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救下呦呦,发烧(一更)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萧鹿鸣和安呦呦两个人说了好一会儿。

安呦呦看哥哥半点没有要陪她玩的意思,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心想皇宫真是无聊啊!

安呦呦一走。

萧鹿鸣又回到了软榻上看书。

看着林子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又想到他背部的伤,开口道,“林侍卫,你今日先退下吧。本太子今日也不会去哪里,不需要侍卫贴身守护。”

“是。”林子澶领命。

萧鹿鸣说完之后,就把注意力放在了书本上。

林子澶缓缓离开。

他走在皇宫内。

脚步,不缓不慢。

淡漠的眼神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看着面前平静的湖面上,阳光照耀得璀璨夺目。

看着不远处,安呦呦在湖边上,捕捉蝴蝶。

因没人陪她玩,她就只能和宫人一起玩。

好在安呦呦性格开朗,和宫人也能玩得很快乐,湖边上便都是她,银铃般的笑声。

林子澶的嘴角,轻轻上扬。

他就这么看着。

看了许久。

“林侍卫还没走吗?”身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林子澶回神。

是萧鹿鸣宫殿的宫人。

他好心道,“你身体不是受伤了吗?早点回去休息吧。”

林子澶微点头。

也知自己现在的身份,并不能自由的在皇宫中行走。

他转身准备离开。

刚走出几步。

湖面上突然听到“咚”的落水声。

随即传来急促的声音,“公主落水了,救命啊,公主落水了……”

话一出。

安呦呦身边的所有宫人全部都跳了下去。

分明不会泅水,却似乎根本没有犹豫。

而湖里发出的巨大响动,也瞬间引起来皇宫中的巡逻队,听到声音连忙冲过去。

却在这些人之前,一道身影,如风一般,已跳进了湖里。

迅速找到安呦呦,正想把她从湖里捞起来那一刻。

就看到安呦呦小短腿小短手已经自己游了起来。

林子澶微怔。

安呦呦浮上水面,深呼吸一口气,“真冷啊!”

林子澶才反应过来,安呦呦会泅水。

估计是从小就培养的技能。

林子澶稍微松了口气。

此刻湖面上也三个四个的跳下来无数人在湖中营救。

林子澶过去还是将安呦呦一把抱住了,“公主,我带你上岸。”

安呦呦看了一眼林子澶。

这不是刚刚哥哥宫殿里面的侍卫吗?!

怎么来这里了?

安呦呦也没多想。

因为初春的水还是冻到不行,安呦呦就一把抱住了林子澶的脖子,小短手抱得还有些紧。

林子澶感觉到安呦呦的靠近和信赖,脸上的表情似乎又柔和了些。

他迅速的将安呦呦从湖中抱起来上岸。

刚上岸。

就看到安泞已经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是听到禀报说安呦呦落水了。

虽然安泞知道安呦呦会泅水,从小就让她学会了,但这么冷的天,又是在深水湖里面,还是让她有些紧张。

今天才经历萧鹿鸣从屋檐上摔下来,这才多会儿功夫,安呦呦又落水了。

安泞的脚步越来越快。

走近了才看到,安呦呦被林子澶抱着救上了岸。

安泞皱眉。

怎么哪里都有着林子澶。

他不陪在鹿鸣身边,怎么来了这里。

“母后。”安呦呦看到她母后到来,清脆的声音大声叫着她。

安泞看了一眼全身湿透的安呦呦,吩咐着宫人,“还不赶快给公主拿来大氅,别把公主冻到了。”

“娘娘,已经去拿了,马上就到。”宫人连忙回答道。

说着。

就见着一个太监抱了大氅迅速跑过来,恭敬的递给了安泞。

安泞拿着大氅走向安呦呦。

安呦呦此刻还被林子澶抱着,她把大氅披在安呦呦身上,就自然离林子澶近了些。

林子澶垂眸。

有那一瞬,安泞觉得林子澶想要往后退。

她也没多想。

毕竟,他们身份悬殊。

林子澶对她有畏惧之心,实属平常。

“把公主抱回宫殿,准备热水给公主沐浴,别染了风寒。”安泞吩咐。

“是。”林子澶恭敬。

安泞身边的宫人,也迅速离开去准备沐浴相关。

林子澶脚步很快的抱着安呦呦回到了潇湘殿。

回去时,宫人就已经准备好了热水。

安呦呦从林子澶身上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林子澶让她觉得挺亲切的。

现在和他分开,她都有点不舍得。

但因为身上还是冷,也知道要先去洗个热水澡,就乖乖的跟着宫人去了内殿。

此时安泞也跟着来了潇湘殿,看安呦呦去沐浴了,才转身,然后看到了站在一边的林子澶。

看着他全身湿透,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

安泞轻抿了一下唇瓣。

对林子澶有种说不出来的,排斥。

就觉得他的存在,影响到了她。

林子澶此刻自然也注意到了安泞的视线,他回眸看向她。

和她就这么四目相对了。

安泞皱眉。

区区一个侍卫,居然会这般直视了她的眼睛。

而他的眼神……

就在安泞想要深究那一刻。

林子澶已经垂下眼眸。

安泞咬唇。

心里,有些烦乱。

“公主落水,你怎么会在?!”安泞厉声,“你不好好陪在太子身边,到处乱走什么?!”

林子澶轻抿了一下唇瓣,回答道,“太子殿下让小的回去养伤,小的刚走到湖边,就听到有人大呼救命,然后救下了公主。”

安泞突然沉默。

就是找不到什么理由去惩罚他,而有些,心里不爽。

林子澶也能够感觉到她的情绪。

如此有些僵持。

安泞开了口,“既然太子让你回去养伤,还不走?”

林子澶喉结似乎滚动了一下。

她对他,很不待见。

林子澶行礼道,“小的告退。”

然后转身离开。

离开那一刻。

压抑的咳嗽了一声。

安泞蹙眉。

眼眸还是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看着他全身湿透,从她面前离开……

安泞深呼吸一口气。

她不至于对一个侍卫,有太多的怜悯。

安泞收回视线,直接走进了安呦呦的内殿。

不管安呦呦身体如何,还是要去看看安呦呦有没有真的被伤到身体。

……

翌日。

林子澶去东宫殿。

宋砚青在给萧鹿鸣传道授业解惑。

林子澶站在旁边守卫。

半个上午过去,间歇休憩之时,安泞来了东宫殿。

“儿臣参见母后。”

“微臣参加皇后。”

萧鹿鸣和宋砚青,上前行礼。

“起来吧。”安泞温和,又问道,“今日还要上多久课?”

“回娘娘。今日的课程还有半个时辰。”宋砚青回答。

“给太子上完课,宋砚青我有事儿单独找你。”安泞直言道。

“是。”

“我在旁边看着,你们继续上课。”

“是,娘娘。”

宋砚青和萧鹿鸣坐回到软榻上。

安泞坐在一边,静听。

不得不说,宋砚青确实知识渊博,讲的课程也很生动,萧鹿鸣听得认真。

倒是安泞,其实是有些坐不住的。

从小就不喜欢这般规规矩矩的学习。

百无聊赖,就不停的吃吃喝喝。

也在那一刻仿若才注意到,站在一边的林子澶。

看着他脸似乎有些,异样的潮红。

安泞眼眸微动。

选择了忽视。

半个时辰过去。

宋砚青上完了课。

安泞让萧鹿鸣去了外面,单独对宋砚青说道,“这段时日皇上一直没有上朝,奏折也都是他私底下在批阅。朝中其他大臣是否有意见?”

“回娘娘,大臣之间确实已略有微词。”宋砚青诚实道,“皇上从漠北回来已一月有余,除第一天回朝面见了朝臣,除此便都没有见面,甚至有大臣单独求见皇上,皇上也是推辞,大臣确实会有些心思和想法。如果可以,还是希望皇上能够早些恢复早朝,解除了大臣们的顾虑。”

“宋砚青,我也不瞒你了。”安泞突然严肃。

宋砚青有些诧异。

“你应该也知道皇上在漠北受过很重的伤。”

“是,若瞳回来后也单独给我说过,说几乎是,死里逃生。”

“所以皇上醒来后,人也变了很多。我现在也不给你解释皇上都变了哪些,总之就是很多事情他都记不太起来了,在处理朝廷之中的事情时,也变得生疏。这一个月来都是我还有鹿鸣陪着他一起处理,但终究我对朝廷的事情也不擅长,鹿鸣确实还小,看事情不够全面。明日开始,你便每天进宫来陪皇上处理政务,多给皇上一些意见,准确说多教皇上一些,争取可以尽快恢复早朝。”

“……”宋砚青看着安泞,迟迟没有答应。

“我知道你现在舍不得谢若瞳,也舍不得你宝贝女儿,但在国家大义面前,还请宋大人以大局为重。”安泞态度坚决。

宋砚青也不能拒绝。

就是心有不甘。

他好不容易盼着若瞳回来,好不容易一家人团聚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

“是,微臣遵命。”宋砚青不情愿的领命。

安泞也不多说。

说多了她自己都会过意不去。

她起身道,“今日你就早些回去吧,明日记得早点来皇宫。”

“是。”宋砚青带着哀怨的小眼神,说道,“微臣告退。”

宋砚青离开。

安泞也跟着走了出去。

萧鹿鸣看到安泞,连忙上前行礼,“母后。”

“手好些了吗?”安泞关心道。

萧鹿鸣抬起自己的右手,“回母后,基本已经无大碍了。”

“没好完之前,别再伤到了,也别沾水。”

“是。”萧鹿鸣听话地点头。

“母后先去你父皇那边了。”安泞说道。

“恭送母后。”萧鹿鸣行礼。

安泞微点头。

她转身离开那一刻。

眼眸又看了一眼林子澶。

看着他的脸似乎越来越红了。

安泞抿唇离开。

刚走出几步。

“林侍卫!”

身后,突然传来萧鹿鸣有些紧张的声音。

安泞猛地回头。

一回头就看到林子澶直接倒在了地上。

安泞皱眉。

心里突然的慌张,让她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她不该,被一个侍卫牵扯了情绪。

“母后,你看看林侍卫怎么了?”萧鹿鸣惊吓到,连忙叫着安泞。

安泞抿了抿唇。

终究还是不缓不急的走了过去。

她蹲下身体,手指靠近林子澶的手腕。

还没碰到脉搏,倒是被他烫得惊人的皮肤,愣了一下。

她迅速摸了一下林子澶的额头。

如此滚烫,怕是下一刻都要烧死了。

安泞连忙吩咐道,“把林侍卫抬到内殿去,秀莲赶紧让人去凤栖殿把本宫的医药箱拿来。”

“奴婢遵命。”

东宫殿突然变得混乱。

萧鹿鸣全程紧张。

从小就沉熟稳重,还极少看到他这么不淡定的样子。

“母后,林侍卫后背受伤很重,你要不要帮他看看,会不会是后背的伤导致晕倒的?”萧鹿鸣想到,连忙紧张地说道。

安泞也在诧异林子澶怎么会突然烧这么高?

就昨天落水没有及时换衣也不至于。

她让人把林子澶的身体翻了过来,趴在了软榻上,又让人给他脱下了衣服。

脱下衣服那一刻。

血肉模糊的后背,直接把所有人都震惊了……

------题外话------

这个剧情也不会很长,很快就过了。

二更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