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谢千蕴屁股挪动了一下。

怎么会有一个软垫?!

她刚刚一个用力过猛,没控制住轻功,差点以为自己要摔个狗吃屎。

“皇上……”

身旁的公公已经被眼前的一幕吓得腿都在发软了。

这谁家的臭屁孩,居然一屁股坐在了当今圣上的头上。

这这这,灭九族都不足惜!

皇上?!

谢千蕴愣了一下。

她低下头就看到趴在地上的一个男子,头发乌黑,高高的发髻上插着一支一看就尊贵无比的簪子。

此刻脸埋在地上,也看不出来他长什么样子。

只知道他是被她一屁股给砸中了。

谢千蕴反应过来,连忙从地上起来。

公公上前去扶起萧鹿鸣,“万岁爷,怎么样?摔到没?奴才马上去传太医过来给您看看,万岁爷……”

公公一边说一边都要哭出来了。

谢千蕴站在旁边,惊愕的看着那个从地上缓慢起来的少年。

她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吓得一动没动。

“朕没事儿。”萧鹿鸣起身。

一起身,挺拔的身高,直接比谢千蕴高了一个多头,谢千蕴还不到他胸口的位置。

“皇上,你都流鼻血了……”公公又是惊吓。

连忙拿出手帕去给他擦拭。

萧鹿鸣垂下眼眸,也看了一眼自己的鼻血,接过手帕,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奴才还是给您传太医吧?!”

“不用。”萧鹿鸣依旧拒绝。

笑话。

他堂堂当今圣上,不要面子的吗?!

传出去他被一个小孩子的屁股砸中头,他的颜面还何在?!

“可是……”

萧鹿鸣一个眼神。

犀利的目光直接吓得公公大气都不敢出。

谢千蕴在旁边也被他的气场给吓到了。

完了完了。

这人好凶。

比她爹娘都凶。

就在谢千蕴有些忐忑的那一刻,就看到萧鹿鸣的眼神看向了她。

谢千蕴心里一个哆嗦。

分明长得细皮嫩肉,文质彬彬,软弱无力的样子,眼神却仿若能够杀了她!

“一人做事一人当,刚刚是我一屁股坐到你的头上,你要杀要剐,随便处置!”谢千蕴深呼吸一口气,豁出去了,“但请别连累到了我的爹娘!”

萧鹿鸣眼眸又紧了紧。

一眼就看得出来,眼前的小屁孩是女扮男装,哪怕此刻脸上还有些挂了彩的痕迹,当然不是刚刚摔下来弄伤的,刚刚摔下来稳稳的坐在他的头上倒是半点都没伤着,想来也是出门打了架。

“叫什么名字?”萧鹿鸣冷声。

哪怕一脸少年的模样,却因为气场十足而让人感受到了威迫。

谢千蕴咬了咬小唇瓣。

她在想是不是说出来后,她就要连累了她父母。

还是不要说了。

萧鹿鸣一眼就能够看出这小姑娘的心思,微冷静的想了一下,“谢千蕴?”

谢千蕴瞪大了眼睛。

她和这小皇帝从来没有见过面。

虽然父亲每日进宫,母亲也在是当朝大将军,但她父母怕她在皇宫中出错,不管宫中有什么宴请,硬是一次也没有带她进过皇宫,而这小皇帝也从来没有来过将军府,自然两个人就一次没见过。

而他又是怎么猜出来,她就是谢千蕴的?!

关键她现在还是男装?!

事实上萧鹿鸣能够猜出来,一点都不难。

第一,能够翻围墙进来的人,胆子这么大自然是将军府有份量和地位的人。第二,明显的女扮男装,显然是小姑娘,而宋丞相和谢将军就唯一有一个女儿。第三,全浔城都知道谢千蕴是浔城小霸王,他甚至还收到过大臣参过一本谢千蕴,说她在宋丞相和谢将军的庇护下,无法无天。

综上。

眼前这人,非谢千蕴莫属。

“对,我就是谢千蕴。”谢千蕴承认了。

她向来也是敢作敢当的人。

“但一人做事儿一人当,你别惩罚了我父母。”谢千蕴雄赳赳气昂昂。

“惩罚?”萧鹿鸣眉头一扬。

就是细微的面部动作,也不怒自威。

谢千蕴倔犟的咬着小嘴唇。

就是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模样。

“你今日满十周岁?”萧鹿鸣突然问。

“是。”谢千蕴点头。

十岁就英年早逝……

她还想要想她母亲那样,驰骋疆场,报效国家!

“念你今日生辰,又是无心之过,朕不惩罚你。”萧鹿鸣说道。

谢千蕴不相信的看着萧鹿鸣。

分明看上去那么凶巴巴,居然说不惩罚她?!

此刻的语调也是冷冷冰冰。

一点都听不出来他是在宽宏大量,反而阴森得很,让人毛骨悚然。

“但刚刚发生的事情,朕不想第三个人知道。”萧鹿鸣命令。

谢千蕴黑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所以小皇帝的意思是,她只要保密就行了。

“那他呢?”谢千蕴指着旁边的公公。

他分明是第三人。

萧鹿鸣微皱眉,随即说道,“他不算。”

“哦,也是。”谢千余连忙点头道,“他是太监,不算人。”

“……”公公脸都憋红了。

这算是恶意中伤吗?!

谢千蕴看萧鹿鸣真的放过了她,不由得松了口大气,“皇上,那我先走了。”

此刻还要回去换衣服,要是被她爹娘知道她溜出去打了架,铁定明天就会把她送去边关。

她可还想在浔城多玩几日。

萧鹿鸣下颚微点。

谢千蕴蹦蹦跳跳的离开。

萧鹿鸣看着谢千蕴的背影,微摇了摇头。

宋丞相的女儿居然这般……粗鲁野蛮。

哪怕谢将军威震一方,却也知书达礼,女子该有的柔美和礼数,也是面面俱到。

略微有些惋惜中。

眼眸突然看到了不远处走廊一道熟悉的人影。

萧鹿鸣直接走了过去。

此时谢千蕴也刚走上走廊,也看到了那两个牵着手往后花园走的一男一女。

这不是,呦呦姐姐的姐姐安琪公主吗?!

牵着她手的那位是……靖王爷?!

是吧?!

今日来参加她生辰的人太多,她都不能完全记住。

“安琪!”

谢千蕴还在确认中,就听到了身后一道严厉的声音。

萧谨于本在看到谢千蕴这一刻,就想要放开安琪的手,却在真的看到谢千蕴身后的萧鹿鸣后,反而将安琪的手拽得更紧了。

安琪心口微惊,连忙要推开萧谨于,萧谨于却固执的,没有松开。

“谨于……”

“小皇叔这是在做什么!”萧鹿鸣已走到了他们面前。

谢千蕴此刻聪明的往旁边退了两步。

就怕血溅在了她的身上。

“小皇叔已是有妇之夫,安琪乃我大泫国的长公主,你现在所为,乃大逆不道!”话音落。

萧鹿鸣一个伸手。

他猛地一把拽住安琪的另一只手腕,一个用力,安琪一个不稳,直接撞进了萧鹿鸣的怀抱里。

萧谨于脸色明显变化。

看着安琪落入萧鹿鸣的怀里,上前就要去把安琪拉回来。

萧鹿鸣眼疾手快,直接用身体挡住了萧谨于的靠近。

萧谨于手抓了一空,脸色的怒火更加明显。

“小皇叔还请自重!”萧鹿鸣脸色阴冷到极致。

谢千蕴也是被萧鹿鸣的怒气震惊到。

靖王怎么也有二十好几了,小皇帝也不过才是十五岁,这气场完全不能比拟。

“我们走!”萧鹿鸣也没有多做停留,拉着安琪就离开。

安琪明显回头看了一眼萧谨于。

看着他眼底的难受也有些心有不忍。

但此刻她很清楚不能甩开鹿鸣,一旦甩开,鹿鸣一定不会放过萧谨于。

萧谨于双手握拳,紧紧地看着安琪被萧鹿鸣带走的背影,他早受够了安琪处处顾及萧鹿鸣,他早受够了这么多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安琪被萧鹿鸣带走!

他大步上前。

谢千蕴连忙拉住萧谨于,“晋王爷,那是皇上!”

她小小年龄都看得出来现在小皇帝在气头上,这个时候去找茬就是找死。

萧谨于却根本不管不顾,一把推开谢千蕴。

谢千蕴虽从小习武,但终究年龄小身板也小,这么一推就把她推在了旁边的柱子上,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靖王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

冲到萧鹿鸣和安琪面前,再次去牵安琪的手。

萧鹿鸣自然感觉到了萧谨于的靠近,身子华丽一转,将安琪紧紧的护在了自己身后,与此同时一脚直接踹在了萧谨于的身上,力气很大,萧谨于猛地被萧鹿鸣踹飞在了地上。

“谨于!”安琪终究是按耐不住了。

看着萧谨于被鹿鸣踢飞,也是惊吓到不行。

她连忙从萧鹿鸣身上挣脱开。

萧鹿鸣皱眉。

对其他人他习惯性冷漠无情,但对安琪,他总是隐忍。

他就这么看着安琪冲到萧谨于面前,看着被摔倒在地上的人,关切道,“谨于你怎么样?你有没有哪里被伤着?!”

萧鹿鸣眼底越来越冷。

脸上的怒气,显然易见。

萧谨于忍着痛从地上站了起来。

站起来那一刻,因为腿部受伤,软了一下。

安琪连忙一把扶住他。

萧鹿鸣紧握的拳头,骨节都在发白。

“皇上,我和安琪是真心相爱的!”萧谨于不想再隐忍了。

他要说出来。

这次,必须说出来。

反正马上,他也要向安琪求亲了。

倒不如,什么都坦白了。

“真心相爱?!”萧鹿鸣脸色阴冷到了极致,“靖王怕是忘了,你已娶妻!”

平时萧鹿鸣会尊重的叫萧谨于一声“小皇叔”。

现在改口,俨然已经在对萧谨于警告了。

“臣和朝阳成亲,只因为是两国和亲被逼无奈。这么久以来,臣从未和朝阳有过夫妻之实。而朝阳喜欢的人也不是臣,是安吉。安吉这次回来便是要带走朝阳,朝阳一走,臣便会和安琪成亲,还请皇上成全!”

萧鹿鸣冷冷的看着萧谨于。

看着萧谨于一脸的坚定,死不足惜的样子!

“你说什么?!你说,朝阳喜欢安吉?!”萧鹿鸣眼眶猩红,一字一顿地问道,“所以你们瞒着朕做了什么?!”

明显,愤怒到了极致。

“鹿鸣,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安琪从未见鹿鸣这般暴戾过。

至少没有在她面前这般过。

安琪俨然被吓到了。

“靖王告诉朕!”萧鹿鸣的声音,无比阴森。

安琪紧咬着唇瓣,身体在微微颤抖。

萧谨于也有些丝毫的惊吓,却又鼓起了勇气,“就是臣刚刚所说,臣和朝阳成亲都并非自愿。成亲时便互相说好,等安吉拿下了北渊国,便和离。一旦和离后,朝阳就会跟着安吉回北渊,臣也会给安琪求亲。太上皇和太后娘娘,也都已答应了臣!”

“所以,你们都知道,连父皇和母后都知道,唯独朕不知道!朕还以为,安琪对朕……”萧鹿鸣冷冷的看着安琪。

看着安琪此刻眼泪婆娑,眼底都是对他的愧疚和担心。

却让他觉得,那般虚伪。

“皇上,臣和安琪是真心相爱,还请皇上不要乱点鸳鸯谱,成全了臣和安琪!”说着,萧谨于直直的跪在了地上。

萧鹿鸣冰冷的视线看着萧谨于,看着他的固执和坚决。

他眼眸微动,看着安琪。

安琪在萧鹿鸣的视线下,有些闪躲。

她真的不想这般去伤害鹿鸣,但感情的事情……

既然。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安琪也跪在了地上,跪在了萧谨于的旁边。

萧谨于看着安琪。

萧鹿鸣也冷冷的看着萧安琪。

看着她真的为了跟其他男人在一起,而向他下跪。

“鹿鸣,我和谨于是真心相爱,还请你成全。”安琪一字一顿。

萧鹿鸣仿若是笑了一下。

笑得眼眶更加猩红。

谢千蕴此刻还贴在柱子上,就这么看着眼前的修罗场,真是刺激!

“哐!”

谢千蕴突然吓了一大跳。

萧谨于和安琪心口也猛地一惊。

旁边一根石凳子,就这么被萧鹿鸣一脚踢飞了出去。

落在地上响起了剧烈的声响。

谢千蕴不由得看着萧鹿鸣的黑靴,这一脚得多痛?!

可终究如此。

萧鹿鸣哪怕愤怒到了极致,也没有把气真的发泄在了萧谨于和安琪的身上。

“皇上……”公公在旁边,瑟瑟发抖。

看着皇上此刻怒火中烧也不敢多说什么。

也不知道皇上这一脚,受伤没有。

“萧安琪。”萧鹿鸣连名带姓的叫着安琪。

安琪身体一抖。

“朕再问你一次,选朕还是选靖王!”

安琪紧咬着唇瓣。

她知道现在鹿鸣的难受,也知道鹿鸣忍耐到了极限。

她甚至不知道她此刻的回答,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但她不想再这般下去。

她需要为自己的幸福争取。

她抬眸看着萧鹿鸣,回答,“对不起鹿鸣,我爱的人是萧谨于。”

萧鹿鸣隐忍到,青筋暴露。

他知道安琪对萧谨于的心思,但他并不觉得,他会真的败给萧谨于。

他和安琪的感情,这么多年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他不相信,安琪能够放下就放下。

然而安琪却就是,斩钉截铁的告诉他,她喜欢的人是萧谨于。

萧鹿鸣眼底的冷意,越来越明显。

他突然大步冲他们走了过去,一把拽起跪在地上的萧谨于。

“鹿鸣!”

安琪惊吓着,连忙就要去拉鹿鸣。

鹿鸣一个用力,直接将安琪推到在一边。

事实上谢千蕴看得很清楚,小皇帝就算真的怒到了极致,以刚刚他踢石凳的那一脚的力度来说,对安琪算是隐忍到了极致。

“安琪!”萧谨于看安琪被萧鹿鸣一把推倒在地。

眼底的愤怒,油然而生。

他不顾一切的,一拳直接打在了萧鹿鸣的脸上。

萧鹿鸣的注意力更多也放在了安琪的身上,突然的一拳让他始料不及!

就这么硬生生的接了一拳。

“谨于!”安琪明显被吓到了。

她一把拉住萧谨于。

他怎么能够打鹿鸣?!

鹿鸣是皇上。

他打了鹿鸣,鹿鸣可以直接砍了他的脑袋。

萧谨于打了萧鹿鸣之后,自己也有些被惊吓到,刚刚他太过冲动了!

萧鹿鸣忍着痛看着面前萧谨于和安琪的拉拉扯扯,脸上的怒火更是到达顶峰。

他上前,一脚直接冲着萧谨于踹了过去。

“哐”的一声,直接把萧谨于踹翻在地上。

“鹿鸣,别打了,我求你别打了……”安琪吓得泪流满面。

萧鹿鸣却仿若没有听到一般,一脚一脚狠狠的往萧谨于身上踹,脸上的狠戾,看上去阴森而恐怖!

“鹿鸣,鹿鸣!”

安琪吓得身体都在发抖。

再这样打下去,萧谨于会不会直接被打死。

就在安琪想要用自己身体去挡住萧谨于那一刻。

“萧鹿鸣!”

后院中,突然响起了一道冷厉的声音。

萧鹿鸣因愤怒而失控到了极致,却还是因为这一道声音,而收了脚。

萧谨于倒在地上,满身的血,一动不动。

安琪看着萧谨于,心疼到眼泪不停,却也不敢再草率的靠近,怕又刺激到了鹿鸣,真的会杀了萧谨于。

萧谨行大步走到他们面前。

此刻很多宾客也都跟着一起到了后院。

看到萧鹿鸣那一刻,连忙都跪在了地上,“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

安呦呦也和吴华皓一起,跑了过来。

是听说她哥来了,还听说她哥在后院揍小皇叔。

我滴个乖乖,难不成安琪姐姐和小皇叔的事情被她哥发现了?!

这可不好办啊!

“发生了什么事儿?!”萧谨行声音依旧冷厉,真正生气时的气场,依旧让众人瑟瑟发抖。

安呦呦都吓了一跳。

没想到她父皇这般霸气的啊?!

总觉得他们家就她哥最凶!

萧鹿鸣冷着脸,没有回答。

“安琪。”萧谨行眼眸一紧。

“回父皇,都是安琪的错,是安琪惹怒了鹿鸣,父皇要处罚就请处罚安琪,还请父皇不要为难了小皇叔。”安琪磕头。

安呦呦在旁边心里倏然一个咯噔。

她理解安琪这个时候想要保护小皇叔的心情,但现在她哥明显在气头上,安琪越是这般维护小皇叔,她哥的愤怒只会越大。

果然。

安呦呦就看到她哥突然开口,带着不容置喙的气场,“靖王萧谨于以下犯上,罪不可赦,给朕押入大牢听候发落!没有朕的允许,任何人不准探视!”

“鹿鸣!”安琪惊恐的看着他。

萧鹿鸣看了一眼安琪,眼眸又对视着萧谨行,以及萧谨行旁边的安泞,规矩的行礼,“儿臣政务缠身,先行告退。”

丢下一句话,手袖一挥。

冷声道,“摆驾回宫!”

然后,扬长而去。

所有人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萧鹿鸣霸气的离开。

与此,萧鹿鸣身边的暗卫直接将地上已动弹不得萧谨于扣押了起来,带走。

“谨于……”安琪看着萧谨于被人抬走,不忍心地想要去拦住。

“安琪姐姐。”安呦呦一把抱住安琪,“冷静一点,我哥肯定不会杀了小皇叔,但你现在如果去违逆我哥,后果一定更严重!”

------题外话------

明天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