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

萧谨行心口触动。

看着安泞眼底的认真。

这怕是,他听过世间最美好的字。

萧谨行薄唇微动。

安泞的唇瓣,就已经,主动亲了过去。

萧谨行垂眸看着突然近距离的安泞。

看着她泛着纤长上卷的睫毛,在他眼前扑扇。

看着她深情的眼眸,如一汪清水一般满是涟漪……

萧谨行反手托住安泞的后脑勺。

他闭上了眼睛,加深了彼此的亲吻。

不知为何,总觉得好像曾真的失去过安泞一般……

萧谨行的吻,越来越深,越来越,不受控制。

侍卫端着粥进来,又猛地退了出去。

吓得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差点就要被砍了脑袋。

“唔……”安泞突然叫了一声。

因为她摸到了,萧谨行身上湿润的痕迹。

猛地从萧谨行怀里出来时,就看到萧谨行裹着的白布上,都是染红的血。

吓得小脸更白了。

她连忙从医药箱里面拿出来一颗止血药,喂进了萧谨行的嘴里。

又迅速解开了萧谨行的衣服,看着他已经被扯破的伤口,连忙进行止血。

萧谨行忍着痛。

原本有血色的脸,瞬间就白了。

安泞止血后重新缝针,包扎,又迅速的把脉,确定萧谨行身体稳定之后,才忍不住说道,“你流血了你不知道吗?!”

要不是她手不老实往里面摸了一把。

萧谨行怕是要流血身亡!

萧谨行靠在床头,虚弱的声音说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你敢死!”安泞突然很生气,脸都涨红了。

萧谨行抿唇。

不敢说话了。

“不准死,要死也要死在我后面。”安泞有些委屈,眼眶还都红了。

经历了萧谨行真正的死亡之后,真的是怕了。

“我不会死。”萧谨行拉着安泞的手,“还要和你一生一世一双人。”

安泞有些尴尬。

分明萧谨行还满目深情,也没有嘲笑她的意思。

但她一想到这种肉麻的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就有点起鸡皮疙瘩了。

刚刚一定是魔怔了才会这般说。

“我去看看你的膳食来了没?”安泞转移了话题。

萧谨行看着安泞逃也似的背影。

嘴角的笑容渐渐隐退了些。

还真是差点,死了。

他不由得看了看自己受伤的地方。

表示不能再被勾引了。

安泞亲自端着粥走到萧谨行的面前。

萧谨行伸手想要拿过去。

“我喂你。”安泞坚定。

萧谨行也没有拒绝。

安泞拿着勺子,放在唇边吹了吹,确定不烫了,才送到萧谨行的嘴边。

萧谨行一口一口吃着安泞喂的清粥。

安泞一边喂着,一边打着哈欠。

真的放松下来,身体的疲劳就涌了出来。

“你再喂我,就要睡着了。”萧谨行忍不住提醒。

也是被安泞的模样,逗笑了。

安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

“你让人来喂我。”萧谨行无奈,叫着安泞。

他现在自己吃也吃力。

安泞打着哈欠。

也觉得自己困到不行。

她叫了侍卫进来。

侍卫连忙接过安泞的粥。

就在萧谨行准备开口让安泞回营帐休息时,安泞已经翻身,爬到了萧谨行的床榻上。

虽说他们之间的关系住在一起也是理所应当。

但当着外人的面,安泞未免也太奔放了。

明显旁边的侍卫脸都红了。

安泞根本注意不到那么多。

她现在只想抱着萧谨行睡觉。

她躺在萧谨行的身边,爬进了他的被窝里面,然后把脸贴在了萧谨行的腰间,下一刻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这睡觉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侍卫都惊呆了。

刚刚才看到娘娘上床,现在就听到娘娘打呼噜的声音。

真的是在打呼噜。

侍卫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不敢笑,但又忍不住。

突然感觉到一道凌厉的眼神。

侍卫咬紧了唇,不敢再有半点表情。

“出去。”

“可是皇上您还没吃多少……”

“出去!”

“是。”

侍卫哪敢停留,连忙放下碗筷就离开了。

营帐内又只有他们两人了。

萧谨行转眸看着安泞熟睡的模样。

看着她微张着嘴,打着呼噜,梦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萧谨行忍不住也笑了笑。

安泞这么可爱的模样,真不愿让任何人看到。

萧谨行小心翼翼的让自己睡了下来。

哪怕一点都不困,却还是陪着安泞,静静的陪着她,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

安泞又反应了好一会儿。

那个梦太真实了,真实到她总觉得好像亲身经历过,让她内心深处,患得患失。

她转眸,看着睡在自己旁边的萧谨行。

看着他眉目之间的安稳,心里也稍微变得安稳。

她缓缓起身。

枕着手臂,欣赏着萧谨行的五官。

属于,萧谨行的五官,不属于其他任何人。

经历了那场梦,她更深刻的知道。

她爱的人到底是谁。

在傅星弋和萧谨行之间,哪怕没有这张一模一样的脸,她的爱也不再是傅星弋!

安泞的视线,落在了萧谨行的唇瓣上。

那个梦里面,曾好几次想要亲吻。

却最后,都没能和林子澶亲吻上。

终究还在在意他的身体的,现在灵魂和身体归一了。

安泞忍不住,又凑了上去。

然后,亲吻。

一定要亲个够。

把梦里面的所有,全部都弥补回来。

萧谨行皱了皱眉头。

安泞醒过来,他其实也醒了。

但看着安泞没说话,就想要看看她醒后会做什么……

倒是没想到。

会这么直接。

萧谨行嘴角仿若轻笑了一下。

突然的一丝动静,让安泞顿了顿。

在安泞本能的要离开那一刻。

“继续……”萧谨行低沉的声音,带着沙哑。

安泞心口微动。

“安泞,继续。”

他在她的唇瓣上说,让她,继续吻他。

安泞哪里抵得住萧谨行这般诱惑。

原本浅浅的亲吻,就瞬间变得,深入而浓密……

如此。

整整半个月天。

整个军营的人都传开了。

皇上和皇后在营帐内,没日没夜都在一张床上,还不准人打扰。

半月后。

安泞和萧谨行病愈。

苍国递上了降书,并把刺杀安泞和萧谨行的明王当众斩首。

而后。

大泫军队收兵回朝。

后面的一切分明就是按部就班,安泞怎么都觉得,和她梦中的经历一模一样。

算了。

她也不想深究到底是梦还是她莫名其妙重生了。

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只有,和萧谨行永远在一起。

其他,不管是毫无瑕疵的傅星弋,还是有着自己私心的傅星弋,她都彻底放下了。

好几日的行程后,萧谨行带领军队回朝,受文武百官叩拜。

安泞回到了凤栖殿。

“母后,我好想你,好想你……”安呦呦一把保住安泞。

萧鹿鸣和安琪也在旁边,明显是对她的思念极深。

对他们而言,她是一直在漠北几个月。

但对安泞而言,她也就大半个月不见而已。

她摸了摸安呦呦胖嘟嘟的小脸,又分别和鹿鸣还有安琪打着招呼。

“母后。”一番相思之后,萧鹿鸣突然严肃地叫着她。

“嗯?”

“母后以后不会再离开皇宫了吧?!”

“不会。”安泞承诺道,“母后永远都不会再离开你们父皇。”

萧鹿鸣不苟言笑。

此刻却在听到这般坚定的回答之后,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安泞也温柔的笑了笑。

不知道是那场梦让她彻底改变,还是其他或许叫宿命的东西,让她真的踏踏实实的接受了,现在的一切。

几个孩子围着安泞大半天。

萧谨行也应付了文武百官大半天。

晚上的时候。

几个孩子都回去了。

安泞坐在内殿上,等啊等。

“娘娘不早了,要不要早些歇息了?”宫人恭敬道。

“现在什么时辰了?”安泞问。

“回娘娘,已是亥时了。”

安泞皱眉。

这么晚了,萧谨行还没来?!

难不成,他们今日分开时她没有给他说让他来凤栖殿,他就不来了?!

安泞怒火中烧。

在漠北的时候,因为两个人生身体都有伤,而且又在军营之地,自然不能行了夫妻之事儿,后来就赶路回来,每天到驿站因为一直坐马车也都是腰酸背痛,没想过那档子的事情,现在好不容易回到了皇宫,又有舒适的床榻……

“走,去乾坤殿!”安泞突然从软榻上起来,直接就走出了大殿。

宫人连忙跟上。

此时的大泫还是初春。

晚上甚是寒冷。

安泞的脚步有些快,到达乾坤殿的时候,乾坤殿还灯火通明,想来萧谨行也还没有就寝。

她直接走进大殿。

大殿上,萧谨行还在埋头批阅奏折。

平公公在旁边伺候。

看到娘娘来,连忙上前行礼,“奴才参见娘娘。”

萧谨行此刻也放下了墨笔。

他抬头看着安泞,也有些诧异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入睡。

“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萧谨行从龙椅上下来。

他直接走向安泞。

伸手去拉她的手心。

手心的冰冷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很自然的把安泞的手放在他唇边,帮她呼热。

“等你老半天,都没回来,我就自己来了。”安泞还有些委屈。

在漠北和回来的路上,都是寸步不离的。

现在一回到皇宫,就被迫分开,关键是这么晚了,他都不回来,心里更是憋屈得很。

“让你久等了。”萧谨行嘴角轻扬。

他直接牵着安泞的手,走出了大殿。

“平公公,给朕把奏折整理了,明日朕再批阅。”

“是,陛下。”

萧谨行牵着安泞的手,走在皇宫内。

夜晚的冷风袭来。

萧谨行把安泞的手拽得更紧了,身体也把她搂进了自己怀里。

宫人看着皇上和皇后的恩爱,都有些不自在的脸红了。

这次回宫后,皇上和皇后的感情明显变得不同了。

以前总觉得皇后对皇上爱答不理。

现在的皇后,分明主动了好多。

一路到达凤栖殿。

两个人分别被人伺候着,沐了浴。

然后睡在了一张床上。

安泞突然有点紧张。

也不记得多久没有过了。

她小手指勾了勾,勾住了萧谨行的手指。

那一刻明显感觉到萧谨行的手指,颤抖了一下。

“你打算就这么睡了吗?”安泞声音有些小。

在安静的夜晚,却又听得清清楚楚。

“所以皇后的意思是……”萧谨行故意问道。

“侍寝。”安泞直截了当。

萧谨行心跳明显在加速了。

今晚他倒是真没有想过要来凤栖殿,一来奏折堆积如山,他也想早点处理,二来刚回来他担心安泞太累,而他的定力,估计也就到今晚。

却没想到。

安泞这么主动。

从他醒过来有片刻的迷茫之后,这段时日的安泞都主动到让他都有点不适应。

萧谨行忍不住笑。

他用力将拉进了怀里,唇靠近了她的耳边,“不急,今晚朕都是你的,怎么用,用多久……悉听尊便。”

------题外话------

正文就是要完结了。

估计就还有一两天的过度吧。

马上就要写番外了。

小朋友们的番外。

大家敬请期待。

明天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