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军营之中,天还未到大亮。

士兵已经顶着大寒天气在操练了。

一声声气壮山河的声音,士气磅礴,响彻天际。

安泞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也在看,操练的台子正中央处,萧谨行在不在?!

好像……不在。

所以萧谨行还在睡觉吗?!

上一次去边关打仗那会儿,萧谨行没这么懒惰的。

安泞也没多想。

她就带着冠玉和刘徕,有些无头苍蝇的在军营之中走着,自然是想往萧谨行的营帐去。

终于,天都已经大亮了。

安泞看到了,那个辉煌的营帐。

军营之中,主帅的帐篷自然是,很显眼!

安泞莫名有些紧张。

哪怕还没有靠近,但一想到萧谨行在营帐之中……

心跳就会疯狂的加速。

她深呼吸一口气,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从未想过有一天去见萧谨行时,会抱着这样的心情。

她继续往营帐走去。

刚过去。

“站住!”营帐几十几米之外,就有人拦住了安泞。

安泞此刻似乎才注意到,这么多的守卫军。

事实上以前也是如此。

只不过,今日的心情让她都忽视了。

一心只想立马就见到萧谨行。

她觉得,她得冷静下来。

安泞看着守卫,正欲开口。

守卫突然恭敬,对着安泞身后人尊敬道,“冯太医。”

冯希芸。

安泞眉头微皱。

冯希芸微点头,声音温和道,“辛苦了。”

“应该的。”守卫连忙回答道。

冯希芸也不会有任何阻拦,直接就走了进去。

安泞自然也没有叫住冯希芸。

冯希芸是认得她。

但冯希芸不一定会帮她。

昨日令牌的事情,她就存在疑惑,当然,没有证据她也不能诽谤。

但不相信的人,她自然不会去打草惊蛇。

也就在那一刻。

安泞低垂着头,没和冯希芸正面相对。

冯希芸也没注意到安泞,提着食盒从安泞身边走过。

走了几步。

她突然顿了顿足。

她回头。

回头那一刻。

心口猛地一动。

尽管低垂着眼眸,但眼前的人无疑就是安泞。

她居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又进来了!

事实上她也想过安泞不可能就此放弃,但也认定,她连令牌都没有了,更不可能进来得了军营,这段时间皇上为了抓到细作,真的是半只苍蝇都不可能放进来,安泞怎么堂而皇之来的?!

看她穿着军服,显然是偷梁换柱!

冯希芸轻咬了一下唇瓣,直接走了。

并没有揭穿了安泞。

是很清楚,她现在稍有不慎,反而是让自己惹火上身。

但她定然也不可能,让安泞就这么去见了皇上……

冯希芸眼眸紧了又紧,提着食盒的手,都在微微发抖。

她转眸,突然停了停脚步。

巡逻兵从她面前走过。

军营之中,自然到处都是巡逻,皇上周围,更是严密。

“等一下。”冯希芸叫着一支巡逻兵。

“冯太医。”巡逻兵领队恭敬。

“那三个人好像有点问题,你让人去看看情况。”冯希芸吩咐道,“皇上周围,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可疑之人。”

“是。”

巡逻兵直接走了过去。

冯希芸站在原地,有些紧张。

下一刻她突然又想到什么,连忙又叫了身边一个守卫,交代了些事情。

守卫领命离开。

而此刻的安泞已经打算带着冠玉和刘徕离开了。

冯希芸刚刚应该是认出了她。

哪怕,只在她身上停留很短,但以冯希芸的心思细腻,必然是认出来了。

认出来了却选择了沉默离开……

冯希芸这一举止,非奸即盗。

所以她根本没有停留,对着守卫说走错了地方,转身就离开。

她其实不应该一进来就来找萧谨行。

萧谨行被保护森严,想要见他根本不容易。

亦或者她应该守株待兔,等萧谨行出现。

心急的情况,也应该先去找其他人。

比如跟着萧谨行一起来的袁文康。

是她,唐突了。

安泞刚离开的脚步。

身后的人突然大声叫着她,“站住!”

安泞心口微动。

她停下了脚步。

冠玉和刘徕也停了下来。

“转过身来!”巡逻军命令。

安泞咬牙,转过去。

巡逻军看着安泞以及其他两人的模样。

自然军营之大,陌生面孔很多,也不足为奇。

但看着安泞的模样。

巡逻军直接动手,就要去撤掉安泞头上的兜鍪。

安泞皱眉。

冠玉直接挡在了安泞的面前,挡住了巡逻军的手。

巡逻军脸色一沉,“做什么!”

冠玉沉默。

刚刚甚至是本能的直接挡在了小姐的面前。

忘了小姐说过,凡是都要听从她的命令。

此刻的冠玉也不知如何回答。

“来人,把这可疑的三人给我拿下!”巡逻军吩咐,“关进审问室严加拷问!”

安泞眼眸一紧。

她很清楚,此刻要是被关了进去,太容易被做文章了。

这种最低级别的审问,根本不可能传到萧谨行那个层面,甚至连袁文康的层面都不可能!

“住手!”安泞大声呵斥。

巡逻军冷冷的看着她。

“我是皇后,谁敢动本宫!”安泞气场十足。

巡逻军眼眸紧了紧,仿若也是被眼前人的气场震慑住!

“不信你们可以问皇上!”安泞大声道,“是不是,一目了然。”

巡逻军有些迟疑。

“反正我现在哪儿也逃不了,不耽搁你们去确定我的身份……”

安泞话未说完。

一个士兵突然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你怎么闯进来的!”

安泞眼眸一紧。

自然是看清楚了,此人是昨天守卫的那个守卫军。

“大人,此人昨天拿着一个假令牌想要闯进来被小的拦住了。”守卫军对着巡逻军头领说道,“不知今日又是怎么混进来的,这人一定有问题!”

巡逻军本还想要去禀报皇上的。

此刻一听守卫军这般说,脸色一下就沉了下去,“给我拿下!擅闯军营着,格杀勿论!”

安泞脸色一沉。

此刻根本就是,有理说不清了!

安泞咬牙,只能硬闯了!

本不想伤了无辜。

然而现在,唯有制造混乱了!

她冷声命令,“保护我!”

冠玉和刘徕听到命令,迅速和面前要扣押他们的巡逻军打了起来。

而他们一出手。

其他的守卫军连忙也加入其中。

一瞬间,立马就引起了军营之中的混乱。

而冯希芸此时已走向了皇上的营帐。

她猜到万不得已,安泞会暴露自己的身份,而她的身份,士兵肯定会畏惧,所以让人去找了昨天的守卫来故意诽谤她。诽谤她之后,安泞肯定会动手打起来,她一动手,就会引起混乱,然后就有可能会引起皇上的注意,而她绝对不能让安泞活着见到皇上!

冯希芸深呼吸一口气,不动声色的走了进去。

营帐内,萧谨行自然也听到了外面的一些声响。

但因为距离有些远,听得也不是太清楚,而且军营之中此刻还在练兵,练兵的声响也很大,军营之中本也吵闹,便也没有太多留意。

此刻看到冯希芸进来,也没多余的神色变化。

“皇上,您醒了。”冯希芸很自若的走到了他的床榻边上,“我给您熬了些营养汤药,这段时日皇上太过辛苦劳累,身体得补充营养。”

萧谨行应了一声。

冯希芸从食盒里面端出来汤药,小心翼翼的递给他。

萧谨行随意的接过去。

刚碰到汤碗。

冯希芸突然放手。

萧谨行皱眉。

冯希芸尖叫了一声。

汤药就这么全部都打到在了萧谨行的身上。

冯希芸很清楚汤药过了这么一会儿,已经不烫了。

只是把皇上的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打湿了。

“皇上!”冯希芸惊吓着,连忙拿起自己手上的手帕,去给他擦拭衣服。

萧谨行皱了皱眉头。

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的眼神。

但一想到些事情,就又妥协了。

他低沉的嗓音说道,“无碍。”

“是微臣冒犯了皇上,还请皇上降罪。”冯希芸连忙跪在了地上。

“你也是无意的,起来吧。”萧谨行不在乎地说道。

“谢皇上。”冯希芸看似战战兢兢的起了身,满脸歉意,“皇上,您衣服全湿了,微臣伺候您更衣。”

……

营帐外。

越来越多的士兵过来支援,想要拿下来他们。

安泞很明显感觉到冠玉和刘徕的吃力。

哪怕再强的武林高手。

也顶不住人多。

安泞很清楚,此刻只有见到萧谨行,才能够救下他们所有人。

她冲着冠玉大声说道,“掩护我进去!”

“是。”

冠玉运用内力,将面前冲过来的士兵击退,下一刻,他猛地抬起安泞的脚,安泞运用轻功,加上冠玉手臂的力气,直接腾飞出了士兵围困之中。

瞬间,冠玉和刘徕被士兵淹没。

安泞无暇管太多,直接就往萧谨行的帐篷中冲进去。

还未靠近帐篷。

面前突然出现的士兵,直接将她拦了下来。

刀剑往她身上刺去。

安泞侧身避开。

然后刚避开这个士兵。

另外一个士兵就冲了上来,安泞一个始料不及。

手臂被划伤。

她咬紧牙关,和士兵打斗起来。

多数时候都是在闪躲。

她的武功和耐力,支持不了多久。

此刻冠玉和刘徕又被另外一群士兵围困,没办法来解救她。

安泞突然大叫了一声,“萧谨行!”

是冲着,营帐吼的。

士兵本和安泞在打斗,听到安泞的声音,也被惊吓了。

面前的人居然敢直呼皇上的名字。

简直胆大包天。

然而安泞的声音,并没有得到营帐中的回应。

营帐距离她还有几十米。

此刻刀枪的声音,还有士兵操练的声音,根本就是把她的声音掩盖住了。

“你们住手!”安泞大声呵斥,“本宫真的是皇后!”

士兵被安泞的气场怔住。

刚刚她直呼皇上的名字时,就让人迟疑了,现在说自己是皇后……

“不信你们可以禀报皇上!”安泞气喘吁吁的说道,“如果你们怕直接去禀报皇上,可以去找袁文康,袁文康知道本宫的身份!”

安泞气喘不匀的继续说道。

士兵并没有有停手。

安泞又厉声道,“你们要是真的伤到了本宫,十个脑袋也不够你们砍!都给我住手!”

士兵终究被安泞的气场怔住,也被她的声音威胁。

所有人都稍微停了下来。

面面相觑,却又不敢轻易下达结论。

就在所有人都徘徊不定的那一刻。

安泞身子一跃。

一个轻功直接从他们身边逃脱。

官兵看着安泞逃跑的方向,连忙追了上去。

安泞迅速往里面跑。

营帐就在眼前。

后面的士兵却越追越紧。

安泞体力都要到了极限。

昨晚上在外面站了一晚上的哨子,本就身体透支,今日再这般打斗追逐,眼前都已经发黑了。

她就这么看着营帐在自己眼前,几米的距离。

看着营帐门口站着的亲卫军。

她似乎是张了张口,但却因为极喘没有发出声音。

安泞能够感觉到后面士兵的靠近,感觉到一把亮晃晃的刀就这么在她背后。

她真的没有想到,重新想要见萧谨行而已,会把命都给丢了……

千钧一发之际。

站在营帐外的亲卫军猛的一下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然后迅速将她护在了身后,一剑直接挡住后面那把砍向安泞的剑,成功把她救了下来。

“皇后娘娘!”亲卫军大声道。

萧谨行的亲卫自然是认识安泞。

安泞咬牙。

总算。

成功了。

她很清楚,越是靠近萧谨行周围,越是有可能被人认出来。

追赶安泞的士兵听到亲卫军的称呼,吓得脸都白了。

所有人连忙猛地跪在地上,全部都瑟瑟发抖。

安泞没让自己停下,她冲着亲卫军急促的说道,“我的人在外面被士兵追杀,你赶紧去阻止!”

“是!”

亲卫军领命。

安泞交代完,也没停留,直接走进了萧谨行的营帐之中!

------题外话------

明天见咯!

字数差不多的!

大家不要以为字数少了哦!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