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翌日。

天刚破晓。

林子澶睁开了眼睛,眼眸微动,看着趴在自己身边睡觉的宋砚青。

那一刻仿若才想起了,昨天晚上是谢若瞳来把他救了出来,然后直接到了将军府,随后他就晕倒了过去。

他稍微动了动身体。

响动让宋砚青睁开了眼睛,看着林子澶清醒,整个人甚是激动,“皇……林侍卫,你醒了。”

林子澶看着宋砚青的模样,眉头微皱。

心里大抵也是猜到了。

“皇后昨晚上来了将军府吗?”林子澶问。

宋砚青一边扶着林子澶半坐起来靠在床头上,一边回答道,“来了,让若瞳来救的你。你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林子澶摇头。

这点伤也不算什么,养几日就好。

“你什么都知道了?”林子澶问。

宋砚青点头,又连忙说道,“以前对您的冒犯……”

“不知者无罪,何况,谁能相信?!”林子澶有些自嘲。

谁能够相信,一觉醒来,就成为了别人。

而自己的身体却又被另外的人占有。

“到底怎么会这样?”宋砚青也是崩溃。

从小便饱读诗书,却也没见哪本书上写过这么光怪离奇的事情。

“如果知道,也不用把自己过成这样。”

宋砚青抿唇,也觉得好像在戳他的伤口。

“昨天皇后说什么了吗?”林子澶转移话题问道。

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拳头已经握紧。

“娘娘说……”宋砚青欲言又止。

林子澶看过去。

“说如果你身体无碍了,让我送你离开浔城。”宋砚青把话说完,然后偷偷的打量着林子澶的微表情变化。

看着他隐忍的脸上,明显有情绪的波动。

“娘娘还说,这就是她的答案。”宋砚青补充。

也是觉得,娘娘确实是为了林子澶好。

以现在的局势,如果皇宫里面那位皇上真的要杀了他,他唯一能够保命的方式就只有离开这里。

“她真这么说吗?”林子澶问。

“所以你好好养伤,病好了,我和若瞳一起送你离开。”

“走是我唯一的出路吗?”林子澶看着宋砚青,问他。

宋砚青心口微颤,随即急忙说道,“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在那个位置上,有多大的权利又有多大的能耐。昨晚要不是皇后娘娘让若瞳来救你,你现在恐怕也……凶多吉少。”

林子澶抿唇。

他自然是知道,他现在对傅星弋,就是以卵击石。

“娘娘昨晚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希望你可以离开。你别辜负了娘娘。”宋砚青劝说。

为了林子澶的安危,还是觉得应该送他离开浔城。

只是这样的离去,过于狼狈了些。

一般人不一定接受得了,更何况是他。

不只是颜面,还是抛妻弃子了。

宋砚青也有些无奈,他重重的叹了口气。

“在很多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不会离开。”林子澶突然下定决心。

“调查什么?”宋砚青问。

“安泞对……傅星弋的感情。”林子澶一字一顿。

“又能如何?”宋砚青质疑,“哪怕皇后已不喜欢她曾经的爱人,但现在已成定局,皇后也没得改变。”

“如果安泞想要改变,就可以改变。”

宋砚青皱眉。

难不成皇后还可以撬动整个大泫?!

哪怕现在谢若瞳手握重兵,可以听从皇后的指挥,也不见得能够取胜,现在人心所向全部都是对现任皇上的信任和爱戴,他们要起兵造反,就是背道而驰,得不到人心多半会惨败收场。

更重要的是,如果起兵又是一场灾难,又将面对无数人的牺牲,还有可能,又被外贼所惦记。

总之,一旦打仗,定然就是生灵涂炭。

他内心深处不想再如此大动干戈。

百姓更需要一个太平。

就目前而言,宋砚青也在傅星弋身边陪同了许久,他能够感受得到,傅星弋至少是一心为国为民,这也是为何他哪怕对皇上抱着质疑,却还是一心为他的原因。

只要是好皇帝,就应该肝胆相照。

“我想和安泞见一面。”林子澶能够猜到宋砚青现在心中所想,他现在也不想去解释。

“不太容易能见到。”宋砚青直白。

林子澶紧眸。

“皇后在皇宫,出来一趟本就不太容易,而且现在皇上为了皇后杀你,自然皇后身边就隐藏了很多眼线,一旦你们见面就会被皇上发现。我不知道皇上对皇后到底有多深的感情,但我心里是真的担心,皇后万一惹怒了皇上,皇上会不会对皇后……”

宋砚青看着林子澶,他其实也不想这么来让他难受。

但现实就是如此。

为了他们彼此的安全,他最好的方式就是,离开。

“你应该很清楚,权利对一个人的吸引力到底有多大!傅星弋坐上了现在的高位,他对你的追杀到底是因为皇后,还是也有一份私心,怕你从他手上拿走了这江山社稷?!但凡他权利心更大,皇后就会有危险。”

林子澶选择了沉默。

或许,也会纠结。

对他而言,他的命可能已没那么重要。

但是他不可能不管不顾安泞。

“你先休息吧,反正你身上的伤都还有些时日才会好。”宋砚青安慰。

意思是还可以有点时间再做打算。

林子澶微点头。

“我出去帮你拿早膳。”

宋砚青离开。

离开后,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刚刚虽然劝了林子澶很多,但也觉得再强人所难。

换成是他,要他就这么离开若瞳和自己的宝贝女儿……他想都不敢想!

……

宋砚青让人来给林子澶洗漱,又送了早膳后,去上了早朝。

然后按照平常一样,陪着皇上批阅奏折,献策献计。

没表现出来任何异样。

傅星弋也没看出来宋砚青的不同。

直到宋砚青走出乾坤殿,才不由得深呼吸了一口气。

知道真相后,想要伪装本就不容易。

但愿自己没有露馅儿。

宋砚青也没有直接离开皇宫,去了太子东宫殿。

好在,他有那个特权可以在宫中随意行走,很多事情他就可以更方便的,传递消息。

到达东宫殿,就看到皇后已经在东宫殿了。

昨晚实际皇后并没有让他来这里,或许是太匆忙忘记了说,但今天两个人都心知肚明的到了这里相见。

宋砚青先给萧鹿鸣授课。

授完之后,就和安泞走在了院子内。

“娘娘放心,林子澶在微臣府上,虽然受伤严重但也没有伤到要害,休养几日即可。”宋砚青禀报。

安泞微松了口气。

昨晚一个晚上没有睡着,脑海里面全部都是林子澶全身血腥的样子。

好在,没死。

“把我的话转告给他了吗?”

“说了,但是他好像……”宋砚青微抬眸看着安泞,“不太愿意离开。”

安泞心口一紧。

林子澶这么聪明的人,肯定也发现了端倪。

“他说他想见你,被微臣拦下了。”宋砚青说道,“微臣觉得,娘娘身边应该,有不少眼线,如唐突的见面,怕是会引来祸端。”

“你考虑得很周全,我现在身边确实很多人盯着。”安泞说道。

“娘娘,微臣斗胆,也很想问您,到底您现在的选择是什么?”宋砚青鼓起勇气问道。

安泞一怔。

“微臣愚笨,摸不清娘娘的心思。微臣不知道娘娘到底是想要和皇上重续良缘?还是说娘娘早放下了曾经的感情,是想要和林子澶在一起。娘娘如果没有一个明确的选择,就很难走出下一步。微臣觉得,这也是对皇上以及林子澶的一个伤害。”宋砚青把话说到明处。

其实他一个晚上都在想这件事情,想皇后到底现在更偏向于谁?!然而皇后真的让他感觉不到她的选择是谁?亦或者,她自己都没有捋清楚,她到底想要的是什么,现在做的一切也不过是想要先保证了林子澶的生命安全。

安泞有些沉默。

突然,也被宋砚青问住了。

到目前为止,她却还是矛盾的。

如果说对傅星弋已没有爱情,但还有很多其他的感情让她真的做不出来对他冷血无情。

但一想到林子澶,心口就会痛。

就会仿若万千蚂蚁撕咬一般,痛到无处发泄。

“娘娘,微臣觉得,你应该先想好,你最想要的是什么。”宋砚青继续说道,“林子澶今早给我说得很明白,他说只要娘娘愿意,他就能够拿回他的所有。虽然微臣不知林子澶为何会这么信心十足,但我相信他,只要他说可以做到,就一定可以做到。然而做到的代价,定然会有人牺牲。娘娘自然是聪慧,微臣只希望娘娘把一切想透彻后,给予一个明确的答案,也能够让林子澶走得心安。”

“嗯。”安泞应着。

她知道宋砚青的意思。

宋砚青自然也会站在林子澶的立场上。

昨晚她只是简要地说着,让林子澶离开,并没有说太多。

而林子澶今日给宋砚青说的,宋砚青也能够察觉到林子澶的不甘。

所以宋砚青让他给林子澶一个真正的交代。

不是为了保他性命就随便妥协放弃一切。

所有的决定,希望她可以深思熟虑。

安泞离开了东宫殿。

走在皇宫内,心情沉重。

她在想,她到底真的可以和傅星弋这般相安无事的,在皇宫中一辈子吗?!

可她又忍心真的放下林子澶,不,准确说萧谨行。

有时候哪怕是想到他的名字,心都会痛。

所以更多的时候她不过都是自欺欺人的用林子澶来代替,会潜意识让她好受一些。

“今日天气不错。”

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安泞眼眸微动。

想事情想得太出神,根本没有注意到傅星弋来到她身边。

她回眸看着他。

“以前不知道当皇帝这么辛苦。”傅星弋伸了伸懒腰,“不仅辛苦,还没什么自由。本想着带你出宫到处走走,却也是繁杂得很。这么好的春色,也就只能陪你在皇宫中转转了。”

安泞不在意地笑了笑。

两个人一起,在桃色满园的后宫中,散步。

傅星弋一旦有空就会来主动找她,也不会做什么让她厌烦的事情,大多数时候就是陪着她。

如果不是没得怀疑。

她真的不愿去相信,傅星弋会背着她,做杀害林子澶的事情。

傅星弋真的想要杀林子澶,应该早就杀了。

为何要等到现在?!

很多话冲动的到了嘴边,安泞还是咽了下去。

一来她怕撕破了脸皮,他现在不能保证傅星弋会不会再次冲动之下,对林子澶赶尽杀绝。

二来她确实不想和傅星弋变成她最不想要变成的局面。

对傅星弋,终究存在了太多的自私。

曾经那个一心一意对她好,她一心一意爱着的大男孩。

她不想就这么,毁在了她的手上。

------题外话------

二更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