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2章 他和父皇眼睛好像(二更)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安泞给萧鹿鸣清理好了伤口,又进行了包扎。

“今明两日别沾水。”安泞叮嘱,“伤到右手,也没办法给你父皇批阅奏折,这两日便不用去乾坤殿了,我去陪着你父皇就好。”

“是。”萧鹿鸣恭敬,随即问道,“母后是觉得儿臣打扰到你和父皇了吗?”

问得还一本正经。

安泞无奈的一笑,“母后只是觉得你身体更重要。”

“平公公几次给儿臣说,说母后这次回宫之后,和父皇感情更好了。”萧鹿鸣直言。

安泞眼眸微动。

林子澶眼眸似乎也紧了紧。

“儿臣没有吃醋,儿臣希望母后和父皇能够好好在一起。”萧鹿鸣连忙说道,“更希望母后和父皇能够给我们多生弟弟妹妹。”

“鹿鸣。”安泞突然很认真的问他,“你觉得现在的生活,你喜欢吗?”

萧鹿鸣有些微愣。

随即诚实的回答,“喜欢。儿臣希望我们一家人能够在一起,永远在一起。儿臣不想你和呦呦再离开我们,那段时日,儿臣其实过得很不快乐,总是会想你和呦呦。”

安泞轻轻的摸了摸萧鹿鸣的头,“好,母后知道了。以后,我们一家人再也不会分开了,母后再也不会走了。”

“嗯。”萧鹿鸣难得会露出笑容。

他其实不爱笑。

此刻,便是真的高兴。

安泞在想。

或许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后,就真的不会再那么自我了。

她不会,再只为自己而活。

“儿臣不打扰母后了,儿臣便先行退下了。”萧鹿鸣从软榻上起身,鞠躬行礼。

其实是想到林子澶刚刚为了救他为了救母后受了伤,他要带林子澶回去清理伤口。

“嗯。”安泞点头。

萧鹿鸣转身离开。

林子澶跟随其后。

安泞看着他们的背影,本视线在鹿鸣身上,却又突然看到了林子澶,看着他后背上仿若有着湿润的痕迹。

那一刻才突然想起,刚刚林子澶为了救她,直接用后背去挡住瓦片的。

瓦片碎裂,也可能划伤了他的身体。

安泞直接转移了视线。

虽是末世人,对人应该一视同仁,但终究她现在生活在一个皇权的国度,作为皇后,便不可能对所有人,平等对待。

林子澶保护鹿鸣,保护她便就是他的职责所在。

哪怕受伤也是,理所应当。

……

萧鹿鸣带着林子澶回到自己的寝宫。

一走进宫殿,萧鹿鸣就吩咐道,“给本太子传太医。”

“是。”宫人连忙听命。

萧鹿鸣转身对着林子澶,“你把上衣脱了本太子看看。”

林子澶眼眸微动。

“既然身为本太子的贴身侍卫,要护本太子的安全,你的身体自然重要。”萧鹿鸣解释。

分明义正言辞。

说完后,小脸居然有些红了。

萧鹿鸣也不知道为何,每次对视着林子澶的眼神,自己反而有点不好意思。

分明他是君,他是臣。

林子澶的视线却让他会感到不自在。

他以前面对小伍也没这样的感觉,林子澶还是小伍的手下呢?!

就在萧鹿鸣都觉得有些尴尬那一刻。

林子澶解开了自己的衣衫,然后脱下了外衫和白色寝衣。

接着转身。

转身,让萧鹿鸣看清楚了他的后背。

此刻他脱下来的白色寝衣都被全部染红了,他后背上划出了好几道狰狞的口子,还有几乎整个后背的青肿,甚是狰狞。

萧鹿鸣被惊吓到了。

他没想过林子澶居然伤得这么严重。

他以为只是一点撞伤或者擦伤。

此刻的萧鹿鸣甚至是目瞪口呆,想着林子澶分明受伤这么严重居然哼都没有哼一声,还差点被母后罚了二十大板。

“你不痛吗?”萧鹿鸣忍不住问道。

林子澶微摇头,“不痛。”

萧鹿鸣也知道林子澶只是不说而已。

他转身,对着宫人有些脾气道,“太医还没来吗?!”

“殿下,奴才马上再去催催。”宫人连忙恭敬道。

没一会儿。

太医提着箱子喘着粗气而来。

“赶紧看看林侍卫身上的伤。”萧鹿鸣吩咐。

“是。殿下。”太医领命。

心里也在想,还以为是太子出了什么事儿,结果是侍卫。

老命都差点跑没有了。

太医深呼吸了一口气,让林子澶坐在了一边,自己坐过去给他检查他后背的伤。

他用手摁压了一下。

林子澶身子明显颤抖了一下,却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萧鹿鸣脸色不悦,“你轻点。”

“殿下,微臣只是在给林侍卫检查有没有伤到骨头。”太医连忙解释。

也没想到太子居然对一个侍卫这般在意。

“那伤到没?”

“应是有些伤到的。”太医说道,“微臣给林侍卫用点跌打损伤的药,只要林侍卫接下来不要再伤到后背,也就无碍。”

“那你赶紧上药。”

“是。”

太医连忙拿出了药膏。

萧鹿鸣一脸紧张的一直看着太医上药。

看着林子澶身体只要稍微因为疼痛而有细微颤抖,都会忍不住呵斥太医轻点。

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他为何会这么在意林子澶。

仅仅只是因为救了他一命吗?!

太医好不容易终于给林子澶上了药,然后叮嘱道,“林侍卫这些时日后背不要沾水了,容易感染。另外因为伤到骨头,林侍卫切记一定不要再舞刀弄枪,以免再次损伤,就真的不好医治了。我再给林侍卫开几副药,林侍卫记得按时服用。”

“好,谢谢太医。”林子澶道谢。

太医点头,然后走向一边写药方子。

林子澶低头准备穿上衣服。

“等等。”萧鹿鸣叫住他,“你衣服都弄脏了,一会儿我让人重新给你送过来。”

“谢殿下。”林子澶行礼。

“文公公。”萧鹿鸣吩咐,“你给林侍卫拿一床棉被过来,别让他冻着了,然后去尚衣监给林侍卫重新拿一套衣服过来。”

“奴才遵命。”文公公连忙答应道。

一边差人去拿了棉被过来,一边差人去拿衣服。

文公公伺候太子也有大半余年了,这还是第一次看太子殿下这么在意一个下人的。

“你先坐这里休息一下。”萧鹿鸣吩咐完,对着林子澶说道,“本太子去那边看看书。”

“是。”

萧鹿鸣走向旁边的软榻上,拿起放桌上的书本,就看了起来。

平时的他除了帮他父皇一起处理公务,以及会接受老师的授课外,其他时辰多是在读书。

今日倒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要习武。

如不是突发奇想,也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一想到林子澶身上的伤,萧鹿鸣总有些心里不安。

他不由得抬眸悄悄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林子澶,此刻他身上已披上了棉被,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脸色冷漠。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林子澶眼眸转看了过来。

萧鹿鸣连忙收回了视线。

心跳还有些快。

他居然有点怕林子澶。

从小到大,他便也只是怕过他父皇,或许也不是怕,只是对他抱着崇拜,所以会更在意他对自己的看法,也就在他面前会更加小心一些,更加想要让自己做得更好一些。

萧鹿鸣埋下头,把注意力放在了书本上。

林子澶也收回了视线。

然后,保持一个姿势,坐在那里眼神放空,脑海里却浮现了很多。

所以。

现在的皇上和皇后,感情更好了是吗?!

“哥哥!”

宫殿门口,突然响起幼嫩清脆的孩童声音。

人还未走进来。

声音就已经传了进来。

林子澶回神,看着肉嘟嘟的一女孩小短腿飞快的跑进来,从他面前迅速跑过,往萧鹿鸣那边去。

萧鹿鸣连忙放下手上的书本。

看着冒冒失失的呦呦,赶紧伸手去抱住她。

就怕她不小心把自己给摔倒了。

“呦呦,你小心一点。”萧鹿鸣带着些责备。

“哥哥凶我。”安呦呦不爽,小嘴嘟起。

“你摔着了怎么办?”

“反正我身体好得快?”安呦呦反驳。

“可是你也会痛啊。”

“……”安呦呦突然无言以对。

此刻的林子澶看着他们的互动,手指不由得紧了紧。

我可以自愈,但我也能够感觉到痛……

林子澶眸光微动,眼眸依旧放在他们身上。

“以后小心点。”萧鹿鸣又叮嘱。

“好啦,人家知道了。”安呦呦嘟嘟小嘴,“哥哥明明和我一样大,却和父皇一模一样。”

萧鹿鸣还未开口。

安呦呦又突然激动的说道,“和以前的父皇一样,和现在的父皇不一样。哥哥,我是太久没有和父皇生活在一起了吗?怎么觉得这次回来的父皇变了好多好多。”

萧鹿鸣解释道,“我也觉得父皇变了,但是我问过母后了,母后说是父皇在漠北受伤比较严重才会有些改变。总之,母后说了,父皇就是我们父皇,让我们不要胡思乱想。”

林子澶薄唇紧抿。

“哦,好吧。”安呦呦甜甜一笑,单纯的她当然也不会怀疑了母后和哥哥。

“你今日来我这边有事儿吗?”

“我刚刚听宫人说你差点从屋顶上摔下了,所以过来看看你。哥哥你没事儿吧?”安呦呦担心的问。

“我没事儿。幸好林侍卫救下了我。”

“林侍卫?”安呦呦诧异。

萧鹿鸣指了指旁边的林子澶,“我的新侍卫,伍侍卫有事儿告假离宫了。”

“哦。”安呦呦看了一眼林子澶。

圆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

林子澶行礼,“小的参见公主殿下。”

安呦呦一直这么审视着林子澶。

半响后,突然有些激动的开口道,“哥哥,你不觉得林侍卫的眼睛和父皇的有点像吗?”

萧鹿鸣心口微怔。

本没有再去在意自己对林子澶的不同,此刻听呦呦这么一说,仿若才恍然为何他会对林子澶如此。

就是因为他有着和父皇一样的眼神,让他会有一种亲切感。

“太子殿下,林侍卫的衣服送来了。”文公公突然上前禀报。

萧鹿鸣和安呦呦都收回了视线。

是觉得,林子澶和父皇的眼睛相似,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也就停留一会儿就够了。

“林侍卫,你随文公公去换衣服。”

“是。”林子澶恭敬。

离开那一刻,仿若回头看了一眼安呦呦。

安呦呦此刻已经把注意力放在了萧鹿鸣身上,也没注意到其他人,她缠着他,“哥哥,你陪我出去抓蝴蝶吧?我好无聊。”

“安琪呢?”萧鹿鸣漫不经心地问道。

“安琪姐姐说明日师傅要来检查她的功课,不陪我玩。”

“我也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呜呜……”安呦呦假哭,死皮赖脸。

“呦呦听话,你自己玩去。”萧鹿鸣小脸严肃道,很有自己的原则。

“那我……那我找母后去。”安呦呦实在无奈。

“不能去,母后要去父皇那里。”

“正好我也去找父皇。”

“母后说了要和父皇给我们生弟弟妹妹,你去不是打扰他们了吗?”萧鹿鸣批评。

林子澶换好衣服一出来,便听到他们的对话。

脸色,微微沉了下去。

------题外话------

明天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