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突如其来的惊喜(二更)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安泞身子不由得,靠在了身后的柱子上。

林子澶手撑住她头顶上的柱子,高大的身影倾斜,将她整个人笼罩在他的身子之下,直接遮住了天上的月光和周围散发出来的昏暗烛光。

安泞眼前变得黑暗。

鼻息间都是,林子澶的味道。

酒味,和胭脂水粉的味道。

安泞垂下眼眸。

手不由得握紧。

心跳在,一点点,加速。

“小的孤家寡人,哪怕出入烟花之地,也是理所应当。娘娘哪怕万金之躯,地位尊贵,也不能无理到这个地步。”林子澶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分明很近的距离。

她仿若感觉到了他的呼吸,滚烫的呼吸。

“林侍卫随本宫来文州,身负重任,自然不能随意放纵自己。”安泞抬眸看着他。

四目相对。

分明林子澶是背对着光线,但他的眼眸却仿若透着星辰,璀璨夺目。

安泞抿了抿唇瓣。

掩饰紧张而随意的一个动作而已。

林子澶的视线,却被突然吸引。

他就这么看着她娇嫩小巧的唇瓣,看着她绯红的唇色,带着诱人的色彩……

安泞心口一颤。

明显是看到了林子澶眼神中的色泽,变得深邃而迷离。

下一刻。

林子澶的身子俯下,脸靠近了她的脸颊。

安泞拳头越攥越紧。

心跳仿若也越跳越快。

她眼眸就这么看着林子澶的唇,他的唇瓣离她越来越近。

安泞猛地闭上了眼睛。

就是……

默许。

或许是喝了酒吧。

或许是,酒精上头。

或许,林子澶也是酒精作用。

安泞颤抖着的心跳,连呼吸也变的急促。

然而。

臆想中的触感并没有发生。

她缓慢睁开了双眼,只看到林子澶的侧耳,耳朵早已红透。

她听到他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娘娘这是打算背着皇上,宠幸小的吗?”

安泞心口一动。

那一瞬间,想起了傅星弋。

她紧咬着唇瓣。

却依旧,沉默。

林子澶似乎也感觉到了安泞的情绪变化。

他放开了她。

缓缓地,从她身上离开,和她保持了一步之远的距离。

夜色下。

两个人对立而站。

彼此看着彼此。

仿若在等待。

等待谁先开口说话,亦或者,谁能够先捅破了那层纱。

好久。

夜越来越深。

酒醉仿若都彻底清醒。

林子澶突然转身离开。

“给我点时日。”安泞突然开口。

林子澶身体微顿。

“我给你答案。”安泞说,“但在这之前,你别先走。”

林子澶抿了抿唇。

缓缓,他说道,“好。”

然后离开了。

从她面前扬长而去。

安泞整个人依旧靠在柱子上,看着林子澶离去的背影,心情说不出来的沉重……

……

再过了两日。

这两日,安泞处理着还剩下的一些事情。

颜今谣也从那晚上喝过酒之后,仿若就放下了。

毕竟,这么多年,她还是觉得事业更重要。

至于人,缘分吧,她也不太强求。

林子澶接下来的两日也没有再出去过,哪怕冠玉他们还是邀请他一起出门喝酒他也拒绝了,就待在府邸内,整日整日的磨剑。

终于也在离开文州的最后一天,给安呦呦做了一把精致的小剑。

安呦呦拿到剑那一刻,差点没有高兴到跳起来。

她见人就炫耀,时不时就会拔出来舞两下,还对林子澶保证说以后哪怕他离开了,她也会乖乖练剑的。

林子澶笑得温和。

安泞就这么远远的看着林子澶和安呦呦的互动……

这两天因为忙,所以那晚之后也没有再见到林子澶。

现在突然看着他……

“其实林子澶也不英俊。”颜今谣突然开口。

此刻也在安泞身后,自然也注意到了林子澶在院子内教安呦呦练剑。

眼神就一直放在林子澶的身上。

“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他会有莫名的情愫。”颜今谣叹了口气。

也是想到今天老板就会带着林子澶离开了,有些不舍。

安泞眼眸微动,没有搭话。

她直接走向了林子澶和安呦呦那边。

安呦呦看到母后,兴奋的连忙跑了过去,“母后,你看林侍卫送给我的剑。”

然后开始不停的炫耀。

“是林侍卫亲手给我打造的。是不是很漂亮?”安呦呦得意。

“还好吧。”安泞口吻淡漠的看着那把精致的宝剑。

“不是还好,是很好。”安呦呦有些不开心母后的应付,她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安泞,“母后是不是嫉妒了?”

安泞眉头一皱。

“一定是嫉妒林侍卫送了我礼物没有送给你,所以才会这样。母后真小气。”安呦呦皱着小鼻子。

“安呦呦!”安泞发火。

安呦呦一向最会看人脸色了,立马就跑到了林子澶身后,抱着林子澶的大腿,探出个小脑袋说道,“林侍卫,保护我。”

林子澶宠溺一笑。

他直接一把把安呦呦抱了起来。

安呦呦顺势抱住了林子澶的脖子。

“娘娘,现在是要上路了吗?”林子澶问。

“嗯。”

“那我先带公主上马车了。”

说着,就带着安呦呦离开了。

安泞就这么看着他们的背影,把她直接丢下的背影。

颜今谣在她身边喃喃道,“这林侍卫对呦呦会不会太自若了点?不管呦呦现在多小,但毕竟男女有别……”

“呦呦喜欢林子澶,就随他们吧。”安泞淡然道。

颜今谣愣怔。

是错觉吗?!

她怎么都觉得老板对林子澶……过于宽容!

……

一行人离开了文州。

依旧是冠玉几个人一起,加上林子澶,护送他们回浔城。

只是此次回去之后,冠玉几人就不会再待在浔城,送到之后就会返回文州。

轿车上。

安呦呦有些不太开心,“母后,我不想回去。”

安泞看着外面,也有些情绪上的波动。

“我们就不能多在文州玩几天吗?一点都没有玩够。”安呦呦继续抱怨。

“下次再来。”安泞安抚道,“离开皇宫快半个月了,我不太放心你父皇一个人在皇宫。”

安呦呦嘟嘴。

虽然不满但却也没有再闹,只是无聊的爬出了马车内,坐在了林子澶的旁边。

安泞也没有拦着她。

她现在其实也有些,情绪低落。

她确实不放心傅星弋一个人在皇宫,但真的要回去这一刻,她却也满身排斥。

到底,矛盾!

此次回去,虽也走了五天,但一路上因为顺畅,倒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到达浔城。

安呦呦突然拽紧了林子澶的衣袖。

林子澶温和,“公主怎么了?”

“是不是回到浔城之后,你就要走了?”

“不会。”林子澶说道,“辞官也需要时日,何况还给予了某人承诺,不会悄悄离开。”

“给谁什么承诺了?”安呦呦好奇。

林子澶笑了笑,“总之,如果小的要离开,一定会提前给公主说。”

“不要骗我。”安呦呦小脸蛋很认真。

“不骗你。”林子澶宠溺。

安呦呦得到肯定回答,才甜甜的笑了笑。

安泞坐在马车内,就这么静静的听着他们的对话。

嘴角仿若,也上扬了些。

马车一路到达皇宫。

此时天已黑了。

皇宫中都已变得安静。

冠玉几人把安泞送到宫门口后,就功成身退的离开了。

只有林子澶驱赶着马车,护送她们进宫。

刚走进皇宫。

原本已昏暗的宫内,突然烛火通明。

林子澶眼眸微动。

安泞和安呦呦也被突然的亮光所吸引,安泞掀开了帷帐,看着四周。

看着马车即将要走过的地方,一点点燃起了蜡烛,就好像在带路,指引着她要去的方向。

安泞抿唇。

有些浪漫……有些人才会。

马车顺着烛光,一路往前。

马车上的三人,都沉默不语。

安呦呦是被眼前的一幕吸引了,满脸都是好奇,就想要知道烛光的尽头是什么。

安泞和林子澶……

或许只是在接受。

接受很多事情的发生。

马车顺着烛火,停了下来。

眼前是一地的花瓣,红色的月季花瓣,洒满了都是。

一个爱心的形状,铺散在地上。

“娘娘。”平公公站在花瓣前,迎接着安泞,“奴才参见娘娘。”

安泞眼眸微动。

夜色下,并不能看清楚,花瓣的尽头,到底是谁。

安泞下了马车。

安呦呦也跟着下了马车。

好奇的走在了花瓣上,蹦蹦跳跳。

林子澶就站在马车旁,淡漠的看着安泞,一步步随着平公公离开。

安泞似乎回头看了一眼林子澶。

“娘娘,皇上还在等您。”平公公恭敬。

安泞抿唇,终究还是踩在了花瓣上。

刚走过去。

风突然从四周而来,卷起花瓣,在天空中飞扬。

安泞就置身在了花瓣雨之中。

美如画卷。

安泞突然想起当时在末世的时候。

她和傅星弋一起在家里看电视,看着电视里面的求婚画面。

安泞就忍不住问傅星弋,“你会向我求婚吗?”

傅星弋但笑不语。

“你要是给我求婚,就要摆上很多很多的蜡烛,然后弄好多好多的花瓣,让我像花仙子一样……”

那时的安泞只是开玩笑。

毕竟在末世,没那么多新鲜的花瓣……

她没想到,到了这里,傅星弋帮她实现了她当初想要的求婚现场。

安泞眼眸微动。

终于看到了花瓣尽头,此刻点燃蜡烛后,烛光照耀下的傅星弋。

他气宇轩昂的站在那里。

眼底都是笑容,都是满怀期待满怀爱意的温暖。

他一步步走到了安泞的身边。

安泞心口微动。

烛光下,傅星弋那张帅得过分的脸蛋,倾国倾城。

“喜欢吗?”他问她。

安泞看着傅星弋,缓缓还是点头了。

“当年条件有限,现在弥补曾经的遗憾。”傅星弋说。

柔情似水的眼神,和温柔的嗓音,让她根本没有办法去拒绝他一点点……

“小泞。”傅星弋叫着她。

安泞轻咬着唇瓣。

“目前的身份,我没办法单膝跪地。”

他在解释,他现在是皇上,皇上不能对皇后下跪,这是规矩。

安泞仰头,看着傅星弋。

看着他眼底浓浓的爱意。

“你愿意嫁给我吗?”傅星弋问她。

轻柔的嗓音,情深似海。

当年在末世,他们其实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但那时,是那时。

还未结婚,傅星弋就“死”了。

现在一起来到了这里。

尽管已是夫妻,但终究,不算夫妻。

所以傅星弋,选择再求婚一次。

在她从文州回来这一刻,始料不及的给她准备了浪漫。

安泞选择了沉默。

沉默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真的没想到,一回到皇宫,傅星弋会给她这么大的“惊喜”!

让她,不知所措。

“我们,重新开始。”傅星弋在安泞耳边低语,“曾经我们之间遗失的那几年感情,我会帮你找回来。”

话音落。

傅星弋直接抬起了安泞的下巴。

一个吻,轻轻的,印了下去。

------题外话------

明天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