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8章 安吉登基,游玩求情缘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其他躁动的御前侍卫,很快被安吉的人手全部擒拿刺杀,整个大殿上瞬间又恢复了安静。

安呦呦手在发抖。

不停的发抖。

千钧一发之际,她考虑不了那么多,她只知道,想要让安吉活着,只能杀了吕温娴。

所有人这一刻的视线都放在了安呦呦的身上,包括安吉。

安吉就这么看着阿离,看着他脸上似乎还染上了一丝血渍,看着他整个人仿若僵硬了一般,眼底带着恐慌,却又一动未动。

安吉眼眸微动,看着吕温娴被刺穿的身体,看着她仿若还有一丝气的想要挣扎一下,终究在下一刻,闭上了眼睛,彻底死了。

他突然想到高朝阳,想到他们在大泫国离别时,朝阳让他放过她母妃……

安吉轻抿了一下唇瓣。

一瞬的慌乱,很快恢复了冷静。

他走到了阿离身边,看着阿离吓得无措的模样。

他握着阿离的手。

安呦呦心口微动。

手上突然的温暖,让她仿若才回过神。

她抬眸看着安吉,看着他淡定自若的样子,听到他温柔的嗓音说道,“可以松手了。”

安呦呦咬唇。

她缓缓放开了手上那把利剑。

放下。

吕温娴就这么直接倒在了地上。

死得很彻底,也没得救了。

安吉把阿离护到了身后,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仿若是在给他安慰。

缓缓,他才又再次走向了高梓烨。

高梓烨坐在轮椅上,全身都在发抖了。

真的面对死亡的那一刻,没有谁不会害怕。

吕温娴是他最后的一根稻草了。

他知道杜之邈对高朝阳一直有感情,用吕温娴威胁或许还有一丝希望,还利用吕温娴去暗杀杜之邈,现在暗杀失败……杜之邈绝对不可能,还会放过他!

“不要杀我!”高梓烨惊恐万状。

他变得慌乱,惶恐。

“不要杀我,我不想死,不要杀我……”

“你身上的孽,死不足惜!”安吉眼眸一冷,眼底都是强烈的杀意。

他这次再无任何杂念,一剑又快又准又狠的,直接刺入了高梓烨的胸口处,一剑穿心!

高梓烨瞪大眼睛看着安吉,嘴里吐出鲜血,死不瞑目。

安吉的眼眸就这么紧紧地看着高梓烨。

看着这个害他家破人亡的男人,终于亲手死在了他的手上!

“苍国皇帝高梓烨已死,苍国已灭!拥护首领杜之邈为新任皇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袁凯率领着他胜利的军队,闯入了皇宫中,看到死在龙椅上的高梓烨,连忙大声呼喊,并直接跪在了地上。

其他将领士兵听到高喊,也立马跪在了地上,齐声道,“拥护首领为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震耳欲聋的洪亮之声,盛世恢弘,在天地间,阵阵回荡!

至此。

苍国灭。

杜之邈登基,改国号为北渊,年号为景元。

两月后。

北渊国归于平静。

新皇登基后大赦了天下,整顿了秩序,开放了国库,救济了百姓。

景元帝的仁政受朝廷上下,黎明苍生的拥戴。

一切的发展,比想象中更加顺利。

安呦呦也在皇宫陪了安吉两个月。

她本打算在安吉登基后就直接离开了的,政权稳定,也不会再有战争和危险,她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结果他主动给安吉请辞的时候,安吉居然一口拒绝了,理由是,他亲自送她回大泫国。

安呦呦还是有些感动。

现在的安吉和以前已不同,他现在是北渊国的皇帝,身份地位扶摇直上九万里,她哪怕是大泫国公主的身份,也不能有这般颜面让安吉亲自为她做到这个地步。

当然,感动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因为下一刻安吉就补充说,他要亲自去大泫国,接朝阳公主回来。

顺便,送她。

果然。

自作多情了。

不过安呦呦也没有拒绝。

琢磨着这次和安吉分别后,下次见面……下次或许就没有机会见面了。

她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就这么再折腾一段时日吧。

安呦呦了无生趣的在皇宫内走动着。

也不知道安吉还要多久才能够亲自去大泫。

自从登基以来,她就没怎么见到过安吉,忙得是昏天暗地,有时候她实在无聊透顶了,忍不住去找他,就看到他在大殿上穿着熠熠生辉的龙袍坐在龙椅上,皱着眉头批阅奏折,认真专注的模样,她又不忍心去打扰,甚至于,她偶尔听到安吉身边的小太监说,安吉每天休息不超过三个时辰,如此废寝忘食的勤政,她就更没有理由去找安吉玩了。

“阿离神医。”一个小太监喘气小跑步到她面前。

“嗯?”安呦呦看着小太监。

“皇上让你去大殿。”

安呦呦有些纳闷,“皇上不是很忙吗?”

小太监也不知所云。

他只是奉命来请阿离神医过去。

安呦呦也没多问,跟着小太监去了大殿上。

难得这次来见安吉,他没有在批阅奏折,而是端正的坐在龙椅上,丰神俊朗。

“你找我?”安呦呦问安吉。

因她不是北渊人,所以并没有那么多礼节需要遵守,对安吉也比较随意。

“后日,我们启程去大泫。”安吉直截了当。

安呦呦有些兴奋,“真的?”

脸上的笑容,毫不掩饰。

安吉想过阿离会很高兴,毕竟这段时日,他知道阿离在皇宫有多无聊,他也知道阿离来找过他几次,每次他不是没有看到,也不是没有注意到他失落的小脸,而他没有搭理他,不是因为忙到和他说一句话的功夫都没有,仅仅只是因为,他想要早点把朝政上的事情捋顺,早点把北渊国的局势稳定下来,然后才能够腾出时日陪同阿离,送他回大泫国。

此刻看到阿离的高兴,安吉心口反而有些异样的情绪。

阿离对他,倒是半点都没有留恋。

“真的。”安吉点头。

“那我去收拾东西。”

“阿离。”安吉叫着他。

“嗯?”安呦呦笑容满面,心情舒畅。

安吉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只说道,“你来北渊国这么久,因为战乱从未真的出去游玩过,这次离开后,下次再来北渊不知何时,想不想临走之前,畅游一下凤凰城?”

“当然!”安呦呦根本没有犹豫和拒绝,一口就答应了。

她其实之前也请求过要出宫玩,但安吉以北渊还不算太平为由,阻止了她的请求,现在突然说要带她出门,她高兴到都要飞起来了。

“明天一早,我陪你一起出门。”

“会有很多人吗?”安呦呦问。

实在不喜欢被太多人盯着。

“微服私访。”

“那我等你哦!”安呦呦激动万分。

安吉嘴角轻扬,“好。”

安呦呦兴高采烈的离开了。

安吉看着阿离的背影,总觉得这般欢乐的阿离,似曾相识。

他不由得叹了口气。

第一次开始对分离,有了莫名的感伤。

当初在大泫国和高朝阳道别的时候,好像都没有现在这般惆怅。

……

翌日。

安呦呦一大早就起了床换好了衣服等待。

没多久小太监就让她去了宫门口,远远的就看到安吉穿着墨绿色的便服,英俊飘逸的站在那里等她。

安呦呦兴奋的跑了过去,礼节性的行礼道,“皇上。”

“叫我……安吉吧。”安吉突然让安呦呦改口,“出门在外,不能暴露了身份。”

“安吉。”安呦呦也没有拒绝。

毕竟这两个字,她喊得更顺口。

安吉听到阿离的称呼,心口猛然一动。

突然像是被什么撞击了一般,这句“安吉”让他有一种莫名的悸动。

心口还在波动,就看到阿离已经主动上了马车,俨然就是一副迫不及待出门游玩的模样。

这模样,让安吉又有些眼熟了。

记忆中好像有个人也是这般贪玩,毫不掩饰。

安吉也坐上了马车。

一路上安呦呦都很兴奋,时不时的掀开帏裳看着热热闹闹的外面。

不过两个余月而已,凤凰城和她当时来的时候,俨然已经焕然一新。

街上小贩吆喝,来来往往出门的人也都是人潮拥挤,街上的房屋全部都重新修葺,百姓的脸上都洋溢着,璀璨的笑容。

这才是,一个国家。

一个,能够让百姓安居乐业的地方。

安呦呦突然觉得,安吉还是有那么点伟大。

“爷,到了。”

伪装成马夫的御前侍卫先下了马车,恭敬的掀开帏裳邀请他们下马车。

安呦呦没有伸手去扶马夫。

她直接从马车上跳了下去,甚是兴奋。

“小心点……”安吉看着阿离有些危险的举动,忍不住叫了他一声。

安呦呦回头冲着安吉笑。

安吉心口又是一阵温暖。

他在侍卫的搀扶下下了马车,然后大步跟着在前面因为高兴而走路蹦蹦跳跳的阿离。

安吉忍不住唇角上扬。

也都15岁了,居然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眼眸又陡然紧了紧。

一个小人儿的模样在他脑里面一闪而过。

曾经有个小女孩一上街也是这般……

安吉摇了摇头。

也没太明白,这两日为何会突然频繁的想起安呦呦。

对安呦呦他自然是心怀感恩的,当年要不是她把他救下,他也不能保证他能够见得到大泫太后,如见不到太后,他不能有现在的一生。

不过,他和安呦呦相处的时日并不长,比起来,他或许跟鹿鸣的感情更深,毕竟和鹿鸣朝夕相处了九年,兄弟之情不言而喻。

可谁能料到,回到北渊后,他想起最多的居然不是鹿鸣,甚至于,这段时日和阿离的相处,他又仿佛觉得,他和阿离情感更深厚一些。

安吉不由得叹了口气,终究是辜负了鹿鸣的兄弟情深。

“小心!”

安吉虽想着些事情,注意力却一直放在阿离的身上。

此刻街道二楼上突然掉下来一个花瓶,差点就砸在了阿离的头上。

安吉眼疾手快,猛的一下将阿离一把抱进了怀里,双手狠狠的护住他的头,让阿离整张脸都埋在了他的胸口处。

与此同时,安吉身边的御前侍卫一个起身,一脚直接踢开了那个掉落的花瓶,并未伤到任何人。

安呦呦心有余悸。

她反应过来时,整张脸就已经贴在了安吉的胸口上,听到了他过于急促,又铿锵有力的心跳声。

“没事儿吧?”安吉放开阿离,紧张的问道。

“没事儿。”安呦呦深呼吸一口气。

心跳也在不规律的,疯狂跳动。

“小心一点。”安吉口吻有些严厉。

“这叫天降横祸,我头上又没有长眼睛。”安呦呦不悦。

“别走这么快。”安吉叮嘱。

可是她想到处看看。

这么大个凤凰城,她怕一天都逛不完,而明天就要回大泫了。

“我牵着你走。”安吉突然说道。

安呦呦瞪大眼睛看着他。

“这里人这么多,万一走丢了,你人生地不熟又找不到路。”安吉解释。

也没征求她的同意,直接牵住了她的手,然后带着她,不缓不急的走在街道上。

安呦呦心跳是真快。

她也是服了安吉这个老六了!

她好不容易对他保持着距离,让她不要对他过于产生感情,他却还故意来这么引诱她?!

安呦呦紧咬着唇瓣,在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

是错觉吗?!

她怎么觉得安吉和她一样,心跳加速呼吸困难!

而且两个人的手心中,分明都有了细汗。

是她的,还是他的?!

安呦呦也没太深究,努力让自己把注意都放在周围的稀奇玩意上。

两个人手牵着手,走在人来人往的凤凰城内。

安吉高大挺拔,安呦呦身材矮小,两个人这般牵着走,倒也没有让人觉得怪异,在外人看来,也不过就是哥哥牵着自己弟弟出门游玩而已。

“那里是什么?”安呦呦突然发现前面聚集了挺多人。

“过去看看。”安吉低声命令,俨然是对身边的御前侍卫说的。

“是。”

侍卫离开,迅速回来,恭敬道,“爷,前面是个寺庙,据说很灵,所以很多人都去上香祈福许愿。”

“去吗?”安吉问安呦呦。

“去啊,正好去上柱香许个愿!”安呦呦直接放开了安吉的手,撒腿就跑。

安吉手指动了动。

怎么都有一种,被阿离故意甩开的感觉。

他不由得又摸了摸自己手心中温热的湿汗。

倒没想到牵一下阿离,会这般的紧张。

安呦呦走进寺庙询问后才发现,这居然是姻缘庙。

难怪这么多女子在里面祈福,都是来求姻缘的吧?!

“小公子,你也是来求姻缘的吗?”一个中年妇女突然一把拉住安呦呦。

安呦呦吓了一跳。

她连忙说道,“不不不,不是,就算随便逛逛。”

“看你这般年纪轻轻,你应该还没婚配吧?你哪里人啊?家住何处?家父是谁?今年多大?家里有多少人?”妇女喋喋不休。

安呦呦都被这位大妈的热情吓到了。

“他已婚配了。”安吉一把将安呦呦拽到自己身边,护在身后。

妇女有些不悦。

这么小就已婚配了,真是可惜!

她准备离开,一抬头看到安吉那一刻,眼底就跟放了星星一样都在发光发亮了,这等高端货色,她做了这么多年媒婆居然从未见过,“这位公子,你可有婚配,你家住何处,家父是谁,今年多大……”

安吉皱眉,“我也已婚配了。”

“可有想法娶二房?”媒婆不屈不饶。

“没有。”

“男子三妻四妾多正常不过的事情,我手上很多资源,都是些窈窕淑女,只要公子一句话,别说二房,三房四房五房,你想要多少我给公子送多少。”

安吉有些不耐烦,拉着安呦呦就要往一边走去。

“公子公子,你别走啊,你说你喜欢哪一种类型的,只要你说得出来,媒婆我保证给你找出来……”

“我喜欢男子。”安吉脱口而出。

说出来那一刻,安吉自己都惊讶了。

他确实是不想被媒婆缠着,却没想到居然找了这么一个借口。

此刻还不由得拉紧了阿离的手。

媒婆听到安吉这么一说,眼睛都瞪圆了。

这般英俊的一位矜贵公子居然是有这等癖好?!她不由得又转头去看了一眼安呦呦,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

安呦呦在旁边笑得幸灾乐祸。

倒没想到安吉居然会找这种借口,虽然有些滑稽,但也确实是一针见血,看着媒婆这惊得闭不上口的嘴,也知道效果是立竿见影。

“那,那打扰了……”媒婆悻悻然的离开。

安吉打发走了媒婆,一转眸就看到阿离在笑,笑得还很夸张。

安呦呦感觉到安吉的视线,尴尬的抿了抿唇,收回了笑容。

“走吧。”安吉什么都没说,牵着安呦呦的手,往里面走去。

两个人还是去求了姻缘。

安呦呦摇了一个中签,签上写着,“一锥凿地要求泉,努力求之得最难;无意偶然遇知己,相逢携手上青天。”

她没太看明白字中意思,起身想要去问方丈时,转身看了一眼安吉,“你是什么签?”

“中签。”安吉回答。

“我也是。我现在去问问,你要去吗?!”

“嗯。”

安呦呦走到方丈面前。

方丈看着安呦呦的签之后,问道,“公子是问姻缘吗?”

“是。”安呦呦连忙点头。

“公子是中签,好坏自有公子定义。”方丈解释道,“若问姻缘何时来,若你力求姻缘,姻缘反而不来。当你不求他,他反而来了。意思是,公子一切,顺其自然,便是上天给予你,最好的安排。”

安呦呦点头,似懂非懂。

那一刻突然想到安吉,“你也问问方丈。”

安吉把自己手上的签递给了方丈,上面写着,“投身岩下铜鸟居,须是还他大丈夫;拾得营谋谁可得,通行天地此人无。”

方丈接过后,慈祥的笑了笑,“也是中签。”

随后解释道,“若欲寻找姻缘,可在动荡不安机缘时去发现,当有人展现牺牲奉献精神者,这就是难得一见的最佳伴侣。若你的爱情自过去以来,一向平顺、快乐、甜蜜,那你先不要做成亲决定。若你的爱情已经经历过逆境冲击或考验,方可和她携手一生。”

两个人听完接受后,就拿着签从方丈处离开。

安呦呦求了就算了,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反而是安吉,一直在若有所思。

安呦呦皱眉,“这都是迷信,找个心理安慰而已,你别放在心上。我觉得你的姻缘不需要磨难,会顺遂如意的。”

安吉转眸看着阿离。

安呦呦笑了笑,指了指人群一角,“走,写许愿纸去。”

安吉看着阿离兴奋欢快的模样,分明一脸天真无邪。

阿离似乎根本就不懂,所谓的情情爱爱……

------题外话------

虽然一更,但是也是大一更,不是2000字的,是6000字的。

明天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