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夜幕下的皇宫,因为烛光和花瓣的点缀,美得像一幅画。

林子澶就这么看着皇上和皇后,在他不远的距离下,两个长得倾国倾城的人,让旁边的烛光和花瓣都黯然失色,整个天地之间,仿若只有他们两人,而他们的存在就是天生一对,地设一双。

他眼眸微动。

夜色下的皇上低下头,去亲吻了皇后。

所以。

这便是她的答案吧。

事实上。

又怎会有太大的期许。

从一切变成现在的局面开始,他就已经没有了任何资格。

他其实便不应该出现在她的面前,给她造成困扰。

是他自私的想要多见他们几眼,自私的想要看到他们,过得很好,然后才能够安心的离开。

现在,便都看到了。

林子澶垂下了眼眸。

然后转身离开了。

哪怕早就接受了现在的一切,却也无法亲眼去面对,他们的浓情甜蜜。

所以没有看到。

傅星弋靠近安泞的那一刻,安泞躲开了。

傅星弋的吻,印在了安泞的脸颊上。

再一次,拒绝了她。

安泞能够感觉到,傅星弋的情绪波澜。

她不想伤害他。

对他而言,她还是安泞,还是他的女朋友,还是那个很爱很爱他的女人。

是她,变了。

是她最终,背弃了他们的感情。

安泞眼眶有些红。

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去这么伤害傅星弋。

她会真的去拒绝他。

她说,“对不起。”

对不起。

傅星弋心口,仿若被万千蚂蚁撕咬。

疼痛让他那一刻,似乎缓不过气。

他没想到,她会真的放下他们之间的感情。

他没想到,仅仅只是错过了这几年,就会错过她的一生。

“我不能嫁给你。”安泞咬紧了唇瓣,往后退了一步。

两个人保持了,距离。

她很清楚。

那晚林子澶亲她的时候,她选择了默许。

而现在。

她只想,离开。

心之所向,很难勉强自己。

傅星弋看着安泞的举动,看着她一步之遥的距离,仿若是再也跨过不过去的鸿沟。

“已经决定了吗?”傅星弋问她。

“嗯。”安泞点头。

已经决定了。

她不想再去伤害两个人。

她越是挣扎越是矛盾,越是对他们三人的折磨。

倒不如。

就这样吧。

总得有一个人受伤。

她只能自私的,跟着自己的心走。

不想再,优柔寡断。

事实上,从文州回来,她也就想好了,想好了好好对傅星弋说清楚,但她没想到傅星弋会给她准备惊喜,让她内心更加愧疚,但却也坚定了,她要立刻给傅星弋说清楚的决心。

傅星弋值得更好的人。

“会不会,只是你内心的一时冲动?我们分别太久了。”傅星弋没有生气,只是难过,看着她的眼神里,都是痛。

“我很清楚我现在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安泞说得直白,却也不敢再去看傅星弋的眼睛,“我们之间早已成为了过去,你的到来只是让我有一时的迷茫,并没有改变我的喜欢。”

“是我,错过了你。”傅星弋喃喃的声音,很低很沉。

她也能够感觉到他的难过。

但她别无他选。

她说,“这里留给你。”

傅星弋看着安泞。

“皇位,权利,江山。”安泞说得直白,“我带着呦呦和鹿鸣离开皇宫。”

“随他而去吗?”傅星弋问。

然后把他一个人留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留在这个,孤独的笼子里。

“嗯。”安泞点头。

“如果没有遇到他,你还会这么选择吗?”傅星弋继续问。

安泞咬了咬唇,诚实的点了点头,“我之所以陪你处理公务,让你迅速的接纳了他的江山,就是想要尽快的让你独当一面,然后离开这里。”

“所以哪怕他已经死了,你还是不会和我在一起。”

“对不起。”安泞道歉。

“你已经说过了。”

“但除了对不起,我不知道还能够对你说什么。”安泞看着傅星弋,“我曾经真的很爱你,很爱很爱,当年你死对我的伤害很大,如果不是你死,我或许不会被丧尸咬死,也就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然而现在一切都变了,我变了。”

傅星弋心口痛得麻木。

她变了。

变得,真的不再喜欢他了。

他还以为,只要他稍微努力,只要他多陪伴一点,她就会回到他的身边。

他说,“安泞,你知道我怎么来这里的吗?”

安泞看着他。

突然不想知道了。

她有时候宁愿自欺欺人。

但她没有拒绝。

她想既然现在都说开了,那便把一切都说开吧。

“我作为高级研科人员,是不允许进行真正的灵魂穿越的,我还要继续研发,我如果离开就是人才的损失。所以哪怕我怎么请求我师父,他也选择了拒绝,唯一的方式只有,我跟你一样,死去。”

安泞心口一痛。

“所以,我故意让丧尸,咬断了我的脖子。”

安泞看着傅星弋。

“想着,我师父定然也不想我就这么白白死去,他肯定于心不忍,会对我用你的方式,将我带到你的地方。”傅星弋轻笑着,眼中带着泪。

安泞紧咬着唇瓣,那一刻突然说不出一句话。

所以。

傅星弋是用了自己的命,换来了和她的相聚。

而他其实当时还并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活在这里。

他却还是选择了冒险的方式。

甚至于。

他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成功,或许死了就真的死了。

安泞身体微颤。

她没想过要去这么伤害傅星弋。

她在想,傅星弋抱着一死的心来见他,是不是没想过她已变心了。

然而现在面对她的冷漠和拒绝。

他到底,有多痛。

安泞眼泪顺着眼眶滑落。

不难受,真的都是骗人的。

曾经对傅星弋的感情,也不是假的。

她真的没想过有那么一天,她会在两个男人之间,这般的矛盾。

她一向对脚踏两只船的感情嗤之以鼻。

她觉得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同时喜欢上两个人,她只有一颗心,不可能分成两半。

此刻。

她却第一次感受到了,心口的煎熬。

她第一次觉得,她做什么选择,都是错。

都是,对他们的不公平。

到底是老天爷在玩她吗?

在她爱傅星弋爱到死去活来的时候,傅星弋“死”了。

在她彻底放下傅星弋终于接受了萧谨行时,傅星弋出现了。

到底是让她,不管选择了谁,都活在悲痛和愧疚之中吗?!

“没想到要让你这么为难。”傅星弋说,看着安泞的痛苦,满脸自责。

安泞将唇瓣都咬得发白。

她知道傅星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做不出伤害她的事情。

他只是因为太爱她了,爱到怕失去,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才会用哪怕是怜悯的手段,让她回到他的身边。

“这样,你还要离开我吗?”傅星弋问她。

深情的问她。

安泞摇头。

她不知道,她不知道该怎么做,该怎么选择。

分明下定的决心,只是被傅星弋对她的牺牲所感动。

如果她走了。

带着呦呦和鹿鸣走了,是不是傅星弋就剩下他自己一个人了。

而她甚至不知道傅星弋还会不会爱上其他女人……

她真的怕他一个人孤独终老。

可她也无法想象自己真的回到了傅星弋身边,真的放下了自己的感情和傅星弋重新在一起的画面,她甚至是本能的排斥的,想都不愿意去想。

她的纠结和沉默,傅星弋都看在眼里。

他真的不想这么去让安泞难受。

但感情真的很自私。

他无法接受安泞的离开,投入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里。

哪怕是卑鄙了,他也想为自己争取一次。

他说,“小泞,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安泞眼泪模糊的看着傅星弋。

她想要拒绝。

但真的面对他的脸,看着他眼底的期待,到嘴边的话却终究说不出来。

“再给我们彼此一次机会,别那么快就做出决定好吗?”傅星弋拉着她的手。

将她冰凉的小手,紧紧的拽着手心之中。

“半年为期。如果半年之后你还是要选择离开,半年之后我还是让你找不回我们曾经的爱,我就放手,让你离开。”傅星弋一字一顿,声音满是乞求。

他怕她会拒绝。

安泞眼眸垂下。

眼泪就这么从眼眶中滑落。

她突然想起了当年的萧谨行。

萧谨行也是这样,说给他时间让她留下来。

那个时候的她真的想都没有想过,会为了萧谨行留下。

如果那个时候傅星弋就回来了,该多好……

“好。”安泞答应了。

因为,拒绝的话真的说不出口。

或许她也应该用点时间来好好沉淀他们三个人之间的感情,而不是这般自私的去做出了选择。

“谢谢。”傅星弋眼中的泪水,滴落在了安泞的脸颊上。

安泞心痛难忍。

分明是她对不起他。

却是他在道谢。

傅星弋将安泞抱在了怀里,紧紧的抱住。

安泞没有反抗。

傅星弋说,“小泞,这半年内,别去见他好吗?”

安泞心口一动。

傅星弋将她抱得更紧。

“如果可以的话……”傅星弋小心翼翼的补充。

不敢强迫她。

总觉得自己,或许做过了一点点都会被她嫌弃。

安泞点头,她说,“好。”

这是对傅星弋的尊重。

半年的尊重,也算是她弥补对傅星弋的愧疚。

傅星弋嘴角上扬。

他牵着安泞的手,直接往皇宫内走去。

安泞还是回头看了一眼。

看着身后林子澶早就已经不在了。

心里或许会有些失落,却又在让自己释然。

他走了,也好。

总比看着她和另外一个男人纠缠不清的好。

安泞跟随傅星弋离开。

皇宫门口。

林子澶终究还是选择了,留下。

或许……

或许吧。

林子澶就一直站在那里。

夜色下。

周围一片安静。

守卫军也是,不发一语。

就看着他站在皇宫门口,仿若一棵树一般,一动不动。

夜晚越来越深。

守卫军换了三波。

每个人都会看他一眼,但因为执行公务,都没有问过一句。

只是带着诧异。

直到。

天都破晓了。

一道阳光洒落在皇宫。

林子澶走了。

其实早就应该走了。

夜晚的天这么冷,她出来早该出来了。

不出来。

就不会出来了。

……

凤栖殿。

安泞其实一晚上都没怎么睡着。

翻来覆去,脑海里面乱成一团。

早上醒来时,就这么顶着偌大的一对黑眼圈,安泞都被镜子中的自己吓到了。

却又无心收拾自己。

她简单洗漱了一番,用着早膳。

吃着吃着,突然对着宫人说道,“给我准备笔墨。”

“是,娘娘。”

安泞也吃不下了,直接就去了砚台边上,写了一份书信。

写完之后,她放进了信封之中,交给宫人,“派人送给林子澶。”

对她而言。

她的半年,也是他的半年。

她觉得,哪怕基于礼尚往来,他也不会拒绝。

------题外话------

二更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