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 所以你在报复我是吗?(一更)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安泞看着林子澶猩红的眼眶,冷冷的声音带着暴戾,却又极力在忍耐,声音中似乎带着些颤抖。

大抵是气急攻心。

“我何尝没有被你选择过?”安泞反问。

一字一顿,声音清冷而悠长。

一直一直徘徊在林子澶的耳际。

我何尝没有被你选择过?!

我何尝?!

“一次又一次。”安泞就这么冷然的看着林子澶的崩溃。

看着他冷峻的脸上,一点点在崩塌。

“所以你在报复我是吗?”林子澶问她。

满目血腥,满眶泪水。

“不是。”安泞回答。

不是?!

林子澶仿若笑了一下。

轻笑着,眼睛稍弯,眼泪就溢出了眼眶。

“我刚刚解释了,这是最好的选择。”

“最好……”

“用你一人,换天下人的太平,换周围人的安宁,很值。”安泞说得明白。

也说得,冷血。

林子澶笑了。

真的笑了。

气笑了。

他放开了安泞的下巴,身子往后仰了一下。

安泞手指微动。

却还是选择了,冷眼旁观。

就这么看着林子澶的一点点,一点点的崩塌……

安泞转身欲走。

说明白了,就不需要再停留。

既然做出了选择,就该,断得一干二净!

“安泞。”林子澶突然叫住她。

安泞停下脚步。

却没有回头,就这么背对着他。

满身的冷漠。

“不用扰乱天下,不会影响周围人,我也可以回到我原来的位置。只是,你不愿意而已。”

安泞抿唇。

“你能从叶栖迟的模样变成安泞的模样,我难道不能从林子澶的模样变回萧谨行的模样吗?!”林子澶质问。

而他相信,安泞这么聪明,她不是想不到,也不是没想过。

只是,不愿意。

她不愿意牺牲了傅星弋。

“对,我不愿意。”安泞承认了。

她也想过,想过把一切还给他。

但是还给了他,傅星弋又何去何从。

抛弃一切,孤注一掷的来到这里。

她无法想象傅星弋一无所有时,会变成怎么样?!

就像当年对待古幸川一样。

她怀揣着愧疚,没办法心安理得的和任何人在一起。

倒不如释怀,和傅星弋重新开始。

倒不如残忍,让萧谨行恨她,从此把她彻底忘记。

“呵!”林子澶冷笑着。

原来。

所谓放下,曾说过对傅星弋的放下,只是因为傅星弋死了她没得选择。

一旦傅星弋活着。

她其实,就放不下了。

“是我太天真了。”林子澶声音逐渐变得平静,也逐渐变得冷漠,“当傅星弋对我说你们之间的感情时,我还觉得,他太自以为了。所以我没有听从他的劝说还是留了下来,故意出现在了你的面前,让你认出我。现在想来,或许在我醒过来那一刻,就该彻底消失……不,或许,就不应该醒过来。本应是死人,何须还活着。”

安泞眼泪盈眶。

却依旧挺直着背脊。

声音依旧平稳淡漠到极致,“你是在用死来威胁我吗?!”

林子澶喉结滚动。

对。

他就是自私的卑鄙的用这种方式,威胁她。

“我刚刚说过了,牺牲你一人,成全所有人,值得。”安泞眼眸微动。

眼泪不停落下。

却不被任何人所看到。

“你如果真要选择,那便是你自己的选择。别后悔即可。”

丢下一句话。

安泞直接走向了房门处,打开了房门。

“你会后悔吗?!”林子澶问她。

安泞顿足。

“会后悔,你选择是他吗?”

“不会。”安泞一字一顿,“永远不会后悔!”

话音落。

安泞再无停留,大步离开。

冷漠的背影,没有半点的隐忍和不舍。

从此以后他们之间,就天壤之别!

宋砚青和谢若瞳一直在门外。

里面安泞和林子澶的谈话,他们没听清楚,但刚刚安泞打开了房门说的话,他们听得一清二楚。

所以安泞最后还是选择了当今皇上,丢下了……林子澶。

宋砚青往屋内看了一眼,咬牙迅速去追安泞。

谢若瞳也跟着追了上去。

府邸门口处。

安泞正打算上马车。

“娘娘!”宋砚青大声叫住她。

安泞停下脚步,回头。

回头那一刻。

宋砚青和谢若瞳明显怔住。

安泞现在的伤痛,怕也不比林子澶轻。

“今晚就送他离开吧。”安泞吩咐,“我怕夜长梦多。”

谢若瞳想要说什么,被宋砚青拦下了。

只恭敬道,“是。”

谢若瞳不悦的看着宋砚青。

安泞也不再多说,坐着马车离开。

“你搞什么?!”谢若瞳有些冒火,“没看到娘娘很难受吗?”

“就因为她难受,我们才不能火上浇油。”

“我什么时候火上浇油了?!”

“你说什么,都是!”

“宋砚青!”

“你想想,你能怎么劝?!劝娘娘再考虑考虑?!可事实上,如果可以考虑,娘娘也不用做到这般地步了,然你怎么说让她心里不更难受。还不如就遵从娘娘的选择,长痛不如短痛。”宋砚青解释。

谢若瞳虽然生气,但耐不住宋砚青说得有道理。

咬了咬牙,没多说了。

“走吧,我们去看看林子澶。”

两个人走向了林子澶的房间。

房间内,林子澶已变回原来的冷漠淡然。

和刚刚那个情绪失控的人,大相径庭。

果然还是原来的他,不管遇到天大的事情都能喜怒不形于色!

看到宋砚青和谢若瞳走进来,淡淡的说道,“要送我离开了吗?”

宋砚青抿唇,缓缓点头。

他早知道了。

安泞一旦下定决心,就会雷厉风行。

半点都不会让他,在这里多待。

“走吧。”林子澶什么都没有说,大步走出了房间。

宋砚青和谢若瞳跟上。

也不知道能说啥。

好像说什么,都多余。

府邸门口。

一辆马车停靠在此。

“里面我放了很多银票银两金银珠宝等,应该够你一辈子……”宋砚青说。

林子澶微点头。

“如果有了落脚之地,你捎信给我们,一旦我有空,定会来找你。”宋砚青承诺。

林子澶看了一眼宋砚青。

他说,“不了。”

宋砚青眼眸微动。

“安泞说得很对,选择和我断绝所有关系和来往,才是对你们最好的方式。”

宋砚青有些难受。

也没想到娘娘居然把话说得这么伤人。

“以后就当,没有我这个人。”林子澶带着讥讽,“我的存在,本就是一个笑话。”

宋砚青还想说什么。

林子澶已经坐上了马车。

他拽着缰绳,驾着马车扬长而去。

宋砚青和谢若瞳目送了林子澶的离开。

终究还是心有不忍。

堂堂一代君王,最后如此狼狈收场!

……

皇宫内。

安泞眼眶红肿。

她冷静了好久,才走进自己的宫殿。

这个时候的林子澶,应该已经离开,浔城了……

她走进大殿。

脚步突然,顿住。

她看着烛光微暗的大殿上,傅星弋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地喝着茶水。

安泞心口一紧。

今晚出宫自然是和宋砚青秘密进行,躲开了傅星弋的眼线,却不知道为何还是被他发现了?!

而傅星弋的模样,看似和平常无异。

但她却突然觉得陌生得很。

两个人的对视,很久都没有说话。

大殿上,安静到窒息。

“去哪里了?”傅星弋终于放下了茶杯,开口问她。

声音还是那般温和。

就好像。

什么情绪都没有。

不过是在等她回来而已。

安泞咬唇,没有回答。

“和宋砚青一起,去将军府了是吧?!”傅星弋问。

安泞心口微颤。

所以。

傅星弋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她不相信凭借着她和宋砚青的智商,还不能躲过傅星弋。

“好奇我为什么知道的?”傅星弋笑着,“还得感谢萧谨行。”

安泞紧眸。

“讲真,要不是占有了萧谨行这具身体,我还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强!不只是把朝政处理得好,还把自己身边的守卫,亲卫,侍卫等都训练到出神入化又忠诚不比到让我简直惊叹的地步。更重要的是,他对你的谨小慎微让我甘拜下风。他居然在你的宫中也安排了绝顶高手来保护你,一旦你有任何危险的行径就会向我禀报。如不是今日那人来,我怕是也不可能知道!”

安泞心口一痛。

就好像,无数把刀插进了自己心口。

她从来不知道萧谨行在她身边做过什么,何况,她和他和好之前,他们都在皇宫外,等回到皇宫时,萧谨行已经不是萧谨行了!也就意味着,哪怕她离开,萧谨行对她做的所有,也从来都没有变过!

而她却亲手伤害了他,将他永远赶出了,她的世界。

“被感动了?”傅星弋突然起身。

一步步,走向安泞。

安泞警惕。

本能的觉得此刻的傅星弋很危险。

甚至在傅星弋靠近她那一刻。

她往后退了一步。

傅星弋眼眸一紧。

他冷冷的看着安泞的举动,看着她和他保持的距离。

“这就是你说的,会好好和我在一起?”傅星弋口吻讽刺。

眼中已不再有任何温暖。

“我说过让你给我一些时日!”

“给你时日?给你时日去和萧谨行幽会是吗?!”傅星弋质问。

安泞脸色微变。

她没想到,傅星弋会说出这样的话!

整个人会变得这般的阴冷可怕。

“今晚是去见他了是吧?!伪装成这样,去偷偷见他。”傅星弋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林子澶在将军府,我知道只是选择了按兵不动,目的就是为了不和谢若瞳以及宋砚青起冲突,这两个人我现在还不能丢!”

“傅星弋你在说什么?!”安泞敏锐的察觉到了傅星弋口中的残忍,“什么叫按兵不动?!我们不是说好了,不要把其他人牵扯我们之中,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们重新开始吗?!”

“你会重新开始吗?”傅星弋笑了。

“我何曾骗过你!”安泞激怒。

“可是你的心,已不在我这里了。”傅星弋伸出手指,指着她心脏的位置,“我感觉得到。”

“所以我才说要慢慢给我时日……”

“然而你今日还是去见了林子澶。”

“我去见他只是为了让他离开,从此以后不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从此以后就我们两个人,不会再有其他!我下定决心和你好好在一起!”安泞咆哮。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这般去吼傅星弋。

他们之间,不应该这样!

“是吗?”傅星弋对于安泞的激动,无动于衷,他说,“我相信你,但不代表我相信萧谨行。”

“你什么意思?”

“你觉得他会心甘情愿的离开,他会真的让我霸占了他的一切,皇位,妻子,儿女!”

“他会!”

“他不会!”傅星弋斩钉截铁,“越是用他的身体越久,越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曾经惊人的能力。留下他,不是养虎为患吗?!”

“你做了什么!”安泞变得激动。

整个人甚至在不受控制。

她身体颤抖的问着傅星弋。

眼底满是恐慌!

------题外话------

二更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