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萧谨行眼眸中闪过一丝,嗜血的视线,让人不寒而栗。

冯希芸心口一抖,不敢吱声。

与此同时。

亲卫已将昨日门口的站岗的守卫军全部都带了进来。

听说是要来见皇上,一个个也都胆战心惊,不知何事!

刚走到营帐之中。

昨日那个将安泞赶出去的守卫立马一眼就认出来了安泞,看着安泞在皇上营帐中,明显激动了,“大胆,你居然闯进了皇上的营帐……”

话未说完。

守卫军的首领立马摁住了守卫的头,低声威胁道,“在皇上面前不能放肆,给我闭嘴!”

守卫惊吓着,不敢说话了。

萧谨行冷冷的看着那个守卫。

守卫感觉到一道慑人的视线,身体在微微颤抖。

“昨天是你把她拦在门外,不准她进入军营的?”萧谨行冷声问道。

“是,是小的。”守卫连忙结巴着回答道,“昨日此人拿着一个假令牌想要擅闯军营,被小的拦在了外面,不知今日是如何又混进了军营中,还擅闯了皇上营帐,惊扰了皇上,小的罪该万死!”

“确实罪该万死!”萧谨行脸色黑透。

眼底的杀意太明显不过。

“连皇后都敢拦下,简直胆大包天!来人,给朕拖下去,斩立决!”萧谨行大声命令。

守卫吓得身体都软了。

眼前的人居然居然是……皇后!

皇后怎么来了军营?

而且不是说皇后连皇宫都不在吗?!

守卫不相信的看着安泞,脸色煞白一片,整个人也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估计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他随便拦下来的一个人,居然会是当今皇后。

他身体一直在发抖,抖得全身颤栗不止。

安泞淡漠的看着面前瑟瑟发抖的守卫,耳边萦绕着刚刚萧谨行下达的命令。

他还是叫她“皇后”。

分明不是讽刺了她,说她不稀罕吗?!

安泞心有所动。

但她和萧谨行私人的事情,等处理完该处理的人再说!

亲卫上前直接拖走守卫。

守卫已经吓破了魂,连求饶都没有,眼看着就要被拖走了。

冯希芸此刻也是紧张万分。

就怕守卫把她给拱了出来,虽然她也早想好了怎么让自己避嫌,但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

就在冯希芸的心稍微落下来那一刻。

“等等。”安泞突然发话。

冯希芸一颗心,猛地又悬了上去。

她不由得看了一眼安泞,也不敢出声。

亲卫停下脚步,回头看向皇上。

皇上微点头。

亲卫连忙把守卫又重新带到了安泞的面前,跪在了地上。

“一个小小的守卫,应该没有那么大的权利,可以随意赶走一个,持有军中令牌的人。”安泞直言。

萧谨行认可。

冯希芸心跳加速,脸色发白。

“所以,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做的?你的上级?”安泞眼眸一转,看向守卫军的首领。

首领一听,吓得脸都白了。

他跪在地上连忙回答道,“娘娘,小的并未收到过任何消息说持有令牌的人要进入军营,小的更是没有下达过,要拦住娘娘的命令,还请娘娘明鉴!”

说完,还重重的磕了响头,力表自己的诚心!

安泞看了一眼首领,又转眸看着那个守卫军,问道,“谁让你这么做的?!”

安泞声音冷漠,气场十足。

守卫军被吓得,全身颤栗,脸色发青。

他哆哆嗦嗦的说道,“昨日,昨日小的真的没有认出来是皇后娘娘,小的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守卫军猛地磕头。

安泞皱眉,也没拦着。

守卫军磕完头,才又战战兢兢的回答道,“昨日小的拦下皇后娘娘,只是因为冯太医说不准任何陌生人进入军营之中,小的才赶走皇后娘娘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一直跪着的冯希芸,忍不住插嘴。

她就知道。

会被出卖了。

安泞果然是聪明。

居然一下就猜到,守卫是受人指使。

“就是你说的!”守卫转头看着冯希芸,很坚决地说道,“你还把娘娘的令牌没收了!”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冤枉我?!”冯希芸眼眶红透,整个人委屈不已。

“你,你,你……”守卫被冯希芸说得,脸都涨红了。

本就不太会说话。

此刻又因为冯希芸的否认,就要吃了哑巴亏。

冯希芸趁势又开口道,对着萧谨行看上去楚楚可怜的解释着,“皇上,微臣并没有这般说过。微臣昨日确实遇到过这名守卫,守卫匆匆忙忙的从我面前走过,微臣随口问了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说有人要擅闯军营之地,微臣便吩咐了一句现在战前关键时刻,不能轻易放任何人进来,得审查清楚。微臣不知道是不是微臣这么随口一句话让守卫误会了,微臣如果知道有军中令牌,微臣定然不会这般说,如果微臣知道门口处是皇后娘娘,微臣一定会亲自迎接娘娘。”

说着眼泪就止不住的哭了出来。

“不是这样说的,当时你不是这样的!你说令牌也是假的,你还把令牌给拿走了……”守卫大声反驳,声音又快又急。

想要解释,仿若又解释不清楚。

都要急哭了!

“我没有拿过令牌,我都不知道有令牌这东西。”冯希芸一脸茫然的看着守卫,眼中闪烁着清澈的光芒,看上去无辜到了极致。

萧谨行表情冷漠。

“皇后娘娘,您的令牌真的是被冯太医拿走的,不让您进来也是冯太医游说小的这么做的。”守卫此刻冷静了些,突然想到什么,连忙又大声说道,“令牌一定在冯太医的身上。”

“微臣真的没有拿……”冯希芸满脸无奈,又痛心疾首的说道,“皇上和皇后娘娘要是不信微臣,那就请皇上和娘娘下令搜微臣身,以证微臣清白。”

“搜!”安泞直截了当。

也不需要征求萧谨行的意见。

萧谨行看了一眼安泞,命令道,“搜身。”

亲卫直接就要过去,搜冯希芸的身体。

“皇上。”冯希芸突然激动。

安泞眉头微皱。

她其实不觉得冯希芸会这么蠢的把令牌放在身上,这无疑就是在自投罗网。

她这么做不过就是表明自己的态度。

让萧谨行明白她的坚决。

“微臣虽是军医,跟随皇上出兵打仗,应不拘小节。但归根结底,微臣还是一介女子,让大男人这么给微臣搜了身,微臣以后还怎么见人……”冯希芸说得羞愧无比。

“让贡静宜来!”萧谨行下达命令。

贡静宜是谢若瞳的副官,谢若瞳无法出兵,贡静宜便跟随萧谨行到了漠北。

安泞转眸看了一眼萧谨行。

所以萧谨行还是给冯希芸留足了颜面。

冯希芸心里也有些窃喜。

不管如何,皇上对她终究对其他人不同。

换成其他人,皇上定然也不会多此一举。

不过……

冯希芸内心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她本以为皇上会命皇后来给她搜身,一来这个屋内只有皇后是女子,二来皇后下令要搜身的,她自己亲自来搜身更有说服力。

如果皇上命皇后来亲自给她搜身,就足以说明她在皇上心目中的非凡地位。

冯希芸暗自咬牙。

她告诉自己不能操之过急,皇上现在更喜欢的还是皇后。

她不能和皇后正刚。

不一会儿。

贡静宜来到了营帐内,先后行礼。

看到皇后那一刻,还是些许惊讶。

“搜一下冯希芸身上,是否有军中令牌。”萧谨行吩咐。

“是。”贡静宜领命。

她走向冯希芸,直接动手就搜了起来。

冯希芸皱着眉头。

贡静宜动作有些粗鲁,常年在外打仗,手脚也轻不了。

冯希芸忍着痛。

贡静宜搜完,禀报道,“皇上,冯太医身上并无令牌。”

萧谨行微点头。

“皇上,冯太医定然不可能放在身上,她一定一定放在了……”守卫看没有从冯希芸身上搜到令牌,连忙又紧张的说道,“放在了她的营帐内!”

“微臣没有。”冯希芸反驳。

“小的恳请皇上搜查冯太医的营帐。”守卫跪拜在地上,猛地磕头。

“搜!”安泞发话。

萧谨行点头。

亲卫连忙离开。

等了约莫半柱香时辰。

亲卫回来禀报,“皇上,并未在冯太医的营帐内收到任何关于令牌内的东西。”

冯希芸暗自一笑。

她既然要做,当然不可能让人抓到了证据。

安泞转眸看了一眼冯希芸。

冯希芸感觉到视线,连忙迎上,“娘娘,微臣真的没有做过,微臣如果知道是娘娘,微臣一定不会阻拦娘娘,还请你娘娘明鉴。”

“真的是冯太医,真的是她让我这么做的!”守卫满脸慌张。

本以为只要找到了令牌就可以说明自己是被冯太医指使。

却没想到,怎么都找不到这个令牌。

“刚刚为何假装没认出本宫?”安泞问。

不打算和冯希芸,拐弯抹角了。

刚刚守卫指认是冯希芸拿走了令牌之后,不管还有没有证据,她都已经默认了,冯希芸的一切。

冯希芸满露惊色,又显无辜,“微臣不知娘娘在说什么。微臣也是刚刚娘娘走进了皇上的营帐之中,微臣才认出娘娘的。”

“哦,是吗?!”安泞反问。

“微臣句句属实,还请娘娘明鉴。”冯希芸一脸真诚。遂又突然想到什么,连忙又开口道,“娘娘是在生气,刚刚微臣给皇上更衣吗?”

安泞眼眸一紧。

冯希芸还真的就有那个本事儿,把难以启齿的事情说得这般的冠冕堂皇,还带着一副弱小者的姿势,反客为主。

“娘娘,您不要误会了。”冯希芸小心翼翼的解释道,“皇上这几日因为军中要事忙碌,屡屡都是晚上三更入睡,微臣担心皇上的身体,这几日便都给皇上熬了汤药给皇上补充营养。今日微臣不小心打翻了汤药碗,弄到了皇上一身都是,微臣才准伺候皇上更衣。”

“所以是你故意打翻的?”安泞一针见血。

冯希芸脸瞬间红透。

被安泞这么突然揭穿,窘迫一时让她控制不住身体的反应。

但她很会伪装。

她涨红的脸,让人觉得她只是被冤枉了的激动,她眼泪婆娑的说道,“娘娘冤枉。微臣真的是不小心,这几日微臣虽没有陪着皇上商议军事,但微臣也因为担心皇上的身体,每晚也都是等着皇上入睡之后,微臣才能安心入睡,所以微臣这几日身体也有些恍惚,才会不小心打翻了皇上的汤药碗。”

安泞笑了一下。

冯希芸还真的是聪明。

不仅合情合理的洗脱着自己的罪名,还趁机对萧谨行进行了一番表白,恰到好处的表达了自己对萧谨行的用情至深,体贴入微。

所以萧谨行到底被她,迷惑了吗?!

------题外话------

明天见了哦!

爱你们!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