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安泞被苍国的奸细捉获,确实是她的疏忽。

第一,她以为奸细在上次萧谨行让冯希芸作诱饵那一次,就已经彻底铲除。或许萧谨行也这般认为,并没想过,居然还有两个奸细在军营之中。

第二,奸细也确实够聪明。她身边有冠玉他们,以及萧谨行的暗卫。一般人根本近不了她身,这也是安泞会大意的地方,不觉得在军营之中她会发生危险。然而她没想到,奸细居然伪装成了受伤的士兵,安泞靠近他们准备帮他们医治伤口时,被他们挟持。

一旦挟持,冠玉以及暗卫就不敢轻举妄动。

而且当时萧谨行带兵正在前线打仗,也不能及时通报萧谨行。

安泞当机立断,不想影响了萧谨行的作战,直接跟着奸细离开了军营,并要求冠玉及其他人,胜仗之前,不要让萧谨行知道她被挟持去了苍国,她有办法保护自己。

此刻来到了苍国军营,就一直保持着冷静的打量面前苍国的军师。

想来应该就是这人给奸细的谋略,毕竟奸细应该不可能这般聪明,定然是背后有人才能够让他们如此顺利的将她带回了苍国。

而既然是聪明人,很多事情商谈起来也就不难。

这也是为什么,她不那么慌张的原因,甚至没怎么做出反抗,就直接来到了这里。

“大泫皇后,在下失礼了。”杜江鸿在一番打量和审视之后,恭敬道。

安泞眼眸一紧,动了动身子。

杜江鸿连忙让人解开了安泞身上的绳子以及塞在她嘴里面的棉布。

安泞获得自由,依旧淡定自若,她站在杜江鸿的面前,“阁下就是苍国的军师?”

“在下杜江鸿,参见大泫皇后。”杜江鸿又是保持礼节,说道,“如此让大泫皇后来我苍国军营,实属无奈之举,现苍国和大泫战争不停,在下只能让大泫皇后来停止这场厮杀。”

话音落。

“把大泫皇后带上,跟随本军师,前往前线战场!”杜江鸿下达命令。

此刻也是一个纵身,又骑上了战马准备离开。

“先生,想要平息这场战争,区区一个我达不成先生所愿!如军师真想要让两国停战,我倒是有一方法,可否和军师单独详谈。”安泞大声说道。

杜江鸿眼眸一紧,带着审视。

“先生应该很清楚,上次大泫皇帝萧谨行带兵攻打北牧国牧歌城之时,他并没有因为我,亦或者当年的白墨婉,而放弃攻城,国家大义面前,儿女情长不足一提。”安泞说得真诚。

杜江鸿拽着缰绳的手一紧。

俨然是被安泞说服。

他当初让人将大泫皇后活捉回来的目的只是为了能够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全身而退,并非觉得她可以成为让大泫退兵更甚至投降的筹码,然而现在的局面是太子殿下不愿意投降认输,如此和大泫硬拼,苍国必将输得一败涂地,以惨烈不堪而收场!

“先生现在并不应该拿我去做威胁或者交换,更加激怒了萧谨行从而对苍国军队更加疯狂厮杀!现在更应该思考在苍国完全没有胜算的情况下,怎么让苍国顺利退兵,减少伤亡和损失!”安泞把话说到明处。

杜江鸿心口微怔,眼底难掩的惊讶。

刚刚大泫皇后的沉着冷静就让他对她产生了一丝敬佩,现在这一刻直接说出来了他心里所想之事儿,更是让他另眼相看。

杜江鸿思索须臾。

现在的局面苍国已无胜算可言,如再执意下去,苍国几十万大军便都会死在了这里,对苍国而言,这是无法接受的损失惨重!然而想要劝服太子殿下认输投降只是徒劳,除非他战死疆场,否则绝不会退兵回朝!

如大泫皇后真的能够给他出谋划策停息了这场战役……

“好,大泫皇后随我来!”杜江鸿当机立断。

此危机时刻,也不容他浪费时辰。

现在每时每刻,都有无数士兵伤亡。

安泞听杜江鸿这般一说。

还是稍微松了口气。

她完全不能想象,如果杜江鸿拿她去和萧谨行威胁,萧谨行会作何选择。

以前的她或许不相信萧谨行会为她放弃一切,但现在,她不能保证,也不想去用这样的方式去验证萧谨行对她的感情,她唯愿,凯旋而归,共度余生!

她跟着杜江鸿,走进一个营帐内。

杜江鸿开门见山地问道,“大泫皇后有何高见?”

安泞能够感觉到,他想要尽快停下这场战争,尽可能减少伤亡的急切。

来之前安泞只知道杜江鸿是个聪明的人,但不能保证他真的是一心为国,并非贪图名利之人。

好在,杜江鸿品德高尚。

和君子合作,必然是事半功倍。

安泞也没有耽搁,问道,“以现在的局势,我不太明白为何苍国还不投降退兵?!如此打下去,先生应该明白,苍国是没有任何胜算可言。”

回答杜江鸿问题之前,安泞要先了解具体原因。

既然杜江鸿这般聪明,也定然能够看懂现在一般人都能够看懂的局势,为何苍国还要苦苦鏖战?!

杜江鸿有些许沉默,遂说道,“在下便不瞒着大泫皇后。此次苍国出征大帅为我苍国太子。太子殿下因能力出众深得皇上及大臣厚爱,从小便自命不凡,目空一切,浞訾栗斯!他无法接受战败,也不可能选择卑躬屈膝的投降求和,他宁愿战死疆场!”

安泞抿唇。

其实也有想到,军队不退兵,定然是因为主帅。

她说道,“所以此次能不能让苍国损失减少,关键点在你们的太子殿下。”

“以在下对太子殿下的了解,死谏都无用。”杜江鸿说得直白。

“那就换一种方式,让他不得不退兵投降。”

“什么方式?”杜江鸿明显有些紧张。

“很简单。”安泞眼眸一紧,“就用先生对我的方式,让萧谨行活捉苍国太子。”

杜江鸿瞳孔微震。

似乎没想到安泞会说得这般,干脆。

毕竟是他苍国的太子,又怎能随便落入敌国的手中。

这不是自取灭亡吗?!

还是奇耻大辱。

对太子而言,他宁愿死在刀下,也绝不会受人威胁。

“先生的顾虑我很清楚,但这是唯一的方法。牺牲太子殿下,救下更多的无辜战士!”安泞自然知道杜江鸿的顾虑,“就看先生愿不愿意为了苍国将士们的性命,揽下这千古罪名。”

杜江鸿自然会有些犹豫。

他很清楚,如果想要减少苍国的伤亡,关键点确实就是在太子,但他却也从未想过要以下犯上,甚至去背叛了太子,他的品德不允许他这样做。

“先生应该知道,这场战役,每日的伤亡,都在上万。时辰越久,伤亡越多。而苍国这三十多万大军,先生就真的要眼睁睁的看到所有背井离乡去保家卫国的战士,全都死在这里吗?!”

杜江鸿隐忍着手指都在颤抖。

他无法轻易做出决定。

但一想到无数尸首惨绝人寰的画面……

杜江鸿下定决心,“好,哪怕成为了苍国的罪人,在下也义不容辞!”

“我佩服先生的仁慈,及如此果决又无畏的精神。”安泞是真的有些敬佩杜江鸿的品行,如不是两国敌对,她便觉得杜江鸿,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安泞也不在耽搁。

直言道,“其实先生也无需太过顾虑,我们现在是让萧谨行活捉贵国太子,先生只需要在暗中操控就行,只要都是先生的人,太子便也不会发现是先生所为,世人也不会知道是先生所为,先生也不用去承担了这无谓的罪名。另外,我刚刚也说得很明白,萧谨行是活捉,而并非要杀了太子,太子绝不会死在了萧谨行的手上,毕竟我还在先生的手上。一对一的置换,双方都公平公正。”

杜江鸿点头,不得不佩服大泫皇后在短短时间就把一切考虑得如此周全。

如不是是他下令把大泫皇后抓到苍国军营,他会以为,大泫皇后就是自愿来和苍国谈和的。

“一旦贵国太子被萧谨行抓走,苍国就不得不投降认输。只要投降,我保证大泫国不会再滥杀无辜,战争立马就会平息,苍国便可以顺利退兵。届时,先生再让我和和太子进行交换。”

“好。”杜江鸿一口答应,“大泫皇后的计谋筹略,在下自愧不如!”

“先生过奖。”安泞谦逊,又说道,“现在当务之急便是要先生派人去大泫军营,将我们的策谋传递给大泫皇帝。唯有此,先生才能够和大泫皇帝里应外合,活捉贵国太子。”

杜江鸿点头,却似乎又有些犹豫。

安泞看着他,“先生还有何顾虑?”

“对苍国而言,大泫皇后的谋略自然是最佳。然而对大泫而言,大泫为何会放我放过一马?!这场战役本也是我苍国引起,大泫皇帝难道不想要趁机,将苍国军队赶尽杀绝吗?!”

“先生的顾虑我很理解,但是萧谨行不是这样的人。萧谨行不会滥杀无辜,如果苍国投降立誓不再入侵大泫境内,萧谨行会立马收兵。再则,这场战役虽是苍国而起,但事实上,萧谨行也早有出兵的打算,先生派了探子在大泫军营,应该也早便知晓。

而萧谨行打仗的目的,一是要把苍国赶出漠北以北,不再对大泫有任何威胁,二是想要让他国看清大泫的军事能力,威震四海,杜绝他国入侵减少大泫战争!而只要苍国投降,便达到了萧谨行的目的,他没必要再让自己的手上染上更多的鲜血!”

杜江鸿看着安泞,还是带着疑虑。

“事实上。先生也没别无他选。”安泞说到明处,“如此之外,先生还能够想到更好,减少苍国伤亡的方法吗?如没有,还请先生不要优柔寡断。信我一次!”

杜江鸿看着安泞。

随即,也不再犹豫,“好,在下信大泫皇后。”

安泞也不再多言,“那就麻烦先生立即差人带消息给萧谨行,我们接下来便商议,如何让贵国太子顺利被萧谨行拿下。”

杜江鸿点头。

他立马差人去传了信。

而后和安泞商议着对策。

两个人便都是绝顶聪明,很快就想好了策略,只要萧谨行给予了回复,他们就可以实施计划。

夜晚。

漠北的天气,依旧寒冷如斯。

安泞被杜江鸿隐匿在一个营帐内,由他的人进行看管。

现在的她不能被别人发现,一旦苍国太子知道了她的身份,他们的计划就会前功尽弃。

安泞躺在床榻上。

终究无眠。

不知萧谨行知道她被苍国掳走之后,会如何……

安泞甚至不敢去想象,萧谨行现在的模样。

突然。

营帐外似乎响起了脚步声。

安泞心口微动。

在别人的领地自然会,更加紧张小心一些。

“大泫皇后,是我。”门外,传来杜江鸿,压低的声音,“大泫皇帝回信了。”

------题外话------

二更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