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 阴谋起,出征前夕(一更)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冯希芸急切地叫着萧谨行。

本已经伤心到极致,她甚至想过就此了结了自己一生。

她冯希芸从小到大,从未这般屈辱过,她无法接受人生这么大的污点。

然而皇上的所作所为,又让她,有了些期待!

萧谨行离开的脚步顿了顿,他直言道,“对朕而言,你还有用。”

“仅仅只是有用吗?皇上对我真的半点感情都没有吗?我舍命救下皇上,这一年来一直陪在皇上身边,我的付出和真心皇上真的看不到吗?!”冯希芸彻底失控了。

隐忍的对皇上的感情在这一刻也爆发了出来。

现在她身子被玷污,一切都完了。

皇上绝对不可能再接受这样的她?!

她自己都接受不了,更何况皇上!

她现在已经把一切都置之度外了。

“看得到。”萧谨行冷漠的回答,“但没有半点感情。”

“呵……”冯希芸笑了。

笑得极尽崩溃,极尽惨烈。

身体心灵上的莫大创伤,让她此刻恨不得,就这样死去。

活着,太痛苦!

“朕曾经就提醒过你,别有非分之想。朕以为你和白墨婉不同,白墨婉终究是朕对她的辜负,她会走向极端,有朕的责任。但你,朕并未给过你任何承诺,也并未给过你任何希望,朕以为你会知难而退,会自尊自爱,却没想到你却得寸进尺,还欲陷害皇后……”萧谨行口气越来越重,终究,又选择了忍耐,“朕对你仁至义尽,你若识趣,朕还能留你一命,否则,便是牵连你的整个家族,你好自为之!”

冯希芸被皇上这番毫不留情的话,说得难堪不已。

她曾是大家闺秀,当朝太医,向来知书达礼,品德兼优,这一刻,全部都毁于了一旦。

她现在在皇上面前已面目全非,连身子都残败不堪。

这样的她。

还有什么理由活在这世间。

“我不需要皇上留我一命!”冯希芸冲着萧谨行大声道,“我对这个世间已生无可恋,身心的伤痛,让我也活不下去了,我会死在皇上面前……”

说完。

冯希芸突然从床榻上起来,直接就要撞去营帐内的方桌角上……

身体还未靠近。

萧谨行的亲卫迅速出现在方桌角前,冯希芸直接撞到了亲卫的身上。

用尽力气一阵眩晕,却并未到可以死的地步。

“为什么?!”冯希芸狼狈地摔在地上,“为什么不让我死了?!既然皇上对我毫无感情,为何不让我去死!”

“因为朕说过,你还有用!”萧谨行从头到尾都只是背对着冯希芸,没转身看过她一眼。

“有用?!何用?!是不是担心皇后陪你上前线,担心皇后会有危险,所以让我陪你去冒险?!”冯希芸不顾一切的大吼。

整个人已完全丧失了理智。

和她原本清新脱俗的模样,天壤之别。

“你无须知道,你只要清楚,朕不杀你,对外留你颜面,只是因为你还能为朕所用,别再不知好歹,挑战朕的极限,让朕真的对你痛下杀手。朕杀的可不只是你,还有你的冯家,你最好三思而后行!”

丢下这句话,萧谨行不再废话一句,直接走出了冯希芸的营帐。

一行亲卫自然也跟着离开。

冯希芸崩溃到了极致。

她现在连死都不行吗?!

凭什么?!

凭什么,皇上要这么对她?!

都是安泞,都是安泞那个女人,让她惨遭现在的一切。

既然皇上不准她死,那她就活着,好好活着报复安泞!

她一定要让安泞不得好死!

……

三日后。

袁文康带领的军队,从浔城四面八方运送来了暖宝宝原材料。

安泞先教会了后勤军队的制作方法,又让后勤军队教会了萧谨行指派的其他军队。

紧锣密鼓之下。

用了五天时间,完成了二十万余的暖宝宝制作,比安泞预料的效率更高。

安泞分配了十五万出去,预留的五万,做不时之需。

当然,从头到尾安泞都没有对外说过暖宝宝的用途,只让士兵们先放在身上。

奸细传回了消息到苍国。

苍国的营帐内,和大泫国这一战,因皇帝年岁已高,便是由太子亲自领兵打仗。

太子高梓烨收到密报,脸色铁青。

密报上写着大泫国皇帝萧谨行对他身边太医冯希芸的厚爱,以及,短短时日集军队力量制作了二十万个“护身符”,材质却又和护身符不同,不知有何作用。

高梓烨盛怒,“这大泫国的狗皇帝,又在搞什么花样!”

苍国的将军袁凯和军师杜姜鸿亦然也猜不透这所谓的“护身符”到底何意?!

杜江鸿想了想说道,“太子殿下,或许这只是大泫皇帝的障眼法。故意为了扰乱我方军心。臣虽没和大泫皇帝接触过,但从探子带回来的消息,大泫皇帝并非简单之人,他曾一无所有甚至是被大泫先皇抛弃的皇子,却单枪匹马拿下了大泫王朝之前势力最大的楚王萧谨慎,坐上了皇帝之位,后又镇压住功高盖主手握军权的白家,在处理白家这件事情上,得文武百官和百姓的拥簇。大泫皇帝曾亲自出征两次,一次和北牧国的正面交战,一次鞑子入侵大泫边关,两次都是大获全胜。”

高梓烨越听脸色越难看,他狠狠地说道,“你什么意思?!觉得本太子打不过他吗?!”

“太子殿下息怒,臣不是这个意思。臣只是想说,大泫皇帝既然并不简单,就一定察觉了我们安插了探子在军营之中。而这护身符就是故意让我们猜不透他的用意,让我们自乱了阵脚。臣觉得,护身符大可不必在意,这不过就是大泫皇帝故意扰乱我军心的一种方式,大泫皇帝定然知道大泫军队在寒冷天气下的作战能力远不如我苍国的军队,所以用了这种阴险狡诈的方式,我们断不能就上了他的道!”杜江鸿连忙解释。

袁凯想了想,也附和道,“臣认同军师的看法,定然是大泫国这个狗皇帝的阴谋,故意搞得我们人心惶惶,事实上那护身符屁用没有!”

“所以臣觉得,我们还是按照我们之前的出兵策略,不要受了大泫皇帝的影响。”杜江鸿又说道。

“那就听从军师的意见,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出兵!”

“是。”杜江鸿恭敬,又说道,“密报上提到了,大泫皇帝对大泫太医冯希芸的厚爱。殿下觉得,我们要不要对冯希芸做做文章?”

高梓烨看着杜江鸿,“军师有何高见?”

“臣听闻,当年大泫国在和北牧国打仗之时,大泫皇帝差点因为他心爱之人白墨婉而选择了退兵,虽然大泫皇帝终究放下了儿女情长攻下了牧歌城,但最后大泫皇帝还是拼尽自己所有救下了白墨婉。臣也有听闻大泫皇帝是个重感情的人,不说冯希芸一定能够让大泫皇帝抛戈弃甲,臣是觉得,捉拿冯希芸对我们有利无害。退一万步讲,万一大泫的军队真的如传闻中的那样英勇善战,无坚不摧,我们有冯希芸在手,方能更顺利的撤退。”

高梓烨微点头,算是认可,遂问道,“如何在大泫军队中,捉拿冯希芸?”

“大泫皇帝身边,暗卫亲卫军众多,当初我们派入探子,便想着暗杀大泫皇帝,结果全部进入大泫军营的探子均传回消息,无从下手。但冯希芸和大泫皇帝不同,身边没有这么多的守卫,而臣不相信她十二个时辰都在皇上身边,所以只要找准机会,想要捉拿冯希芸,不会太难。”

“好,就按照军师所说,让探子秘密抓走冯希芸,带回我苍国军营之中。”高梓烨不再犹豫,做出决定。

“另外……”杜江鸿仿若又想到什么。

“军师还有何顾虑?”

“殿下,臣听闻大泫的皇后叶栖迟,现改名叫安泞。此女子医术高明,有民间传闻,自白墨婉后,安泞是大泫皇帝最爱的女人。”

“密报上不是说,大泫皇帝更厚待冯希芸吗?”

“所以臣也拿不定主意。据说安泞屡次从大泫皇帝身边离开,或大泫皇帝对她已死心,但臣刚刚看到密报上提到,安泞出现在了大泫军营之中,虽被大泫皇帝直接派遣去了后勤军营,大泫皇帝还是把冯希芸留在身边,但臣总觉得,这安泞也不容小觑。哪怕大泫皇帝对她没有了感情,但就以安泞的医术,安泞的死也是大泫国的损失!”

“军师的意思是,我们一并把大泫皇后给杀了?!”高梓烨问道。

“臣觉得,这次和大泫国一战,赢了胜仗我们便所向披靡,直接攻入大泫国,如若输了,我们便也很难和大泫对抗,所以探子在军营之中,对我们用处便不会太大,与其留着没用的人,倒不如把他们的利用价值用尽,哪怕没能够捉拿冯希芸,哪怕没能够杀了安泞,对我们也没有太大损失!但如果得逞,就是对我们极大的利好。”

高梓烨点头,一口答应,“好,就按照军师所言!”

“是,臣这就去安排。”

高梓烨冷冷一笑,嘴角拉出残忍的弧度。

传闻中的大泫皇帝,本太子倒要见识见识,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如传闻中那样,如战神一般的存在!

……

明日出征。

安泞突然有点心神不宁。

分明应该早些入睡,却怎么都是辗转难眠。

她从床榻上下地。

“娘娘。”刘雯也连忙从旁边的小铺上起身。

“不用管本宫,你先睡,本宫一个人走走。”

“娘娘……”

安泞没再多说,披着厚厚的大氅,走出了营帐之外。

漠北天寒地冻,夜晚漆黑到伸手不见五指。

如不是军营之中一直有亮光,真的啥都看不到。

她走在寒冷的天色下。

第一次跟着萧谨行出征仿若都没有今日的不安。

分明上次对她而言更危险。

毕竟那个时候的萧谨行根本没有把她的命真的放在心上,她随时都可能死。

也确实,差点死了。

然而上次好像都坦然面对。

这次,反而有些心慌意乱。

安泞深呼吸一口气。

也不想让自己突然低落的情绪,影响到明日出征甚至之后打仗的心情。

她应该相信萧谨行的能力。

他一旦出兵,就是有着十足的把握,绝不会冲动行事。

安泞这么安慰着自己。

又看了看天色,还是打算回营帐入睡。

刚转身。

安泞突然惊吓。

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高大挺拔。

黑乎乎的杵在她身后。

吓得她差点没有灵魂出窍。

看清楚人时,安泞忍不住抱怨,“萧谨行,你能不这么神出鬼没吗?!把我吓死你了,你上哪儿找你三生有幸才找到的完美夫人!”

------题外话------

二更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