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房间中突然变得安静。

安静到,连呼吸的声音似乎都能够听到。

安泞没再说话。

林子澶也没有再开口。

仿若就是心知肚明的都选择了沉默。

沉默的默认了,他们的选择。

不需要说出来。

安泞给林子澶把伤口处理后,收拾着自己的医药箱离开。

林子澶礼节性的把她送到门口。

安泞挺足,开口,“不能留下吗?”

突然问他。

没有回头,只是淡漠地说道。

林子澶看着她的背影,久久没有回答。

安泞提着医药箱的手都在隐隐发抖。

“太子和公主都很喜欢你,你不愿陪在他们身边……陪他们长大吗?”安泞又问。

声音,压抑。

林子澶到嘴边的话,突然咽了下去。

他想也是。

对她而言,便也只是为了两个孩子。

他说道,“太子和公主在皇宫之中,不会有危险,也能过得很好,不需要小的陪伴。小的存在,只会影响到他们的成长。”

安泞拳头握紧。

接下来什么都没说,直接就走了。

林子澶也这么看着安泞离开的背影。

眼眸,暗淡。

……

接下来几日。

安泞就一直很忙。

忙着和颜今谣一起去处理店铺的事情。

安呦呦一天也很忙,忙着到处玩。

几乎把文州城玩了一个遍,不亦乐乎。

这天安呦呦依旧精神奕奕的打算出门,正巧碰到林子澶在院子里面练剑。

安呦呦看得出神。

在林子澶练完剑之后,还不忘用小肉手拍掌,“林侍卫,你武功太高强了!好棒好棒!”

林子澶收了剑走到安呦呦面前,弯腰对着她恭敬道,“公主想不想学练剑?”

“想是想,但我笨手笨脚的,我怕我学不会。”安呦呦还是很有自知之明。

在学东西方面,除了医术上面的她算是天赋异禀之外,其它都笨呼呼的,特别是在她哥哥的对比下,简直不堪一提。

“不一定要学得很好。”林子澶劝说道,“女孩子会点功夫,出门在外能够自保就行了。你又那么喜欢往宫外跑。”

“嗯。”安呦呦听林子澶这么一说,一口就答应了,“那我要学。”

“我教你。”

“好。”安呦呦一脸兴奋。

林子澶把手上的剑给了安呦呦。

“好重。”安呦呦皱眉。

“先教你认识剑,才不会伤到自己。”

“哦。”安呦呦乖乖点头。

林子澶很认真的给安呦呦讲解着剑的结构,又带着她一起,练了一会儿。

安呦呦确实悟性不高。

应该是随了安泞。

两个人练了好一会儿。

安呦呦觉得累了。

她向来很难做成一件事情,除了她母后逼着她学医她稍微也有点兴趣外,其他事情坚持不了多久就不想做了,包括读书识字。

“我要出门玩了。”安呦呦直言道。

林子澶也不逼她。

也清楚她的性格。

三分钟热情。

“好,公主出门在外注意安全。”林子澶收回了剑。

“林侍卫跟我一起出门吧,文州可多好玩了的。”安呦呦邀请。

林子澶有些犹豫。

“走吧走吧。”安呦呦主动拽着林子澶的手,就往府邸外走去。

正时。

安泞带着颜今谣也准备出门,远远就看到林子澶和安呦呦一起离开。

颜今谣也看到了,喃喃道,“是林侍卫陪着小小姐出门。平时没看到林侍卫出门过,这几日都是在府邸内,要么就是在房间不出来,要么就是在习武弄剑。今日难得出去一趟。”

安泞应了一声,也没在意。

她和颜今谣一起坐在了马车上。

颜今谣又说道,“不知道林侍卫今年多大?”

安泞眼眸微动,看着颜今谣。

颜今谣脸似乎有些红,“老板也知道我今年二十有六了,虽也没想过要成亲,毕竟我出生不太好,任何男人都会在意。但琢磨着,如果能够遇到合适的,也能够争取一下。想着林侍卫看上去应该也二十五六吧,也不知道婚娶了没有?!”

安泞抿唇。

颜今谣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年,倒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她有想要嫁人的念头,也没见她对任何人动心过,毕竟在烟花之地多年,见的男人也不少,加上现在家财万贯,眼光也高,一般男人也入不了颜今谣的眼。

而林子澶也才来这里几日,却没想到让颜今谣动了心?!

事实上林子澶长得真不算英俊,不过就是高大挺拔,平时沉默寡言看上去成熟稳重,气质矜贵。

倒真没想到,会被颜今谣相中。

“老板对他了解吗?”颜今谣看安泞没回话,又问道。

“不了解。”安泞冷然道,“不过都已二十五六了,早过了婚配年龄。”

“那倒也是。”颜今谣笑了笑,心里有些失落,却也没有特别在意,还补充道,“我也不能去给他做了妾室,更不能和他一起离开了文州。文州这么大的商业,我还要给老板支撑起的。”

安泞应了一声,没有很热忱。

颜今谣也没再多说起林子澶的事情,把话题转移到了生意上。

……

喧闹的文州城街市。

安呦呦蹦蹦跳跳高兴无比的在街上逛着,一会儿买一个冰糖葫芦,一会儿买一个小糕点,边走边吃,不亦乐乎。

林子澶看着安呦呦无忧无虑,天真无邪的样子。

亲眼所见才深刻的感受到,她是真的很喜欢,宫外的生活。

而她随安泞的性格。

安呦呦小短腿停在了一个小摊位面前。

林子澶和张汶河连忙走了过去。

“小小姐又看上什么了?”张汶河宠溺地问道。

反正带小小姐出来玩,就是买买买。

“这个。”安呦呦拿起一个捏制的小泥人,她说道,“以前父皇……爹爹送了我一个一模一样的。在絮州的时候。”

“你不是不喜欢吗?”林子澶脱口而出。

说出来之后,抿了抿唇。

安呦呦本也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当然注意不到这么多,她说道,“虽然觉得爹爹很幼稚,但也是爹爹一片心意。我现在也要买一个回去送给我爹爹。”

“好。”张汶河毫不犹豫的,直接付了钱。

安呦呦把那个小女孩模样的小泥人拿走。

准备离开那一刻,她又想了想,“张叔,我还要一个。”

“好。”张汶河就是无底线的宠溺。

连忙又给了摊贩铜板。

安呦呦认真的又挑选了一个长相一样衣服不同的小女孩模样的小泥人,她直接给了林子澶,“林侍卫,送给你的。以后你离开了我,看到它就能想到我了。”

林子澶眼底明显有些情绪波澜。

他拿过那个小泥人,嘴角上扬,“谢谢公主,小的会经常想你的。”

安呦呦看林子澶挺喜欢的,心情也很好。

拿着小泥人就高高兴兴的又跑到了前面去,继续逛街游玩。

安呦呦的精神很好。

在外面游荡了一天,吃饭都是在馆子吃的,到了下午时分实在是困了,才坐着马车回去。

回去时。

安呦呦趴在林子澶身上睡着了。

林子澶抱着她回房。

刚走进大门,就看到颜今谣在院子内,吩咐下人一些事情。

她回头看着林子澶,看着林子澶怀里的安呦呦,连忙上前,“林侍卫,把小小姐给我吧,我抱她回房。”

林子澶有些犹豫。

“毕竟小小姐是女孩子。”颜今谣解释。

林子澶也就没有犹豫了,把安呦呦小心翼翼的抱给颜今谣。

安呦呦有些不爽。

她睡得好好的,才不想被打扰。

于是在林子澶将她抱出怀里时,一把又将林子澶的脖子抱得更紧了。

颜今谣自然也注意到了安呦呦的举动。

林子澶说道,“要不颜姑娘陪在下一起,送公主回房?”

照顾所谓的,礼节。

“好。”颜今谣点头。

两个人一起,走向了安呦呦的房间,然后把安呦呦放在了床上。

安呦呦有些不舒服,但挨着柔软的棉被,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颜今谣给安呦呦拧了拧被子。

回头就看到林子澶已经走出了房间。

她犹豫了一下。

连忙追了上去。

“林侍卫。”颜今谣叫着他。

林子澶停下脚步,看着颜今谣有些气喘的模样。

“方便吗?我想单独和你说几句话。”颜今谣鼓起勇气。

是觉得,哪怕抱着不可能的心态,也要为自己争取一次。

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年跟着老板太久,整个人也变得,大胆自信了一些。

“好。”林子澶点头答应。

以为颜今谣找他,是关于安泞的事情。

两个人一起往后院走去。

……

书房内。

安泞正算完了账目。

她伸了伸懒腰,随口问道,“今谣呢?”

“回小姐,二当家说有点事情要给下人们交代,就先出去了,让小的在这里伺候小姐。”一个丫鬟回答道。

另外一个丫鬟补充,“我刚刚看到二当家和林侍卫去了后院,小姐如果要找她,我现在去叫二当家。”

安泞此刻正端起一杯茶。

手明显抖了一下。

茶杯的水溢了些出来。

“小姐……”丫鬟惊呼。

“没事儿。”安泞淡定。

她放下茶杯,慢条斯理的擦了擦茶水,然后起了身。

两个丫鬟自然跟在她的身后。

“你们不用跟着了,我随便走走。”

“是。”

安泞走出书房,缓缓,走到了后院。

后院之中。

两道人影站在那里。

林子澶穿了一身青衣,从后背看上去,确实挺拔飘逸。

“林侍卫,我也不想拐弯抹角了。”颜今谣深呼吸一口气,说道,“我倾慕林侍卫,就想问问林侍卫,可有想法和我在一起?”

林子澶瞳孔震惊。

也没想到会突然遭遇表白。

也并没察觉颜今谣喜欢他。

“我也不瞒林侍卫,我出生不好,之前因为家里穷被家人卖到过青楼,也并非清白之身。但现在已经过去很多年了,老板把我从青楼赎身之后,便一直都是一个人。如果林侍卫不嫌弃,我希望林侍卫能够留在文州,和我成亲。老板对我很大方,我可以保证林侍卫一辈子,衣食无忧。”颜今谣说得诚恳,也很现实。

她现在没什么能给林子澶,但她有钱。

她也不在乎林子澶为了钱和她在一起。

反正她钱很多,完全可以够他们活一辈子。

林子澶缓缓恢复平静,他说道,“谢谢颜姑娘的厚爱,但在下并无心对颜姑娘。”

“林侍卫是有婚娶了吗?”

“不是。”

“那是因为亲人都在浔城吗?我可以把你父母亲人都接到文州来,只要他们来,我便可以给他们想要的荣华富贵。”颜今谣承诺。

“也不是,在下只身一人。”林子澶回答。

“既然如此,那林侍卫还有什么顾虑的?”颜今谣有些激动。

没想到林子澶不仅没有婚娶,还没有家人的牵绊。

“是因为我的出生,让林侍卫介意了吗?”颜今谣又有些失落。

她就知道,男人都会嫌弃的。

“不是。”林子澶否认,“你也是身不由己,我理解。但在下对颜姑娘,并没有非分之想。”

“感情可以慢慢培养……”

“在下已有心仪之人。”林子澶说得直白。

------题外话------

明天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