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安呦呦挤进人群中,写下了自己的愿望。

写完之后,她装进了一个小巧的许愿袋里面,对着还在人群外的安吉扬了扬,“安吉,我都写好了,你赶紧过来。”

安吉回神,缓缓走向了人群。

安呦呦说道,“心愿不能被别人看到了,你赶紧写,我先去挂我的许愿袋了。”

“嗯。”安吉应了一声。

安呦呦高高兴兴的走向了旁边的许愿树。

树上面已经挂满了许愿袋,看来来这里许愿的人不少。

安呦呦踮脚,想要把自己的挂到树枝上。

我去。

安呦呦脸都憋红了。

就差那么一点,差一点就勾到树枝了。

就在整个人都要崩溃之际,她要勾的那个树枝,突然压低了下来,放在了她触手可及的地方。

安呦呦抬眸,看着站在她身边轻而易举帮他拽着树枝的安吉。

此刻阳光倾泻,透过树枝枝叶,零零碎碎的打落在枝叶上,背光下的安吉,周围仿若散发着一层光圈,在光晕下,他脸部线条似乎也变得柔和起来,眼底仿若还流淌着温情……

安呦呦心跳,在不规律的跳动。

仿若,呼吸也变得,紧张了起来。

身边喧嚣的一切仿若都消失了一般,眼底好像就只有了安吉。

只有他,近在咫尺的距离。

两个人的四目相对,也变得暧昧……

轻风吹着他们的头发,柔顺的发丝时不时的触碰到彼此,心口随之波动不安。

安呦呦不由自主的抿了一下唇瓣。

绯红而充满润泽的唇色在阳光下,仿若成熟的小樱桃一般,散发着诱人的味道。

安吉喉结明显滚动了,很剧烈的幅度。

安呦呦看到了,心跳仿若,更快了。

她身体突然一怔。

紧张的心情,让她眼眸都不眨的看着安吉,突然俯下身。

安吉在阳光下映衬下来的阴影,将她娇小的身子全部包裹,她就这么看着安吉那张白皙英俊的脸颊,离她越来越近,近到她好像连呼吸都忘了……

“挂完了就让让!”

身边突然出现了一道唐突的声音。

很大声,还很不耐烦。

两个人仿若突然被惊醒了一般。

安呦呦连忙低下了头。

安吉也在那一瞬,站直了身体。

彼此,脸都红了。

“让让!”身边的男子又不耐烦的催了一下。

安呦呦默默的挪开了脚步。

安吉也稍微退了一步。

两个人之间,分明带着些尴尬。

如果刚刚没有人突然打断,他们之间……

安呦呦咬了咬唇瓣。

有点不确定,甚至是觉得不太真实,刚刚安吉要做的事情。

“拿给我吧。”安吉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安呦呦一愣。

“把许愿袋给我,我帮你挂上。”安吉说。

俨然已经恢复了平静。

刚刚的一切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只是意外。

不用解释,也不用在意。

“谢谢。”安呦呦把手上已经捏得皱巴巴的许愿袋递给了安吉。

安吉拿过之后,高大的身子再次靠近了许愿树,轻松地挂了上去。

挂了两个。

一个她的,一个他自己的。

两个许愿袋在一根树枝上,很近的距离。

此刻随着风轻轻的摆动着,偶尔也会想碰在一起,碰过之后,就又分开了。

安呦呦觉得,这像极了,她和安吉的距离。

“走吧。”安吉开口。

安呦呦又看了一眼那两个福袋,笑容中夹杂着祝福,跟着安吉离开了姻缘庙。

重新回到大街上。

街上依旧人潮不息。

安呦呦依旧非常兴奋的左看看右看看,不亦乐乎。

安吉就这么一直看着他,看着他的天真烂漫,无忧无虑。

仿若会纠结挣扎徘徊的人,只有他。

或许。

应该庆幸,只有他!

逛了一个上午。

安吉带着安呦呦去了凤凰城最好的酒楼,坐在了二楼上观景最好的雅座。

满满一大桌子菜看得安呦呦口水都流出来。

北渊国的食物整体偏甜一些,而她就爱吃甜食。

她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吃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安吉连筷子都没有动,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你怎么不吃?”

说着,又故意压低了声音,“不比皇宫的差。”

安吉看着阿离灵动的模样,缓缓拿起了筷子,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和安呦呦吃饭的礼仪,大相径庭。

其实安呦呦也会,虽然不喜欢但毕竟作为公主,有些礼节还是要学的。

不过在宫外,她不想让自己太憋屈而已。

但有些人的礼仪就是刻进了骨子里,比如安吉。

哪怕这般坐着,也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喝酒吗?”安吉突然主动问道。

“可以吗?”安呦呦眼睛一下就亮了。

她以为安吉出门在外,不会喝酒,所以提都没提。

“可以。”

说着,安吉让御前侍卫去拿了一坛上好的美酒来。

一打开酒坛子,安呦呦就闻到非常香醇的酒气,馋到不行。

两个人分别倒了一杯。

安呦呦拿起酒杯,直接一干而尽。

安吉眼眸动了动。

安呦呦喝完之后,长呼一口气,毫不吝啬的赞许,“好酒!”

安吉微笑,调侃道,“长得斯文,倒是没想到喝酒这般豪迈!”

安呦呦不在意的一笑。

她继续倒着酒,一边吃肉一边大口大口的喝着。

喝得不少。

“阿离。”安吉拦住她再次倒酒的手,“喝醉了对身体不好。”

“我千杯不醉。”安呦呦不在乎地说道。

安吉审视着她。

总觉得,她好像在故意买醉。

但看着他笑颜满满的脸上,又觉得或许是错觉。

“放心,我喝不醉。”安呦呦再次坚定地说道。

安吉妥协了。

一顿饭吃的时辰有些长。

菜凉又热,热了又凉。

安呦呦突然觉得眼前有些晕眩了。

小时候就跟着她母后偷喝酒,酒量自然是惊人,加上她身体的自愈能力,长这么大几乎没感觉过醉酒的滋味,今儿个真的喝得,太豪爽了吗?!

“阿离。”安吉温柔磁性的嗓音,又叫着她。

安呦呦用手臂撑着腮帮子看着安吉,看着他的模样有些模糊,又很清醒。

“别喝了。”明显看得出来,阿离已显醉态了。

“好。”安呦呦乖乖点头。

她母后说过,喝酒误事。

女子在外面,定然不能让自己真的喝醉了,容易吃亏。

吃亏?

安呦呦莫名笑了一下。

突然想要吃亏一次,在安吉面前。

“笑什么?”安吉问她。

总觉得阿离,比一般人都快乐。

性格很好。

一个太监能够这般开朗,实属难得。

“笑你长得好看。”安呦呦璀璨的眼眸,直直的看着安吉的脸颊。

安吉也喝了点酒,本就白皙的脸上,有些红润。

此刻被她这么说,他脸更红了。

红起来,仿若更好看了。

安呦呦笑得也更明显了。

她果然是,见色起意。

曾经她问她母后,说母后喜欢父皇是不是就是因为父皇长得帅?!

她记得她母后说不是,后又补充了一句说,不过帅能够让她更爱父皇。

她还记得当时她父皇听到她母后这般说时,那笑起来更帅的脸上,洋溢着的自豪和幸福。

真的有点羡慕她母后和父皇的爱情,双向奔赴的爱情。

“阿离。”

安呦呦眼眸微动。

她看着安吉。

她其实有点讨厌,安吉用他固有的磁性嗓音,一遍遍叫她的名字。

她会恍惚。

“不走行吗?”安吉突然问她。

安呦呦眼眸动了动。

喝过酒之后,总觉得反应会慢半拍。

“留在北渊,留在我身边,不回去大泫了。”安吉一字一顿,表情很认真。

安呦呦心跳在加速。

她觉得她在安吉身边久了,她的心脏早晚出事儿。

“只要你愿意,我会给大泫皇帝萧鹿鸣要人。”安吉很坚定地说道。

安呦呦抿了抿绯红的唇瓣。

她觉得她现在喝了酒,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转不过来,才会这般犹豫和矛盾……

“你留下,成为我唯一的专属御医,给予你一品官职的俸禄,北渊的太医署交给你负责。另外,我答应帮你寻一门对食,不会让你在北渊感到孤独。”安吉给予承诺。

安呦呦本有些恍惚,此刻听到安吉的话,怔了怔,“对食?”

“北渊也有很多女子愿意和太监对食,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委屈,给你找的对食,定然会让你满意。”

安呦呦仿若是笑了一下。

她说,“所以你留我在北渊,只是因为我的医术高明是吗?”

安吉心口一颤。

不只是。

但,却又不想去反驳。

他说,“是,北渊需要你这般医术高超的大夫。”

安呦呦低下了头。

眼底仿若有过一丝的悲伤,又仿若只是错觉。

她说,“大泫也需要。”

“大泫有很多像你一样医术高明的大夫,但是北渊没有……”

“可是我是大泫人。”安呦呦再次抬头,眼底已恢复了平常,“落地归根,我更想留在我自己的国家。”

“不能因为我,留下来吗?”安吉声音低沉。

“不能。”安呦呦一口拒绝。

她可没有自虐倾向。

留在他身边,看着他和其他女子,幸福美满。

安吉沉默。

因为阿离的毫不犹豫,让他有些,受伤。

果然对阿离而言,他不是什么特殊的存在。

有些尴尬的饭桌上。

安呦呦伸了伸懒腰,“吃饱了,走吧。”

然后就起了身。

自若的模样,没有一丝,异样的情绪。

安吉看着安呦呦还是那般欢快的背影,缓缓跟了上去。

并未发现。

那欢快的背影下,已红透了的眼眶。

因为喝了酒,安呦呦就提议回去了,说困了。

安吉也没有强求,带着安呦呦回到了皇宫。

马车上。

安呦呦还真的睡着了。

事实上她也不想睡,也想强撑着回到皇宫后再睡,但抵不住心情的低落加困意来袭,毕竟昨晚上她就没怎么睡着觉,不只是兴奋还是……其他,总之这么摇摇晃晃,就把她晃睡着了。

马车停下。

侍卫恭敬的为他们掀开帏裳,放上踏垫。

安吉看着安呦呦睡颜,伸手将他横抱起来。

侍卫有些吃惊,却也不敢多言。

皇上对阿离太医本和对其他人就有所不同。

安吉抱着阿离下马车,眉头在那一刻不由得皱了一下。

吃那么多,居然还这么轻。

他抱着他,根本没有什么分量。

安吉大步走进寝宫内。

他登基后住进皇宫,也单独给阿离准备了一个宫殿供他吃住。

安吉小心翼翼的把阿离放在了床榻上,这一路居然一点都没有醒。

这么大个人了,半点警觉性都没有。

要是被人抱去卖了,怕是都不知道。

也不知道一个人在大泫国怎么长大的?!

心口,又陡然一紧。

明日,便要送他真的回去大泫了。

安吉的视线不由得放在了,阿离的脸上。

一直看着。

舍不得,离开。

“唔……”安呦呦不舒服的呢喃了一声。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安吉问。

安呦呦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第一次感受到了传说中酒的后劲儿。

因着她特殊的体质,应很快就会好的。

这酒,果然有点烈。

“阿离,怎么了?!”安吉看安呦呦睁开了眼睛也不说话,又叫着她。

安呦呦眼前模糊不清。

就看到有一个迷糊的影子在她眼前晃荡。

她觉得现在天地间都是天旋地转的,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飘了起来。

“要不要喝点茶?”安吉紧张的问她。

安呦呦点了点头。

安吉连忙让宫人倒了茶水过来,迅速把安呦呦扶了起来,接过宫人递上来的茶水。

安呦呦被安吉这般搀扶着起来,觉得眼前更晕了。

她不舒服的扭动了一下。

手难受的摆动着,猛的一下,一不小心就把安吉手上的茶水给打翻了,水全部倒在了安呦呦的身上。

“皇上!”

旁边的宫人吓了一跳。

安吉也吓了一跳。

好在茶水不烫,也不过只是把安呦呦的衣服打湿了而已,并没有烫伤他。

“我头晕。”安呦呦难受的呢喃。

安吉眉头微皱。

阿离此刻的声音,似乎和平时有些不同。

是酒醉后正常的呢喃声吗?!

带着娇嗔的口气,仿若还夹杂着一丝女声……

太监的声音,果真是要比正常男子细很多。

平时阿离低哑粗矿的声音,说不定只是阿离的故意伪装。

安吉没想太多,他把阿离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上,正欲给他褪下衣服之时……

“你们先出去。”安吉命令。

着实不想阿离的身体被他人看到了。

也算是给阿离保留他身体的尊严。

一屋子的宫人连忙都退下了。

安吉重新给阿离脱衣服。

手碰到阿离的领口,却又突然颤抖了一下。

刚刚还很自若,此刻屋子内就剩下他们两人,他反而有些,不自在了。

安吉深呼吸一口气,还是动手帮他脱衣服了。

刚脱掉阿离的外衣,正准备扯开他白色的寝室衣时……

一双纤细细嫩的手猛地一把拽住他的大手。

安吉身体一怔。

明显抖了一下。

有一种,做坏事被人当场抓获的感觉。

“你做什么?”安呦呦迷迷糊糊地看着安吉。

“你身上被茶水打湿了,我帮你换衣服。”

安呦呦此刻是真的醉。

头重脚轻,脑子也转不过来。

但身体本能还是让她,一把护住了自己的身体。

“不换衣服容易感染风寒。”安吉诱导。

安呦呦摇头。

“听话。”安吉声音带着宠溺,“换了衣服之后,我就让你好好睡觉。”

安呦呦还是拒绝。

“放心,我不会嫌弃你身体的不完整。”

安呦呦眼神没什么焦虑,一直在拒绝。

“乖。”安吉的声音仿若更温柔了些,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样。

安呦呦有点被迷惑了。

手上抓着安吉的手,仿若也松了些。

安吉自然感觉到了阿离的力度,想来是同意了他帮他脱衣了。

安吉把阿离的手拿开,然后去扯阿离的寝衣。

那一瞬。

安吉整个突然猛低栽了下去。

一股蛮力拽着他的衣领,安吉一个不在意,就直接扑在了阿离的身上,两个人猝不及防的,唇瓣贴在了一起。

安吉瞪大了眼睛。

安呦呦此刻也是睁着眼睛的。

睁着眼睛看着近距离的一双眸子,仿若星辰大海般,璀璨而夺目。

她仿若笑了一下,然后伸出纤细的双手,搂抱着安吉的脖子。

下一刻。

“唔!”

安吉只感觉到他的唇之间……

异样的温暖。

……

安呦呦一觉醒来,也不知道几点了。

她睁开眼睛四处打量了一下。

回来了?!

何时回来的?!

怎么回来的?!

她发现她突然断片了。

她起身。

身体有些软,但却好像,也没有了酒醉的感觉。

“神医,您醒了吗?”宫女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

宫女连忙走进屏风,将放下来的蚊帐挂了起来。

安呦呦揉着自己软绵绵的身体,“我睡多久了?”

“神医已睡了三个时辰了,从未时睡到了戌时。”

“睡了这么久?难怪我这么饿。”安呦呦摸了摸自己的扁平的肚子。

“皇上走之前专程吩咐给神医准备了膳食,知道神医醒了会饿,神医起来后就可以用膳了。”

安呦呦点头,下一刻又问道,“皇上送我回来的?”

“是,还陪了神医好一会儿。皇上一个时辰前才走。”宫女回答。

“……”安呦呦总觉得安吉盯着她睡觉的画面有些诡异。

她猛地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好在。

什么都在,规规矩矩的。

安呦呦在宫女的伺候下起了床,又吃了晚膳。

睡了半天,瞌睡也没了。

她站在宫殿门口,抬头看着头顶上明朗的月圆,心里莫名有些惆怅。

明儿个就要走了。

就要离开这里了。

以后她怕是也不会,再来了。

她就这么站在那里,淡淡的忧伤着……

直到。

夜色的皇宫下,突然出现了亮光,俨然是一行人打着灯笼,往她的走来。

走近后才看清楚,居然是安吉。

这么大半夜了,安吉不睡觉到这里来这做什么。

她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

她身边的几个宫人,连忙已经跪在了地上,“参见皇上。”

安呦呦才反应过来,是不是要叩拜。

身体刚要蹲下时,“阿离不用行礼。”

安呦呦也就没行礼了。

毕竟她也不是北渊人。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安吉问。

“睡了一下午,睡不着。皇上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儿?”

“明日一早启程去大泫。”

“好。”安呦呦点头,并未有任何异样。

安吉却似乎,多看了她一眼。

安呦呦被安吉看得有些不悦,“皇上,我脸上是有东西吗?”

安吉转移了视线,又漫不经心地说道,“阿离还记得,你喝醉酒都做了什么吗?”

安呦呦神经一下变得紧绷。

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儿,否则安吉也不用这么晚了还亲自上门来质问她了!

------题外话------

所以大家觉得安吉发现了呦呦女儿身了吗?!

明天见!

真的是11点就上传的,不知道几点过审!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