。

从刚刚在乾坤殿相遇,她自认没有做任何刺激他的事情,一切和平常一样,为何安吉像是变了一个人。

安吉确实已经,忍耐了到极致。

他一直在克制。

一直。

因为他不确定在安呦呦心目中到底算什么,直到,他看到了安呦呦和吴华皓之间的亲昵。

心里的巨浪一直在翻滚,又一直在让自己压抑。

如此冷静,汹涌,冷静,汹涌……

终于,到极限了。

他想他应该是到极限了。

他等不起。

等不起安呦呦承认她就是阿离,等不起安呦呦会主动靠近他,像在北渊国一样!

安呦呦随时都会转身就走。

他突然俯下身。

“唔。”安呦呦瞪大了眼睛。

唇齿间没有半点酒的味道,却如安吉所说,他比喝了酒更疯狂。

她推了几下,推不开。

身体被安吉狠狠的压在墙壁上,摩擦。

痛!

安呦呦皱紧了眉头。

安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吗?

“唔!”

安吉猛的放开了安呦呦。

他捂着自己的嘴。

被安呦呦咬流血的嘴。

他眼眸紧紧地看着安呦呦,眼底翻着怒意。

“安吉,我是安呦呦!”安呦呦气急败坏。

“要不然呢?!”安吉问她。

“你忘了高朝阳了吗?”安呦呦愤怒。

“如果说忘了呢?”安吉反问。

安呦呦心口微怔。

安吉在说什么?!

他不是从小就喜欢高朝阳吗?

他甚至要亲自来大泫把她带回去!

可他现在又在做什么!

“今日我收到了北渊使者的信件,催促我回去。”安吉突然转移话题。

安呦呦看着他。

所以这是他今晚失控的原因吗?!

“刚刚皇上也说得明白,他允许了靖王和朝阳的和离。不出意外,我三日后就会带着高朝阳离开大泫国了。”

三日后?!

这么快吗?!

一直都很清楚安吉会走,但真的临近要走,却又……难以接受。

“安呦呦,我想带你回北渊国。”安吉一字一顿,说得明明白白。

安呦呦震惊。

从头到尾都没有感受到安吉有这方面的心思,现在这一刻却又这般唐突地说出来,她都在怀疑她现在是不是在做梦?!如此不真实。

“我喜欢你。”安吉低沉的嗓音,在安呦呦耳边响起。

本就安静的夜晚,变得似乎没有了任何声音。

只有安吉对她说的这句“我喜欢你”一直在她耳边回荡。

一直一直回荡,反应不过来。

安吉深情的眼眸,紧紧的看着安呦呦。

“高朝阳呢?”安呦呦终于回过神,诧异的问道。

“我已经给她说明白了,我对她没有男女之情。回去后,我会给她想要的一切,除了,我。”安吉满脸认真。

所以不在开玩笑。

安呦呦觉得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突然到她已经接受不过来了。

她从来没觉得安吉喜欢她,她也从未想过会和安吉在一起,否则她也不可能伪装成阿离,让安吉一直发现不了她。

可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安吉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喜欢她的?!

真的喜欢她吗?!

在北渊国那一晚她到底做了什么?!

难不成……

安呦呦问安吉,“莫非,你被我睡服了?”

“说服?”安吉皱眉。

“睡觉的睡。”安呦呦解释。

安吉瞬间明白。

明白那一刻,脸都红了。

那晚上的安呦呦确实做了很多出格的事情,但还不至于出格到,这个地步。

“看来不是。”看着安吉的表情,安呦呦也知道了,“所以你怎么会突然喜欢我?”

“我也不知道。”

安呦呦皱眉。

这货怕是在故意逗她吧?!

“我一直以为我喜欢的是高朝阳,小时候入宫便经常看到高朝阳被兄弟姐妹欺负,心里有了些怜悯,便有了疼爱之心。我来大泫国多年,也会经常惦记高朝阳,我以为这就是喜欢。直到,遇到太监阿离。”

“太监阿离”四个人,让安呦呦尴尬得都想要钻地洞了。

还不是为了不让彼此牵扯太多,她才这么隐瞒身份的。

“我曾一度以为我是不是有断袖之癖,直到那晚上你酒醉后抱着我说,安吉,如果我是女子,你会爱我吗?”安吉说出了那晚上她失忆的事情。

安呦呦脑海里面仿若有了些画面。

她喝得酩酊大醉。

依稀记得喝醉后,安吉喂她喝了茶,似乎弄湿了她的衣衫,她看到他低垂着眼眸很认真地帮她脱衣,看着看着,眼前变得模糊,身体也变得,不受控制。

她貌似主动亲吻了他。

吻得很深入。

安呦呦舔了一下唇瓣。

忽然就有了那晚上的,触感。

她还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你还记得我的回答吗?”安吉问。

“啊?”安呦呦看着安吉。

刚刚完全走神了。

脑海里面全部都是,不健康的画面。

“哦。不记得了。”安呦呦摇头。

她只记得,他们之间亲了很久。

谁都没有主动放开谁。

孜孜不倦!

“我说,你不是女子,我也爱你。”安吉一字一顿。

安呦呦心口一动。

仿若又想起了。

她记得她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低低的笑了。

笑得很灿烂。

但她总以为,这一切都只是梦。

迷迷糊糊的的梦而已。

她根深蒂固的觉得,安吉喜欢的人是高朝阳。

“然后你说,那你摸摸看。”安吉说出来,脸又红了。

声音也变得小了很多。

安呦呦那一刻也有些不淡定了。

这些虎狼之词,她真的说过?!

可安吉这么一本正经的人,又怎可能说的出这种话?

“你摸了?”安呦呦问。

安吉喉结滚动。

很久很久才用极其细微的声音回答道,“盛情难却。”

“……”

“我会对你负责的。”安吉连忙回答。

安呦呦完全不敢想象当时的画面。

看安吉现在红得跟猴子屁股的脸也知道,有多不能描述。

“那就算如此,你又怎么知道我是安呦呦的?!”安呦呦继续问。

“你的声音。”安吉说。

“啊?”

“酒醉后,你没有掩盖自己的声音,你声音的辨识度很高,只要冷静下来,很容易就听出来了。”安吉解释。

“那时你还能冷静吗?!”安呦呦问。

“……强迫冷静。”安吉又咽了咽口水,性感的喉结不停滚动,“当然,能够完全确定你的身份还是这个。”

说着。

安吉从衣服里面拿出来了一个许愿袋。

安呦呦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她当时在北渊国寺庙内挂的那个许愿袋!

------题外话------

以后更新可能都会比较晚。

哎。

大家多多包涵。

依旧爱你们的宅!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