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安泞心口微动。

没想到,效率这么高。

安泞也没有脱衣而眠,直接就从床榻上下来,走向了门口。

门外寒风凛冽。

杜江鸿走进了营帐内,身上还有落雪。

“信件。”杜江鸿把信件给了安泞。

安泞打开。

手指,微有颤抖。

信件上是萧谨行亲笔书写,她一眼便识。

而此刻看着他熟悉的文字,眼眶陡然还是红了一片。

信件上就写了两个字,“允诺。”

严谨的两个字,给予了明确回复,又半点没有透露他的情感。

萧谨行也怕,在如此形势下,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

安泞此刻却可以想象,萧谨行在写下这两个字时,隐忍的情绪。

她轻抿着唇瓣,也在默默的调整情绪。

随后,安泞把那张信纸放在蜡烛前,烧毁。

自然不能留下任何证据。

她烧毁后对着杜江鸿说道,“那就按照计划行事。”

“好。”

“给我换一身衣服。”安泞直言。

“娘娘的意思是?”

“我换成你们苍国将士的衣服,跟在你身边,苍国境内并没有任何人见过我,容易蒙混过关。而我在军师身边,一来不会太引人怀疑身份,二来可以和军师随时商议,三来军师也不用担心我会趁机逃走。”

杜江鸿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安泞。

是觉得大泫皇后确实,不同凡人。

“好。”

“天一亮我们就直接去前线找贵国太子,然后按照计划,引他入圈。”

杜江鸿点头。

安泞换了一身苍国士兵的军服,跟在了杜江鸿的身边。

这两日,极冷。

哪怕没有飘雪,也依旧寒风瑟瑟。

安泞骑在马背上冻得身体都在发抖。

不由得,还是拿出随手放在身上的一个暖宝宝使用。

杜江鸿骑着马在安泞旁边,看着安泞手上的东西,遂问道,“是护身符?”

安泞轻笑了一下,“这是你们探子传来的消息吗?”

杜江鸿还是有些,尴尬。

毕竟派遣探子去敌军,本就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事情。

“不是护身符。”安泞说,“这是暖宝宝。”

“什么?”

“可以给身体取暖的。”安泞笑。

“还有这么神奇的物品?”杜江鸿明显惊讶。

“嗯。”安泞应道。

杜江鸿惊奇之余,突然想到什么。

他转头看着大泫皇后把暖宝宝放进了她的衣服内。

从她的脸上能够看出来,似乎真的温暖了不少。

“难不成,大泫军队突然作战能力持续,是因为这个……暖宝宝?”杜江鸿问。

安泞笑。

就知道杜江鸿聪明。

杜江鸿猛的一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他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我果然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我们一度以为是你们的障眼法!才会,真的中了你们的计。”

“先生不怪你。”安泞笑着,“以先生的智谋,当今世上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寥寥无几,不过是现在的科技还没有到那个地步,先生输得,不丢人。”

“科技?”杜江鸿更加诧异的。

越是和大泫皇后接触,越是震惊。

安泞没有多做解释。

因为解释不清楚。

杜江鸿也没多问,此刻最重要的自然还是,如何顺利达成合作。

半个时辰后。

到达战场,入眼的便是,残忍的厮杀。

惨叫声呐喊声,响彻天际。

安泞跟着杜江鸿走进了一个临时营帐内。

她低垂着头,混在杜江鸿的侍卫之中。

此刻高梓烨正在大发雷霆!

袁凯受了伤,包扎着的纱布上,还有血渍。

“老子就不相信,老子杀不了大泫国那个狗皇帝!”高梓烨穿着盔甲,拿着剑在营帐中乱砍。

营帐内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

就怕高梓烨的剑直接刺进了自己的身体。

安泞看了一眼发疯的高梓烨,也算是明白了杜江鸿为何会那般肯定,高梓烨绝不会退兵。

只是他叫萧谨行“狗皇帝”,心里莫名不爽得很。

“殿下。”杜江鸿恭敬上前。

每次高梓烨发疯的时候,都只有杜江鸿冒死进谏。

袁凯看到杜江鸿来,虽然看不惯这阴险的老狐狸,但不得不说,每次但凡出了事情,也都是他在收尾。

高梓烨看了一眼杜江鸿,依旧没有收敛脾气,依旧不停的在砍杀,眼眶猩红,残忍暴戾。

“臣想到一计,或能拿下大泫皇帝。”杜江鸿禀报。

高梓烨突然停了下来。

袁凯也猛得转头看向杜江鸿。

这老狐狸这么长时辰都没有来前线陪同在太子身边,他还以为是杜江鸿怕了,甚至可能已经逃回苍国了。

却没想到,居然是在暗自思考谋略!

“说!”高梓烨厉声道。

杜江鸿恭敬道,“以现在的局势,正面和大泫国打,根本没有任何胜算,只会让我们苍国损失惨重,哪怕殿下亲自上阵,也无法扭转局面!”

“别劝老子退兵投降,老子宁愿死在这里,也绝不做这般耻辱之事儿!”高梓烨表明立场。

“臣知道殿下的决心,所以臣不劝殿下退兵。臣只是突然想到,大泫皇帝一直以来都是亲自上阵杀敌!而擒贼擒王,只要我们能够引大泫皇帝带兵到我军阵地,我们提前做好埋伏,来个瓮中捉鳖,这场战役便可有一丝胜算!”

高梓烨皱眉,并未冲动答应,“大泫皇帝是这么好引诱的吗?!以现在的局势,如何能够让大泫皇帝来我方营地!”

“唯有殿下亲自作诱饵。”杜江鸿直言。

高梓烨眼眸微动。

“在休战期间,殿下亲自带一支精英队伍,让袁大将军作掩护,趁大泫不注意,直接冲进大泫国的阵地,冲进去之后假意打仗,而后便迅速撤兵离开。只要大泫皇帝看到了殿下,一定会趁机追赶。臣觉得大泫皇帝也不想一直和我军持续交战,哪怕他胜卷在握,但一直打下去,大泫国也会增加伤亡,也会损失惨重,大泫皇帝定然也很想拿下殿下结束这场战役!”

高梓烨点头,认同杜江鸿所言。

“而殿下只需要将大泫皇帝引至大泫阵地边界,我们在边界秘密设下天罗地网,就能让大泫皇帝插翅难飞!”杜江鸿继续禀报,“这是臣能够想到,我们还可能有胜算的唯一方法。其他,恕臣无能,再无他计!”

“我不同意。”袁凯突然开口,“先不说大泫皇帝会不会真的被殿下引诱,就殿下去大泫阵地,就极度危险,万一去了出不来,那不就是羊入虎口?!”

高梓烨看着袁凯,也觉得他此话有理。

“对我们现在的局势而言,我们没有任何胜算。如果不铤而走险,就等全军覆没,马革裹尸。”杜江鸿直言道,“而既然结果已注定,为何不能拼死一搏?!刚刚殿下也说得明白,哪怕战死疆场也永不退兵,既然殿下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又何惧冒险?!而臣愿意跟随殿下一起去大泫军营,出生入死!”

说着。

杜江鸿直接跪在了地上,表明自己的决心。

袁凯看杜江鸿都说到了这个地步,也就没再反驳。

高梓烨沉默了半响。

终究也会有些犹豫。

现在两军混战,至少一时半会儿还不可能杀到他这里来。

要他真的去了大泫阵营,就是活生生把自己送了进去,万一出了意外,他就是在自投罗网。

“殿下,臣之所以会请求殿下亲自诱敌,也是因为上次大泫国和北牧国交战,北牧国曾用这种方式抓获了大泫皇后和当时的白墨婉将军。”杜江鸿继续游说,“既然有过成功,就说明这样的方式,可行。”

高梓烨冷着脸,握紧了拳头。

“大泫皇帝无数次对我军进行算计,害我军死伤将士十万余,这口气,臣也咽不下去!”杜江鸿说得义愤填膺,“哪怕是以死的代价,臣也想出了这口恶气!”

杜江鸿清楚太子的性格。

他最受不了就是被人玩弄。

而这场战役,从一开始太子处处被大泫皇帝压制,一直憋着一口恶气没有发泄出来。

只要稍微用激将的方式,太子就会失去理智。

“好!”高梓烨一口答应。

杜江鸿微松了口气。

安泞也不动声色的,动了动手指。

在让自己平静。

“老子这次一定要让大泫国那个狗皇帝,死得惨不忍睹!”高梓烨恶狠狠地说道。

安泞眼眸微动,看了一眼高梓烨。

抿了抿唇。

“那臣马上去安排。”杜江鸿连忙说道。

“军师。”高梓烨突然叫住他。

杜江鸿心口一颤。

不会,下一刻就反悔了吧。

安泞也抿紧了唇瓣。

“你便不用跟着本太子亲自出兵。”高梓烨突然说道。

杜江鸿有些诧异。

“你足智多谋,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父皇出征时便叮嘱我不要冲动行事,要多听听你的意见。我也不想此次出行凶险,到时候你跟着我一起陪葬了!”高梓烨说,突然平静下来的口气,似乎夹杂着一丝情谊,“如此次出师不利,你便撤兵回朝,切不能因为我而殉葬,父皇还需要你的辅助。我也会亲笔给你写下信件予父皇庇护你的周全,让父皇不会因此次战败及我的死亡,而牵连到你。”

杜江鸿眼眶明显红了。

安泞心口一颤。

当然不是感动于他们君臣之间的情谊。

现在危机时刻,生死人命更重要。

她担心的是,杜江鸿会因为高梓烨突然对他的仁慈,而倒戈。

如此,她的计谋就全线崩盘。

安泞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杜江鸿跪在地上,久久未起。

想来心里也是,多番挣扎和纠结。

“起来吧。”高梓烨看着杜江鸿的模样,倒也没有多疑。

尽管杜江鸿在他身边不久,但他的忠诚他还是感受得到。

故以为只是因为他的厚爱让杜江鸿感动不已。

杜江鸿突然重重的磕下了响头,“臣谢太子殿下恩典!”

高梓烨下颚微点,并不太在意,“去准备刚刚的计划,越快实施越好。”

“是。”杜江鸿领命。

然后缓缓,从地上起身。

转身离开。

杜江鸿的侍卫自然都跟随他一起走出了营帐。

安泞走在离杜江鸿最近的位置。

杜江鸿说道,“阿离。”

为了以防称呼上的疏忽,安泞让杜江鸿这般叫她。

“嗯。”

“我深知我没有资格和你谈条件,但希望你可以说到做到,真正救下苍国的将士,留下太子的性命。”杜江鸿由衷的说道,“以后上刀山下火海,只要我杜江鸿能办到的事情,绝不推脱。”

“先生放心,我答应过的事情,从不食言。先生只需要按照我们的计划行事,我担保你苍国的几十万将士,苍国的太子殿下,平安无事!”

“一言为定。”

“决不食言!”

------题外话------

明天见哦!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