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大事故发生(一更)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冯希芸从伤兵营回到了自己的营帐。

自从被萧谨行当作诱饵惨遭死亡后,所有人对她就是不闻不问。

心有不甘。

毕竟曾经,她可是皇上身边最红的大红人,哪怕作为军医并无任何实权,但所有人见到她也都是毕恭毕敬,哪像现在被如此冷漠对待。

好在,冯希芸是个聪明人。

她很清楚,现在越没有人在意她,她想要做成的事情,就会越发的容易。

冯希芸在营帐内把她隐藏的药物找了出来。

作为太医,自然什么药都会带在身上。

本也没想过要用,但现在,她无所顾忌。

她把药藏在了自己的衣服里。

然后走出了营帐,又往扣押苍国太子高梓烨的营帐走去。

营帐周围驻守了很多人。

还是袁文康亲自把手,她想要进去根本不可能。

而且现在皇上对她肯定有防备。

她一出现,袁文康就会觉得她图谋不轨。

她不能靠近。

冯希芸转身离开。

心里其实也在琢磨一些事情。

安泞去了哪里?!

没看到她在后勤营地。

莫非是跟在了萧谨行的身边?!

应该不可能。

以安泞的性格,她绝对不可能放下这么多伤残不顾,回到萧谨行的身边。

而且高梓烨突然侵入大泫阵地也觉得蹊跷,高梓烨为何要以身冒险,中间到底隐藏了什么?!

冯希芸一边在阵地内看似漫不经心的走着,又一边在想着些事情。

如此踱步了好一会儿。

冯希芸眼眸一紧。

看到了一个士兵提着食盒而来。

心里,略有些激动。

她当然不可能因为自己不能靠近高梓烨,就选择了放弃,她一定要让皇上对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冯希芸暗自深呼吸一口气。

然后冲着士兵,直接扑了上去。

像是,崴脚然后故意倒在了他的怀里。

士兵被突然出来的人惊吓了一瞬。

冯希芸软绵绵的身子,在士兵身上,磨蹭着。

身上的香味,让许久没有碰过女人的士兵,有了那么一丝的激动。

“对对不起……”冯希芸娇嗔的道歉。

士兵看着是女子,还是一个长相貌美的女子。

本有了的火气,瞬间就咽了下去。

“走路小心点。”士兵叮嘱,口气却一点没有责备。

“是、是。”冯希芸羞涩的说道。

身子一直靠在士兵的怀里。

“快起来。”士兵虽然享受这种投怀送抱的滋味,但他现在要务在身,还要去给苍国太子送膳食,不能耽搁了时辰。

“是。”冯希芸乖乖点头。

她从士兵身上离开。

然后含情脉脉的看着士兵。

士兵深呼吸一口气,再大的诱惑,还是正事儿要紧。

他提着食盒就要离开。

那一瞬。

“啊!”冯希芸在他旁边,突然摔倒在了地上。

士兵转头看了她一眼。

冯希芸痛得小脸惨白,“脚好痛……”

士兵看着她娇小无助的样子,内心涌现出保护的欲望。

“麻烦,麻烦你扶我一下可以吗?”冯希芸可怜巴巴的叫着他。

士兵终究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特别是对女人,哪里经得住这般的诱惑。

他连忙放下了食盒,就去搀扶冯希芸。

冯希芸暗自邪恶一笑。

“能不能帮我看看我的脚踝是不是扭伤了,好痛……”冯希芸越发的,柔弱可怜了。

士兵此刻就像是中了魔一般,冯希芸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他连忙帮她抚摸着脚踝。

从来没有这般摸过女子的脚,士兵显然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情绪了。

他告诉自己,就一会儿,一会儿马上就去送膳食。

冯希芸看着士兵此刻眼里的贪婪,趁着他不注意,她不动声色的拿出了衣服中的药物,放进了食盒之中。

得逞。

冯希芸暗自松了口气。

她连忙把自己的小脚收了回来。

士兵明显,有些不愿。

女人的触感果然和男人,完全不同。

士兵眼底都染上了难以控制的欲望……

“谢谢你,我已经没事儿了。”冯希芸娇柔的说道,“我不耽搁你做事情了,你赶紧去吧。”

士兵此刻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送膳食。

他看着冯希芸这般柔情似水的模样,咬牙还是从冯希芸身边离开。

“不知姑娘是哪里的,我办完正事能否来找姑娘……”士兵鼓起勇气说道。

冯希芸微笑。

她说,“我是谢若瞳将军的部下,现在在贡静宜副将之下。”

当初贡静宜用尽力气打她那二十巴掌,她可没有忘记。

冯希芸冷笑着。

又催促道,“你还是赶紧去做正事儿吧,我也要回我的军营了。”

“好。”士兵一口答应,“姑娘后会有期。”

“嗯。”

士兵连忙提着食盒就匆忙离开。

想的是早些把膳食送了,趁着这段时日休战,军中传言说,苍国已经投降,就待降书了,应该也不会再打仗了,如果那姑娘对他有意,他就带她回老家成亲。

士兵掩饰着内心的喜悦,走向了高梓烨的营帐。

冯希芸看着士兵的身影,嘴角恶毒一笑,然后回到了伤兵营。

本来身上的伤口几乎已康复,此刻却又偷偷将伤口弄伤了一些。

到时候皇上就算是追查起来。

也查不到她的头上。

……

高梓烨的营帐处。

士兵将膳食送去。

门口的守卫嘀咕了一句,“今日怎么晚了些?”

士兵惊颤着连忙回答道,“伙房今日稍微慢了些,一弄好,小的就送出来了。”

“下次提醒一下伙房,不能耽搁了时辰。苍国太子是贵客,皇上特别交代一定要好好对待,不得有失。”

“是。”

“送进去吧。”

“是。”

士兵把膳食送了进去。

高梓烨在营帐也是待得有些无聊。

但算着时日,应该就是这两天苍国那边就应该传来消息了。

毕竟他在大泫阵地被挟持,苍国境内任何人都不敢在这件事情上有任何耽搁。

“太子殿下,请用膳。”士兵把膳食全部都摆放好了之后,恭敬无比。

高梓烨点头。

不得不说,这大泫国的伙食还是可以的。

这几日他也就吃这点乐趣了。

……

苍国军营。

杜江鸿快马加鞭回来。

他拿着降书,先去见了安泞。

安泞看着杜江鸿也有些激动。

一切,都按照他们的计划在顺利进行。

杜江鸿说道,“我马上差人去给大泫传信,明日我便会拿着降书去主动投诚。你就跟在我身边,到时候太子殿下跟随我们离开后,你就留在大泫阵地内。”

“好。”安泞点头。

“明日一别,不知何时还可能再见。总之,如皇后有任何需要在下的地方,在下一定,义不容辞。”杜江鸿在此表明诚意。

“好。”安泞也不推脱。

“那大泫皇后你稍作休息和准备,我便去处理明日去投降求和的事情。”杜江鸿急切道。

“有劳先生。”

杜江鸿行礼,迅速离开。

……

大泫营地。

袁文康迅速赶到皇上的营帐,脸色都是铁青的。

他冲进皇上营帐内,直接跪在了地上。

萧谨行此刻正在书写笔墨。

不知是不是受到安泞的感染。

思念一个人的时候,便是,一遍遍写对方的名字。

就如在皇宫安泞离开那半年一样。

他便写下了不知道多少,安泞的名字。

此刻他刚落笔,就看到袁文康神色紧张的跪在了地上。

萧谨行手指一抖。

宣纸上的笔墨,变得扭曲。

他紧抿唇瓣。

没有表露自己的情绪。

不得不说,此刻但凡一丝风吹草动,都能够让他,难以淡定。

“皇上,属下该死!”袁文康直接叩拜在地上,“苍国太子突然昏睡不醒,口吐白沫!”

萧谨行紧握着墨笔的手,更紧了。

他根本没有停留,放下笔墨,迅速冲出了营帐。

袁文康知道高梓烨的生死对大泫而言有多重要。

但还是从来没有见过皇上这般紧张过。

甚至是慌乱。

袁文康还知道高梓烨的生死不只是关乎着两国能否休战,更关系到皇后的安危……

袁文康那一刻真的想要,以死谢罪。

未能好好看守好苍国太子,不管原因为何,也都是他的责任!

他迅速跟上皇上的脚步,走进了高梓烨的营帐。

高梓烨躺在床榻上,身体抽搐,口吐白沫,看上去难受不已。

萧谨行立马过去,直接掰开了高梓烨的嘴,“把他嘴给朕撑住,不能让他咬到了舌头。”

“是。”一个亲卫连忙上前,帮皇上掰着高梓烨的嘴。

高梓烨依旧不停抽搐。

眼皮也不受控制的,一直在翻着白眼。

萧谨行大声下令,“把军中最好的军医全部都叫来,快!”

“是。”

“等等!”一个亲卫正准备离开那一刻,萧谨行又叫住他,“如果冯希芸没死,把冯希芸带来!”

“是。”

亲卫连忙离开。

与此同时。

“皇上!”门外传来传报声。

萧谨行脸色难看到极致。

此刻拳头紧握,压抑得身体都在发抖。

“皇上,苍国信使求见。”

萧谨行抿唇。

袁文康看着皇上的模样,不敢开口。

萧谨行拳头紧握的手指关节,都已发白。

他不停地压抑着内心巨大的情绪。

离开营帐前说道,“袁文康,不管怎么样,高梓烨不能死!你看着所有的军医,让他们务必救下高梓烨,救不活,全部拿人头来见朕!”

“属下遵命。”

萧谨行大步离开。

他带着亲卫,回到自己的营帐。

信使已在营帐外等候,看到萧谨行,连忙行礼。

“陛下,军师特意让我来给陛下送信件,请陛下过目。”信使连忙拿出信件。

萧谨行接过。

看着里面的白字黑字。

信使直言道,“军师说,明日他会亲自来给陛下呈上降书,还请陛下明日在我国投诚之后,放我国太子殿下离开。军师还说,明日他给陛下准备了朝贡之礼,希望陛下能够笑纳。”

所谓的朝贡之礼,定然就是安泞。

而杜江鸿的意思也表达得很明白。

他要见到高梓烨平安无事。

萧谨行握紧拳头,隐忍。

信使传完了信就离开了。

萧谨行也没有停留一刻,直接走向了高梓烨的营帐。

此刻营帐内已有好些军医。

包括冯希芸。

冯希芸脸色惨白,身上的伤似乎还没有好,整个人看上去,奄奄一息,毫无生气。

“他怎么样?”萧谨行直截了当的问道。

一个老军医跪在地上,回答道,“回禀皇上,苍国太子的情况,看上去像是,被投毒了。”

萧谨行脸色大变。

“但也有可能是是,食物中毒……”老军医被萧谨行的气场吓到。

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战战兢兢。

“食物中毒,还是故意投毒?分不清吗?”萧谨行怒吼。

“臣,臣惶恐……”

“有救吗?!”萧谨行问。

“因为不知道苍国太子到底是因什么毒物引起,便不能保证能否彻底解毒,臣只能……”军医回答得模凌两可。

“救不活他,你们全部都跟着陪葬!”

------题外话------

二更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