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1章 鹿鸣的送别(三更)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安琪看着安呦呦哭得伤心的模样,实在没忍住,伸手也过去把安呦呦抱住。

只是安呦呦此刻抱着萧鹿鸣,她这么一抱,就是把两个人都抱在怀里。

萧鹿鸣小身体似乎是颤抖了一下。

他抬眸看了一眼安琪,看着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安呦呦的身上,也只是轻抿着小唇瓣,一言不发。

安呦呦哭得都停不下来了。

安泞实在是有些无语。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安呦呦跟着她,不知道受了多大的苦。

她把宣纸让宫人放好,走到他们面前,开口道,“呦呦,够了。”

安呦呦还在萧鹿鸣和安琪的怀抱里。

听到安泞的声音,才不情不愿的从怀抱里面挣脱出来,泪眼汪汪。

怎么看怎么都是,我见犹怜。

安泞觉得安呦呦不去当童星,可惜了。

“鹿鸣,安琪。母后回来了。”安泞叫着他们。

两个人转头看着她。

安琪猛地一头扑进了安泞的怀抱里。

安泞心口一痛。

安琪紧紧的抱着她,“母后,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

安泞把安琪抱紧。

“我也很想安琪。”

“这次回来,你再也不会走了是不是?”安琪紧张的问道。

萧鹿鸣此刻看着她,眼神中带着些紧张和期待。

安泞说,“母后明天就要走。”

话一出。

安琪眼眶更红了。

萧鹿鸣在那一瞬,垂下了眼眸。

明明很难受,却选择了隐忍。

离开大半年,萧鹿鸣似乎越渐的成熟和内敛了。

安泞正欲解释时。

安呦呦有些激动的问道,“娘亲,明天我们就要离开了吗?!就只在皇宫待一晚吗?!”

“不是。明天是我离开,你就一直在皇宫……”

“呜呜呜哇哇……”根本没有等安泞说完,安呦呦就大声哭了起来,“娘是不要呦呦的了吗?就像不要哥哥一样,把我也丢在了皇宫。”

“……”

萧鹿鸣小唇瓣抿得更紧。

分明听到很受伤,却依旧选择的沉默不语。

安泞深呼吸一口气。

心里终究对鹿鸣带着些愧疚。

她说道,“我不是不要你了。我明日离开,是去漠北找你们父皇。很多事情我想给你们父皇当面解释清楚。如果不出意外,我会一直留在皇宫。”

安泞觉得,也不会有什么意外。

于是又补充了一句,“和你父皇一起,留在皇宫。”

话音落。

垂着头的萧鹿鸣惊讶的抬头看着她。

可能以为自己听错了。

安琪也瞪大眼睛看着安泞。

一时,不敢相信。

当初母后走得那么坚定。

一走,就好久好久没有了消息。

后来有一次,他们忍不住问了父皇。

父皇说,母后不会再回来了。

他们就以为,母后再也不会回来了。

毕竟父皇从来不对他们撒谎。

但现在,母后不仅回来了,还突然说再也不走了。

安琪眼泪流得更厉害了,“母后,是真的吗?”

“真的。”安泞帮安琪擦拭着眼泪,“但现在因为你们父皇亲征去了漠北,母后现在不能在皇宫之中,要先去漠北找你们父皇,但漠北地区很危险,娘没办法带你去。所以你们要现在皇宫等父皇和母后回来,好吗?”

“好。”安琪连忙大声回答道。

安泞又转头看向安呦呦。

这个从来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屁孩。

安呦呦对视着安泞的眼神,也有些心虚。

她也是害怕被娘抛弃才会这么激动的。

她头又重新埋在了萧鹿鸣的怀抱里,嘀嘀咕咕的声音说道,“呦呦知道了,呦呦会乖乖在皇宫等父皇和娘亲回来的。”

安泞嘴角轻扬。

她眼眸又看向了萧鹿鸣。

萧鹿鸣好看的脸颊上,依旧一脸的稳重。

此刻和安泞对视。

他恭敬道,“母后放心,我会照顾好呦呦的。”

安泞抿了抿唇瓣。

终究,鹿鸣对她生分了呢。

“不早了,都回寝宫早些休息。明日母后清早便会离开,你们不用来送母后,乖乖等父皇和母后凯旋而归。”安泞微笑。

“是。”萧鹿鸣和萧安琪恭敬道。

萧鹿鸣放开了安呦呦。

安呦呦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委屈地说道,“你们明天要过来陪我玩,我一个人会害怕。”

“明天我会一早就过来陪呦呦的,别怕。”安琪承诺。

“嗯。”安呦呦乖乖点头。

一番不舍后。

萧鹿鸣和萧安琪离开了凤栖殿。

离开时,萧鹿鸣回头又看了一眼,才咬着小嘴唇离开了。

安泞也没有再耽搁。

今晚早点入睡明日才能顺利赶路。

她先哄睡了呦呦,再回到了曾经自己的那张床上。

床榻上的所有一切还是如当初她离开时,一模一样。

心一直在颤抖。

她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入睡。

翌日一早。

天微亮。

安泞就在宫人的伺候下,起了床。

安呦呦还睡得跟个小猪儿。

安泞离开时,附身去亲吻了一下安呦呦,安呦呦呢喃了两句,又翻身睡了过去。

安泞笑了笑,也没有耽搁,走出了内屋。

刚走出前殿。

她就看到了萧鹿鸣。

现在才这么早……

鹿鸣又是几时过来的?!

不是说了,不用送行,等她回来就好吗?!

心中,有些发涩。

鹿鸣此刻还穿着朝服。

是打算,见了她之后,直接去上早朝吗?

萧鹿鸣看着母后出现,恭敬行礼,“儿臣参见母后。”

“鹿鸣。”安泞轻声叫着他。

她还以为,鹿鸣对她有了怨言。

所以昨晚上她并没有和鹿鸣说太多,她想的是,等她回来之后,再慢慢和鹿鸣解释,再慢慢的弥补鹿鸣受伤的小心灵。

却没想到。

今日这么一大早,鹿鸣就来见她了。

“母后今日去漠北,儿臣特意来给母后送行,还请母后一定要保护好自己。”鹿鸣看着安泞,恭敬中带着担忧。

“放心,母后会照顾自己。”安泞点头,又叮嘱道,“鹿鸣也要照顾好自己,以及姐姐妹妹。”

“鹿鸣一定会做到,鹿鸣不会让母后和父皇担心。”

“鹿鸣,你真的长大了不少。”安泞感叹。

不到7岁的小男孩,已经有了他的一份担当。

难怪谢若瞳会说,太子受文武百官的爱戴。

------题外话------

四更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