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说好,再也不会丢下她(一更)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发生。

安泞眼眸微动。

看到那把刺向她的利剑,被人徒手紧紧的拽住。

血从他的手心中,一滴滴掉落在了她的脸上。

萧谨行……

到底要多不顾一切,才会这般迅速的来到了她的手边,将那把已划破了她胸口衣服的剑,毫不犹豫的握在了手心之中。

血流不止……

安泞张了张嘴。

声音还未发出来。

萧谨行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

不。

不要!

安泞眼底都是惊恐之色。

她用尽全力大叫一声,“萧谨行,后面!”

萧谨行眼眸微动。

握着剑的手在颤抖。

却依旧,没有松开。

一松开。

那把剑就会直接刺穿了安泞的心脏。

而他说过。

再也不会丢下她了。

“呕!”

一剑,直接刺穿了萧谨行的身体。

安泞瞳孔放大。

眼眸紧紧地看着那把剑,那把穿透了萧谨行身体的剑,剑尖上都是血。

都是萧谨行的血……

不要。

不……

安泞眼泪疯狂一般从眼眶中滑落。

“萧谨行……”

萧谨行吐出了一口鲜血。

脸上的血色,肉眼可见的,消退……

此时。

袁凯已带着自己的侍卫军,和黑衣人打了起来。

十几个黑衣人在袁凯的几十精兵下,瞬间败下阵来。

不出一会儿功夫。

就全部死在了刀剑之下。

杜江鸿也终于赶到。

看到满地尸体。

看到大泫皇帝和大泫皇后那一刻……

心陡然一紧。

他连忙跳下马。

差点直接摔翻在了地上。

最怕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杜江鸿脚步踉跄的过去,真正看到眼前的一幕,整个人完全是僵在了原地。

大泫皇帝被一剑刺穿了身体。

此刻那把利剑还停留在他的身体上。

他单膝跪地,一只手撑着他的身体,另外一只手,还紧紧地握着一把,锋利的剑,血早就染红了那把剑。

而他用身体保护下来的大泫皇后,此刻也不知道中了多少箭,全身都是血,不知道是她的,还是大泫皇帝的,或许两人的,揉杂在了一起……

此时的两人,互相看着彼此。

却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似乎是怕一开口,就是诀别。

“快!”杜江鸿连忙反应过来,大声道,“送大泫皇帝和皇后,回军营救治!”

袁凯此刻刚把所有刺客解决。

他骑着马过来,就听到杜江鸿的声音。

心口猛然一紧。

所以那个眉清目秀的信使是大泫皇后……

如大泫皇帝和皇后都死在了他们的地盘,哪怕袁凯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身体也不由得抖了一下。

难以想象后果。

隐约知道自己,好像是真的闯了大祸!

杜江鸿跟在身边的亲卫连忙要去扶起萧谨行和安泞。

“回大泫!”安泞突然反应过来。

哪怕眼泪不停,声音却惊人的冷静。

不会死。

萧谨行不会死。

她能治好他。

她伸手,满手都是血的,扶起萧谨行。

分明自己站都站不起来了,她还是可以将他扶住。

萧谨行眼眸似乎动了一下。

又似乎只是错觉。

他此刻连呼吸的力气都似乎都没有了。

杜江鸿咬牙,丝毫没有半点犹豫,“送大泫皇帝和皇后回大泫!”

“杜江鸿……”袁凯开口。

“你今天闯的祸还不够吗?!袁凯,我告诉你,你现在要是敢阻拦,我定会让你人头不保!!”

“我不是阻拦,我的意思是我亲自护送大泫皇帝和皇后回大泫,以免再发生意外。”袁凯连忙解释。

杜江鸿有些讶异。

“今日的事情是我的错,到时候如圣上,殿下怪罪下来,我会一人做事一人当!”袁凯丢下一句话。

迅速让手下牵来了两匹骏马。

“大泫皇后,我送你们回大泫,今日之事因我而起,届时,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安泞根本不在乎现在追究谁的责任。

她现在只想救活萧谨行。

她把萧谨行交给了袁凯手下的侍卫军,侍卫军和萧谨行骑上了马。

与此同时,安泞和另外一个侍卫军,骑上了另外一匹马。

一行人迅速往大泫阵地而去。

边界处。

谢若瞳还在焦急的等待。

怎么这么久了,皇上还没有出来。

莫非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谢若瞳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怕自己的不淡定反而弄巧成拙。

就在她实在等不下去了正欲下令冲破边界时。

远远看到一行人骑马而来。

谢若瞳紧张的看着来人。

待一行人走近,才看清楚,眼前的一切。

不由得,瞪大了双眼。

到底发生了什么?!

皇上和皇后……都身负重伤?!

谢若瞳还未开口问。

安泞直言道,“先回军营。”

谢若瞳咬牙,不敢说话。

那一刻只能陪同护送着回军营。

只是……

皇上那插入身体的一剑,真的还能活命吗?!

谢若瞳不敢想象。

好不容易。

终于到了大泫营地。

直接进入了萧谨行的营帐内。

萧谨行因身体被刺穿,无法躺下,萧谨行的亲卫将他搀扶着坐在床榻上。

也没有人敢去拔了那把剑。

那把剑一拔,谁都不知道……生死。

安泞迅速的拿起萧谨行的手腕,诊脉。

营帐内安静如斯。

没有人敢发出一点声音,连大气都不敢出。

谢若瞳就这么看着安泞冷静得吓人的模样。

而她身上分明还身重了数箭。

尽管都没有伤到要害。

但如此多的箭在她身体上,她想都没有想过要拔出来,仿若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体。

一心只在,皇上的身上。

皇上此刻的模样确实太过吓人。

他已彻底昏迷,坐在床榻上,头无力的靠在一个亲卫的身上,脸色苍白得吓人。

连唇瓣,都白得如纸一般。

仿若,没了气息。

安泞把脉了好一会儿,她吩咐道,“我的医药箱拿来了吗?!”

“拿来了。”一个侍卫喘着粗气,连忙回答。

“若瞳,还记得之前给高梓烨换血时候的操作吗?”

“记得。”谢若瞳连忙回答。

“一会儿拔剑,萧谨行会失血过多,需要输血,准备好和他匹配的血液。”

“好。”谢若瞳迅速拿过安泞的医药箱。

开始寻找里面的血清,然后做溶血反应。

“张军医,按照我药方,迅速熬药。”安泞吩咐。

此刻好几个军医也已经到了营帐内。

“是。”

安泞将药材一一说明。

张军医写下药方子的手都在发抖。

万万没想到,皇上和皇后会受这么严重的伤回来。

张军医迅速拿着药方子离开。

“娘娘,微臣帮你先把箭拔了吧?”魏军医上前恭敬道,“否则,娘娘也不方便给皇上医治。”

何况箭在身体里面越久,对身体伤害越大。

“好。”安泞一口答应。

从头到尾,仿若都很冷静。

一直在保持着冷静。

“娘娘这边坐。”魏军医让安泞坐在了一边的软榻上。

旁边已放好了所有拔箭需要的工具和药材。

安泞坐下。

咬紧了唇瓣。

眼眸一直看着,不远处的萧谨行。

看着他虚弱到极致……

“快点!”安泞突然催促。

魏军师手有些抖。

毕竟是给皇后拔箭,终究会有些畏畏缩缩。

听到皇后的命令。

魏军医咬牙。

直接拔掉了她身上的第一只箭。

“嗯!”安泞咬紧唇瓣,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魏军医拔掉之后,连忙用草药止血,包扎。

拔掉一支之后。

本想停留一下让皇后稍微缓和,再拔下一支。

“别停。”安泞命令。

魏军医顿了顿。

也不敢违背命令,连忙就又拔掉了下一支。

安泞忍得,全身都是汗。

虚汗不止。

“娘娘……”魏军医明显感觉到了她的身体承受极限。

“没关系。”安泞拳头紧握。

魏军医看着娘娘的坚持,只得继续手上的动作。

整整五支箭,全部从安泞的身上拔了下来。

安泞终究在拔掉最后一支箭的时候,晕倒了过去。

“娘娘!”

魏军医惊吓着。

其他人也被皇后的样子吓到。

安泞只觉得眼前一黑。

神志在下一刻仿若就要从身体中剥离而出……

却在那一瞬。

她用尽全力咬破了自己的唇瓣。

狠狠的咬着不放!

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能晕倒。

不能!

萧谨行还需要她。

她不可以倒下。

如此,挣扎坚持了半柱香的时间。

安泞终于让自己清醒过来。

重新睁开眼睛,几个军医都在她的旁边,满屋子的人都带着,焦虑的神情,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谢若瞳此刻也在她身边。

看到她睁眼。

眼眶就这么红了又红。

始终没让自己哭出来。

甚至努力让自己咽下所有的眼泪,保持冷静。

她不想让安泞感觉到慌张。

她甚至怕任何人稍微有些惊慌失措,都会让安泞……崩溃。

“准备好了血液了吗?”安泞问谢若瞳。

“准备好了。”谢若瞳回答。

安泞动了动身体。

她从软榻上起身。

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她。

分明她身体也已到了极限,却就是有一种毅力,让她好像怎么都不会倒下去。

她走向萧谨行。

萧谨行依旧脉搏虚弱,昏迷不醒。

身上那把长长的利剑,就这么插在他心口往下的地方。

稍微偏移一点点。

萧谨行此刻早就不在了。

安泞的手,伸向了萧谨行身上的那把剑。

手指微颤。

她轻抿着唇瓣,把还满手都是血的手,放在了萧谨行的脸上。

萧谨行不会有任何反应。

哪怕他能够感觉到她的存在,他也没办法,回应……

“萧谨行,你别死了。”安泞虚弱的声音,轻轻说道,“一会儿,我帮你把剑,你要活下来,活下来,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

萧谨行纤长的睫毛似乎颤抖了一下。

应该是听到了。

只是。

没力气回答她。

安泞仿若是笑了一下。

嘴角还未扬起。

眼泪却先流了下来。

她知道萧谨行不会轻易放弃的。

他不会舍得,离开她。

谢若瞳在旁边,咬紧了唇瓣。

隐忍着的悲痛,让她眼前模糊不清。

她不知道他们在苍国都经历了什么。

她只是固执的在抱怨老天爷。

老天爷不应该这么来折磨他们,不应该在一切即将圆满之际,给他们无法承受的致命一击!

安泞帮萧谨行输上血。

然后又沉着冷静认真地准备着所有,需要拔剑的工具,药物。

一切妥当。

她再次靠近萧谨行的身边。

这次手,真真切切的触碰到了,那把冰凉的剑柄上。

一旦拔出……

到底生死如何?!

安泞咬牙。

终究一个用力,将那把剑刺穿了萧谨行身体的剑,从他身体上拔了出来。

血溅到了她的脸上,身上。

到处都是……

萧谨行的身体也在那一刻产生了巨大的反应。

无法控制的呕吐,和全身止不住的颤抖,让他看上去痛苦不已。

却又在下一刻,彻底的晕了过去。

到底是晕,还是死……

“皇上!”

营帐内,响起不受控制的急切呼喊声。

------题外话------

二更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