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8章 萧谨行的突然惊喜(二更)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安泞看着颜今谣莫名其妙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上次,不是挺中意林子澶的吗?!

安泞漫不经心地解释道,“就是觉得你年龄也不小了,要成家可以趁早。”

“我压根没这么方面的打算。”颜今谣不在意地说道,“何况我跟那个林侍卫也不熟。”

“林侍卫人不错。浔城没有亲人牵挂,长得高大威武,人品端正。如果你真的有这方面的心思,可以考虑考虑,当然,也看你自己,毕竟感情的事情还是要两情相悦。”安泞淡淡的说道。

“嗯。”颜今谣应了一声。

也是诧异得很。

老板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过她的感情了?!向来她看透了世态的炎凉,对感情就没有过太大的追求,而且在老板的影响下,只想着搞事业搞钱让自己过得恣意潇洒。现在突然来给她说成亲?!

对于刚刚那林侍卫,她又想了想,确实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但既然是老板亲自介绍,她觉得她也可以尝试尝试。

……

到文州第三天。

安泞就有点,魂不守舍了。

离开皇宫时是真的逃也似的离开,一方面着实是招架不住萧谨行的无节制,另一方面也是在皇宫太久就想出来呼吸新鲜空气,给自己一些自由。

结果谁能够想到,她现在开始想萧谨行了。

疯狂的想他。

要不是手上的事情没有做完,要不是安呦呦明显不愿离开,她都恨不得马上启程回去。

安泞都有点瞧不起自己了。

什么时候居然变成了,恋爱脑。

“老板?”颜今谣看着安泞出神,忍不住叫着她。

“嗯。”安泞回神。

然后有些细微的尴尬。

颜今谣笑了笑。

这次回来的老板明显和以往不同了。

老板的身上都带着一些,女性温柔了。

从内散发出来的女人味根本藏都藏不住。

她在青楼多年,自然是知道这些韵味从何而来。

“要不要我陪你出府走走?”颜今谣提议,是觉得她家老板确实,心不在焉,“正好清风楼已建成,小倌们也都陆陆续续到了。”

安泞想了想,放下了手上的笔墨,“走吧。”

颜今谣和安泞一起离开,正巧碰到林子澶和冠玉等人出门。

双方打了个招呼。

各自去了各自的地方。

安泞坐在清风楼里面,看着面前一个个小倌们,他们唇红齿白貌美如花,每个人也是身怀绝技,琢磨着这里一开业,不出半月就会满堂。

“老板觉得如何?”颜今谣问。

人都是她挑选的,自然也想要得到老板的认可。

“挺有眼光的。”安泞说道,“比起我们在絮州时,有过之无不及。”

“我也是真的着手清风楼建设时,才真的去留意了文州的男子,然后惊喜的发现文州男子确实不比絮州的差。”

安泞一边欣赏着小倌们的表演,一边喝着小酒。

入夜有些深。

安泞才和颜今谣享受完小倌们的服务出来。

一出来。

安泞以为自己走眼了。

讲真。

上次碰到林子澶从妓院出来,她反应都没这么大。

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萧谨行居然就这么站在他的面前。

身边跟着的是小伍。

所以。

他来文州了?!

怎么可能?

离开的时候不是还听说朝廷上有很多事情吗?

她其实也考虑过要不要让萧谨行陪她,不过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毕竟皇上还是应该待在皇宫,处理国事儿,哪能像她这般为所欲为。当然还有,萧谨行跟着一起来文州,她还能避什么难?!

然而此刻。

她承认,她破防了。

她今天疯狂的思念,思念到想要不顾一切地回去,而她想念的人就这么从千里之外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安泞没做太多停留。

直接就扑进了萧谨行的怀里。

当着众人的面,也顾不了那么多礼节,就这么抱住了萧谨行。

萧谨行原本沉着一张脸。

真的都要黑到底了。

小伍陪着皇上快马加鞭的出宫来文州找娘娘,结果一来到文州听说安泞没在府上,细问才知道居然去了男风馆,小伍现在都不敢去回想皇上当时的表情,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一路来到清风楼,皇上的脸色就没有缓和过。

下了马车看着面前清风楼的招牌,小伍有一种,皇上随时都有要下令铲平了这里的冲动。

然而就是处在愤怒边缘的皇上,在皇后不顾一切扑进他怀里那一刻。

眼底的怒气仿若一瞬间就消散了。

小伍就知道,皇后就是皇上的软骨,不管皇上到了多极端的地步,皇后都能把皇上轻而易举的拿捏下来。

一行人坐上了马车。

安泞和萧谨行在一个马车内。

萧谨行脸色的缓和在坐进马车后,又开始变得阴沉起来。

估摸着又想起了安泞都做了些什么,心情不爽到了极致。

安泞自然看得出来。

萧谨行这个小气鬼,她多看其他男人一眼都不行,更别说还去男风馆。

现在这厮的醋坛子怕是都已经打翻了。

安泞拉着萧谨行的大手。

萧谨行看了一眼,想要表示自己的愤怒,甩开她。

但又做不出这样的举动。

就这么别扭的被安泞拽着,一脸不好惹的样子。

到了府邸。

安泞带着萧谨行回房。

“你吃晚膳没有?”安泞问。

以她对萧谨行的了解,他绝对到了这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她,绝对不会先吃饭歇息。

“没胃口。”萧谨行黑脸说道。

“那洗个澡让缓解一下路途的疲惫?”安泞好脾气地问道。

“不想洗。”

“后院有一个温泉,很舒服。”安泞引诱。

“没兴趣。”

“比你的御池更好,温泉水是天然的……”

萧谨行又想拒绝的那一刻。

“我陪你一起洗。”安泞直言。

萧谨行到嘴边的话,就没有说出来了。

安泞忍不住一笑。

这龟毛。

哪怕天大的气,该享受的福利,半点都不会委屈了自己。

安泞也没有计较萧谨行的别有用心,她带着萧谨行去了后院的温泉。

前两日已让人对这里清理了一遍,没有了蛇鼠出没。

她也早来享受过了。

两个人分别退下衣衫,泡进了温泉里。

接着白月光,温泉里面的两个人,清晰可见。

安泞让萧谨行趴在了温泉中间的大石头上,然后帮他捶背。

在皇宫内两个人也不是没有这般坦诚的沐浴过,所以羞涩归羞涩,倒也没有不自在。

“以后不能去那种地方了。”萧谨行突然开口,语气霸道。

“哪种地方?”安泞故意听不懂。

“安、泞!”萧谨行咬牙切齿。

安泞低笑,“都给你说了,你是山珍海味,那些粗茶淡饭已经入不了我嘴了。”

萧谨行的脸色,明显温和。

“去那里纯粹喝酒解愁。”安泞继续说道。

“解愁?”萧谨行眉头微皱。

“相思之愁。”安泞直言。

萧谨行回头看着安泞。

安泞笑,也没半点隐瞒,“正想你呢。”

结果,你就来了。

萧谨行心口微颤。

所以,安泞是在想他?!

因为想他,才会去喝酒。

萧谨行心跳明显有些快。

安泞对他的心意,真的来得太快太陡了,他到现在都还觉得患得患失,都不敢相信,安泞真的会爱他,会很爱很爱他……

他转身,正对着安泞。

看着安泞在月光下,美得耀眼的模样。

两个四目相对。

成年人释放感情方式,从来都只有一种。

安泞纤细的手臂还住萧谨行的脖子,垫着脚尖一点点靠近他……

“我怎么觉得,我好像曾经来过这里。”萧谨行突然开口。

安泞一怔。

“这里的一切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萧谨行说出自己内心的疑惑。

觉得这片温泉,一点都不陌生。

安泞嘴角轻笑。

是,来过。

曾经你以别人的身份来过。

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现在就在我面前,而我,属于你。

安泞直接亲吻上了萧谨行。

大多数时候,是她主动,本来不应该去挑衅但每次又忍不住,到最后的结果也只有她不停的求饶。

这就是典型的,打不过还要惹。

温池中,两个人影,融为一体。

天地万物间,仿若就剩下了他们彼此。

唯一的彼此……

第二天。

安泞又没能起床到。

昨晚上……

她终于懂了什么叫,小别胜新婚。

她都不记得她怎么从温泉里面出来的,就只知道,她一觉睡醒到现在,而萧谨行也不在房间了。

她动了动身体。

颜今谣听到动静,连忙过去,“老板你醒了吗?”

安泞应了一声。

颜今谣连忙过去将她从床上扶起来。

扶起来那一刻,安泞身上的被子就自然地滑落。

纤细优美的香肩以及唯美的锁骨,一览无遗。

颜今谣低低的笑了。

安泞皱眉。

一低头才看到,那些光裸的肌肤上,密密麻麻的吻痕。

对于经验丰富的颜今谣简直不能太懂。

安泞这么厚脸皮的人,这一刻都觉得尴尬了。

心里也是把萧谨行那个罪魁祸首,从头骂到尾。

“萧谨行呢?”安泞问。

试图缓解自己的尴尬。

“皇……不是,爷一大早就起来了,然后陪着呦呦在院子里玩。”颜今谣回答。

“一大早?”安泞扬眉。

“爷看上去精神气尤其的好。”颜今谣诚实的补充,“和老板,大相径庭。”

“……”

怎么都觉得,颜今谣在看不起她?!

安泞被颜今谣伺候着,终于起了床。

玛德,腿好软。

颜今谣扶着安泞,也是明显放慢了脚步,然后全程姨母笑。

院子中。

安泞去的时候,就看到萧谨行在带着呦呦练剑。

这熟悉而又神奇的画面……

主要是她还看到林子澶恭恭敬敬的站在萧谨行的旁边,怎么都觉得,怪异得很。

“娘亲。”

安呦呦看到她来,连忙就扑了过去。

安泞想要抱起安呦呦,奈何手脚酸软没力气,只能温柔的摸了摸安呦呦的小脑袋。

“娘亲,爹爹来了,爹爹来看我们了!”安呦呦激动无比地说道。

小朋友的兴奋根本难以掩饰。

安泞抬眸看着萧谨行,表示很淡定。

“娘亲你不高兴吗?”安呦呦歪着小脑袋。

哦。

高兴过了。

现在不敢高兴。

“娘亲,爹爹在教我练剑,你要不要一起?”安呦呦又主动邀请。

“不了,娘亲有些累,要休息。”

“娘亲都睡到中午了还累?”安呦呦不满的皱着小眉头,“昨晚上娘亲没睡觉吗?”

还真没怎么睡到觉。

“呦呦过来。”萧谨行叫着安呦呦,“爹爹陪你玩。”

“可是娘亲……”安呦呦还是不满。

娘亲总是搪塞她。

她想他们一家人一起玩。

“你娘亲肚子里面有弟弟妹妹了,为了弟弟妹妹的安全,不能让你娘亲剧烈运动。”

“……”安泞瞪大眼睛。

她怎么不知道她肚子里面有弟弟妹妹了?!

关键是。

萧谨行这厮有什么脸说她不能剧、烈、运、动的?!

------题外话------

明天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