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太子殿下,要去上早朝了。”

萧鹿鸣身边的太监,上前恭敬的提醒道。

萧鹿鸣眼底闪过不舍。

对安泞的不舍。

但很快,他就调整了情绪。

他又恭敬行礼,“母后,儿臣先行告退。”

“鹿鸣。”安泞突然叫着他。

鹿鸣诧异。

下一刻,安泞一把将鹿鸣抱进了怀里。

鹿鸣身体微颤。

还有些僵硬。

“等母后回来。”安泞温柔地说道。

其实和鹿鸣真的有很多话。

比如,他怨过她吗?!

比如,他过得好吗?!

比如,他想她吗?

很多话,只能等回来之后,才能好好和鹿鸣言说。

“嗯。”萧鹿鸣重重的点头。

那一刻也不由得反手抱紧了安泞的腰间。

大殿上满屋子的宫人都止不住的默默擦拭着眼泪。

也是被,温情所感动。

“太子殿下……”

太监又忍不住,催促。

安泞放开了鹿鸣。

鹿鸣的眼眶有些红。

他说道,“母后,儿臣告退。”

然后带着太监,大步流星的离开。

虽不舍。

却干脆利落,不让自己有半点拖泥带水。

小小年龄,仿若看到了,帝王风范。

萧鹿鸣离开后,安泞也起身离开了皇宫,然后和她带回来的武林高手汇合,直接启程去了漠北。

漠北在大泫之北最边远的地带,地临苍国,以及周边几个小国,因为天气太冷,粮食植物不好生长,物资匮乏,这里的百姓过得并不富裕,甚至很是贫苦。

安泞是十天后才到的。

看到漠北城市的萧条,更是理解了,萧谨行为什么要漠北亲征了。

唯有先安定了边界动乱,朝廷才能够对边界进行赈灾济贫,让百姓安居乐业。

而真正到了漠北之后,安泞才切身感悟到了,何为寒冷。

本已是寒冬。

漠北的天气应已到了零下十多度。

到处都是冰川雪花。

好在安泞确实准备了好些厚衣服,勉强能够让自己活着。

而这样的天气,还要出兵打仗吗?!

无疑不是让双方,损失更严重。

安泞也没多想,等到了军营就知道了现在的战争局势了。

她带着五个武林高手一起,又往漠北城以北的军营而去。

军营之地,自然是重兵把守。

安泞走到军营门口,直接拿出了令牌给守卫。

守卫看了又看。

是觉得面前的人不太眼熟,不敢轻易放她进去,但看着令牌,又知是军中令牌。

拿不定主意时,守卫说道,“你等一下,我去问问将领。”

“有劳了。”安泞点头。

守卫迅速离开。

此刻军营内。

冯希芸带着几个士兵正准备出军营去漠北城填补一点用品。

军营之地,女儿家的东西太少了,终究是不太方便。

而他还未走到大门口,就远远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在门口处。

冯希芸以为自己看走了眼。

安泞怎么会来了漠北?!

漠北并不是一个富饶的地方,安泞不可能带着安呦呦到这种地方来吃苦,而且看样子,安泞也没有带安呦呦一起,身边跟着的明显是她的侍卫。

所以她来漠北,是来找皇上的?!

其实也不用多想。

不是来找皇上,也不可能来了军营。

她不相信,安泞真的有那份胸襟气魄,只是来当军医的。

想到这里,冯希芸心口一颤。

这次跟着皇上来漠北亲征,她早已做好了一定要成为了皇上女人的准备。

她今年18了。

不能再等下去了,再等下去皇上也不会和她在一起。

她只能主动出击。

但她其实也没有太慌,毕竟皇上身边除了她之外,也没有任何女人。

她一直觉得,她的机会很大。

然而现在。

安泞出现了。

她太清楚皇上对安泞的感情。

哪怕安泞都已经离开了皇上的身边,她也知道皇上从未忘记过安泞。

当年在边关打仗时,皇上受伤严重,发热导致神智不清的时候,口中呢喃的也都是“安泞”的名字。

要安泞真的再回到皇上身边……

她想要成为皇上的女人,根本不再可能。

冯希芸明显不淡定了。

她眼眸一紧,立马拦住了刚刚离开那个要去禀报的守卫,“门口怎么回事儿?你怎么擅自离岗了?!”

“回太医。现在门口处有几个人要进军营,但面孔陌生,可她又有军营令牌。”说着,守卫把令牌递给了冯希芸,“前几日才收到命令,不准任何非军营之人踏入军营一步。小的一时拿不定主意,打算去禀报我们首领,看能不能让她进来?!”

冯希芸拿过那个令牌,审视了一下。

她眼眸一冷,声音带着些严厉,“两军交战即将到来,现军队之中不能出了任何差错,此时自然不管是谁,一律都不准进入军营重地!”

“可是她的令牌千真万确……”守卫为难的说道。

“你就一定能够肯定,令牌是千真万确的?”冯希芸质问。

守卫想要解释。

“可不可能是敌方细作偷盗了军中令牌,然后趁机潜入军营?!”冯希芸直言道。

守卫一时哑然。

“现关键时刻,一不小心就会酿成大错!凡事都要小心为上!”冯希芸说得义正言辞,“何况军营之中,除了谢若瞳将军还未到军营,没有其他任何人是需要新进入军营的,而据我所知,谢将军现在还在待产之中,亦或者,刚生产,不可能此刻能够赶到军营。”

“不是谢将军,小的认识谢将军。”守卫连忙回答。

“既然如此,那这个人的身份就一定有问题,绝不能放她进来。”冯希芸直接下达着命令,“你直接让他们离开就行,也不要引起太大的混乱,扰乱了军营的秩序。”

“可是小的还是觉得,可以禀报一下首领……”

“马上就要开战了,所有人都很忙,皇上更是昨晚忙到三更才躺下,现在都还没有起床,你确定要现在去给他们添了麻烦?!如果你们首领下不了决定,是不是还要去禀报皇上,是不是就要去打扰了皇上休息?!”

守卫被冯希芸说得,哑口无言。

“不用去禀报了。这个令牌我也就收下了,不能给任何人留下任何可趁之机!”

------题外话------

好了,明天见。

么么哒。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