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安泞一觉醒来,也不知道是几时了。

记忆里不是还在和萧谨行同房吗?!

怎完全记不得过程了。

然后她又是怎么睡着的。

她身上的衣衫,除了军服脱掉了,里面的寝衣也还在。

所以是萧谨行又给她穿上了?!

穿上了怎么不给她换一套新的。

体贴这种事情。

萧谨行还待加强。

安泞一边想着,一边动了动身体。

是一觉睡得太好了吗?!

居然没有同房后的酸痛感。

还是说萧谨行,极度温柔?!

安泞又沉思了一会儿。

实在记不得和萧谨行同房的过程了。

她到底是在什么时候睡着的?!

“娘娘,您醒了吗?”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恭敬的女子声音。

“嗯。”安泞应了一声。

一名女子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屏风内,跪在安泞的面前,“小的给娘娘更衣洗漱。”

“你是……”安泞诧异。

“小的名叫刘雯,是谢将军麾下的士兵,皇上特意让小的来伺候娘娘。”刘雯恭敬道。

安泞微点头。

刘雯上前,小心翼翼的扶安泞起了床。

“现在什么时辰了?本宫睡多久了?”安泞问。

“回娘娘,现在已经是亥时了,娘娘足足睡了五个时辰。”刘雯回答。

她睡了这么久?!

难怪一身还是有些软绵。

也饿得慌。

“这么晚了,皇上呢?”安泞又问。

“皇上在军中和将军们商议军事儿还未回来。皇上交代小的,娘娘醒了之后,可以先沐浴,也可以先用膳。”刘雯恭敬道。

安泞想了想,“用膳吧。”

她怕自己饿死在浴桶里面。

“是,小的马上去吩咐给娘娘送膳食。”

刘雯离开。

一会儿又迅速回来。

继续给安泞更衣洗漱。

安泞起身从床上站起来。

站起来那一刻,腿一软。

刘雯连忙扶住了安泞。

是饿太久了,身体没力气吗?!

到了漠北,她就真的没有好好吃过东西,算来都饿了两天了。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可能是和萧谨行……那啥了……

她走向饭桌。

刘雯伺候她用膳。

“我带来的人呢?”安泞突然问。

此刻突然才想起冠玉他们。

“娘娘放心,皇上早就已经把他们安顿妥当了,明日开始,就会加入军营之中,成为军中一员。”

“……”她什么时候说过要让冠玉他们入军了?!

冠玉和刘徕现在怕是委屈得都要吐血了。

安泞吃饱喝足,才觉得自己终于真的活了过来。

“沐浴吧。”安泞吩咐。

琢磨着萧谨行也没有这么早回来。

今日也听冯希芸说过,说萧谨行这段时间忙于军务,三更才会入睡。

“是。”刘雯恭敬道,“小的马上让人给娘娘准备。”

“有新的衣衫吗?”安泞问。

“娘娘放心,皇上都给娘娘准备好的。”

安泞点头。

心里莫名觉得,有点暖。

虽然睁开眼睛没见到萧谨行在身边有点……失望。

但毕竟,现在军事要紧。

安泞在刘雯的伺候下,躺进了浴桶里面。

温热的水掩盖过她的身子,全身的疲倦都消失了一般,舒服得有些上头。

安泞躺在浴桶里闭着眼睛享受。

也在顺便想一些事情。

现在和苍国一战,应该迫在眉睫。

萧谨行打仗之前,肯定得先把那个奸细给揪出来。

不揪出来就是个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炸了。

上次边关那一次的奸细,萧谨行是用自己的命去让对方上钩的。

这一次……

她实在不想萧谨行去冒险。

上次就差点丧命。

安泞想得有些入神,完全没有感觉到,周围有任何异样。

等感觉到有异样的时候,一道薄凉的唇瓣已经覆在了她的唇瓣上。

不知是不是从外进来,漠北的夜真的是冷得刺骨。

她是深有体会。

此刻萧谨行的唇瓣,就跟一道薄冰似的。

只是,软很多。

安泞心跳有些快。

脸也变得红润。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萧谨行近距离的脸,看到他浓密纤长的睫毛,在烛光下形成一道深深的阴影,让人有沉沦……

好久。

两个人都变得气喘吁吁。

萧谨行的唇瓣也由冰凉变得火热。

安泞低垂着眼眸。

突然觉得自己刚刚好像,太热情了。

萧谨行的唇瓣,怕是都肿了。

她环抱住胸口的位置,全身仿若都红了起来……

“这是打算,咬了之后就不负责了。”萧谨行磁性的嗓音,带着挑逗的意味。

“总比某些人好。”安泞红着脸。

这样的姿势和萧谨行见面,总觉得气焰都低了好大一截。

萧谨行挑眉。

眼神就这么放在了安泞……身上。

一寸不留。

安泞干脆放下了手臂。

又不是没见过。

用不着害臊。

萧谨行的视线就更加的……聚焦了。

“睡了就走。”安泞说得直白。

“嗯?”萧谨行眼眸微动。

“不是吗?”安泞冲着萧谨行底气十足地说道,“上午睡完我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都不打声招呼!渣男!”

“……”萧谨行看着安泞。

安泞被萧谨行看得有些头皮发麻。

这货是不懂什么叫渣男吗?!

安泞正欲解释。

“在皇后的心目中,朕的……存在感就这么低吗?”萧谨行问。

那一刻眼神似乎还看了一眼,他的身下。

故意在提醒安泞什么。

安泞皱眉。

啥意思?!

“皇后还记得朕上午都怎么睡皇后了吗?”萧谨行又问。

安泞想了想回答,“我太困了,迷迷糊糊的……”

“迷迷糊糊?”萧谨行扬眉。

“……”安泞突然有点底气不足。

那一瞬间好像就明白了什么?!

“皇后确定迷迷糊糊和朕睡过了?!”萧谨行弯腰,脸靠近。

安泞吓了一跳。

她躲开。

此刻脸更红了。

不是羞涩,是窘迫。

她小心翼翼的问道,“不是吗?”

“不是!”萧谨行直白,声音中还带着些咬牙切齿的味道,“我碰都还没有碰到你,你一闭上眼睛就睡着了,还打呼噜,叫都叫不醒!朕就听了你一上午的呼噜声,皇后觉得,应该怎么补偿朕?”

“……”她真的就睡着了?!

她一直以为她和萧谨行同房了。

莫非是在做梦。

梦里面一直觉得好像在那啥,但事实上,就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表现?!

出糗出大了!

“怎么,不说朕不负责任,不说朕渣了?”萧谨行的脸越靠越近。

彼此的呼吸都能够感觉到。

安泞脸红透。

想到今天上午的场景……

分明是她去主动勾引萧谨行的,结果刚上钩,她这诱饵就掉线了。

她甚至都可以想象萧谨行当时的模样了……

恨不得掐死她,又舍不得她死的,扭曲样。

萧谨行看着安泞的窘迫。

嘴角拉出一抹宠溺的笑容。

不过是逗逗她。

哪里舍得,她这般为难。

他开口,正想安慰她几句。

“唔。”

萧谨行看着安泞。

看着那光滑细嫩的手臂,缠住了他的脖子。

她的唇瓣就主动送了过来。

萧谨行喉结滚动。

还真是磨人的小妖精。

安泞亲了一口萧谨行,放开他说道,“不就是睡着了,没让你睡成而已,有什么大不了。趁着我吃饱喝足,还洗得香喷喷,补上就行了。别说一次,一晚上都行!”

“……”

“吓到了?”安泞看着萧谨行目瞪口呆的样子,得意一笑。

下一刻又想要去挑衅时。

“啊!”安泞尖叫。

萧谨行直接将她从浴桶里面捞了出来。

安泞把萧谨行的脖子抱得更紧了。

萧谨行顺手拿起放在旁边的寝衣,随随便便的裹在了她的身上。

好在萧谨行的营帐内,炉火很旺。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现在室内的触感,比她刚来时更暖和。

被萧谨行这么没怎么穿衣服的抱出去,也不觉得太冷。

何况萧谨行此刻还是个火炉。

她被萧谨行放在了床上。

白皙的衣服,和被褥融入在一起……

好一片春光,好一片美不胜收。

安泞被萧谨行的眼神看得有点,口干舌燥。

她和萧谨行肌肤相亲的次数不少。

本应该是习以为常的事情,此刻是太久没做了,反而有些羞涩了。

她觉得她现在脸都要起火了。

萧谨行倒是,要做就赶紧做啊。

不带这么折磨人的。

安泞等了好一会儿。

算了。

狗皇帝向来闷骚。

还不如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安泞主动靠近萧谨行……

“我送你去军医营帐。”

“……”安泞看着萧谨行。

觉得她是不是听错了。

“苍国的军队已经再次逼近了漠北界线,半月后,我们也将出兵迎战。本次的战争比上次你陪我在边关那次更加艰巨,艰险,漠北的环境比边关更恶劣,而大泫国的军队,大半部分战士都没有那么强的耐寒能力,所以必须速战速决,不能拖延。”萧谨行很认真地说道。

安泞深呼吸。

也知道,现在打仗要紧。

睡不睡什么的……

有的是机会。

“好。”安泞一口答应,“我去军医军营处,全力配合你本次的出征。”

萧谨行点头。

其实,甚是不舍。

但现在,安泞并不适合留在他的身边。

他说道,“冠玉和刘徕,以及你带来的其他在漠北客栈的两个人,我已经把他们编入了军队之中,跟在你身边,全力保护你的安全,除此之外,还有我的一支暗卫会在暗中保护你。”

“嗯。”安泞点头。

“安泞,你现在的情况和当年我们在边关也有不同。当年你还有自愈能力,现在已经没有了,所以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要逞强。”萧谨行叮嘱,“你知道当初我封锁菖门县不让瘟疫流出的消息是为何吗?就是怕你会去菖门县支援,怕你感染了瘟疫,而你没有了自愈的能力。”

安泞惊讶。

她以为萧谨行封锁消息只是为了不引起百姓的恐慌,亦或者,不想把这些消息传到他国而有了可乘之机。

古代就是一个战争频繁的地方,一丝风吹草动都可能引起,两国交战。

“我不想你受伤。”萧谨行一字一顿。

“我也不想你受伤。”安泞承诺,“我会照顾我好我自己。你呢,你能答应我,照顾好你自己吗?”

“我是皇帝,不管如何,我身边都有无数愿意用命保护我的将士,我没有那么容易受伤。”

“那你打算怎么捉拿奸细?”安泞问。

萧谨行眼眸微动。

“放那么多人在我身边,是怕奸细对我做手脚是吗?”安泞问,“而你在出征之前,一定会先捉拿奸细对不对?”

萧谨行点头。

安泞一向聪明。

他没什么瞒得过她。

他说道,“放心,我不会再拿我的命去作诱饵,不到万不得的情况下,我绝不会铤而走险。”

“我不管你要做什么。”安泞看着他。

她很清楚。

她在军中的职责,主要是做好后勤医疗。

至于怎么用兵打仗,她不会去影响了萧谨行的决策。

她只想告诉他,“你的命不只属于你自己,你的命属于整个大泫国,你的命还属于我,鹿鸣,还有呦呦,你绝不能死!”

------题外话------

明天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