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更)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安泞冷冷的笑着。

口中全是血沫。

她终究没忍心杀了傅星弋。

没忍心,一剑刺穿萧谨行的身体。

傅星弋也被眼前的安泞惊吓到了。

又一次。

他选择了保护自己。

人在最危急的时刻,才是真正一个人的本性。

他全身颤抖不已。

眼眶红润,脸色变得狰狞。

他也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可耻,但他就是,选择了自保。

一次次,在不信任中,选择了保护自己。

安泞倒下了。

重重的倒在了林子澶的身边。

一切都结束了。

她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地方。

这里的所有一切,仿若突然都变成了梦境。

就是她弥留之际做的一个梦。

梦碎了。

就结束了。

安泞闭上了眼睛。

天地间,都黑暗了。

傅星弋就这么看着安泞,倒下。

倒在了,林子澶的身边。

他哭了。

突然,疯狂而绝望的哭了。

怎会如此?!

一切最后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来只是想要和安泞团聚的。

不是让她彻底的离开自己的。

不是让她在他面前,死去的。

他混乱的脚步,带着踉跄一步步向安泞走过来。

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再也睁不开的双眼。

傅星弋的身上也全都是血。

伤口撕裂,血流不止。

而他仿若也感觉不到了。

他站在安泞面前,重重的跪在了安泞的面前。

周围的侍卫,全部都不敢上前,只能恭敬的看着眼前惨烈的一幕。

傅星弋的眼泪。

大颗大颗的掉落在了安泞的身上。

巨大的悲痛,让他崩溃至极。

他以为。

他以为他来了,就可以和安泞重续前缘,就能够回到他们最初的时候,他杀林子澶,也是为了他们能够永远在一起……

是他错了吗?!

错误而又自私的去霸占了别人的一切。

自以为是的觉得,安泞不会变心,安泞最爱的人,就只有他。

他才知道。

失去了就真的,失去了。

感情错过了,就真的错过了。

覆水……难收!

傅星弋哭着哭着,又陡然的笑了。

罢了,罢了!

既然一切是因他而起。

那就,从他结束了。

是他抢占了他们的一切,他就还回去给他们。

一切,就真的只是一场梦!

傅星弋一点点把安泞自刎的那把剑,从她身上抽了出来。

剑上面,都是她的血。

傅星弋就这么看着,眼眶红润。

从此。

安泞就真的,再也不是他的了……

傅星弋一剑,刺穿了自己的心脏。

“皇上!”

侍卫始料不及。

傅星弋已选择了自杀。

悲痛的眼眸中,带着眷念和不舍……

……

白色的实验室。

一个实验舱里面,一个男人,动了动眼皮。

一点的动静,瞬间引起了实验室的警报。

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老花眼镜的教授,迅速走了过来。

实验舱门自动打开。

“星弋?”教授叫着他的名字。

傅星弋睁开了眼睛。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

他动着身体想要起来。

“先别动。”教授拦住他。

傅星弋微点头。

缓缓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这么快就回来了?”教授问。

“嗯。”傅星弋应着。

此刻脑海里仿若都还是,刚刚经历的所有……

“如何?”教授看傅星弋清醒,又问道,“小泞在那边还好吧?!”

“挺好的。”傅星弋笑着。

惨淡的笑容,也变得释然。

“那我去告知小泞的父母。”教授说着,“一会儿身体恢复了才出来,别逞强。”

“好。”

教授离开。

傅星弋就这么默默的躺了很久。

很久,他终于起了身。

身体不灵活的,还是来到了实验室的电脑面前。

他点开了电脑里面的一个文档。

文档上,密密麻麻的字,随处可见“安泞”、“萧谨行”等字眼……

他迅速将文档拖在了最下方。

然后全选了里面的番外篇。

傅星弋看着番外篇里面,自己的名字,不停出现的名字……

他摁下了删除键,然后进行了文档的保存,最后将文档,永久封存。

再见了,安泞。

……

大泫国。

漠北。

清晨的一缕阳光照耀。

安静如斯的营帐内,安泞突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脑海里浮现了很多画面。

她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心口的位置。

那种被刺穿心脏的疼痛,现在都还历历在目。

她眼眸微动。

看着躺在床上睁开了眼睛的萧谨行……

他嘴角带着浅笑,看着她惊魂未定的样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是,她死了吗?!

自杀在了傅星弋的面前。

不是林子澶也死了吗?!

她现在到底在哪里?!

现在躺在床上的男人又是谁?!

萧谨行还是傅星弋?!

“你看上去,不想我醒过来。”萧谨行磁性的嗓音,还带着虚弱。

安泞不由得掐一下自己的胳膊。

“嘶!”

她忍不住叫了一声。

真痛。

萧谨行看着安泞的模样,皱了皱眉头。

他想伸手去摸一摸安泞的额头。

明显是感觉到了她的异常。

然而他手刚抬起,身上就传来了锥心的痛。

为了救下安泞,他身负重伤,好在终究还是醒了过来。

醒过来,看到了他最想见的人。

“娘娘,你怎么了?”谢若瞳本还在昏睡。

昨晚上陪着娘娘一晚上,也担心皇上的安危,所以久久没睡着。

等真的睡着后,也不知道是几时了。

现在因为一些声响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安泞过于异常的举动。

安泞回头看着谢若瞳。

看着她还穿着,打仗的将军服。

所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娘娘你不会是高兴得,精神失常了吧?!”谢若瞳担忧地说道。

怎么都觉得娘娘的眼神怪怪的。

安泞深呼吸一口气,也在让自己冷静。

她问着谢若瞳,“我们现在是在哪里?!”

谢若瞳皱眉。

“你赶紧回答我。”

“在漠北啊。”

漠北?!

“你昨日和皇上从苍国军营回来,路上遭遇苍国的暗杀。皇上为了保护你身负重伤,你用尽全力医治皇上,你忘了吗?!”谢若瞳紧张地说道。

所以。

现在是萧谨行醒过来的那一刻。

她经历的一切,全部都是梦吗?!

那么真实的梦?!

“娘娘,皇上醒了。”谢若瞳又忍不住提醒。

分明昨日安泞那么担心皇上的安危,今日皇上真的清醒过来,她怎么能这么淡定?!

安泞转眸看着萧谨行。

萧谨行脸上带着些,苦笑。

也是没想到,好不容易让自己活了过来,安泞对他居然会这般冷淡。

“你是……”安泞开口,又欲言又止。

萧谨行莫名其妙。

“你是谁?”安泞终究忍不住又问道。

萧谨行抿唇。

到底受伤最严重的那个人是他,还是她?!

她这是失忆了吗?!

“娘娘。他当然是皇上啊。”谢若瞳都看不下去了。

皇上好不容易醒过来,这个时候娘娘不应该热情似火,喜极而泣吗?!

这什么表现?!

“是萧谨行吗?”安泞确定。

谢若瞳翻白眼。

萧谨行眼眸也紧了紧,“否则呢?”

否则呢?!

安泞眼眶渐渐红润了。

一想到她梦境里面的一切,想到林子澶最后被乱剑刺死的画面……

不管是不是梦。

让她此刻都还痛到极致。

她终于,不顾一切的扑进了萧谨行的怀抱里。

萧谨行一怔。

谢若瞳也愣了愣。

安泞这反射弧也太长了。

不过好在,正常了就好。

她都差点以为安泞,又出了什么大事儿。

本来皇上和安泞能够在一起就不容易,好不容易现在两个人冰释前嫌感情升温,安泞又出了状况?!

没事儿就好。

谢若瞳给了一个眼神给营帐中的其他人。

然后,识趣的全部离开了。

经历了生死相依,应该会有很多私密的话要说。

营帐内。

就剩下了安泞和萧谨行两个人。

安泞趴在萧谨行的身上。

一直趴在他的身上。

她能够感受到他的体温,能够听到他心跳的声音,一声一声……

她突然想起她最后一眼见到林子澶的时候,他没有了心跳,身体也在逐渐变得冰凉。

安泞忍不住一把又抱紧了萧谨行。

萧谨行忍痛。

刚刚安泞猛地扑进她怀里时,就差点要了他半条命,现在还这么来抓紧他……

“嗯。”萧谨行终究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是怕自己好不容易醒了过来,此刻又被安泞给“谋杀”了。

安泞听到萧谨行的声音,才猛然反应过来,萧谨行身受重伤。

她此刻的用力,明显是扯到了他的伤口。

而她身上其实也有伤。

就是好像都不痛了。

看到萧谨行醒过来,看到真真正正的萧谨行,其他都不重要了。

她连忙放开了萧谨行。

萧谨行松了口气。

安泞放开他之后,也没有离开,就这么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虚弱的模样。

看得萧谨行都有点,不自在了。

他忍不着咳嗽了一声。

安泞惊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就是过分的紧张。

“我有点饿了。”萧谨行说道。

“我马上让人给你送吃的。”安泞急忙说道。

“嗯。”

安泞离开。

萧谨行才稍微松了口气。

突然被安泞这么对待,怎么都觉得有点,不习惯。

安泞吩咐了之后,就又回到了萧谨行的身边。

然后小心翼翼的扶着他,半坐在了床头。

弄好了之后,就又眼巴巴的看着他。

眼睛都不带眨的。

就怕她一个不留神,萧谨行就又不在了。

一想到梦境中的一切……

好在,都是梦。

都是梦。

安泞不由得伸手去拉住了萧谨行的手。

萧谨行眼眸微动。

他可以理解劫后重生的欣喜,但安泞突然这般的小心翼翼,确实让他浑身不自在。

“你要不要回营帐去休息一下?”萧谨行提议。

也知道安泞身上很多伤。

虽然都没有伤到要害,但又帮他治疗又守了他一夜,身体应该已到了极限了。

“我不走!”安泞很坚定地说道。

以后。

寸步不离。

哪都不去,就陪在他的身边。

“你身体……”

“我要睡,也要和你一起睡。”安泞说得坚决。

“……”萧谨行抿唇。

分明因为虚弱而苍白的脸颊,此刻仿若有了一丝血色。

“萧谨行,我刚刚做了一个梦。”安泞拉着萧谨行的手,在微微用力。

“什么梦?”萧谨行问。

“梦到,你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然后我还把你抛弃了,你还被乱剑刺死了。”安泞直言。

萧谨行脸色一下就沉了下去。

居然,抛弃了他。

还诅咒他被乱剑刺死!

这女人脑子里面都在想什么。

“我以后再也不会抛弃你了。”安泞望着萧谨行,重重的承诺。

萧谨行的嘴角,明显上扬。

“从此以后,我们一生一世,一双人!”

------题外话------

二更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