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安吉顿足。

安呦呦大大咧咧,真的比他想的聪明很多。

不过是大殿上他稍有些异常,她就察觉了。

安呦呦大步走到安吉面前,“是吗?”

安吉也没有隐瞒,点头。

“你喜欢她?”安呦呦问得直白。

她向来都藏不住话,有什么都会说什么。

唯有这一次,她脱口而出的话,让她那一刻莫名有了那么一点后悔。

甚至。

心跳还是不由自主的,疯狂。

安吉眼眸中彷佛有那么一刻的惊吓。

或许是被安呦呦这般直白的问题给怔住了。

安呦呦咬了咬唇瓣,看安吉的沉默,突然也打了退堂鼓。

她开口道,“你不愿意说……”

“曾经我答应过她,会带她离开皇宫。”安吉回答。

安呦呦微愣。

安吉却也没有给安呦呦说明他的身份,他只说,“我没想到,我还没回去,她就已经来了大泫。”

所以。

安吉和那个朝阳公主,私下是有约定的。

安呦呦能够感觉到自己心里的难受,却也开朗的选择了漠视。

她和安吉……

仔细想了想,也没多大交集,不过是当年她好心把他带了回来,她还记得安吉挺嫌弃她的。

她都有点没想明白,她为什么会对安吉,有那么一丝感情。

是多年不见然后突然重逢之时,觉得这货挺帅所以见色起意?!

安呦呦还有些庆幸。

好在火苗还没有真的燃起来。

及时止损,对谁都好。

“朝阳公主人怎么样?”安呦呦很自若地问道。

“很好。”安吉毫不掩饰对朝阳的欣赏,“从小琴棋诗画,贤良淑德,温柔大方,心地善良,又善解人意。”

安呦呦觉得,安吉能够对世间女子所有的赞美都用在,这个朝阳公主身上。

“意思是,她应该很好说话是吧?”

“你想做什么?”安吉皱眉。

“你也知道我小皇叔是喜欢安琪姐姐,安琪姐姐也喜欢小皇叔,他们是双向奔赴,所以应该支持。”安呦呦在她妈的熏陶下,三观何其之正。

安吉点头。

又想到了鹿鸣,连忙说道,“可是皇上……”

“我哥这种单相思,是没结果的。”

“……”安吉还真的佩服安呦呦帮理不帮亲的公正。

“所以不能真的让朝阳公主嫁给了小皇叔。而你刚刚说朝阳公主人很好,说不定可以和她好好谈谈,看能不能从她这边,取消了这门婚事儿。”

“不能。”安吉直言,“苍国的公主和大泫的公主不同,你和安琪公主,在皇宫地位都很高,然而苍国的公主是没有发言权的,一旦皇上下达的命令就不能反抗,她们反抗的结果还会连累了她们的母妃,甚至母妃的家族,这样的代价她们承担不起,小的也不希望公主去为难了朝阳。”

安呦呦看着安吉。

她都还没说怎么做,这货就偏心眼到这个地步。

“我不会为难她,我就是想要听听她的想法。”安呦呦解释。

“她不会有什么想法,她只会遵守皇命。”安吉笃定。

安呦呦瞪着安吉。

安吉跪在地上,“小的只是实话实说,如有冒犯到公主殿下,还请公主惩罚。”

“你难道就不想朝阳,不嫁给小皇叔吗?”安呦呦深呼吸,让自己淡定。

安吉不说话。

所以就是默认了。

“既然不想朝阳嫁给了小皇叔,那我们就一起想想办法。”安呦呦很诚恳的说道,“办法总比困难多。”

安吉抬头看着安呦呦。

小时候只觉得她是个无忧无虑,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不谙世事,不懂人间疾苦,一出生就在安逸圈里面,享尽荣华富贵,人世间的所有美好。他甚至觉得,像安呦呦这种没经历过挫折,被捧在手心长大的小女孩,真正成年后或许会变成一无是处,刁蛮任性的女子。

却没想到,安呦呦路不但没有走偏,反而,积极阳光开朗正直。

心里仿若有些触动。

却也只是一瞬而逝。

“起来吧。”安呦呦看着跪在地上的安吉,“你心情可能也不太好,你先缓缓,我去找我父皇和母后商议。”

“是。”安吉恭敬,“恭送公主殿下。”

安呦呦大步离开了。

离开时,心里还是有些细微的疼痛感。

也就她三观这么正的人,才能够这般大气的,把自己有点喜欢的男人,就这么拱手相让了。

安呦呦打心眼里佩服自己。

她走进凤栖殿。

自从他们离开皇宫后,父皇和母后每次回来,就腻在凤栖殿,她都在怀疑她父皇可能都已经忘了,朝廷是个啥玩意儿了,他的世界里面就只有她母后。

“父皇,母后!”

安呦呦走进凤栖殿。

大殿上,她就看到她父皇和母后两人在对棋。

每次父皇那老狐狸想要从母后身上得到好处时,就是靠这招,在宫外时就这样,屡试不爽。

她有时候都在怀疑她母后是不是故意的,明知道自己下不过还下……她这种单身狗,想多了就是找虐。

“你们先别急着给我生弟弟了。”安呦呦说得直白。

安泞脸有些微红。

萧谨行笑得还很得瑟。

“出大事儿了!”安呦呦坐在了他们旁边,显得有些激动。

“怎么了?”萧谨行慢条斯理的放下一颗黑子。

对他而言,只要不是安泞的事,都不算,大事儿!

“今天苍国皇帝一来就指婚,非要把他的女儿嫁给小皇叔。”

“这不挺好吗?”萧谨行拿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一口,“谨于早过了婚配的年龄,昨日丽太妃才来找过我,让我劝劝谨于成亲的事情,我正准备找时日让谨于过来问问情况,现在就一劳永逸了。”

“什么一劳永逸,这是乱点鸳鸯!”安呦呦依旧激动,“你们是不知道,小皇叔是有喜欢的人!”

萧谨行微皱眉。

安泞也诧异的看着安呦呦。

从小到大安呦呦和萧谨于接触也不多,她怎会这么关心萧谨于?!

“小皇叔喜欢的人是安琪姐姐。”安呦呦直接揭露了谜底。

萧谨行端着茶杯的手明显都抖了一下。

安泞也有些激动了,“什么?!安琪不是和鹿鸣……”

“我以前也这么认为!”安呦呦大声地说道,“你说当年我们离开皇宫,也问了安琪姐姐要不要陪我们一起游山玩水,安琪姐姐都说哥一个人在皇宫,怕他孤独,她想陪着他。我们是不是就都误会了安琪姐姐是喜欢哥的,哥就不说了,虽闷骚,但喜欢一个人眼神是藏不住的,他对安琪姐姐从小就不一样,结果谁知道,安琪姐姐给我明确说了,她喜欢的人是小皇叔,对哥只是兄妹之情。”

安泞也有些不淡定了。

这可真是搞偏了。

她之前还一直挺放心鹿鸣的,一来把朝政管理得好,虽年幼,但文武百官也都是甘愿臣服。二来感情上也很顺利,想着与其让不熟悉的人辅助鹿鸣成为鹿鸣的皇后,安琪知根知底,又确确实实是一个好姑娘,安琪当皇后再合适不过。

安泞突然在反省,他们是不是真的对孩子的关心太少了?!

她崇尚散养的方式,想着各个孩子有各个孩子的特色,由着他们自由发挥就行。

现在这么大的事情他们没有早看出来……

感情最是复杂,也最是难以调和。

“现在怎么办?我哥已经在大殿上答应了苍国皇帝提出的这门婚事儿了。现在安琪姐姐在潇湘殿哭得伤心欲绝,小皇叔也是当场就要拒绝了这门婚事儿,差点就惹怒了苍国皇帝!”安呦呦焦虑地说道,“还有……”

“还有什么?”安泞看着安呦呦。

今儿个给她讲的,还真的跟一颗颗炸弹似的,炸得她脑瓜子都疼。

“苍国皇帝要嫁给小皇叔的朝阳公主,和安吉是一对。”安呦呦说出来。

安泞瞳孔地震。

这关系也太复杂了。

这都多少角恋情了。

安泞都给搞懵逼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慢条斯理喝茶的萧谨行,“你还有心思喝茶,孩子们都乱成什么样了!”

萧谨行一口茶在嘴里,咽也不是,吐也不是。

“你哥现在知道安琪对谨于的感情了吗?”安泞觉得萧谨行这些年早就摆烂了,没得期待,又问着安呦呦。

“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了。”安呦呦摇头,“但我觉得安琪姐姐表达得这么明显,哥可能有所反觉了。”

“以我对鹿鸣的了解,就算是他发觉了安琪喜欢上了谨于,他可能也不太会当回事儿,他太自负了。”安泞评价。

安呦呦认同。

“安琪是真喜欢谨于?”安泞又确定。

是觉得,比起来,鹿鸣确实各方面条件都是优胜。

安琪怎会对鹿鸣没有感情?!

“是真喜欢。”安呦呦确定。

“不能做棒打鸳鸯的事情。”安泞很坚定。

安呦呦点头。

这点她还是很佩服她母后的,一碗水端平,绝对不偏心。

“高梓烨那人我还是有些了解他的性格的,他这人接受不了被人拒绝背叛,杜家被满门抄斩就可以看出来,他这个人血腥暴力,还不可一世!”安泞开始冷静的分析。

“母后的意思是,我们不能去拒绝苍国皇帝。”

“嗯,不能。”安泞点头,“但如果让苍国主动取消和亲,好像也不太现实。”

安呦呦也是抓破了脑袋没想到,“我本来打算去找朝阳公主谈,告诉朝阳公主小皇叔已有了心仪之人,让她主动劝说她的父皇取消了这门婚事儿,结果安吉说苍国的公主没有话语权,她们不敢违抗皇命,否则就会牵连家族,我也就不敢唐突的去找她了。”

“安吉说得没错,苍国的统治,太过独断和暴戾,你去找朝阳,就是在逼她走上绝路。”

“那怎么办?我看安琪姐姐都要哭死了……”

“既然改变不了事实,就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萧谨行突然开口。

安泞和安呦呦都看着他。

总觉得他就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站在大局观上,自然要以两国的友邦为主。国与国之间交好是第一重要,任何事情都不能凌驾在其之上,所以这门婚事儿,定然是要成的。”萧谨行一脸严肃。

安泞和安呦呦也都没有反驳。

出生在帝王之家,本就比普通人家多一份责任。

萧谨行的话,却是没得反驳。

“所以既然和亲是必须,那就只能让谨于娶了朝阳。但娶了之后,后续可以再做文章。谨于不喜欢朝阳,喜欢安琪。朝阳不喜欢谨于,喜欢安吉。而双方都不喜欢,双方又有喜欢的人,就想想,怎么物归原主即可!”萧谨行说出建议。

安泞和安呦呦都听得有些目瞪口呆。

安呦呦突然觉得,她父皇一点都不废嘛?!

果然,都是在她母后面前伪装的而已!

------题外话------

二更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