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冯希芸的尸体被拖出了军营之地。

高梓烨的营帐内,也已经把冯希芸的鲜血处理了干净。

就好像,这个人从未出现过一般。

她的所作所为,也不过一场闹剧而已。

特别是。

高梓烨清醒了过来。

吃过解药之后,因身体这一两天的虚弱过度,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了。

那时所有人都已疲倦到,随处靠着,趴着的睡了过去。

安泞也坐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疲倦之至。

听到一丝动静。

安泞猛地睁开了眼睛。

她转眸看过去,看到高梓烨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清醒大概是不太明白自己发生了什么,营帐内为何会有这么多人。

安泞连忙起身。

身体有些软。

她起来时又猛地坐了回去。

这一细微的动作,让营帐内所有人都睁开了眼。

谢若瞳也连忙从旁边走了过来,有些激动的看着高梓烨睁开了眼睛,尽管,脸色惨白。

“殿下你醒了?”安泞问道。

高梓烨皱眉。

看着眼前的人,仿若是见过,又仿若没了什么印象。

“我是大泫皇后安泞。”安泞自我介绍,有解释道,“你突发心疾已昏睡了两天两夜。”

高梓烨诧异。

他一向身体都好,为何会突发心疾?!

他记得他好像是吃过午膳之后,胸口闷得难受,而后便全身抽搐,口吐白沫……

是心疾导致吗?!

高梓烨似信非信。

“殿下,我先看看你身体恢复情况。”安泞也知道高梓烨会怀疑。

当然她定然不可能告诉高梓烨他是被人投毒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在大泫内发生事端,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唯一只能把他的疾病归结在他自己的身上。

安泞伸手给高梓烨把脉。

高梓烨此刻虚弱得厉害,也没精神去追问太多。

好一会儿。

安泞说道,“殿下放心,你脉搏平稳,已无生命安危。不过是因为昏睡了两日身体会感无力,只要稍作休息,吃点膳食,很快便能够恢复。”

“嗯。”高梓烨应了一声。

此刻确实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安泞吩咐人去备了膳食。

也招呼着其他无关紧要的人全部都退了下去。

营帐内就剩下了安泞,谢若瞳还有袁文康,以及两名伺候高梓烨的侍卫。

很快就有士兵送来了白粥。

安泞看了一眼送餐的士兵,亲自拿过那碗白粥在鼻息间闻了一下,确定没有任何问题,才让侍卫伺候着高梓烨用膳。

士兵退下。

安泞在袁文康耳边说了什么。

袁文康点头,迅速离开了。

冯希芸能给高梓烨下毒,自然和送餐的士兵有关,犯了错的人,该如何处罚就该如何处罚。

毕竟,国有国法,军有军规!

高梓烨不缓不急的喝完了一碗白粥,身体才稍微恢复了些力气,坐靠在了床头上,问道,“苍国那边传来消息了吗?”

“贵国已准备好了降书,但因为太子殿下身体的原因,皇上把时日拖延了。”安泞说道。

高梓烨点了点头,也没想太多,遂说道,“本太子已无碍,就麻烦皇后转告陛下一声,可以让袁凯和杜江鸿来大泫呈上降书了。”

“我觉得殿下还是身体要紧。以殿下现在的情况,最好还是在大泫营帐内多休养两日,等身体彻底康复了,再和谈不迟。”安泞劝说。

高梓烨犹豫了一下。

也觉得自己身体确实有些难受。

从小到大,还从未这般过。

想来确实是生了场大病。

“行吧。”高梓烨答应了,“那就麻烦皇后转告陛下一声。待我多休养两日。”

“殿下放心修养。”安泞说道,“现两国已处于休战阶段,不差这几日。”

高梓烨应了一声。

安泞看高梓烨确实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了,不过就是需要时日来让自己身体恢复,也没有再停留,说了几句客套话,就带着谢若瞳离开了高梓烨的营帐。

袁文康此刻正解决完那个士兵回来,看到她们,连忙上前恭敬道,“娘娘。”

“你守卫好苍国太子,不得再有误!”安泞吩咐。

“是属下的过失,属下甘愿受罚!”袁文康猛地跪在地上。

“等皇上回来了再说吧。”安泞也没有说就这么过了。

袁文康作为看守苍国太子的直接负责人,发生了这种事情,自然也有连带责任。

“是。”袁文康恭敬道,遂又忍不住问道,“娘娘,皇上是不是在苍国……”

“很多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安泞直接打断了袁文康的话。

袁文康连忙闭了嘴。

而且皇后也已给了他明确的回答。

“退下吧。”

“属下遵命。”

袁文康恭敬地离开。

安泞带着谢若瞳,走在大泫阵地的临时驻扎营地。

“娘娘,你累了一天一夜,要不要去睡一下?”谢若瞳问。

“不用了。走走稍微让自己清醒清醒。”安泞摇了摇头。

顺便让跟在她们身边的守卫亲卫,都退了好几米之远,听不到她们之间的谈话。

“一会儿,我要去苍国换萧谨行回来。”安泞对谢若瞳也不隐瞒。

“还是要去吗?”谢若瞳带着些担心。

就这么去苍国怎么都觉得危险得很。

万一出了什么事儿……就真的是有去不回!

“一定要去。”安泞很肯定,“过两日,苍国派大臣过来递上降书,定然是萧谨行接洽,如萧谨行不在,会让人起疑,亦或者会显得我国不够诚意。现在我让高梓烨在大泫阵地多休养两日,也就是为了拖延一下我和萧谨行置换的时日。”

谢若瞳点头,她也知道这个道理。

但大泫国最尊贵的皇上和皇后这般频繁的出入苍国阵营,终究是危险系数太大。

“可我还是觉得,太危险了!”谢若瞳还是不放心。

“放心吧,苍国那边有我的合作人,我信他。”安泞安慰着谢若瞳。

谢若瞳抿唇。

终究是觉得,安泞太冒险了。

这是把自己往狼嘴里面送。

“好了,别担心了。”安泞也不再多说。

既定的事情,说再多也不会有改变。

她直接转移了话题,“你怎么来了?不是传回了战报回朝的吗?战争基本就结束了,你不在家好好带女儿,跑来这里做什么?宋砚青没意见?!”

“他有意见,又能怎么样?他也打不过我。”谢若瞳说得直白。

安泞一笑。

觉得谢若瞳说得也有道理。

“女儿的话,有宋砚青在,还有奶娘在,甚至宋砚青的母亲……”谢若瞳顿了顿。

“和明玉芳冰释前嫌了?”安泞问。

“算了,不想计较了。”谢若瞳点头,也不隐瞒什么,“她毕竟是宋砚青的母亲,我不想为难了宋砚青。”

“挺好的。”安泞笑着,“有时候放下便是海阔天空。”

“嗯。”

安泞打了个哈欠,实在是有些疲倦。

“娘娘,要不你真的去睡一会儿。”谢若瞳看着安泞满脸的疲惫,劝说道,“反正你给高梓烨说的修养几日,也不差这一会儿,你睡醒了再去苍国,否则去了苍国,估摸着也不敢安心入睡。”

安泞摇头拒绝了。

她不想萧谨行在苍国太久。

不管如何,大泫更安全。

能够这么歇息一会儿,就是她的忍耐极限了。

“我去换身衣服。”安泞深呼吸一口气。

得去换上大泫的信使军服。

“我送你去。”谢若瞳斩钉截铁。

不管如何,她要安全的送她离开。

然后安全的等她回来。

“好。”

……

苍国军营。

袁凯坐在自己营帐的椅子上,听着身边的亲卫禀报道,“启禀将军,在军师身边的,确实是大泫皇帝。”

“狗日的!”袁凯突然怒吼了一声。

要不是昨日他碰巧遇到了信使,看他满脸疑惑还有些鬼鬼祟祟的样子,对信使进行了逼问知道了一切,否则他还真的什么都被杜江鸿这只老狐狸都蒙在了鼓里!

“现在怎么办?”亲卫问道。

袁凯从椅子上站起来,也有些拿不定主意。

平时军中有任何大事儿,都是杜江鸿在提意见,他一介武将,哪能想了这么多?!

他眼眸陡然一紧,“你把余柯给我叫来。”

“是。”

亲卫匆忙离开。

不出一会儿,余柯走进营帐内,“参见将军。”

余柯是袁凯的指挥官,这次因为是太子殿下亲临出兵,所以带了杜江鸿这个朝中大臣跟着一起来当了军师,很多事情便也都是杜江鸿和太子在做商议和决定,余柯的作用就不大了。

此刻他没办法再问杜江鸿,也就只能问问他自己的参谋官。

“本将军现在很多事情想不明白,你给本将军捋一捋。”袁凯直截了当。

也是实在不明白,大泫皇帝为何会只身来了苍国军营。

怎么都觉得不可思议!

但经过调查又确定那确实是大泫皇帝萧谨行。

一想到昨天当着他的面骂了他狗皇帝……

他娘的,要是他落在了狗皇帝的手上,不被他砍得稀巴烂?!

越想袁凯越暴躁。

他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把他知道的信息给了余柯。

余柯思索片刻,遂回答道,“属下其实一直觉得,殿下带兵去大泫阵地引诱大泫皇帝,并不是一个可行之举,但军师却执意让殿下以身冒险,属下当时就觉得,军师可能另有阴谋。”

“什么意思?”

“军师一直想要休战投降,但殿下却坚持一定要和大泫打到底。军师就只能用计,让大泫皇帝活捉了殿下,一旦殿下被捉,我们苍国便不战而败,也就达到了军师的目的。”

“他娘的,杜江鸿果然是阴险得很,连殿下都敢算计。”袁凯怒骂。

“属下还觉得,军师肯定和大泫的人有勾结。”余柯肯定道,“否则大泫皇帝不可能来了我方军营。”

“杜江鸿这个卖国贼!”袁凯气得都恨不得要去杀了杜江鸿解恨。

“可是属下还是没有想明白,大泫皇帝为何会亲自来了我方军营?再怎么样,他也不可能这般冒险?”余柯也没想明白。

怎么都觉得不可思议。

袁凯自然更想不明白。

他不经大脑的随口说道,“难不成,杜江鸿和大泫那狗皇帝是想要来个里应外合,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哪怕是里应外合,也不用大泫皇帝亲自来了这里!”余柯摇头,是觉得逻辑说不通。

袁凯也有些暴躁了。

他咬牙,突然下了决定,“想不明白,老子不想了!”

余柯看着将军。

“老子直接把杜江鸿和大泫狗皇帝抓起来,严刑拷问就行了。”

“将军。”余柯激动,明显是觉得不妥,“冒犯了军师就算了,毕竟军师的身份还不至于能对将军做什么,但真的冒犯了大泫皇帝,万一影响了这次的和谈,将军可就是罪大恶极了!”

------题外话------

二更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