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继续打脸冯希芸(二更)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安泞纵然已做好了所有准备。

比如萧谨行觉得二十巴掌太重改成了十个、五个,她也会据理力争,决不妥协。

对冯希芸,她的忍耐也到了极限。

今日不发泄一番,她不可能咽下这口气。

她真的没有想到,萧谨行只是换一个人去打冯希芸而已。

事实上。

贵为皇后,亲自处罚就又失了自己身份,而她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不太确定萧谨行对冯希芸的态度,担心让其他人来处罚,反而害了那人,所以不想牵连无辜,亲力亲为。

此刻萧谨行自己下令,俨然就没有了这方面的顾虑。

而冯希芸在听到萧谨行的命令之后,整个人完全,呆滞了。

她心里的喜悦,也在这一瞬间,仿若一盆冷水,彻底破灭,淋得她全身一片冰凉。

不应该是皇上对她有情有义,皇上对她有怜悯之心吗?!

此刻皇上的举动不仅没有半点对她的恩情,反而是对皇后的宠溺。

皇后身份金贵,亲自处罚人的粗活儿,确实不应该皇后来做。

冯希芸想到这里,脸都绿了。

根本没办法再去伪装可怜弱小。

她从来没有这么崩溃过。

从小到大她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失手过。

第一次见到皇上时,就因为皇上的英俊威武而动了芳心,所以才不顾一切的去了边关就是想要引起皇上的注意,然后一步步靠近皇上身边,不表露自己的情谊,就等着皇上爱上她。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一切都按照她的规划走到了现在。

中途尽管发生了一些让她无法接受的事情,比如在菖门县被她婢女嘴对嘴喂药成为了她这辈子的阴影,但出去这点,其他都很顺利。

然而就在她以为她快要成功了的这一刻,之前做的所有一切仿若都前功尽弃了。

她甚至有一种,只要有安泞在,她做的一切都是白塔的错觉。

她眼眶红透,压抑得身体发抖。

耳边响起皇上再次下达的命令,“贡静宜,替皇后掌冯太医二十大掌。”

冯希芸瞳孔都瞪大了。

贡静宜的手劲儿多大?!

刚刚给她搜身时,她都痛得不能忍受了。

此刻真要打在她的脸上,她不痛死才怪。

“微臣遵命。”贡静宜丝毫没有半点犹豫。

武将大多都是直接执行命令,特别是常年在外打仗,没怎么接触过朝廷的人,学不会拐弯抹角。

她走到冯希芸的面前。

但凡是会看点脸色的人,也不会下了重手。

毕竟她还是有些名声的太医,也是皇上的救命恩人。

多少会手下留情。

然而这个贡静宜,半点都没有看人眼色的本事儿,一个巴掌下来,“啪”的一声。

差点没有把冯希芸直接扇大哭出声。

比起刚刚安泞打的那一巴掌,简直可谓是小巫见大巫。

而冯希芸还未让自己接受过来。

下一巴掌又打了过来。

紧接着就是无数个巴掌,“啪啪啪”的往她脸上,一边一个的迅速打下。

整整二十个巴掌扇完。

贡静宜任务完成,退后到一边。

冯希芸被打得眼前昏花。

脸红肿得不成样子。

她此刻想哭,一拉扯到脸部就痛。

痛得眼泪直流。

模样不要太狼狈。

安泞就这么看着冯希芸被打后,真的可谓是惨不忍睹的模样。

她本来就是那种娇小碧玉型,柔柔弱弱的模样,有种一碰就会倒的既视感,此刻遭受了整整二十大耳光,是真的觉得她的身板根本,承受不住。

安泞心里,爽快了一点。

一想到自己这般爬山涉水来找萧谨行,结果差点因为冯希芸命丧于此,而满怀期待见到萧谨行这一刻,入眼的却是冯希芸和萧谨行之间的亲昵画面,心中的怒火难以忍受。

所以仅仅二十个巴掌,何以解恨?!

二十个巴掌只是个开胃菜,先折磨一下冯希芸。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安泞眼眸一紧,声音冷漠道,“刚刚你说,我的令牌是被冯希芸拿走的?!”

安泞问守卫。

把话题又扯了回来。

守卫此刻也因为冯希芸突然被打而震惊到了。

全程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现在突然被皇后问话,守卫整个身体又是一抖,战战兢兢又满腔怒火的说道,“小的句句属实,如有谎言,小的必将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冯希芸此刻本以为就结束了。

她现在的脸肿得跟猪一样,只想早点离开,不想让自己在人面前这般丢人,还想早点回去用药擦拭,减少现在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然而安泞居然还不善罢甘休!

居然又兜转回来了!

安泞就是故意的,故意让她没办法处理自己的脸伤,故意让她难堪!

冯希芸大声说道,“娘娘,刚刚微臣也已经被搜身了,微臣的营帐也都被搜了一遍,确实不是微臣拿了,娘娘难道还要听了他人对微臣的诽谤吗?!微臣到底要如何才能够洗清微臣的罪名!”

冯希芸悲痛不已。

脸上就是一副莫大冤情的模样。

她现在只想离开。

此时的她不仅脸不能见人痛得要命,腿也跪得麻木。

然而皇上和皇后都没有让她要起来的意思。

从安泞走进营帐之后,她便一直跪在这里。

“娘娘刚刚教训微臣犯下的所有过错,微臣也都吸取了教训,微臣以后绝对不敢了。但拿走娘娘令牌的事情,微臣从未做过,哪怕是逼死微臣,微臣也绝不认罪。”冯希芸义正言辞,看上去激动不已。

安泞压根没搭理冯希芸绝美演技。

她转眸又看着守卫,“刚刚是谁通知你过来指认本宫的?”

冯希芸听安泞这么一说,心口又是一惊。

安泞这女人追究起来,真的是什么都要追根究底。

“是皇上营帐区的一名守卫军。”守卫连忙回答,仿若也是找到了为自己洗清罪名的方式一般,有些激动,“娘娘可以问问那名守卫军,一定也是冯太医指使!”

冯希芸手指微紧,在努力让自己放松。

“皇上,麻烦让刚刚参与了捉拿臣妾的所有人,都带进来。”

萧谨行吩咐着亲卫,“把所有人都带进来。”

“是。”

不一会儿。

一行士兵,规规矩矩的全部都出现在了营帐内,跪了一地。

“你们之中,谁去叫的他来?”安泞问。

一个士兵战战兢兢回答道,“是小的。”

“谁让你去叫的他?”

“是冯太医。”士兵根本没有半点犹豫,实话实说。

冯希芸紧握着拳头。

此刻哪怕再慌,也努力保持着冷静。

“你确定?”

“当着皇上皇后娘娘的面,小的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撒谎。”士兵保证。

“你呢?”安泞看着巡逻军的首领,“受谁的命令,要来拿下本宫。”

“回、回皇后娘娘。”此刻巡逻军的首领也是吓到不行。

一想到自己刚刚差点杀了皇后,自己这条小命怕是不保了。

他结巴着回答,“是冯太医,冯太医说娘娘存在可疑,让小的来盘问娘娘。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皇后娘娘,小的罪该万死!”

说完,又重重的不停磕头。

他属下的所有人,也都磕着响头。

“你们也不过是职责所在,何况不知者不罪,本宫不会滥杀无辜。”安泞直言道。

“小的谢娘娘不杀之恩。”

安泞微点了头,对这群士兵也没有浪费时辰。

叫他们来只不过是为了指证冯希芸而已,并没想过要对他们做多大的处罚。

她眼眸一转,看向冯希芸。

冯希芸自然能够感受到安泞的视线。

她轻咬了一下唇瓣。

也料到了,到底追查起来,就是会查到她这里。

她柔柔弱弱的开了口,说道,“微臣没有认出皇后娘娘,是微臣的错,刚刚微臣也已经认错了。”

所以咬定了,就是因为她没有认出来。

没认出来,就是不知者无罪。

“微臣也不否认,微臣确实觉得娘娘和娘娘身边带来的人有些可疑,主要是娘娘的身型和一般的士兵不一般,又听闻皇上说军中有奸细一事儿,就变得特别敏感又多疑,所以才让巡逻军好生查问一番。而微臣因为赶着来给皇上送汤药,没能停下来和巡逻军一起巡查,也是想到,这些事情本是巡逻军的职责所在,便也信任他们,才会直接离开。如微臣能够陪同巡逻军一起,便也就能够认出娘娘,也就不会让娘娘遭遇这么多。微臣确实有错,还请娘娘,再次惩罚微臣!”

冯希芸早想过了,如果安泞真的要追究,她也只能认了。

但她咬死也不会承认她认出来了安泞,安泞拿不出证据,反正她不相信有谁能够找到令牌,安泞也不可能定了她的罪!

“刚刚听皇上提及,娘娘去了菖门县,娘娘就是江湖郎中阿离。皇上一眼便知阿离是皇后娘娘,而微臣却从头到尾都不知,如不是皇上刚刚提及,微臣还一直以为阿离是个男子,阿离和娘娘毫无关系,是微臣眼拙。如不是微臣眼拙,微臣就算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菖门县时顶替了娘娘的功劳。”冯希芸就是把责任推卸到了她没有眼力劲儿。

还把菖门县的事情主动提及。

“皇上。”冯希芸跪对着萧谨行,悲痛道,“当时在菖门县,微臣对皇上说,瘟疫是由微臣的药方医治,是微臣欺骗了皇上,然而微臣当时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因为娘娘所托,娘娘说她习惯隐姓埋名,让微臣一定要替她保守秘密。当时微臣一直以为是因为阿离淡泊名利,不想被人发现他的医术高明,所以便答应了。如微臣知道阿离是娘娘,微臣绝不会这么做。”

安泞皱眉。

倒是没想到冯希芸到这个地步了,都还能够这般的沉着冷静。

此刻不仅证明了自己眼力不好,如果眼力好,也就不会在菖门县顶替了她的功劳,按照常理,任何人也不敢。而且现在还趁机把当时为什么要顶替功劳的原因,给萧谨行坦白了。冯希芸果然是聪明,一瞬就知道萧谨行定然发现了当时菖门县真正的药方是处于她们之间谁,与其让萧谨行来揣测她,倒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反而能够明哲保身。

冯希芸这样的女人,如真的心地善良,这般足智多谋倒也是一个人才,但她心思不纯,诡计多端,放在身边就是祸害。

所以,绝不能留下。

“微臣确实做了很多错事儿,微臣愿意接受所有的惩罚。但微臣没有做过的事情,微臣绝不会承认。”冯希芸说得坚定不移,“微臣确实没有擅自拿下娘娘的令牌让娘娘无法进入军营,无法见到皇上。还请娘娘明察秋毫,还微臣一个清白。”

就是认定了,安泞找不到令牌的下落之地!

------题外话------

明日见。

么么哒。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