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2章 长大,再遇(二更)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从此以后,安吉跟在了萧鹿鸣的身边,成为了太子殿下唯一的伴读,身份地位也是水涨船高,所有人见着安吉都会,礼让三分。

有了安吉的陪伴之后,萧鹿鸣虽没了那么孤独,但却惊奇的发现,自己要处理的事情越来越多。

之前是父皇不在的时候,他才会监国,现在父皇都在了,他却还在做着监国的事情,而且是随着他的年龄增长,包揽的事情越多。

安泞都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

之前萧谨行忙于政务,平时白天极少有空。

很多时候便都是晚上才会来她这边用膳,然后共度良宵……

现在这段时日,七天至少有三天白天在她寝宫,陪她练字,弹琴,喝茶,下棋。

“这段时间大臣们都很安分?”安泞一边和萧谨行下着黑白棋,一边诧异的问道。

“嗯?”

“没什么纠纷,也没有什么奏折?”

“大概吧。”萧谨行落下一子,漫不经心地回答。

“大概?”安泞更不明白了。

他还不清楚。

“主要是鹿鸣负责得比较多。”萧谨行不在意地说道。

“萧谨行,你退休得是不是早了点?!”安泞忍不住吐槽,也终于反应过来,为何这段时日让孩子们过来吃晚膳,鹿鸣总是缺席,“鹿鸣才七岁,都没到八岁!你丫的也才三十岁,你就想要躺平了是不是?!”

萧谨行被安泞这一咕溜的现代词语搞得有点懵逼,但也习惯了,基本上也能懂其中意思,他笑了笑说道,“鹿鸣身边现在多了一个安吉给他出谋划策,还有宋砚青在旁边给他指导,他现在批阅奏折信手拈来,只有极其少数奏折拿不定主意,也会给我单独禀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她担心的是出大问题吗?!

她气愤的是萧谨行以大欺小!

“你输了!”安泞还在火气之中,萧谨行突然得意的说道。

安泞瞪着萧谨行。

“愿赌服输。”萧谨行笑得一脸邪魅,“把脸凑过来。”

安泞不情愿的,还是把脑门送了过去。

刚刚说好的,谁输了就弹谁的脑门。

安泞也不知道萧谨行何时也变得这么幼稚了?!

难不成坐上了“太上皇”之后,本性都变了。

安泞闭着眼睛。

也不知道萧谨行会用多大的力气弹她脑门。

萧谨行比划着弹脑门的手势,看着安泞额头那一刻,眼底的情绪瞬间就变得温和了,他用手指轻轻的的碰了一下安泞的额头。

安泞嘴角轻笑了一下。

她就知道萧谨行舍不得真的打她。

她正欲离开时。

萧谨行突然将她搂住了。

安泞惊吓。

身边的棋子也掉落了一地。

旁边的宫人都见怪不怪了,依旧非礼勿视的,恭敬的候着。

“萧谨行!”安泞扭动着身体。

萧谨行已经将安泞压在了软榻上。

“你干嘛呢!”

“从小到大,任何事情我便从来都没有输过吴叙凡。”萧谨行突然开口。

安泞皱眉。

这货突然说起吴叙凡做什么。

“现在他居然敢在我面前炫耀他有多少个儿子!”

“……”生孩子也能比的吗?!

都说女人的嫉妒心强。

这男人的好胜心,也名不虚传。

“这么久了,怎么半点音信都没有?”萧谨行修长的手指,分明指了指她的腹部。

安泞无语。

这种事情,谁知道?!

反正她没有问题,萧谨行也没有问题。

唯一的可能就是……

频繁后,质量不行。

“为夫只有,天道酬勤了!”

话音落。

萧谨行的扑了上去。

“唔……”

她在考虑要不要告诉他,凡是太过,适得其反!

……

萧鹿鸣忙的时间越来越多。

之前还能见到父皇偶尔来查岗,看他有没有在认真处理政务,看他有没有拿不定主意的地方,后来,渐渐的,父皇消失的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久,他总是时不时陪着母后出宫游玩,一离宫至少就是十天半个月,长一点的两三月也有,直到他十岁那年,母后终于再次怀孕了。

鹿鸣以为这次母后有了身孕,父皇和母后就会安安分分的留在皇宫,却没想到,母后一怀孕之后,说是在宫中孕反厉害,直接带着呦呦去了文州养胎,这一走就真的一去不复返。

萧鹿鸣也不记得有多长时间没有见到父皇和母后以及妹妹了。

十个月后就传回来了一个消息,说又生了个弟弟,等稍微大点了会把他带回来,还让他安心在皇宫,好好治理江山社稷。

十五岁那年。

他父皇把弟弟萧慕安送回了皇宫,同时正式把皇位传给了他,萧鹿鸣登基,萧谨行成为了太上皇,安泞也变成了太后。

安泞怎么都有点接受不了这个称号。

总觉得在书本电视剧里面,这身份就每一个好东西,何况怎么听着怎么都有种七老八十的感觉。

可谁让,萧谨行铁了心要禅让了。

又考虑到,萧鹿鸣已经给萧谨行打了这么多年的黑工了,确实也该扶正了。

新帝登基,自然是普天同庆。

皇宫中也是热闹非凡。

安泞和萧谨行这次回宫后倒也没有急着离开,也决定多陪陪几个孩子。

主要还是,安琪今年十七,要准备婚嫁的事情。

在安泞心目中,她家孩子要结婚生子,至少也应该是二十岁以后的事情,十多岁……算了算了,入乡随俗。

当然安泞还是觉得得看安琪的自愿。

她愿意嫁人,就嫁人,不愿意就算了。

夜晚的皇宫,依旧灯火通明,今日是所有的皇亲国戚还有大臣们都一直留在了皇宫吃宴席。

安呦呦实在是无趣,她这些年跟着父皇和母后在宫外野惯了,让他再回到皇宫拘束着过日子,简直要命,她坐在宴席上真的是如坐针毡,她母后自然一眼就看得出来她的不耐烦,给了眼色让她可以先回寝宫。

收到母后的信号,安呦呦真的如释重负。

她兴高采烈的直接离开了宴会厅,然后就往后宫中走去。

虽然不喜欢皇宫,但还是有着亲切感,毕竟在这里也生长过一段时间。

安呦呦支开了宫人,一个人在皇宫内游荡。

不太喜欢被那么多人跟着,总觉得碍手碍脚的。

安呦呦逛了好一会儿,突然在一个角落似乎听到了一点声响。

巨大的好奇心让安呦呦悄悄的走了过去,想要去看看到底是谁躲在那里。

眼眸陡然顿了顿。

她没想到居然是她的安琪姐姐。

刚刚确实在宴席上,好长时间没看到安琪姐姐,居然一个人躲在这里,也不叫她一起走。

安呦呦正准备生气叫她时。

“安琪。”

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嗓音。

安呦呦吓了一跳。

那一瞬间突然就反应过来了。

安琪姐姐是在和人幽会吗?!

我滴个乖乖,她觉得她的心态都要跳出来了。

此刻也借着月光看清楚了男子的长相。

居然是小皇叔萧谨于。

小时候萧谨于和他们生活在一个皇宫内,但小皇叔终究比他们大了些,也就不常在一起玩,多数还都是她,鹿鸣还有安琪玩得多,倒从来没有想过,安琪会和小皇叔……

这不是乱L吗?!

等等。

安呦呦突然想起,安琪姐姐不是父皇和母后亲生的,所以是没有血缘关系,所以是可以在一起的。

可是……

她哥怎么办?!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她哥对安琪姐姐……

说不定,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长大后也就没这方面的心思了。

安呦呦不敢出声的躲在暗处,偷听。

“安琪,我听说刑部尚书已经像你父皇和母后为你提亲了,我……”

“放心吧,我父皇和母后会尊重我的意见。”安琪连忙说道,“只要我不点头,他们不会答应的。”

“我也知道,可是我们这样终究不是办法,我今年也二十有六了,再不结婚生子,我母妃得打断了我的腿。”萧谨于说道,“为了等你长大,你不知道我顶住了多少压力,本来你过了及笄就该娶你的,可你说太子孤单一人,你不舍得丢下他离宫,现在太子也登基了,是九五至尊,他马上也会后宫佳丽三千,便不需要你的陪伴,我们的婚事儿应该早些提上行程。”

“好。”安琪点头答应着,“等鹿鸣登基仪式彻底结束后,我会给父皇和母后说清楚,也会给鹿鸣说,到时候我也会请鹿鸣亲自给我们赐婚。”

萧谨于听安琪这么一说,终于安心地笑了。

他伸手将安琪抱进了怀里,两个人尽显恩爱。

安呦呦偷偷的走了。

总觉得接下来的事情会少儿不宜。

离开后心里也不由得喘着粗气。

一方面是不敢相信安琪姐姐喜欢的居然是小皇叔,另一方面……

她哥真的不会伤心吗?!

安呦呦若有所思的走着,也没有注意到前方。

“啊!”

安呦呦突然叫了一声。

光线不太明亮的皇宫内,安呦呦突然撞到了一个人。

她连忙捂住自己的头。

还未反应过来时,就听到一个略带磁性的嗓音开口道,“参见公主。”

安呦呦看着跪在地上的男子。

一身高贵的锦衣,不像是宫中的太监,也没穿侍卫服。

所以,是谁?!

安呦呦觉得有些熟悉,一时又想不起来了。

“起来吧。”想不起来就不想了。

安呦呦淡淡的说了一句。

男子起身。

起身后,安呦呦才发现他好高。

这么和她站在一起,居然比她高了差不多一个头。

琢磨着应该跟她哥差不多。

她就不明白了。

同样都是长大。

为什么这次回来后,萧鹿鸣会比她高那么多,在他面前,她都觉得自己跟个小不点似的。

而且这么多年过去,她以前引以为傲的胖乎乎的肉也没了。

身体纤细了好多好多。

“公主是要回寝宫吗?”男子问道。

“哦。”安呦呦应了一声。

“需要护送公主吗?”

“不用了。”安呦呦淡淡的说道,“你去忙你自己的吧。”

“公主。”

安呦呦离开时,男子又叫住了她。

安呦呦皱眉。

这人怎么这么烦。

“您刚刚看到安琪公主和靖王爷了吗?”男子直言。

靖王爷就是萧谨于,二十岁就已封王离开的皇宫,今日来皇宫也是参加宫宴。

“所以你也看到了?”安呦呦诧异。

为何她没发现他的存在。

“碰巧遇到。”男子回答。

“你不知道非礼勿视吗?!”安呦呦有些不悦。

安琪毕竟是她姐姐,她可不想让安琪被人撞见了什么。

“并未多看,只是匆匆一瞥。”男子澄清。

“别出去乱说。”安呦呦叮嘱。

“公主放心。小的叫住公主,也是想要公主暂时不要告诉了皇上,皇上刚登基,接下来还要接待友邦国,附属国的朝拜,不能太过分心。”男子恭敬道。

------题外话------

好啦,明天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