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还你一个清白……”安泞喃喃,口吻中听不出来什么情绪。

那一刻却还是让冯希芸心跳加速,慌张不已。

不知道安泞葫芦里面又在卖什么药。

总觉得这女人的能耐,比她想的更强。

她不能,掉以轻心。

“冯太医,你说一个人如果真的想要藏匿一样东西,会藏在自己身上,亦或者藏在别人都能够想到的地方,等着被别人找出来吗?”安泞问她。

冯希芸心口一颤,身体也仿若抖了一下。

她看着安泞,仿若那一刻好像被安泞发现了什么。

“特别是一个聪明的人。”安泞冷冷的看着冯希芸。

“微臣不知。”冯希芸低垂着眼眸,“微臣愚笨,且未经历过这种事情,微臣没办法给娘娘更好的意见,还请娘娘恕罪。”

安泞冷笑。

冯希芸的冷静,还真的让她有些意外。

可惜。

有些人不会走正道。

她眼眸一转,“如果是我,我会藏在一个,任何人都想不到的地方,甚至,不敢去想的地方。”

冯希芸听着安泞的话,心口一阵惊吓。

她紧紧地看着安泞,整个人变得越发的紧张。

“比如……”安泞对着冯希芸一字一顿地回答,“皇上的营帐内。”

冯希芸脸瞬间煞白。

眼前猛然一阵眩晕发黑,险些要晕倒了过去。

她不敢相信,安泞居然能够猜出来。

她以为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到皇上的营帐,她不相信安泞居然聪明到这个地步。

而真的让安泞找到了……

能够自由进出皇上营帐的人,除了皇上自己,唯有她。

定然不可能是皇上。

也就只能是她。

再加上她一直在被士兵指控,她就是百口莫辩。

而恶意阻拦皇后甚至让皇后命悬一线,她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甚至可能殃及她的家族。

一想到这里。

冯希芸真的是怕了。

她眼眶红润,身体颤抖着厉害。

所有的伪装和冷静在那一刻仿若全部崩塌。

她不敢相信,接下来她会遭遇怎样残忍的对待。

哪怕她曾经救过皇上一命,皇上也不可能对她仁慈。

“来人!”安泞丝毫没有把冯希芸的情绪放在眼里,直接下达命令,“给我好好搜!”

冯希芸听到安泞的声音,跪得笔直的那一刻,都往旁边倒了一下。

她很清楚,一搜就立马会被搜了出来。

她今日必死无疑。

还,丢尽颜面。

“等等。”萧谨行突然开口,阻止了安泞的命令。

安泞眼眸一紧。

她转头看向萧谨行。

冯希芸也诧异的看着皇上。

她不敢对皇上抱太大的希望,刚刚才被皇上玩弄了一番,脸都打肿了,现在她根本不敢去想,皇上会救她一命。

“朕营帐中,没有皇后的令牌。”萧谨行直言。

冯希芸以为自己听错了。

皇上这是在护她吗?!

只要搜索不出来令牌,就不能说明是她拿走了皇后的令牌恶意阻拦皇后入营,她便不会死。

安泞看着萧谨行,冷笑了一下。

所以。

萧谨行早知道,一切都是冯希芸做的。

而他,舍不得她死。

对萧谨行而言,给点教训就够了是吗?!

萧谨行感觉到了安泞的视线,但他没有回头。

他表情冷漠,直接下达了圣旨,“皇后进营被阻,在场所有人都有罪!全部拖下去,包括冯希芸,重打军棍二十,扣军饷两月。”

安泞唇瓣紧咬。

这就是萧谨行给她的交代吗?

让所有人帮冯希芸一起,顶替冯希芸的罪。

“谢主隆恩!”在场所有人听只是被打军棍,虽二十军棍不轻,但至少不会被砍了脑袋,连忙叩谢。

冯希芸那一刻也心有余悸。

二十军棍可能会要了她半条命,但也不至于会死。

这次算是,侥幸逃过一劫。

眼底也陡然露出一抹恶毒的视线,没有半点感恩。

只想着,接下来怎么可以杀了安泞解恨!

怎么可以,坐上皇后之位!

所有人被带了出去。

然后营帐外响起了,军棍的声音,一声声,仿若皮开肉绽。

营帐内,就剩下了安泞和萧谨行两个人。

沉默中。

安泞以为,解决了冯希芸,她还可以和萧谨行好好聊聊。

但现在萧谨行对冯希芸的袒护……她不知道她要说的一切,是不是只是在自作多情?!

对萧谨行而言,她到底还算什么?!

安泞眼眸微动。

萧谨行突然拉住她的手。

手心之间,突然熟悉又陌生的触感。

安泞抿唇,想要甩开,又选择了沉默。

“先把你伤口处理一下。”萧谨行说。

丝毫没有解释,他刚刚为什么会对冯希芸的手下留情。

安泞转眸看了一眼自己还在流血的刀伤。

刚或许情绪太激动,所以并未注意到这里的疼痛。

真的冷静下来,还是痛。

刺骨的痛。

或许不只是伤口,还有心口。

她还未答应。

萧谨行已经牵着她的手,将她带到了营帐内的软榻上坐下。

营帐内炉火很旺,所以并不觉得寒冷。

萧谨行小心翼翼的将她的衣袖挽起,看着那道狰狞的刀伤,他拿出营帐内的医药箱,开始给她做清理和包扎。

碰到酒精。

安泞伤口的疼痛,还是让她皱紧了眉头,发出了一丝,忍痛的声音。

“痛吗?”萧谨行问她。

声音温和。

“我说痛,又能怎么样?”安泞反问。

萧谨行轻抿着唇瓣。

“你还是包庇了,罪魁祸首。”安泞直截了当。

她想过了。

既然来都来了,很多事情该说清楚还是得说清楚。

如果真的错过了。

那便是命。

至少,她不想留下遗憾。

萧谨行似乎是笑了一下。

轻笑着,看不出来他的情绪。

安泞皱紧眉头。

所以她痛,她不爽,她觉得憋屈,他反而觉得她好笑了。

“好久没有见到你这般坦诚了。”萧谨行解释。

“所以你对冯希芸,有感情了是吗?”安泞问。

不想拐弯抹角了。

“你介意了?”萧谨行没有正面回答。

安泞咬唇。

“不是让我宠幸后宫佳丽三千吗?这才一人而已,你就不能接受了?”萧谨行淡淡的说道。

就是很平常的,两个人之间聊天的口吻。

“不能接受了。”安泞回答。

萧谨行清理着伤口的手,突然一僵。

他没想过安泞会突然这么直接的回答他,甚至会说“不能接受”。

安泞习惯性把他推出去,推给别人,任何人。

刚刚那一问,也不过是随口……

真的只是随口?还是其实也带着期待。

“不能接受你被一个绿茶婊给睡了。”安泞补充。

萧谨行挑眉。

虽然不懂什么叫绿茶婊,但琢磨着应该是形容冯希芸不太好的词语。

他喉结滚动,又问,“其他人就可以了?”

“绿茶婊都睡不到你,其他人没那个能耐。”安泞笃定。

萧谨行嘴角的弧度,明显上扬。

他似乎应了一声。

眼中带笑。

“那你,被睡了吗?”安泞问。

她只是想要知道一个结果而已。

古代男人……没什么贞操可言。

她做好了准备。

“没有。”萧谨行否认,“能睡我的人,只有你一个人。”

安泞心口一动。

心跳莫名有些快。

分明一问一答。

却突然觉得,萧谨行在说情话。

还……内涵得很。

她真的想过萧谨行的不贞,毕竟当初是她一再推开萧谨行,他伤心欲绝彻底死心的情况下接受了别人,她也不能有怨言,哪怕心里会不舒坦。

然而此刻真的听萧谨行说没有的时候,她不得不承认,她心情很美丽。

原来自己的东西完完全全属于自己,这种感觉居然,这么美好。

但转念一想。

安泞嘴角的笑容尽失,突然严肃道,“那你为什么要包庇冯希芸?”

萧谨行轻抿了一下唇瓣。

“你知道是冯希芸干的吧?”安泞又确定。

不知道怎可能不让她搜索?!

“知道。”萧谨行回答,“从你进来那一刻说起令牌,我就知道了。昨日冯希芸鬼鬼祟祟来过我的营帐,当时并未察觉不妥,现在就一目了然。”

“所以理由呢?”安泞问萧谨行。

既然不喜欢冯希芸。

既然知道是冯希芸所为,为什么还要包庇她。

“别告诉我,因为她救你一命,所以你要还她一命。”安泞满脸不悦,“你可知道冯希芸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绝不像你眼前看到的这样善良柔弱,心思反而诡异恶毒,这次之后她也不会感恩甚至消停,她只会变本加厉!”

“我知道。”萧谨行应着,“从她冒领了你在菖门县的功劳,我就知道她并非我想的那般无私纯良。”

“然而你却还是因为她救了你一命,所以留她一命。”安泞总结。

虽然也不是不能理解。

毕竟救命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但明知道冯希芸心思不纯甚至还差点害她丧命,萧谨行却还是留下冯希芸,哪怕她是圣母,心里也会不爽。

何况她其实也没有那么伟大!

“不是。”萧谨行否认。

安泞蹙眉。

“我是皇上,她作为太医救我本是她的职责所在,我可以对她心存感激,但没到,为了她要摒弃我的原则是非的地步,今日留下她,只是因为她还有用。”萧谨行直言。

“什么意思?”

萧谨行喉结滚动,“军中有奸细。”

“听闻了。”安泞点头。

“所以需要她来做一些文章。”萧谨行说道,“其实本还在犹豫要不要用她,但今日她的所作所为,让我没有了顾虑。”

安泞看着萧谨行。

“让你失望了。”萧谨行眼眸微闪,“任何时候总是站在我的利益上考虑事情。今日本可以好好为你出气,也能解决你身边的隐患,我却还是选择了对我更利好的方式。”

“是有些失望的。”安泞直言道。

萧谨行手指微紧。

他低垂着眼眸,继续认真的给她上药。

“你就不怕我因为你的所作所为,又离你而去吗?”安泞问。

萧谨行摇头。

淡淡的摇头。

安泞脸色微变。

分明不是还喜欢她吗?!

怎又会不在乎她的离开。

“我有我的宿命。”萧谨行说道,“你曾经有句话说得很对,我既然选择了当上大泫国的皇帝,我就应该对大泫国负责,儿女情长,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我没太……抱有期待。”

安泞心口一痛。

萧谨行到底是,把感情放在了最卑微的位置。

她说道,“我其实不太失望。”

萧谨行看向她。

“还觉得,你很伟大。”安泞说,“你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减少伤亡,不过是为了天下苍生社稷,不过是,把所有的悲痛留给了自己。你明知道你今天所为可能会再次让我失望,特别是在我们关系这么不好的时候,以我的性格可能转身就走,但你却还是选择了你的宿命,饱受爱而不得的滋味。”

萧谨行眼中,带着讶异。

或许还是,不敢相信安泞对他突然的理解。

------题外话------

二更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