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疯狂折磨冯希芸(二更)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营帐内因为突然出现的急促身影,而瞬间变得安静不已。

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都转头看过去。

看到安泞那一刻,所有人都满脸惊讶,下一刻又瞬间仿若真的看到了希望。

事实上所有人也都不清楚,为何苍国太子突发疾病,作为医术最高明的皇后居然没有来医治?而且也好似好久没有见到了皇后娘娘,不知道到底去了哪里?!

与其所有人都在等着奇迹的发生,倒不如说,所有人都在等着皇后。

看着皇后突然出现,有军医都激动得,眼眶红润了。

唯有。

冯希芸整个人像傻了一般。

她完全不相信自己看到的,完全不相信,安泞居然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这里。

不可能!

她不是应该在苍国军营当人质吗?!

她怎么可能这么平安的回来!

是她之前的揣测错了吗?!

皇上并不是因为安泞在苍国手上,才会因为苍国太子的病重而慌乱?!

可如果安泞没有在苍国手上,为何迟迟不来给苍国太子治病,非要等到现在?!

冯希芸思绪有些乱。

这和她想的完全不同。

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她要的结果是,安泞死在苍国的手上,萧谨行悔恨终生!

不。

冯希芸隐忍着身体都在发抖。

内心极大的崩溃让她差点就要爆发了出来,却又在疯狂的隐忍。

不能慌。

她告诉自己,现在还不能慌。

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结果,她绝不罢休!

冯希芸垂下眼眸,在克制自己的情绪。

此刻安泞也根本没有任何空隙去注意其他人,她迅速走到高梓烨的身边,拿起他的手腕,迅速把脉。

所有人都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就怕吵到了皇后治病。

安泞一把着高梓烨的脉,脸色明显就变了。

高梓烨脉搏虚弱到了极致,随时都可能没了气息。

她脸色阴沉,一边把脉一边问道,“都给他吃了些什么?”

军医连忙把他们的用药禀报给安泞。

安泞抿唇。

要不是军医一直用药物吊着高梓烨的命,此刻怕是早就归西了。

安泞放下高梓烨的手腕,起身去看了看他的眼睛,以及口腔。

看着口腔中还残留着的白色泡沫,又迅速弯下身用刀子割破了高梓烨的手指,用力的挤出几滴血出来。

安泞闻了一下。

基本确定是被下了毒。

虽和食物中毒有几分相似,但身体症状和血液气味,明显不同。

“留下张军医,吴军医还有魏军医,以及冯希芸。”安泞吩咐道,“其他人先出去。”

“是。”

“速让人把我留在伤兵营的医药箱送过来。”

“是。”

袁文康领命。

他看到皇后突然出现那一刻,还是惊讶不已。

但一想到皇上给他说过的话,让他听从皇后安排,便想到了,皇上定然是以自己去换了皇后回来。

虽然让皇后回来医治高梓烨是最好的方式。

但万一皇后没能治好高梓烨……

对皇上而言。

不管救不救得了高梓烨,他都会这样选择。

救得了。

皇上和皇后一起活着。

救不了。

皇后能够活着。

袁文康听从命令把其他多余的人都叫了出来。

自然。

谢若瞳一直陪在安泞身边。

袁文康清理完了所有人之后,也回到了军营内。

安泞此刻已经在给高梓烨放血了。

她一边半点没耽搁的处理着手上的事情,一边吩咐道,“医药箱送来之后,第二格子第三个位置,里面有四个器具,拿出来后,分别倒出来一些,然后把高梓烨的血倒入其中,看溶血反应,完全溶血的做好血型标注。与此同时,组织将士放血,按照刚刚我说的做溶血反应,标注清楚各个将士的血型,随时等待输血。”

袁文康连忙暗自背了下来。

谢若瞳因为陪在安泞身边经历过很多,大体上是知道安泞这样做的目的。

也默默的记下安泞的吩咐。

没一会儿。

医药箱被侍卫紧急送来。

袁文康和谢若瞳一起按照安泞的吩咐,谢若瞳给高梓烨验血,袁文康此刻已经出去,召集其他将士验血。

“张军医,你现在按照我的药方,迅速去熬制一碗汤药来给高梓烨服用。”安泞又做着其他安排。

“是。”

张军医连忙起身去砚台边上按照皇后的药方进行书写。

冯希芸在旁边听着。

越听,心口越紧。

虽然和她的解药还是不同,但安泞的药方子,至少有五种药物用法用量是一样的,和刚刚那些根本摸不到边的军医药方天壤之别!

这样下去,哪怕高梓烨一时半会儿也不会痊愈,但至少不会这么快就死了。

而以安泞的医术,只要多给她一点时日,假以它日,定然一定会研究出来解药!

冯希芸心里明显又慌乱了。

高梓烨要是不死,她还怎么杀得了安泞。

不管现在安泞是不是平安回来了。

看着安泞此刻的急切,也知道高梓烨对她的重要性……

那一瞬。

冯希芸心口猛地一颤。

被安泞突如其来的眼神吓得,灵魂出窍!

她回视着安泞的视线,此刻因为身体的伤势以及一天一夜的没有入睡,不用伪装也是虚弱到了极致。

“有解药吗?”安泞直截了当地问道。

根本不需要问前因后果,也不需要做任何调查。

冯希芸心口一紧。

她不自觉地咬紧了唇瓣,一脸无辜的样子看着安泞,“娘娘,微臣和所有军医一起已医治了一天一夜,实在没有找到病因也没有研究出来解药……”

“收起你这幅楚楚可怜无助弱小的样子,对男人有用,本宫没有半点没用!”安泞抬高的声音,带着威严和霸气。

那一刻别说几个军医被吓了一跳。

平时看着娘娘,虽然身份尊贵,但都是温和仁厚,从未见她这般厉声过。

连谢若瞳那一刻也都有些,诧异。

转头看向了安泞。

谢若瞳对冯希芸的印象大多还停留在上次去边关的时候,那个时候冯希芸不顾自己救下了皇上,后来对她的接触也就不多,在皇宫时偶尔见面一次两次,彼此也都是客客气气,倒也不知道到底都发生了什么,让安泞对冯希芸发这么大的火。

当然。

她肯定是无条件站在安泞这边。

如果安泞对冯希芸有意见,自然就是冯希芸的原因。

冯希芸此刻俨然也被安泞的戾气惊吓到。

安泞现在是半点颜面都不会给她留下了。

“本宫再问你一次,有解药吗?!”安泞冷冷冰冰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冯希芸有些惊恐的看着安泞,暗自咬牙,虚弱地回答道,“娘娘,微臣医术有限,为能够研制出解药,请娘娘受罚。”

安泞眼眸一紧。

其实她早想到。

在看到冯希芸这一刻就其实想到了,萧谨行不可能不会怀疑是冯希芸所为,而他怀疑却最后还是选择以自己交换她,就是知道冯希芸不会承认更不可能拿出解药,然而现在萧谨行还留着冯希芸……她不知道是因为事情太过紧急,他没忙过来去处置冯希芸,还是说觉得或许留着冯希芸还能有那么一丝希望,总之,看着冯希芸好好的在营帐内,她其实就清楚,想要从冯希芸身上得到点什么,太难。

不过就是,她和萧谨行一样,既然冯希芸是罪魁祸首,那么在事情没有得以解决之前,不能杀了她,必定,万一还有希望。

她脸色一沉,直接吩咐道,“若瞳,派人去冯希芸的营帐搜所有的药物,把搜到的全部拿过来,速度!”

“是。”谢若瞳领命。

那一刻恍若也猜到了点什么。

她转头不由得看了一眼冯希芸。

看着冯希芸还是虚弱无力的模样,毫无杀伤力。

这个女人,终究为自己选择了一条,不归路吗?!

谢若瞳让贡静宜亲自带人去冯希芸的营帐进行搜索。

她回到营帐,继续陪在了安泞的身边,以防有任何她需要吩咐的事情,她可以立刻去办。

冯希芸跪在营帐内,面不改色。

内心其实已经慌乱到了极致。

她在想自己到底有没有留下什么在营帐内。

她应该是把毒药都带走了的。

不可能还存在遗留。

本来也不多。

当时想的不过就是防身,以防万一而已。

应该搜不出来。

而且即便搜了出来,她也不用担心。

反正,她不说,没人知道那是毒药。

冯希芸不停的在安慰着自己,绝不能被安泞这女人的气场给吓到了。

她暗自调整自己的情绪。

就听到安泞突然对谢若瞳又开口道,“当初你如何杀死谢芮霖的你还记得吗?”

谢若瞳眼眸微动,随即回答道,“自然。”

安泞一个眼神,看了一眼冯希芸。

冯希芸心跳加速。

总觉得安泞这女人此刻,恐怖得很。

还未在惊吓中缓过神,冯希芸就突然看到谢若瞳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冷冰的脸上,仿若带着嗜血的味道。

谢若瞳要做什么?!

谢若瞳这女人在安泞的指使下,要对她做什么?!

冯希芸满脸惊恐之色。

她警惕的看着谢若瞳。

谢若瞳厉声道,“来人!”

门外走进来谢若瞳的两名贴身侍卫。

“把冯希芸给我拿下!”

“是,将军!”侍卫领命。

冯希芸被惊吓到了,身体连忙往后退,“你们要做什么,你们要做什么?!凭什么要拿下我,我又没有做错什么……刚刚皇上说过了,苍国太子死了我们才会陪葬,现在苍国太子都还没死,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崩溃的尖叫声,毫无作用。

冯希芸被两名侍卫狠狠地桎梏住,动弹不得。

谢若瞳走到冯希芸面前。

冯希芸看着谢若瞳手上拿着的那把匕首,锋利的匕首,靠近了她的身体。

“你,你要做什么……你要是滥用私刑,皇上知道了……啊!”冯希芸话未说完,崩溃大叫。

谢若瞳的匕首,直接插入了冯希芸的大腿处。

锥心刺骨的痛,让冯希芸整个人差点痛死了过去。

眼泪也不停的往下掉。

痛得她整张脸都扭曲了。

她不停的尖叫。

营帐内的其他军医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不知道皇后是不是拿冯希芸开刀?!

毕竟他们确实没有找出救下苍国太子的办法。

“本宫再问你一句。”安泞冷冷的看着冯希芸,“解药呢?!”

“微臣,微臣……没有解药……”

安泞眼眸一紧。

谢若瞳心领神会。

她猛的一下将匕首从她大腿处抽了出来,一抽出来,鲜血四溅,好不血腥!

下一刻。

谢若瞳的匕首又猛地插入了冯希芸大腿,甚至是来回抽查了好几次,又快又狠!

血从冯希芸的身上流了满地。

冯希芸整个人,惨烈到了极致!

------题外话------

明天见咯!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