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夜色越来越深。

安呦呦都哭累了。

她觉得林子澶肯定是丢下她们不管了。

“呦呦。”安泞叫着她。

“嗯。”安呦呦鼻音很重。

“我们现在下马车,看上去要下雨了。”

“可是林侍卫……”

“不用等了。”安泞口吻异常的平静。

就是,很淡定的接受了林子澶离开了的事实。

去了半个时辰了。

早走了。

安呦呦心里有些难受,但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然后从安泞的怀抱里出来,一起下了马车。

马车下漆黑一片。

周围什么都看不到。

风还很大。

夜晚降温,冷得刺骨。

安呦呦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冻得身体都在哆嗦。

安泞连忙脱下自己身上的外衫裹在安呦呦的身上,“先穿上。”

“母后你不冷吗?”

“我不冷。”安泞说着。

然后牵着安呦呦的手,在黑夜中摸索着离开。

一旦下雨,马车就会湿透,必须要在雨来之前,找一个地方落脚。

两个人走得很慢。

荒郊野外,路并不好走。

“啊!”安呦呦突然叫了一声。

脚被一块石头绊住,身子往旁边倒下去。

他们现在走在一个斜山坡上,呦呦这么一倒,就要滚了下去。

“呦呦!”

安泞把安呦呦拽紧。

手猛得抓住斜坡上的石头。

哪知石头不稳。

安泞和安呦呦一起从斜坡上滚了下去。

安泞把安呦呦紧紧的抱在怀里。

安呦呦吓得哭都哭不出来了。

那一瞬!

一道人影突然从上面飞奔而下,猛地将她们两人抱进了怀里。

然后和她们一起,迅速的滚落下了山坡。

“哐”的一声。

三个人停了下来。

被一块大石头,挡住了。

安泞没感觉到痛,安呦呦在安泞怀里也没感到痛,就是吓得不清。

“林子澶?”安泞叫了一声。

林子澶忍着身体的疼痛,缓缓道,“是小的来晚了。”

“林侍卫。”安呦呦听到林子澶的声音,一下又大哭了起来,“我还以为你不要我和母后了,呜呜呜,你去哪里了?呜呜呜……”

林子澶放开了她们,勉强让自己站了起来,然后单膝跪地,“公主别怕,我不会丢下你们。”

“那你为什么走了那么久?”

“这周围太荒凉了,好久才找到一个破庙。现在我带你们过去。”林子澶解释。

“嗯嗯。”安呦呦擦了擦眼泪和鼻涕,乖乖的点头。

“来,我抱你。”林子澶对着安呦呦。

安呦呦就从安泞的怀抱离开,直接扑到了林子澶的身上。

林子澶把安呦呦抱起来。

他对着安泞说道,“娘娘先等我一下,我先带公主上去,再下来接你。”

“好。”安泞答应。

林子澶没有停留。

他轻功一跃,一手抱着呦呦,一手支撑着斜坡的着力点,迅速的爬了上去。

“公主,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把娘娘接上来。”

“呜……”安呦呦很怕,小手拽着他的衣服不放。

“你母后还在下面等我们,你乖乖的在这里哪里也不去,我马上就上来。”林子澶声音温柔。

“你不会丢下我的是不是?”安呦呦可怜巴巴地问道。

“不会。永远都不会。”林子澶承诺。

安呦呦不舍的松开了林子澶的衣服。

林子澶摸了摸安呦呦的头,然后转身而下。

他迅速来到了安泞的身边。

安泞看着林子澶,黑暗中其实都看不太清楚,只能够去感觉。

“娘娘,我送你上去。”林子澶恭敬道。

“嗯。”

“失礼了。”林子澶说道。

也没有征求安泞的同意,直接将她横抱了起来。

安泞心口微动。

双手本能的搂住了他的脖子。

两个人的距离突然变得很近。

近到似乎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下一刻。

林子澶运用轻功,抱着安泞迅速爬上了斜坡。

安泞抱着林子澶的脖子,越来越紧……

“母后!”

安呦呦看到他们上来,激动的连忙叫着他们。

林子澶把安泞抱上来之后,就把安泞放下了。

一放下。

突然一阵冷风吹来。

安泞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母后,你冷吗?”安呦呦连忙问道,“我把衣服脱给你……”

林子澶已经把外衣脱了下来,递给安泞,“娘娘如果不嫌弃的话,就穿上吧。”

安泞看着林子澶。

缓缓,接了过去。

然后披在了身上。

仿若,都是他的味道。

熟悉……的味道。

“小的带娘娘和公主去破庙歇脚。”林子澶说道。

“嗯。”安泞点头。

那一刻不自觉地将林子澶的外衣,裹得更紧。

“天太黑,我抱公主。”

“好。”安呦呦根本没有犹豫,伸手就要林子澶抱。

林子澶弯腰将安呦呦抱在怀里,又对着安泞说道,“娘娘拉着我的衣服,别丢下了。”

“嗯。”

安泞伸手,紧紧的拉住了林子澶的衣衫。

三个人在黑暗中,缓慢的走着。

夜色很暗,风吹着很冷,周围安静到吓人。

走了至少一炷香的时间。

才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个破旧的屋子。

那时候天上已经下起了细雨。

三个人走进寺庙时,一身都是湿的。

林子澶把安呦呦放下,迅速找到屋子内的一些干柴,开始钻木取火。

安泞和安呦哟坐在旁边看着他。

终于。

寺庙中有了一丝亮光。

没一会儿,林子澶就烧起了一个火堆,瞬间温暖了很多。

做完所有一切。

林子澶说道,“娘娘和公主先把衣服烤一下,小的现在去把马车牵过来。”

“你不要走。”安呦呦连忙一把抓住林子澶。

就像又怕被他抛下一般。

“我一会儿就回来,你们先烤衣服,别感染了风寒。”林子澶温和。

安呦呦不情愿。

“呦呦,听话。”安泞叫着她。

安呦呦才不得已放开了林子澶。

林子澶迅速离开了寺庙。

安泞看着林子澶的背影,缓缓回头对着安呦呦说道,“呦呦,把衣服脱下来。”

“哦。”

安呦呦听话的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安泞犹豫了一下,也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两个人坐在火堆旁,也不觉得冷。

安呦呦打了个哈欠,“林侍卫怎么还没回来?”

安泞觉得,林子澶并不是没有回来,应该是在外面,不敢进来。

此刻的画面,他确实不能进来。

安泞摸了摸呦呦脱下来烤火的衣服,基本已干,连忙给呦呦穿上了。

安呦呦接二连三的哈欠不停。

“困了就睡会儿。”

“可是林侍卫……”

“醒了他就在了。”

“哦。”安呦呦已经睁不开眼睛了。

趴在安泞怀里,就睡着了。

安泞有时候还真的很羡慕安呦呦,又能吃又能睡。

安呦呦睡了之后,安泞让安呦呦睡在旁边的衣服上。

自己也起身穿上了还没有完全干透的衣衫。

穿戴整齐,走向了寺庙外。

门口处,林子澶坐在那里。

外面雨越下越大。

温度也越来越低。

而林子澶,还一身湿透。

马儿此刻被拴在外面的一个柱子上。

“进来吧。”安泞开口。

林子澶点头。

跟着安泞走进了寺庙内。

安呦呦睡在火堆边,睡得很熟。

安泞坐在了安呦呦的旁边。

林子澶缓缓坐在了离他们最远的地方。

“不脱衣服烤一下吗?”安泞问他。

“男女授受不清。”林子澶直言。

“我睡了。”安泞直接转身,搂抱着安呦呦,背对着林子澶。

林子澶看着安泞的举动,依旧没有任何动作。

“林侍卫还要保护我和呦呦,别生病了。”安泞低声道。

林子澶抿唇。

缓缓,还是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放在地上烤火。

夜晚很深。

林子澶靠在柱子上,睡着了。

本没打算睡觉,也是,精疲力尽。

安静的夜晚。

安泞睁开了眼睛,转头,看着靠在柱子上的林子澶。

看着他冷峻的脸,在火光下,似乎变得温和。

安泞从地上起身。

走向了他。

林子澶眉头皱紧,睡得并不安稳。

他上身赤果,下身没脱。

安泞看到了林子澶身上很多撞伤的痕迹。

应该是滚下山坡时,为了保护她和呦呦而受的伤。

安泞起身走出寺庙,在马车上找到了自己的医药箱,回到林子澶的身边。

她一点点给他清理着伤口。

有些疼。

林子澶皱了皱眉头。

却不知是不是太困,并没有醒来。

安泞就这么一点点的,给林子澶把上半身的伤口全部都处理了。

想了想。

她伸手去扒林子澶的裤子,裤子分明也是湿透了。

然而手刚碰到裤头。

一双大手直接将她的手,抓住了。

安泞心口微怔。

抬眸就看到了一双,深邃的眼眸,看着她。

眼底,不知道流淌着什么……

那一刻两个人也什么都没说。

就这么彼此看着彼此。

不知是火让温度变得更高,还是彼此的呼吸,让周围升温。

安泞心跳莫名的加快。

整个人在他的眼神下,仿若沦陷。

她看着林子澶突然俯身。

并不算太过英俊的脸颊,靠了过来。

安泞不知觉的,握紧了拳头。

林子澶的距离越来越近。

荒山野林,孤男寡女……

“林侍卫。”安泞突然叫着他。

林子澶的唇瓣,在她唇边,很近很近的距离。

然后停了下来。

“我是皇后。”安泞说。

声音,不轻不重。

但足以,威吓。

林子澶没有惊慌。

只是沉默的拉远了他们的距离。

他起身,走出了寺庙。

安泞紧咬着唇瓣。

眼眶突然,红透了……

……

天亮。

安呦呦伸了伸懒腰,睁开了眼睛。

好半响似乎才反应过来,这是哪里?!

她圆溜溜的眼睛左右看了看。

“母后。”安呦呦叫着躺在身边的安泞。

安泞动了动眉头。

不想起来。

头痛欲裂。

昨晚终究还是,受了凉。

“母后,你怎么了?”安呦呦看着安泞不同于往常的脸蛋红润,连忙关心道。

“我再睡会儿,你去找找林子澶。他应该在外面,你让他带你玩一会儿。”安泞虚弱道。

安呦呦皱着小眉头,还是起身走出了寺庙。

门口处。

安呦呦就看到了林子澶,看着他正在清洗一只被脱了皮的野兔。

一看到兔子,安呦呦就饿了。

“林侍卫,这是我们要吃的吗?”安呦呦连忙问道。

林子澶点头,随口问道,“公主醒了?”

“嗯。母后还在睡。”安呦呦回答。

“等你母后醒了,我们就烤起来吃。”

“那我去叫母后早点醒来。”

说着,安呦呦就直接跑了回去。

林子澶抿了抿唇。

此刻也不早了,也该起来了。

安泞被安呦呦再次吵醒。

她忍耐着坐了起来。

头重脚轻。

耳边都是安呦呦叽叽咋咋的声音。

“让林子澶进来吧。”安泞说道。

“吃兔子了!”安呦呦高兴无比。

或许是身体的自愈能力,亦或者是小孩子天生的精力旺盛,总之精神好到让安泞此刻头疼不已。

她稍微坐了一会儿,才起身,想要去拿过旁边的医药箱,然后吃点药。

结果刚站起来。

眼前突然一黑,身体猛地一软。

昏过去那一刻。

身体被人狠狠的抱进了怀里。

------题外话------

二更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