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冯希芸承认下毒(一更)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冯希芸惨烈的模样让营帐内的军医无不胆战心惊。

真的从未见过皇后娘娘这般,残忍血腥过。

果然是,伴“君”如伴虎。

看似温和的娘娘,也真的惹不得!

而冯希芸的惨状,娘娘却没有看一眼,所有注意力似乎也都全部放在了,治疗高梓烨的身上。

娘娘治疗的手段,军医也是看不明白。

甚至,闻所未闻。

只能在旁边,哆哆嗦嗦的,打着皇后的下手。

此时袁文康从外面匆忙的走了进来,将和高梓烨一样血腥的士兵带了进来。

安泞开始进行血液透析。

因为是精细活,还要时刻观察着高梓烨的生命气息,也就没空搭理冯希芸。

冯希芸被人桎梏着,流血不止。

整个人仿若要被痛晕了过去。

却又,迟迟没有晕倒。

只能崩溃的承受着,身体的疼痛。

安泞用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给高梓烨做了血液透析。

因为古代设施有限,根本没办法做到全透析,部分透析的结果就是,毒物不能在体内完全被清除。

但好在,如此的操作下,可以让高梓烨有了更长的活命时间。

至少现已过了午时,高梓烨也就还有脉搏。

安泞也没敢喘气,让军医把她之前吩咐的汤药拿了过来,喂给了高梓烨服用。

弄完了所有,确定高梓烨现在虽然虚弱,且依旧昏迷不醒,但生命气息基本稳定,只要不出意外,醒来就是早晚的事情。

安泞才稍微舒了口气,起了身。

此刻冯希芸在旁边已奄奄一息。

贡静宜也已经把从冯希芸营帐中搜索出来的全部药品药材都拿到了营帐内,一一的放在了面前的方桌上。

安泞看了一眼。

没直接过去,而是走向了冯希芸。

冯希芸感觉到有人靠近。

原本稍微冷静的情绪,此刻陡然一下激动起来。

她抬眸看着来人。

看着面无表情的安泞时,本就惨白的小脸,此刻白得几乎没有了任何血色。

她惊恐的眼神一直看着安泞,看着她仿若如阎王一般,会随时要了她的命。

“娘娘,你这么对我,要是皇上知道了……”冯希芸虚弱的声音,还想要反抗。

安泞冷笑着。

笑容恐怖如斯。

冯希芸真的被安泞的模样吓到了。

苍国太子中毒生死不明的时候,冯希芸看到的皇上最多的是慌乱,是对一切突然没有了全局把控的紧张,仿若遇到了天大的事情一般,让他失去了理智。但安泞此刻给她的感觉,赤果果的全部都是,杀戮。

对她的,杀意,毫不掩饰。

这个女人是不是要趁着皇上不在的时候,将她杀了!

不。

她还没有达成自己的目的,她不能死。

要死,也要和安泞同归于尽!

“冯希芸,本宫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把解药拿出来!”安泞阴冷的口气,仿若漠北的天气一般,寒风刺骨!

冯希芸惊吓着,身体也在不自觉地颤抖。

她看得出来,安泞现在对她就是极限了。

如果她不拿出来,她一定会死在这个女人手上。

可她拿出来,也是一样的死。

安泞甚至还有个合情合理的理由。

然而现在安泞如果要杀她,就是在滥杀无辜,安泞终究会落入口舌。

想到这里。

冯希芸毫不犹豫地说道,“娘娘,微臣确实没有解药,如娘娘因为救治不了苍国太子而把罪名落在微臣的身上,微臣甘愿为娘娘拦下一切。”

到最后这一刻,她也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安泞对她做的一切不过就是在泄愤而已。

而安泞作为堂堂皇后这般残暴不仁,一定会失了民心。

她哪怕死,也一定不会让安泞好过!

安泞冷冷冰冰的看着冯希芸。

看着这女人,真的死到临头还这么,恶毒。

算了。

在她身上,真的不过就是在浪费时辰。

萧谨行当机立断直接来换她回来,确实是目前最好的抉择!

安泞眼眸一转,对着谢若瞳说道,“给本宫,刮花了她的脸!”

“是。”谢若瞳领命。

毫不犹豫,直接上前拿起染满了冯希芸血液的匕首,靠近了冯希芸的脸上。

冯希芸惊吓得瞳孔放大,连声尖叫。

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谢若瞳那把匕首,往她脸上划了下去。

“啊……”

冯希芸叫得惨烈。

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锋利的匕首在她脸上飞舞。

疼痛和满脸的血腥,让她面目变得狰狞吓人。

整个营帐内,全部都是冯希芸撕心裂肺的叫声,惨烈到其他人,都止不住的颤抖。

“你杀了我,皇后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冯希芸痛到了极致,身体也似乎到了最后难以承受的地步,她冲着安泞疯狂大叫。

是她低估了安泞这个女人。

她一直觉得安泞做不到这个地步。

不管是在皇宫还是在菖门县,还是在军营。

安泞这女人就没有这么残暴过。

她从没想过,安泞会这般残忍不堪。

此刻她全身的痛,还有她毁容的面貌,让她恨不得马上去死。

她真的觉得,活着比死了痛苦一百倍。

安泞淡漠的听着冯希芸的尖叫声。

她此刻已经漫不经心的来到了方桌前,开始一点点检查冯希芸的药物。

“杀了她。”安泞不急不缓的口吻,从她口中,说得冷淡。

来这本书这么久。

本着人文主义,人命关天的原则,从未杀过任何一个人。

冯希芸是第一人。

她甚至第一次庆幸,在古代这种地方,杀人不犯法!

冯希芸确实该死!

罪不容诛!

冯希芸听到安泞这么轻描淡写的三个字。

直接僵硬在了原地。

生不如死,和真的要面临死亡的感觉还是完全不同的。

安泞一旦发话。

谢若瞳一定是刻不容缓的就要杀了她。

但她事实上,根本不想死。

死了,她所有的一切全都没有了。

她还没有报复到皇上和安泞!

她还没有亲眼看到他们的惨烈,她不想死。

冯希芸充斥着血液的眼眸,看着谢若瞳手上那把匕首,对准了她心脏的位置。

只要一刀下去。

“皇后,你杀了我,你永远都拿不到解药了!”冯希芸突然崩溃大叫道。

安泞眼眸微动。

她抬眸给了谢若瞳一个眼神。

谢若瞳心领神会的放下了匕首。

心里也稍微,有些情绪波动。

对谢若瞳而言,无条件执行安泞的命令,她不会有任何犹豫。

但不得不说,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杀了冯希芸,对安泞而言,这叫皇后滥杀无辜,无以服众。

虽然安泞身份尊贵,也没有人敢对她做什么,但贵为皇后,口碑名声自然比平常人更为重要,不能染上了半点污渍。

现在冯希芸终于承认了她给苍国太子下了毒。

安泞此刻就算是把冯希芸五马分尸,也不会落人话柄,反而是人心所向。

“承认了?”安泞不缓不急的口吻看着冯希芸,“承认你给高梓烨下毒了?”

冯希芸很清楚。

她现在不承认,安泞就会杀了她。

哪怕杀了她安泞会遭受诽议,但以她对安泞这个女人的了解,她根本就不在乎所谓的名誉。

她必定会死。

而她如果承认了。

现在苍国太子还昏睡不醒,安泞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找到解药,自然就会留下了她。

她现在已想不到那么多。

唯一就是,不想死。

不想就这么,白白的死在了安泞的手上!

“对,是我下的毒!”冯希芸大声怒吼道。

突然的承认。

让整个营帐内的人都惊讶了。

万万没有想到,苍国太子是冯希芸下的毒。

哪怕是袁文康也没有猜到和冯希芸有关。

尽管皇上离开时让他多注意冯希芸,不要让她做了小动作!

他不觉得冯希芸一个小小的太医胆子有这么大。

苍国太子的生死,可是关系到,两个国家。

冯希芸真的是不要命了吗?!

“你疯了吗?!”安泞终究还是爆发了她的怒气。

如果不是冯希芸。

今日,现在,她就已经顺利的回到了大泫阵地和萧谨行团聚了,苍国和大泫的战役,也就彻底的告一段落!

但现在因为冯希芸。

萧谨行还在苍国。

谁都不知道,到底会不会有不定的因素发生!

时日拖得越久,越容易出事儿!

“我没疯!”冯希芸狠狠地说道,脸上因为都是血,显得恐怖而狰狞,“我只是在报复,报复你和皇上!”

安泞握紧拳头。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让她这么想要她死!

哪怕是白墨婉,也从未有过这般如此强烈的冲动。

“我用命救下了了皇上,凭什么他对我这般冷漠,我用真心对他,凭什么她把我当成诱饵!”冯希芸说得咬牙切齿,“我为皇上做了这么多,他凭什么不爱我,他凭什么,眼里只有你!所以我要报复,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我要让你们知道,惹到我的下场!”

安泞冷冰冰的看着冯希芸。

果然这女人,是真的疯了!

“你以为这段时日我不知道你去了哪里吗?!”冯希芸阴冷的说道。

脸上止不住的得意。

“你被苍国抓去当人质了是吧?!”

安泞眼眸一紧。

冯希芸的聪明,全部都用在了,歪路上!

“大泫和苍国两国交战之所以可以和谈,就是因为你在苍国做了手脚是吗?!甚至苍国太子杀入大泫阵地,也是你的计谋!毕竟只有苍国太子投降认输,才能够真的平息了两国之战,你就以自己做人质和苍国太子做交换!”冯希芸看着安泞的模样,阴险的一笑,“我说的都对是不是?!”

安泞没做回应。

眼底都是,杀意。

“皇后,我是真的不得不佩服你的绝顶聪慧,你到底有什么能力能够在短短时日就说服了苍国的人和你合作?!如不是我从中阻扰,你的计谋就达成了!”冯希芸满脸得意,“你应该也没有想到,我也不笨,能够猜到你的所有吧?!”

“本宫确实没想到,你会成为了本宫的绊脚石!要知道,本宫之前,绝对不会对你手下留情!”安泞的话说得残忍不堪。

冯希芸却似乎不怕了。

认定了,安泞此刻不敢杀了她了。

杀了她,安泞就别想拿到解药了。

“不过冯希芸,你也不值得骄傲。”安泞冷讽。

冯希芸眼眸恶毒的看着安泞。

“你的聪慧才智并没有给你带来任何好处,反而是把你自己逼上了绝路!”安泞冷冰的声音,气势逼人,“本宫早就提醒过你,别走了歪路!”

“你难不成还敢杀了我?!”冯希芸眼底散发着极大的怒气,“我刚刚一直没有想明白皇上为何不在。现在这一刻我明白了,皇上为了让你从苍国回来,自己去做了苍国的人质是吗?!皇上对你果然是,感、情、深、厚!”

冯希芸说得咬牙切齿。

安泞眼眸紧了又紧。

“而皇上现在在苍国,你杀了我拿不到解药,你就是间接杀了皇上。”冯希芸得意忘形,“皇后,你害死皇上可是灭顶之罪!我没有好下场,你以为你能有好日子过?!”

说完。

冯希芸居然,狂妄的笑出了声!

------题外话------

今天是因为宅角膜炎发了,一直睁不开眼所以没办法码字,然后才晚更了些。

不是一个小可爱说“作者生气了不更新了”!

作者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你们就算把我气死了,我的灵魂也会爬起来把每天的更新写完的。

好啦。

二更见。

么么哒。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